人民网>>传媒>>主持人库>>主持人资料库——白岩松>>聚焦白岩松

白岩松:第一次的亲密接触
  2006年06月17日13:23 【字号 】【留言】【论坛】【打印】【关闭
 
“真正的红花是建宏、健翔以及后方的张斌他们。”“绿叶”说 (图片由央视提供)

  连中国男足都曾到过的世界杯现场,他还从来没到过———

  白岩松:第一次的亲密接触

  □受访:白岩松

  □采访:本报记者 程绮瑾

  □时间:北京时间6月10日18∶20,慕尼黑当地时间12∶20起

  阿根廷球迷白岩松,以中央电视台主持人的身份亲临德国世界杯现场。这是CCTV的一小步,却是他本人的一大步———此前,就连中国男足都曾到过的世界杯现场,他还从来没到过。

  在“体育新闻”与“豪门盛宴”的直播中间,人在德国世界杯国际转播中心(IBC)的白岩松接受了本报的越洋电话专访。

  白岩松很自豪———“在非参赛国中,我们的报道组规模最大;即便在参赛国中,我们都能排进前10名。”

  白岩松很尴尬———作为来自非参赛国的电视人,总要面对别人的疑问:“你们为什么来?而且还派这么多人来?”

  当CCTV人员在演播室门口摆放好“福娃”,在墙上张贴出2008北京奥运宣传画之后,众人就都懂了:中国人把这次世界杯的转播看成了2008北京奥运会的大练兵。

  采访中,白岩松突然中断话题,兴奋地告诉记者:又有几个志愿者要走了一些“福娃”!

  这次来德国,白岩松要做的是“关心一些足球和社会、足球和生活之间结合的好玩的事情”。尽管工作不少,但白岩松仍谦虚地称自己是“一片绿叶”,而“真正的红花是建宏、健翔以及后方的张斌他们”。

  “责任”、“好奇”、“释放”

  记者:如果没有这个工作机会,你自己会去德国看球吗?

  白岩松:不会。如果我以球迷身份来看球,需要请假。在新闻中心的工作状态下,我不可能有这么长时间的假期。我其实非常希望以不工作的身份来看世界杯,但这很难。

  记者:那现在的状态更多地是在工作还是像在过节?

  白岩松:我完整地参加了悉尼奥运会、申奥,对我来说,那些经历都是工作与爱好的完美结合。

  这次世界杯也一样。我在看球、做报道的时候,都非常开心。这里非常干净,没有矿难等等让你紧锁眉头的东西,更多地是鲜活———生活状态、生命状态。

  记者:你说到自己有3种工作状态,新闻评论部的常规工作、主持奥运会、主持世界杯。能描述一下这3种状态的差别吗?

  白岩松:做新闻时,不言而喻,我的关键词是“责任”。做悉尼奥运会时,更多的是“好奇”,因为那是我第一次参加重大体育赛事的报道。而这次参加世界杯,是一种“释放”,平常在新闻工作中积攒了很多(压力),到了这里,眼前突然是蓝蓝的天,白白的云,暖洋洋的天气,大家都开开心心地谈论足球……我想这种状态的珍贵也就在于偶尔有之。

  记者:悉尼奥运会没有释放的感觉吗?

  白岩松:那时更多地是好奇,中国军团参赛,我毕竟还在意金牌的数目。但是这次完全没有中国队,我可以非常开心地投入到足球的本真乐趣之中,所以我觉得释放感非常强烈。

  关注“好玩的”事儿

  记者:与刘建宏、黄健翔他们相比,你有什么特殊视角?

  白岩松:建宏、健翔他们更多关注90分钟足球场上的事情。但世界杯是一个盛大的节日,它是以足球为圆心,画出一个非常漂亮的圆。在这个圆里,还有方方面面的情况,比如球迷的状态,他们对胜负的理解,为了世界杯的运转要做哪些事情……我对这些方面格外感兴趣。他们兄弟几个把圆心做好,我去关心一些足球和社会,足球和生命、生活之间结合的好玩的事情。

  记者:这个视角是你自己提出的,还是体育中心设计的?

  白岩松:是我。比如说昨天大家都在关心揭幕战,没有人关心第二场波兰对厄瓜多尔。昨天我做体育新闻是这么说的,的确有人不想争第一,但大家都关心第一;现在大家都关心揭幕战,但实际上第二场才是生死之战……我的这种方式就把足球和足球以外的东西结合起来了,我觉得挺好玩的。

  记者:这种方式以后会成为央视足球节目的一个固定方向吗?

  白岩松:我觉得不会,因为这其中有强烈的个人色彩。但另一方面,我又相信,建宏、健翔他们也都在有意识地扩大足球的“圆”。按照我们过去的狭隘理解,足球只是一种运动。现在我们哥儿几个的理解改变了,足球不是运动而是生活,世界杯不是赛事而是节日。如此说来,揭幕战就是大年三十儿了。这样的转变也会潜移默化地带到节目中。

  记者:央视足球节目的形态在不断演变,你能否给出一个清晰的演变脉络?

  白岩松:第一,由关注运动本身,转而关注人们的生活状态。第二,体育频道的内容、运营方式和理念都在与国际接轨。德国世界杯,在非参赛国中,我们的报道组规模最大;即便在参赛国中,我们都能排进前10名。最初很多人有疑问,但他们很快就能理解,中国,2008年举办奥运会的国家,当然会有这么大规模的报道组。第三,过去以传送资源为主,现在以整合、包装为主。过去的比赛播了就完了,但现在对一场比赛的包装,比如相关专题片,越来越丰富。第四,人才的变化,这是最重要的。现在体育频道吸引了一大批优秀人才。如果加最后一点的话,就是与2008年奥运会接轨的问题。

  建宏、健翔都不错

  记者:解说方面,我们和国外同行有比较吗?

  白岩松:这个最好不要做横向比较。我们的记者去德甲的足球转播那里,很认真地跟他们说,我们要向你们学习。对方说,千万别向我们学习,如果我们都变成一样的话就毫无味道了。转播如此,解说也是一样的。你说全世界的足球解说能有统一概念吗?建宏、健翔、段暄他们就是要找到一种适合中国球迷的方式。

  记者:你心目中适合中国球迷的解说方式是什么样的?

  白岩松:我觉得建宏、健翔都不错。建宏这次的揭幕战做得非常不错,该留白的时候留白,不能一味地激情,也不能一味地冷漠,要有节奏起伏。中国球迷非常挑剔,但是中国球迷又没有那么多酒后状态。所以你还不能太放,要适度。反观英格兰的解说,他就要考虑到一般球迷看球时,都处于一两瓶啤酒之后的微醺状态。

  记者:怎么看现在网上对央视解说员的批评?

  白岩松:满足哪一方才能不招致另一方的攻击呢?干这一行要讨所有人喜欢是不可能的。中国人都喜欢的东西只有一样,就是大熊猫。作为体育解说员,想讨所有人欢喜,结局就是平庸,就是很快就要被淘汰的人。我发明了一句话:缺陷是完美的重要组成部分。

  记者:主持人在保持个性的同时,需要“客观”的立场吗?

  白岩松:体育解说员必须客观。我可以亮出阿根廷球迷的身份,但建宏就不能说自己是德国球迷,健翔就不能说自己是巴西球迷,他们要保持客观。但保持客观并不妨碍他们保持个性。

  当然,中国队的比赛,解说员当然会站在中国立场上;其他任何比赛,体育评论员都要保持中立立场,这是不可逾越的边界。

  记者:国外同行在这方面做得怎样?

  白岩松:我觉得国外同行,现在很多观念也在改变。比如我们过去接受教育,新闻要永远客观,不主动发表意见。但美国的FOXNEWS的新闻强调的就是主动表态,就很偏激,反而获得了很大的成功。规则是用来干嘛的?就是用来偶尔改变的。

  电视的竞争,资本的竞争

  记者:这次央视花大价钱买断了世界杯在中国的电视转播权,是否说明我们的资金已经不成问题了?

  白岩松:从目前来看,资金问题应该不大。中国很多问题有惊人的相似,硬实力都没问题,但是软实力可能就有问题。

  虽然央视买断了世界杯转播权,但我想开诚布公地说,央视没有躺在安乐窝里,而是面对竞争,花大价钱买下资源。我请各位注意一个细节,在国外,如果我垄断了资源,那我买下的资源别人就不能用;但是央视必须还是要扮演好自己的角色,省市电视台最后还是以很低廉的价钱购买到20场比赛。我觉得这是中国特有的人情所决定的,是违反经济常规的。

  记者:相比其他国家,中国球迷看到的更多还是更少?

  白岩松:在德国的免费频道只能收看到24场比赛,很奇怪吧?剩下的比赛都走进了收费频道。当它占有了一个资源,就要榨取最大价值,你想看,掏钱啊。

  我可以负责任地说,中国球迷是世界上最幸福的球迷,除了倒时差有点痛苦。

  记者:你感觉哪个国家的电视台投入最大?

  白岩松:墨西哥的演播室面积差不多最大,巴蒂斯图塔做他们的评论嘉宾。那天国际足联主席布拉特来IBC视察时,就在他那里呆的时间最长,显然这也是对资本的一种尊重。

  在这种世界大赛上,电视的竞争就是资本的竞争。

  墨西哥演播室,一边是夺冠呼声最高的巴西演播室,另一边就是央视演播室。

  媒体也不能越位

  记者:中国足球节目与中国足球的状态,是不是有一个互动呢?

  白岩松:中国足球节目的水平远远超过中国足球的水平,二者根本不在一个层面上。如果中国足球水平能赶上中国足球节目水平的话,中国足球早出线了。

  那么二者有没有共同点呢?有。凡事只要按规律办事,就能慢慢做好。中国现在做体育节目慢慢都在跟国际接轨,水平逐渐就提高了。可是,你认为我们的足球目前有没有按规律办事呢?

  记者:足球节目有没有想到去影响足球的发展?

  白岩松:有啊。最初大家对足球进行舆论监督,质疑假球。现在那个阶段已经过去了,足球节目开始用另一种方式去影响足球,我们明白了,谩骂不是战斗。

  我们要扎扎实实做推动。比如说,电视人会到全世界各个出线国家去探讨,这个国家为什么会出线?大家会看到国外孩子们的教育,各种培训机制,等等。我觉得这种做法属于“造血”。由过去简单的愤怒,到现在低下身去做推动,我觉得这是中国足球节目很可喜的变化。

  咱们最后一个问题,我又要下一段直播了。

  记者:国际上处理足球黑幕的事件,有没有什么值得我们参考借鉴的?

  白岩松:我写过一篇《天下乌鸦》。假球、黑哨哪里都有,人受利益的驱动会做这样的事情,所以我说“天下乌鸦”。但是请注意,我没有说“一般黑”———关键在于怎么处理这些问题。意大利甲级联赛出现问题以后,司法迅速介入,在国家队马上要出征的情况下,他该处理还是处理。我们身边的一些事情不就不了了之吗?我们很惊喜地看到,国际足联前几天,就在我们办公室的对面开会,成立了道德委员会,就是针对假球、黑哨等等,将来国际足联要施以更重的处理手段。我们不怕出问题,而是要尽快处理问题,而且不要老犯相同的错误。

  记者:国外的媒体作用大吗?

  白岩松:当然。媒体往往抖出最初的线索。但媒体只是发现者、报道者,而不是仲裁者。假如最后司法不介入,任何媒体都只能不了了之。

  记者:你觉得中国媒体与国外相比怎么样?

  白岩松:中国的媒体在打击假球、黑哨方面也不断在做啊。

  我觉得我们的媒体不比别人差。想想某些风波,即便所有媒体群起而攻之,但最后往往都会遇到一堵软墙。

  这个时候媒体就会有无奈感。媒体有能力从根子上改变现状吗?我们只能不断发现新线索……媒体也不能越位啊。

  好了,我要去直播了。

 

来源:《南方周末》 (责任编辑:齐爽)


相关专题
· 主持人资料库——白岩松

打印文本   我要纠错  查看留言   强国社区   给编辑写信    E-mail推荐
 

请注意:
1.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2.人民网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力。
3.您在人民网留言板发表的言论,人民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4.如您对管理有意见请向留言板管理员人民日报网络中心反映。

新闻排行榜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_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人民网 | 招聘英才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网站律师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4065) | 京朝工商广字第0394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6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