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澜否认持有美国绿卡:传闻太乌龙 我是中国护照--传媒--人民网
人民网首页
人民网
人民网>>传媒>>最新资讯

杨澜否认持有美国绿卡:传闻太乌龙 我是中国护照

2012年09月26日06:47    来源:羊城晚报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 字号

  杨澜夫妇(资料图)

聚焦杨澜:

  由阳光传媒集团与天津卫视斥资千万联合打造的原创栏目《中国丽人》,将于10月4日起在天津卫视晚间黄金档播出。这档定位为“我有我的美”的节目,将致力于寻找中国最美丽的幸福女人,体现新时代女性的独特价值观与正能量。每期节目除杨澜、英达两位固定评委外,还将出现两位的“明星评委”。

  每期节目的录制时间近5个小时,专访安排在两期节目之间。杨澜下了台,连口水也没喝就开始接受羊城晚报记者的专访,随后匆匆补妆,又上台了。说到传得沸沸扬扬的关于她的国籍问题时,杨澜说:“这个传闻太乌龙!我没有美国护照,没有美国绿卡。”

  1关键词 美丽

  “世上最没有悬念的事就是变老,为什么要去抗拒呢?”

  被称为“知性美女”的杨澜有着自己独到的“美丽观”。她1990年参加《正大综艺》主持人面试时,就曾质疑制片人:“为什么女主持人一定要漂亮、乖巧、可爱、听话?为什么不可以有自己的观点和主持风格?”

  羊城晚报:你为什么要策划《中国丽人》这档节目?

  杨澜:阳光媒体集团旗下的天女传媒公司致力于打造女性栏目,从《天下女人》、《猜猜女人心》到《寻找职场杜拉拉》等。我们年初就想做一档女性竞赛类节目,挑战只看年龄、三维、五官的单一僵化的选秀标准,展示不同年龄、行业女性的美,以及多元化时代女性的价值取向和生活方式。

  羊城晚报:有人说《中国丽人》是在选“中国好女人”,你认同吗?

  杨澜:我不认同。因为“好”这个概念是道德化的,我们不是在选“感动中国”人物,我们寻找的是“丽人”,寻找敢解放、表达自我的女性。就像我们口号说的:“我有我的美。”

  羊城晚报:现在很多综艺节目都购买海外成熟节目的版权进行“改造移植”,为什么《中国丽人》要坚持原创?

  杨澜:主要是没有合适的、可供照搬照抄的类似节目,国外真人秀没有在大型演播室中通过表演来呈现的。

  羊城晚报:都是以女人为目标的节目,《天下女人》和《中国丽人》定位有什么不同?

  杨澜:《天下女人》作为访谈类节目,从容地讲述人生遭遇和故事;而《中国丽人》带有“秀”的色彩,可以让女性展示更多的才艺。

  羊城晚报:你觉得女人最该向世人展现的是什么?

  杨澜:真实的自我!现代女性有很多选择,但有些方面还是比较盲从,比如看到别人嫁给高富帅,自己的幸福观也改变了。其实女生不一定要长成明星那样,小眼睛、单眼皮也是美。

  羊城晚报:有网友总结了不少你关于女人的经典语录……

  杨澜:(笑)没有一句话是我说的,都是杜撰的,但从另一个方面也说明了这是市场需求。现在的年轻女性面对巨大的竞争压力、更复杂的社会和更多的诱惑,她们希望有个姐姐般的人能给出建议。作为评审之一,我在《中国丽人》中将会很直白地表达自己的观点。

  羊城晚报:你觉得女人是否应该在不同的年龄段里有着不同的特质?

  杨澜:世上最没有悬念的事就是变老,我们为什么要去抗拒呢?我现在懂得的事情,是20岁的我所不懂的;我现在和家人的感情,也是20岁时的我所没有的。我从不为我20岁时做的事情后悔,我欣赏那时自己的勇气,但我也享受现在的生活和状态。看到90岁高龄的秦怡,我就知道———女人可以很优雅地变老,可以有越来越多的内在美散发出来。有人说,30岁以后的容貌是自己给的,也就是说“相由心生”,这是有科学依据的。人的情绪会影响表情,从而改变面部五官的结构和特质,所以女人不要失去自己的生动。

  羊城晚报:网友说你这些年越来越漂亮了,你怎么看?

  杨澜:现在每个女孩都可以被叫做美女,因为人们慢慢地开始欣赏不同的美了。我刚出道时,导演说我什么都好,就是“不够漂亮”。那时候的“美”就是要有大眼睛,但后来有了吕燕那样小眼睛的东方美女;以前说美女要樱桃小嘴,但后来有了大嘴美女舒淇……大家对美的宽容度大了,更懂得欣赏美了。我的外貌并不出众,只是中等吧,但我这些年能找到自己真正喜欢的职业和真实自我的生活方式,加上我的工作是在灯光和舞美下进行,这种美是职业赋予我的。

  2

  成功

  关键词

  “不管外界如何喧嚣,知道自己要做什么就行了”

  10多年前,刚过而立之年的杨澜就拥有了很多人梦寐以求的生活:成功地经营着喜爱的事业,与志同道合的丈夫养育着一双儿女。然而在杨澜看来,成功与顺利并不是一回事,“现在回头看是成功的,并不证明我改变的过程没有痛苦”。

  羊城晚报:你的身份一直在变,是什么原因让你一直求变?

  杨澜:我主要的身份还是个“媒体人”,其它如公益层面或是社会机构的负责人,都是社会身份的扩张所带来的变化。我对媒体和职业的热爱,一直都没变过。像《杨澜访谈录》我做了12年,但每次都让我有新鲜和兴奋的感觉。我离开CCTV是想在更大的世界里学习和拓展;离开凤凰卫视到阳光卫视,再到做阳光传媒集团,就开始了摸索民营媒体机构在政治、商业双重压力下的求生之道。

  羊城晚报:你做了20多年媒体人,感觉到疲劳吗?

  杨澜:我真的没有觉得疲劳过。仅仅从经济效益来看的话,访谈节目投入的时间最多,经济效益最小,但我从中获得了无穷的乐趣,也接触到很多让我感到好奇的人和事,比如说今天采访政治家,明天又可以采访戏剧家。对我来说,做媒体是人生的历练和眼界的拓展。

  羊城晚报:回顾人生历程,你认为对你影响最大的事情有哪些?

  杨澜:第一件事就是进入《正大综艺》,第二件事是离开中央台去美国留学,第三件事就是离开凤凰卫视创立自己的公司。做公司的第一步是失败的,我把阳光卫视出售后曾想过不做了,但还是继续咬紧牙关做了下去。

  羊城晚报:你的社会角色很多,“基金会主席”、“慈善家”、“主持人”、“全国政协委员” 等,你更喜欢哪个角色?

  杨澜:我都很享受。它们在不同时间点上,有各自的轻重缓急。就像人的肌体是组合运动的,人应该过比较完整的生活。

  羊城晚报:有人把你誉为“成功女性”的代表,你认同吗?

  杨澜:那要看你怎么定义“成功”这个词了。有人说我成功的标志是上了“福克斯富人榜”,但我认为数字是很虚妄的,我根本也没有那些财富。我觉得不管外界如何喧嚣,知道自己要做什么就行了。

  3 幸福

  “家庭事业不是二选一的矛盾,是一组动态的平衡”

  杨澜与丈夫吴征不仅是夫妻还是事业伙伴,两人2000年创办了“阳光文化”。杨澜虽是“空中飞人”,但也是孩子钢琴学校里出勤率最高的家长之一。有人说,杨澜是男人心中“上得厅堂,下得厨房”的典范。

  羊城晚报:如果将事业、家庭排位的话,你会怎样排?

  杨澜:我想要完整的生活。在家庭生活中,父母、老公、孩子是最重要的;但是在拥有家人的爱的同时,我能不能也拥有充实的事业呢?我觉得两者并不是二选一的矛盾关系,它们是一组动态的平衡。

  羊城晚报:结婚16年,你认为维持婚姻最重要的是什么?

  杨澜:是运气。还要同时满足两个因素,第一个是谈恋爱的时候要足够了解自己;第二个是遇到一个真心爱你和你真心想爱的人。维持婚姻是件很艰难的事,没有一份真情感作为基础的婚姻,是不能够持久的。

  羊城晚报:很多夫妻在创业成功后分道扬镳了,你怎么看?

  杨澜:现在社会越来越复杂了,不能简单地用分手还是在一起来衡量一段感情的品质。我和我先生也是在磨合中寻找平衡的,最初创业时无时无刻地在一起,结果在协商问题时彼此的观点不完全一致,而我们都是很有主见的人,就很容易产生摩擦。后来的定位是他主要负责投资,而我主要负责创意领域,这样两人都有了独立空间,又能给对方最真诚的意见。潘石屹和张欣一起经营公司也挺好,这都是因人而异的。

  羊城晚报:不婚、闪婚、闪离等现象越来越多,你怎么看?

  杨澜:现在个人的选择越来越多,也带来了更多的困惑, 我们还是应该回归到了解自己。我们今年准备推出《幸福力研究中心》节目———幸福是一种能力,第一步应该了解自己,不随波逐流,发现自己想要什么,接受并享受做自己,这样对的人才会来找你。在尽可能不伤害别人的前提下,按照自己真实的状态去生活。

  羊城晚报:你对孩子的教育偏重中式还是西式?

  杨澜:都有,我很难区别是完全中式还是西式的,但在孩子的基本教养、礼貌、品德上我比较严格。我不会让他们去奥数班或补习班,能把课堂上的学好就很不错了。我只是要求他们考个合理的分数,他们算是聪明的孩子,我不会要求更高,当然考太低我也会过问。我会带他们去做体育锻炼、去美术馆、看电影、郊游……我更看重的是这些。父母不同于老师,不只是知识教育者,也是孩子的人格培养者,要帮助他们找到自己的真实品行。

  羊城晚报:你对他们的未来有什么规划吗?

  杨澜:最重要的是让他们成为能独立创造快乐的人。快乐是自己创造的,不是别人的恩惠。我儿子很有幽默感,这种幽默态度能让他交到更多朋友。作为母亲,让孩子独立地去面对世界,成为能给家庭、朋友带来快乐的人,这是很重要的工作。

  羊城晚报:如果要你给自己的家庭生活美满度打分的话,你会打多少分?

  杨澜:我不打。这个没有可比性,也不用和别人比较,家人彼此相亲相爱,这就够了。

  4 关键词 愤怒

  “我会理智看待不同声音,但离真相太远我会澄清”

  微博上屡有“杨澜是美国国籍、拿美国绿卡”的消息出现,虽然拥有1300多万粉丝的杨澜两度否认,但传言并未终止。

  羊城晚报:你给公众的印象是知性温柔的,我很好奇的是———你会愤怒吗?

  杨澜:按公司小朋友们的话来说,我是白羊座,就像勤劳的小蜜蜂,永远有新的主张。但我性子很急,想到就要做,做不到就会着急。一件事该准备好却出现疏忽,我就会生气,虽然我不会表现出不尊重别人,但他们都会看得出———我不高兴了。

  羊城晚报:有些公众人物对待假消息的态度是“选择退出”,你如果遇到这样的事情会如何处理?

  杨澜:我还没遇到过这种情况,所以没法回答。我只觉得微博是社会的缩影,不可能每个人都理解你喜欢你。我是成年人,有足够成熟的心智去看待不同声音,当然,如果离真相太遥远的话我会去澄清,如果只是个人喜好的话,就不用自扰了。

  羊城晚报:微博有消息称你的国籍是美国、你拿着美国护照,是真的吗?

  杨澜:这是个乌龙!我没有美国绿卡,我拿的是中国护照。广电总局对境外主持人主持节目有着很严格的规定,我如果真像传说中的那样,早就被审过很多次了,不可能让我长期同时主持《杨澜访谈录》和《天下女人》,你这么一想就明白传闻是真是假了。大家关心我,我可以理解,但如果编造我说的话,我就不能认账,一定要澄清。

传媒沙龙新锐网站CEO系列访谈

 

分享到:
(责任编辑:宋心蕊、崔东)

24小时排行|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