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京报:威尼斯电影节,华语失声了吗?--传媒--人民网
人民网首页
人民网
人民网>>传媒>>最新资讯

新京报:威尼斯电影节,华语失声了吗?

2012年09月10日07:16    来源:新京报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 字号

  【电影观察】

  在更为大众一些的电影艺术方面,当西方逐渐对一度持续获奖、反映传统中国落后面的影像不再好奇后,华语商业电影在国际上的弱势地位也愈发明显。西方观众能挂在嘴边的华人明星,永远还是Bruce Lee(李小龙)、Jackie Chan(成龙)和Jet Lee(李连杰),艺术片影迷能再加上王家卫、侯孝贤以及曾经的张艺谋。

  威尼斯电影节老主席马可·穆勒终于卸任了。眼瞅着在今年的戛纳和威尼斯,均再无华语片角逐金棕榈和金狮奖,人们在为商业大环境下华语电影人的堕落叹息时,也妄自菲薄地认定之前那些荣耀,不过是中国人民的老朋友老马赏赐的。

  会哭的孩子有奶吃,不管外怨还是自责,这一片哀号震动了新官上任的主席阿尔贝托·巴贝拉。

  或许是在深重的欧债危机中,担忧不缺钱的中国公司和媒体从此背弃威尼斯,新主席巴贝拉破天荒地为中国媒体开了专场媒体见面会,让大家不要忘记这是他第二度就任,而在上一任期(1999-2001)内曾多么重视华语电影,“1999年的金狮和银狮就都给了中国人,张艺谋的《一个都不能少》和张元的《过年回家》;贾樟柯的第二部电影《站台》也在一年后来到威尼斯主竞赛单元;2001年也依然还有朱文的《海鲜》、李玉的《今年夏天》和张扬的《昨天》。”这还没有提在威尼斯之外,巴贝拉主政15年之久的都灵电影节——那才是让西方从第五代开始了解中国电影的最大窗口。

  电影节只是拥有上百年历史的威尼斯艺术双年展的一个组成部分。单数年,是当代艺术双年展,双数年,则是建筑双年展,中国人在这两块领域有着越来越强势的话语权。相比之下,在更为大众一些的电影艺术方面,当西方逐渐对一度持续获奖、反映传统中国落后面的影像不再好奇后,华语商业电影在国际上的弱势地位也愈发明显。西方观众能挂在嘴边的华人明星,永远还是Bruce Lee(李小龙)、Jackie Chan(成龙)和Jet Lee(李连杰),艺术片影迷能再加上王家卫、侯孝贤以及曾经的张艺谋。

  即便华语电影人缺席了此次威尼斯的主竞赛单元,即便第一次放下身段举办的电影市场实在没啥商业吸引力,也没妨碍华语影人们络绎不绝的涌向水城。

  冯德伦、梁家辉、陈国富、彭于晏和Angelababy来了,游戏感十足的《太极1》作为午夜场电影进行了非竞赛性质的展映;美籍华人导演陈奕利来了,和在好莱坞发展的意大利导演加布里尔谈妥了长期跨国制片合作;赵薇来了,她是电影节商业合作伙伴积家的红毯嘉宾;陈可辛来了,被聘做主竞赛单元的评委之一。眼见一堆华语媒体在丽都岛至上饭店将陈可辛团团围住,两个追星的意大利少年拿着签名本凑了上来,然后悄悄问到:“这人是谁?”

  他们都是电影节的中国元素,与这里不计其数的中国旅行团、开餐馆的中国生意人以及精致工艺品店面前标示的“No Made in China”一道,共同构成水城无处不在的中国风景。而那些艺术成就带来的永恒风景,从来都是阳春白雪曲高和寡的。它们藏在Giandini码头背后双年展的中国国家馆中,藏在电影节排片表上不显眼的位置上。

  新主席巴贝拉让大家不要忘了地平线单元和影评人周还有四部华语电影,“它们也都是竞赛性质的。”在本来就最追求艺术口味的威尼斯电影节,它们代表着华语电影的艺术甚至实验方面的成绩。电影节组委会能给到这些小成本独立制作最大的帮助只是,三晚免费酒店住宿,每片一个名额。女演员谭卓也是积家请来的嘉宾,而她还有着另一个身份——独立电影《小荷》的宣传,努力为第一次拍片的导演刘姝吆喝甚至募路费;年轻导演李睿珺,是小说改编电影《告诉他们,我乘白鹤去了》的那个名额,可由于原作作者苏童在西方有着广泛影响,于是多拿了一个名额;至于短片《金刚经》的导演蔡明亮和《三姊妹》的导演王兵,早就是获遍荣誉的电影节老朋友了,前者是“金狮俱乐部”成员,后者早成为享誉全球的纪录片大师。

  无论华语电影的艺术品质是否能由他们承载,无论他们获得怎样的奖项,他们始终只存在于大众和传媒视野之外。于是,巴贝拉主席还是不得不为主竞赛单元的华语片缺席现实圆场,“这不过是一个巧合,有电影本身周期问题的影响。华语电影对威尼斯贡献这么大,即使今年没有,明年我相信肯定会来。”

  □张海律(媒体人 发自威尼斯)

传媒沙龙新锐网站CEO系列访谈
分享到:
(责任编辑:宋心蕊、赵光霞)

24小时排行|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