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统文化精神的电影影像转化与重构--传媒--人民网
人民网>>传媒>>传媒专题>>传媒期刊秀:《新闻爱好者》>>2012年10月上

传统文化精神的电影影像转化与重构

席格

2012年11月01日14:05    来源:新闻爱好者    手机看新闻

【摘要】受产业化冲击,近年来中国电影越发呈现出重市场、重娱乐、重技术的趋势,传统文化精神的影像表述由此被淡化乃至误读。而优秀的传统文化精神具有巨大的传播价值与广泛的受众基础,既是中国电影理应承担的责任,又是其实现文化创新的源泉。要在电影艺术中实现对传统文化精神的现代转化与重构,精彩的故事创意和具有较高传统文化素养的编剧、导演便成为首要因素,同时要注重传统精神与时代精神的完美对接和文化精神与艺术语言的水乳交融。

【关键词】传统文化精神;故事讲述;文化创意

作为文化艺术产品和大众传播媒介,电影是社会文化、民族文化精神和时代精神的重要体现形式和传播载体。中国电影作为中华文化的展现形式,自然理应反映中华民族优秀的传统文化精神,以生动、形象、感人的精彩故事和艺术语言发掘和传播内涵丰富的民族文化精神。并且,讲述蕴含普适性传统文化精神价值的好故事,不仅是中国电影提升审美品位、追求精神审美以避免陷入过度满足感官欲求的商业困境的重要路径,同时也是发掘传统文化软实力、振兴中国电影产业的必由之路。

一、传统题材发掘中文化精神的淡化、误读与重释

传统文化精神的电影影像化表述问题,是在世纪之交尤其是加入WTO之后,随着中国电影商业化、产业化和国际化意识的加强,大片时代、奇观电影等的开启而日益凸显出来的。在此之前,无论是现实题材还是传统文化题材,均涌现出许多深入发掘传统文化精神的经典性影片。较早的如1948年由费穆导演、李天济编剧的《小城之春》,便充分展示了传统文化追求含蓄蕴藉之美的特征。后来的《城南旧事》、《黄土地》、《红高粱》、《新龙门客栈》、《霸王别姬》等一系列影片,无论是批判、反思还是现代解读,均具有浓郁的中国风格和民族特色。

但进入20世纪90年代后期,受市场化因素影响和国际电影的冲击,中国电影出现了浓郁的市场化、娱乐化和商业化倾向,为赚取票房甚至是迎合受众的趣味需求,文化意识日趋淡薄,传统文化精神的发掘更是陷入了淡化甚至是错误解读的困境。在传统文化题材的影片中,由于缺乏高水平和具有原创能力的编剧导演,大致呈现出两类情况:一类是由于一味地“注水稀释”、“戏说穿越”甚至是颠覆性的“乱砍滥伐”,导致原本富有民族文化精神积淀的经典历史题材或文学作品,成为市场化商业开发“噱头”的牺牲品。如以《关云长》、《战国》、《杨家将之军令如山》等为代表的影片,不仅没有将题材中原有的文化精神表现出来,反而由于情节的荒诞离谱造成不同程度的阐释错误。另一类,则是力图借助故事创意实现对传统文化精神的现代性阐释,如《赤壁》、《孔子》、《赵氏孤儿》、《画皮》等,由于故事创意没有很好地抓住文化精神的核心,在传统文化精神发掘和传统精神与现代精神对接中造成了不同程度的误读或阐释不够。如《赵氏孤儿》虽然试图跳出“以牙还牙”的复仇情结而赋予其展示人间大爱等精神,却由于“救孤”与“复仇”两个关键情节难以自圆其说而被诟病。

在现代历史和现实生活题材的影片中,由于进口大片所奉行的感官美学与极致美学的冲击,越来越多的国产电影致力于打造技术影像奇观而忽视文化内涵、追求视听感官的娱乐满足而忽视影像韵味,透过时代精神展示博大精深的传统文化精神对当下生活影响的影片渐趋减少,更多的是追求轻松娱乐、忽视生活积淀和文化内涵的时尚影片,如《手机》、《杜拉拉升职记》、《失恋33天》等。诸如《集结号》、《唐山大地震》等,发掘并展现绵延至今的优秀传统文化精神的影片则并不多见。当然,这一时期以《那山?那人?那狗》、《孔雀》等为代表的商业化程度不高的影片,虽成功再现了传统文化的审美精神,并在国外获奖,但由于多种原因却并未在国内电影市场受到足够关注。如何以影像方式传播蕴含传统文化精神的民族文化观,已经成为中国电影进行文化创新亟待解决的问题。

分享到:
(责任编辑:赵光霞、宋心蕊)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