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揭秘卫视"真人秀"研发团队 15人赚走8000万--传媒--人民网
人民网首页
人民网
人民网>>传媒>>最新资讯

独家揭秘卫视"真人秀"研发团队 15人赚走8000万

任翔 陈颖

2012年08月02日07:45    来源:华西都市报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 字号

何炅谢娜搞笑推出新节目《百变大咖秀》。

《一站到底》从电视火到网络。

《中国好声音》让四位评委又火了一把。

“2012年的夏天遥控器很忙,有‘好声音’洗耳,还有‘好好学习’巨奖刺激……到底选哪个,多久都没这样为电视焦虑过!”一位成都观众的心声,从侧面印证着当下综艺节目的激烈竞争。7月30日,《中国好声音》播出第三期后,3.093的收视率再创下新高,位列同时段第一。关于真人秀的热议也再次成为网络的热门话题。

湖南卫视的《超级女声》、江苏卫视《非诚勿扰》、东方卫视的《达人秀》……这些王牌栏目后面到底有怎样成功的“法宝”?华西都市报为你揭开谜底。

15秒赚20万 “赌”的就是承受力

“《一站到底》的选手太强了,太强了!啥子边边渣渣都知道,不得不敬佩呀。”公务员唐伟告诉记者,自己是江苏卫视的忠实观众,而女友又要闹着看浙江卫视《中国好声音》,家里的遥控器都“疯了”。“紧张的时候,差不多都十秒一换台了。只要哪边上广告,或者评委主持讲话,马上就换对方想看的台。”和唐伟家不同的是,白领周玉宇则直接表示,男生想答题,女生要娱乐,家里两台电视机,刚好供各自选择。“一人一台,谁也不招谁。”

遥控器很忙的背后,是收视率的上涨带来广告收益,“浙江卫视周五黄金时段原本每条15秒广告涨到每条20万元,每期仅凭广告就能带来1600万元的收益。”节目宣传总监陆伟透露,《中国好声音》的冠名费在8000万元到9000万元之间。

但就是这样的金娃娃,却曾被很多卫视拒绝。“节目制作组落户前,找过好几家一线电视台,但都婉转拒绝了。”陆伟说,该节目打包售价高达8000万,高昂费用让不少卫视无法承受。据了解,《中国好声音》采用了一种最新的“对赌协议”,即制作方和电视台约定,低于这道线,制作方赔偿,高于这道线,二者分红。这样的“对赌协议”,令所有参与者都必须全力以赴。

每月20个创意 每周一档新样片

今年,许多电视台一早就成立节目研发中心,不惜砸大钱进行原创节目开发。

据湖南卫视宣传张先生介绍,湖南卫视有个成立10年的节目研发中心。除进行原创节目研发外,还需要搜集国外的热门节目。最成功的案例是2004年的《超级女声》。湖南卫视发言人李浩表示:“超女虽然当初借鉴国外选秀节目模式,但后来出现的PK淘汰赛和复活赛等赛制都是我们原创的。”

湖南卫视节目研发部属独立部门,据张先生说:“超过40人。”湖南卫视每年都拿出1000万元预算作为节目创新的专项资金。而在每周都会有节目研发会,这被他们称为“头脑风暴”。

一年变一次的速度,早已不能适应局势。江苏卫视总编室副主任刘原介绍,“江苏卫视共有5大节目制作团队,每月研发不少于20个节目创意,每周都有一档新样片录制。5大制作团队,核心成员有七八人一组的,也有三四人一组的。核心人员先负责给出创意方案,如果方案通过,台里才会给配人。比如《一站到底》,最初有六七个方案,从脱口秀变成现在观众看到的结构,仅样片录制修改就不下五六次。”

只睡4小时 15人在赚8000万

能赚8000万的节目是多少人操刀?“中国好声音”的陆伟所在的灿星制作核心成员有15人左右。“1个总导演加3个副导演,每个副导手下还有1到2名基本导演,加上宣传总监等。”陆伟介绍说,成员年龄大致为20多岁到30多岁不等,选择成员的标准在于热情。“收入多少不是关键,关键是大家与节目荣辱与共,首先可以感染到自己。今年暑假我们招聘了19个实习生,结果目前只剩下了2名,都扛不住了。大部分人每天只能睡4小时,如果不是真爱,很难留下来。”

“《中国好声音》之所以能够出彩是有一个指导,我们称之为‘制作宝典’。”陆伟昨天首次向记者透露,“制作宝典”中包含两部分,一是如何寻找选手,二是赛制如何确定。

有其他卫视爆料,《好声音》之所以成功,很大程度上都是向国外借智。“其实像那英脱鞋上台,和选手一起唱歌,

杨坤推广自己的32场演唱会等,在模式的原版中都是有的。”对此陆伟不否认,“邀请国外专业人士前来指导,近年来已成为日益流行的趋势。《达人秀》和《好声音》期间,我们都从BBC邀请专业的剪辑师,让大家学习国外的制作经验。”

而湖南卫视的研发团队也值得一提:一群80后唱起了主角。带头的张先生说:“团队当中大部分都是电视新闻专业毕业的年轻人,他们对欧美的节目触觉也比较快。比如当年的《超级女声》,就是发现国外选秀热,才进行反复讨论后进行模仿制作。”

到中国捞钱 每季都有外商来推销

越来越多的电视台开始购买国外的版权。陆伟透露说,中国这个巨大的市场,每个季度都吸引着国外的代理商主动来推销节目。“每一次他们可能会带来八九个国外风靡的节目,不过因为国内外观众口味和体制的不同,可能大概每半年会遇到一两档合适的。”

“最初在引进《达人秀》时,我们的核心成员间是有矛盾的。在节目还没制作前,几百万版权费就花出去了,这从来都没有过。那会儿我们意见分为两组,每天从中午12点讨论至晚上12点,经过四五天的反复研究,才下决心引进。不过在引进《好声音》时,我们就直接了不少,因为经验有了。”陆伟表示,在模式的引进标准中,一般有四点值得注意。“巨额奖金刺激一般不允许,国外观众过分开放的节目不选,比如让真小偷来屋里偷东西,密室探险等。还有对外延产业要求特别高的也不适合,比如需要超高科技支撑的节目。剩下可选的,基本就是有大众基础的。”陆伟认为,最重要的是通过国外引进,改变了我们做电视的一些理念。

独立团队杀出 自制节目好吃又不贵

除电视台有节目研发团队之外,许多独立的电视制作公司也争相开发原创节目,这当中又以主持人鲁豫、李静的节目最为观众熟知。当初因为在央视没有主持到自己理想的节目,最后李静决定单干,开始自己制作节目。从成名的王牌节目《超级访问》,再到《静距离》、《美丽俏佳人》等节目,李静同样有年轻的研发团队。

而眼下各大网站的节目开发丝毫不输给电视台,除了去年搜狐视频制作众多点击口碑双赢的节目外,在今年的上海电视节上,土豆网一口气推出《明星斗地主》、《哈林哈时尚》等新节目。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原创中心总经理刘思铭表示:“我们的节目制作与电视台还是有很大的区别。”

◎幕后团队一点小花絮 给导师递过小纸条

陆伟表示观众所熟悉的徐海星,最初关于故事讲述是有方案情绪的。“我们做了很多工作,为了让导师们引出故事,节目组给导师递了纸条,让他们问选手父母情况。”陆伟认为这样的设计符合电视节目制作规律,并不是一味地博收视率。“导师和选手也都有自己的情绪,所以也并不是什么我们都可以控制,会有意外,也有失败。”

80万天价椅子帮忙

“椅子分别由三个公司制作,视听系统、外观、旋转系统都十分讲究。”记者了解到,作为《中国好声音》的灵魂道具,四把导师座椅可谓奢华——从英国空运而来,底座上印有“I want you(我要你)”字样,每把造价高达80万元人民币。一旦导师按下红色按钮,“I want you”亮起的同时,本来背对选手的导师会旋转过来与学员面对面。由于采用“盲听”模式,座椅要求非常高,它必须确保导师坐在椅子上不戴耳机、背对学员,却能有最好的收听效果。

◎八卦下

关于《中国好声音》的小秘密

Q:为什么那英等4个评委从来没换过衣服?

A:节目组花费9天的时间统一录制了前六期的盲选节目,由于来录制的选手有100余人,为便于后期剪辑,所以导师们穿同一件衣服,让观众有一种统一感。不过放心,衣服肯定会洗干净,在导师选定学员后,衣服也还是会换的。

Q:导师邀请费花掉2000万?

A:整个导师团队跟节目后期的市场开发捆绑在一起,没有单纯地支付劳务报酬,而是把导师在这档节目当中的参与和投入作为他的投资。节目组还会跟中国移动合作,尝试把音乐类的后期开发,把所有学员的现场演唱制作成彩铃,提供给全国的手机用户来下载。所有彩铃下载的收益,会跟导师分成。预估《中国好声音》中单个歌手能达到1000万元人民币的下载额,按照《中国好声音》原版The Voice里每位导师8个学员的份额来计,用市场预估来算,《中国好声音》一旦如愿以偿,催生的就是3.2亿元的彩铃市场。

Q:杨坤为何总是“苦命”?

A:节目原版模式不是按照人气和地位来选择导师的,也没有要求四位导师都是一线大牌,要的是多元。杨坤这个导师的定位在国外版本里是一个选秀大明星,但是在国内,换成了杨坤来承担偏感情的角色。虽不是科班出身,却通过奋斗而成就了自己,可以作为年轻人的榜样。

Q:“盲选”之后怎么比?

A:导师的各自12名学员定下来后,将把学员两两配对,按唱歌风格配成6对,这6对里的每两个人将同时演唱一首歌曲进行现场比较,最后声音更好的直接留下,另一个淘汰。在6位学员诞生后,导师们还将从中再挑出4人留下进行比拼,最终选出一个最得意的门生。整个赛程将至9月中旬,以一场每位导师的前四位门生均参加的演唱会而告终。

传媒沙龙新锐网站CEO系列访谈
(责任编辑:宋心蕊、赵光霞)

24小时排行|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