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好声音》陷争议 煽情有用还要唱歌干吗?--传媒--人民网
人民网首页
人民网
人民网>>传媒>>最新资讯

《中国好声音》陷争议 煽情有用还要唱歌干吗?

曾俊

2012年07月18日08:15    来源:广州日报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 字号

  评委刘欢被徐海星为父亲唱歌的孝心感动落泪。

  徐海星最先被质疑拿家人病重、去世来煽情。

  节目中包装成农民歌手的邹宏宇,被指生活中并非如此朴素。

  黄勇被指是专业歌手,家境也不错。

  这段时间最火的综艺节目当属浙江卫视的《中国好声音》,然而,从前天傍晚开始,就有网友爆料节目上表现出色的徐海星、黄勇和邹宏宇三人造假,或刻意隐瞒以往选秀经历,或捏造悲惨身世博同情,这让号称寻找“民间最好声音”的节目和当事人遭遇颇多口水。对于炒作一说,节目组宣传总监陆伟严词否认。但一片繁荣之下虚火也不少,如评委常客高晓松所言,这其实都源于好选手越来越稀缺的现状,导致他们在荧屏间穿梭,观众也已产生审美疲劳。但宋柯认为,“英雄应该不问出处,甭管你从哪里来,只要是人才,就应该给机会”。

  质疑:

  网友爆料:“好声音”选手为煽情造假

  《中国好声音》爆红的同时,节目也开始出现了舆论“反转”。最受关注的徐海星是率先被“质疑”的,据网友爆料,她在用歌声感动评委的同时,也因为谈到刚去世才3个月的父亲,而用自己的开朗坚强打动观众。博主“何竹溪”称徐海星是2009年快女全国300强,2012年花儿朵朵全国40强。“6月在花儿朵朵40进20时以‘爷爷病危、奶奶入院’为由退赛。时隔一月参加中国好声音,为‘刚刚病故的父亲’献唱,全场为之动容。苦命的孩子,希望她母亲平安健康。”暗指徐海星父亲去世是不实消息。

  此外,农民歌手邹宏宇及开美甲店的黄勇也被推到风口浪尖。有网友爆料,“节目组把明明家境殷实、早就住大连的邹宏宇,硬生生包装成农民歌手,欺骗广大电视观众!”还有人从邹宏宇此前发的照片看出邹宏宇有两台钢琴,穿着也有名牌,根本不是“农民”。

  而在节目中自称“美甲店老板”的黄勇在网上的资料就更多了,搜一搜就发现,他曾签约了齐秦的公司,出过一张名为《我真的在乎》专辑,还被指曾是买红妹的初恋,且是买红妹和孙楠离婚的祸首。更夸张的是,节目中朴素的黄勇还被爆是“富二代”,其父拥有实力雄厚的企业。

  调查

  爸爸去世是真的,“富二代”身份是假的,苹果电脑是借的

  昨日,《中国好声音》节目组在官方微博就“造假”事件发表声明。经过调查,他们承认,徐海星确实参加过花儿朵朵和快女比赛,但并不妨碍她参加《中国好声音》。至于“拿亲情炒作”一事,他们称:“她参加花儿朵朵比赛时,父亲已去世,奶奶也病重入院,因此退赛。这一次是因为她父亲喜欢刘欢,她为了完成父亲遗愿而来参赛。”

  对于黄勇的身份,节目组说:“他确实曾是专业歌手,所谓齐秦旗下的艺人并不真实,齐秦只是在公司挂名,他们到现在为止只见过一次。”对于黄勇为买红妹初恋的传闻,节目组称他们根本不认识,网上流传的合照也不真实,“黄勇家境贫寒,母亲是理发师,做过保安、卖过票也是实情,只是酒吧歌手的收入比普通农民工高,他才成为专职酒吧驻唱歌手,现在则和女友在北京经营美甲店。”

  对于邹宏宇,节目组表示,“邹宏宇的经济条件确实不好,曾入读音乐专业,但老师认为没有天赋,而选择辍学。现在他给儿童当钢琴陪练,网上出现的苹果电脑是与其合租的朋友所有,他只是借来创作而已。”

  节目组表态

  声音是唯一通行证,选手需签诚信书

  《中国好声音》宣传总监陆伟昨日也再次对本报表示,“我们从来没有对外说要只找‘民间好声音’,绝对不排斥专业歌手,也没有故意隐瞒选手经历。选手自己也没有理由炒作,因为选手在唱歌之前,不会有说话的机会,评委们只会听声音,声音不好,故事再丰富也没用。”同时,他还强调:“目前大家所有的质疑都是按照选秀节目的要求来,但我们不是选秀节目,是一档纯粹的音乐节目,声音是唯一通行证。”

  在今夏不下20档音乐节目中,东方卫视《声动亚洲》一开始就表明节目是针对专业歌手,对于选手经历,该节目导演王磊卿表示会有详细的背景调查,选手也必须签诚信书,如果后来发现有问题,节目组会进行适当考虑的。谈到煽情,他也说不会刻意,也不可避免,“因为是从偶像的角度来评判的,除了音乐,还有外形、心理素质等因素,但要把握分寸,不然反而会失分。”

  观众议论:

  声音好就行,真假不重要?

  对于目前的状态,网友意见主要分为两派。一部分人十分愤怒,纷纷称自己的同情心被利用了,让人很沮丧。姚晨曾力赞《中国好声音》,“《中国好声音》提炼了生命中那些最有价值的东西:积极、乐观、真挚、勇敢!”但出事后,姚晨也感到自己被骗了。有网友感叹说:“我感觉自己的眼泪太廉价了,情感严重贬值,就被他们给消费了。”

  也有人表示不要太当回事,“声音好就行,真假并不那么重要,其他更不关心。”“有人疑惑为什么上场的人都那么专业,本来这些人就是选过的,美国版的The Voice第一季的冠军以前还签过两个大公司呢,这个又不是草根节目。”

  苦情牌太多了,有人对节目的宣传给出善意提醒:“如果要做真正的好声音,应该屏蔽掉选手的个人背景和家庭背景,只凭声音比赛。”

  业内观点

  别让“好声音”变“好演员”

  1.给成熟选手机会

  之所以出现学员刻意作假、过分煽情的事实,这都是为了一个目的:博出位。但一个重要原因是:在如此多的音乐节目中,好选手难免稀缺的状况,“争夺选手是各大电视台的首要任务。”穿梭于各个音乐选秀节目的高晓松一针见血地指出:“选手少,有的还是专职选秀歌手,他们在各个荧屏间穿梭,观众也难免审美疲劳,爆出点料都很正常。”比如,曾经的《中国达人秀》冠军刘伟就是一位“选秀达人”,之前已经参加过是河南电视台《你最有才》、北京电视台《唱响奥运》、湖南卫视《快乐男声》、山东卫视一相亲节目等比赛。其他如“表情帝”杨迪、魔术师刘世杰和“反串艺人”孙科等都有类似经历,可谓数不胜数。

  不过,对于选手稀缺,宋柯称没这个感受:“高晓松很严苛,我就宽松点,可能从签约的角度来说,是少,但对于电视选秀来说,选手还是不缺,因为这两个的要求不一样。人才就像韭菜,割了一茬还有另一茬。”另一档选手节目的负责人也预计:“所谓人才3年出一拨,从2004年的兴旺开始,刚好过了3拨,今年应该是选手的井喷年。”

  可实际上并不乐观,各大节目寻找选手也确实比以前难。陆伟透露,真正的好声音一般都经过专业培训,天生的很少,“其实很多选秀常客都会犹豫要不要再上,说服他们花了最多时间,因为又从零开始。”对于这个群体,宋柯也显得宽容:“对他们来回穿梭没意见,英雄不问出处,我从来不在意选手是从哪里来的,是人才就应该给他机会。”

  2.选秀常客并非炒作

  选秀常客也让外界以为节目之间在相互借势炒作。对此,陆伟坚称不可能,“选手都是节目组的核心资源,他们的信息绝对会保密,比如徐海星的资料就只有4个核心导演知道。”

  3.煽情适可而止

  现在各大节目都实行“盲选”,这不可避免地陷入同质化,因此,煽情就成为差异化竞争的有力武器。对此,陆伟称:“节目的模式会导致有煽情内容,但这些都是自然而然的,不会刻意,也不是哭哭啼啼的,而是温暖感人的。”为了达到效果,《中国好声音》甚至录制200多个故事,但最终播出的只有24个,淘汰率很高。但宋柯表示,“煽情对我没用,我只看他当场的表现,要是人人都这么做,那还要唱歌干吗?”

  针对“情感泛滥”的现象,曾做过《舞林大会》评委的金星也严厉地告诫选手:“你们不要想着煽情,好好跳你的舞。”

  星八客

  观众需要故事和传奇

  很久不看选秀节目,其中一个原因就是不想像个白痴一样对着电视机流眼泪。曾几何时,当电视上的选手说着自己如何穷、自己如何苦、自己如何累但仍然坚持自己的梦想时,选手哽咽、评委饱含着热泪——电视机前的我也一样流下眼泪:多励志的故事,多化茧成蝶的传奇。但每每回过神来,却又恍然觉得这感动来得有点廉价:为生活为理想而奋斗是多么的自然、应该,只是被灯光舞台一包装,就击中人的软肋。这种故事真有什么营养么?导演王小帅就曾说,国内一部分观众基本还停留在煽情、感动的阶段,哭了,乐了,这便是标准。

  但现实是,爱故事,是人的天性。不止电视观众需要故事和传奇,小到一个销售员,大到一个公司上市,都需要先讲好一个故事,当我网购手袋在两个品牌中不知如何取舍时,我会点开“品牌故事”来看看,谁的故事动人就买谁的。

  好故事就是吸引力,吸金力,当你在电视上看到的纪实新闻都不能保证百分百真实性时,我们又何必强求一个有目的性、唱歌的选手讲的故事要百分百真实呢?需要提高的是我们自身的泪点,你的泪点高,说不定能推动很多产业的进步。(刘丽琴)

传媒沙龙新锐网站CEO系列访谈

 

(责任编辑:宋心蕊、赵光霞)
相关专题

24小时排行|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