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海归微博向总裁追讨千万欠债 当事方尚未作回应--传媒--人民网
人民网首页
人民网
人民网>>传媒>>最新资讯

女海归微博向总裁追讨千万欠债 当事方尚未作回应

李钢

2012年10月23日08:04    来源:广州日报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 字号

  在撮合30亿元的项目之后被拖欠上千万元的佣金、项目被私募高管私人接下给合伙人造成损失、催债不成还被欠债人骚扰威胁乃至人身侵害……这些让人瞠目结舌的文字,在今年的8月初,突然出现在了微博世界里。而写出这些文字的人,是一名接受过良好教育的金融女海归邹宗利,她所指向的“欠债人”,则是在私募界颇负盛名的鼎晖投资公司的总裁焦震。微博里描述的私募高管“跳单”的事情,引起了不少人的关注。

  自今年8月初,邹宗利开始用“在水一方风铃草”的网名在微博上发表指向焦震的文章,并@很多名人,以期引起财经界、媒体界人士的关注,其称从去年10月起每个工作日都会在鼎晖的办公室门口讨债。

  讨债人:被欠1000万元佣金

  邹宗利在微博中称“自己掉入了焦震编制的噩梦之中。”

  “我所有的通讯工具被窃听定位;电脑不上网也被操控;在任何地方使用银行卡等电子卡,焦震马上就让我明白他掌握我的确切位置;家里多次有人潜入并盗走资料;我自己被焦震雇的人殴打致伤……这一切发生的原因是我介绍了一个短期回报30亿元的项目给焦震,项目做成后,他不但不付承诺的佣金,反而让人威胁我,若不放弃这笔佣金,他就找人杀我。”

  据邹宗利的描述,在2010年10月,她介绍鼎晖投资总裁与融资方中铁资源“蒙古铅锌矿产项目”的负责人毛某结识。后来,邹女士与中铁资源签订了协议,相约其佣金为融资额的2%,约2000万元,但出于对焦震的信任,所以只是与焦震口头约定了约1000万元左右的佣金,而没有签署书面协议。

  但到了2011年5月,中铁资源对该项目的募资成功,但是焦震与毛某却双双否认此项目的存在,并拒绝支付佣金。

  鼎晖:会在适当时机回应

  邹宗利还附上了自己讨债时的照片。金融女海归向私募大佬讨债,自然引起了不少人的关注。

  但是也有不少人认为,如果邹宗利有充足的证据,为什么不通过司法程序去追讨这笔债务,而是通过上门追讨、微博曝光等方式?

  对此,邹宗利本人则在微博上表示,自己不仅有当时和中铁签订的佣金协议,还有大量的其他证据,但在律师的建议下,目前不便公布。

  邹宗利还回应称,如果自己所说的都是子虚乌有的事情,那么追债近一年,焦震早就去告她诽谤了。

  在邹宗利的描述中,中铁资源的毛某无疑是辨清事件的重要人物。但是当记者联系上了毛某之后,毛某却肯定地回应:邹的说法是假的。

  “这明显是炒作,都是假的。稍有智商的人都不可能相信。说焦震雇凶杀人,那可是很大的罪。邹的逻辑混乱,所说的项目也是子虚乌有,很多东西都可以进行验证,不攻自破。”毛某最后还强调,他将保留自己追究邹宗利法律责任的权利。

  而当事人焦震也从未对此事作出回应。

  焦震,原名焦树阁,是原中国国际金融公司直接投资部副总经理,曾任赛格证券公司投资经理。1993年至1994年,在中华会计师事务所任高级审计师。1989年至1993年,在北京信息与控制研究所做研究员。现任鼎晖投资董事总经理。

  除了焦震之外,鼎晖投资公司方面对于邹宗利指控的态度同样是沉默。而唯一一次对外表态,是焦震的秘书杨女士对媒体称,目前对于该事件的说法,仅仅是邹小姐的单方爆料,并且所有的指控内容都是诬陷和捏造的。杨小姐说,无论是鼎晖投资还是焦震个人都从来没有投资过这个项目,并且鼎晖投资内部的投资流程非常严格,不可能出现这种情况。将会在适当的时机给出回应。

  对话讨债女海归:

  与邹宗利的对话,显得颇为诡异,因为她的电话总是打不通,但是她在微博中却又坚持自己的手机是开机的,而对于这种怪现象,她认为缘于焦震对她的“监控”。

  记者:焦震欠你多少佣金?

  邹:佣金分两部分,一部分是焦震口头承诺的,还有一部分是中铁资源和我签订协议的,但最后焦震否认了这个项目的存在。这个事情的实质是焦震监守自盗,自己把项目做了,30亿元项目的收益原则上是在合伙人之间分的,但是焦震偷偷地做了,钱自己挣了。原来我追讨佣金应该把重点放在中铁资源那里,我找焦震是因为我还没找到他,我曾经和他说过,这笔钱我可以不要,但是他得认账。加在一起有3000万元。

  记者:你不是要向那些投资人提供一些证据?

  邹:曾经有两个人主动找我,一个已经确认是焦震找的骗子,说要我和她联系,我和她联系了之后,我跟她说,在电话上说不清楚,提出要见面,但是对方提出了可笑的条件,说是要签订保密协议,我就觉得奇怪,我给你提供证据,为什么要我来签订保密协议,应该是我有这个权利才对,后来她还说要录音,我于是向她提出要先证明自己是合伙人,之后她就不谈了。我也接触了一些其他的潜在的投资人,他们找我问,是不是真的,我会尽力实事求是地告诉他们我所经历的事情。

  记者:为何要采用微博曝光的方式?

  邹:今年8月份才开始的,我以前认为焦震应该有最起码的道德和羞耻心,原来以为是可以和他沟通的,结果他不但不认账,还骚扰我家人。

  记者:在追讨过程中,你还遇到了哪些事情?

  邹:去年10月份,他害得我大生病之后,我才到公司找他的。基本上看过的没看过的手段他都用过了。我在3月份到鼎晖发了传单,外围有很多人知道,但是我没有跟这些人通气,然后,我还曾经去找一些人帮我跟中铁资源谈,焦震却找了很多人,想从我这里骗取我手头的证据信息,所以我现在变得比较谨慎。

传媒沙龙新锐网站CEO系列访谈
分享到:
(责任编辑:宋心蕊、赵光霞)

24小时排行|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