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传媒>>传媒专题>>传媒期刊秀:《今传媒》>>2013年·第12期

传媒“伦理精神”的秉持与坚守

陈 妍

2013年12月12日14:02    来源:今传媒    手机看新闻

摘 要:2012年11月28日晚,广电总局叫停江苏卫视教育频道的《棒棒棒》节目,其原因是干露露母女三人在节目中大爆粗口,与现场观众对骂。传媒,作为“国民心态的培育器”,本应通过公开的平台,传播那些促进民众思想进步的优秀文化。然而,现存的传媒生态并不如我们所期待的那样,在经济利益的趋使下,传统媒体与网络媒体均陷入了“三俗”的泥淖中。在弘扬社会正气,树立主流价值观时,我们急需在传媒内部呼唤伦理精神的回归。

关键词:传播媒体;伦理道德;失范;伦理精神

2012年11月28日晚,广电总局叫停江苏教育电视台的竞猜节目《棒棒棒》,对此总局新闻发言人做出了如下声明,“江苏教育电视台违反《广播电视管理条例》,罔顾媒体社会责任,为丑恶言行提供展示舞台,造成恶劣社会影响,应当受到严厉谴责,广电总局将依据有关法规,给予严肃处理。”广电总局的这一干预引起了网友们的热议,网友们纷纷表示支持与赞同,干露露站在舞台上高声骂娘造成恶劣的社会影响,《棒棒棒》与江苏教育台的 “教育”精神背道而驰,不论出于何种目的邀请这对母女作为嘉宾,对于她们在荧屏前这种伤风败俗的言语行径都应该给予强烈地制止。

一、传媒伦理道德失范的表现

江苏教育电视台的传媒事件只是众多的大众传播媒体在当今市场化潮流中缺失传媒伦理精神和道德素养案例中的一例,与此类似的事件在今天的传媒生态中俯首可见。今天可以是在荧屏前展露恶俗语言,明天就可以是在媒体中出现的虚假新闻,后天还可以是在罔顾人文情怀肆意放大、重放受害人的伤痛记忆中.....我们一次又一次地惊愕于媒体的道德滑坡,在惊愕之余,作为媒体人,我们有必要扪心自问如今传媒的伦理精神在哪?我们不断地倡导传媒所承担的社会责任,可是在履行责任之时,媒体人也不自觉地丢掉了他们本该牢记的道德伦理精神。

新闻媒体中的失范只是众多伦理道德败坏的一例,还有一些虚假广告的制作和播出不仅影响着人们对事物的正确看法,更为严重的是这类广告对消费者的身体健康产生了不良的影响。在这其中最典型的例子就是保健品药品等虚假广告。曾经一度,西木博士的左旋肉碱以及与此相关的奶茶减肥饮品令消费者趋之若鹜。爱美之心人皆有之,然而盲目相信这些广告的后果就是不但花费了钱还亏损了自己的身体。工商总局在对部分省级电视台卫视频道和省会城市都市类报纸的广告进行监测的过程中,发现一些食品广告,夸大产品功效,宣传误导消费者,严重违反了广告法律法规的相关准则。

1976年,美国人威尔逊·布莱恩·凯(Wilson Bryan Key)出了一本名叫《媒介性泛滥》[1](Media Sexploitation)的书。在书的封面上印着这样的一句话:“此时此刻,你正在被性操纵。你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吗?”(You are being sexually manipulated at this very moment. Do you know how?)这本书是20世纪70年代,作者对媒体中传播的不良内容对社会、文化造成影响的批判和研究。上世纪的内容或许对我国媒体来说在“性”方面还有些距离,然而在21世纪的今天,我国的大众传播媒介正在“性”的方面“赶超着美国”。放眼当今媒体上的内容,报刊上大肆炒作以“性”为卖点的猎奇新闻,变态“性趣闻”不断见诸媒体。曾经在2003年1月16日,根据中国新闻网的报道,香港某家媒体刊登娈童案多幅照片,其报道手法令人恶心至极[2]。除此以外,血腥的影像暴力在网络媒体上比比皆是,更令人难以置信的是赤裸裸地性诱惑——“裸播”竟然成为流行。这种大尺度的裸播虽然在我国的电视媒体上还未出现,但是这种苗头在网络媒体上正愈演愈烈。根据2003年6月5日的《潇湘晨报》的一则报道,湖南电视台推出的“星气象”以美女性感出镜,背景音效煽情,台词暧昧挑逗等“另类播报方式”刺激着观众的大脑神经,甚至一度被称为“色情版《天气预报》” [3]。上述的这些恶俗唯利是图的传播内容,正向传媒界敲响一个警钟即媒体正面临着伦理道德的滑坡,在市场经济的激发下,利益似乎成了唯一可以追求的目标。尽管在媒介组织架构中有主流媒体,严肃媒体,然而这种犹如浪潮化的伦理道德滑坡使得有责任有担当的新闻工作者想改变这种现状时也觉得力不从心。

《传媒的四种理论》中提到社会责任论,这一理论是于20世纪50年代,当美国的大众传媒受到来自社会各界的批评时酝酿而生的。在众多批评的声音中,其中就有指责传媒的实事报道关注的通常是煽情、肤浅的东西,娱乐节目缺乏实质内容。反观我们当今的传媒生态环境,电视媒体上的娱乐节目要不是较多的同质化的栏目内容,要不就是娱乐明星的炒作绯闻,甚至有为低俗女星的出道让出节目资源。在受到上级政策影响较大的传统媒体上都是诸如此类的表现,网络媒体的传播内容更是可想而知。在以广告收入为主要来源的网媒中,我们的信息浏览空间被无聊的,毫无伦理道德的低俗商业广告和游戏页面所挤占。

二、伦理失范的原因

在本文的开头部分,笔者提到《棒棒棒》节目给社会造成了严重的不良影响。可是话说回来,是谁纵容了干露露她们?一方面或许和受众的收视心理有关,人们崇尚猎奇、怪诞的行为,源于人们潜在的窥私欲;另一方面媒体有难辞其咎的责任。这份报纸不炒作报道,总有另一份报纸来替补,报纸报道完后,另有电视的娱乐新闻做头条。正是媒体内部的这种趋从心理,加之注意力资源的稀缺,使得媒体轮番对这些恶俗现象报道。在拉扎斯菲尔德和默顿对大众传媒的社会功能的表述中,传媒有一种“社会地位”赋予的功能。换句话说,任何未知的事物在经过传媒的报道以后,在社会上就可以获得很高的“知名度”,被人们所熟悉。当这些炒作的人抓住了媒体的这一功能,就接二连三的上演不同花样,吸引媒体的注意力,而我们的媒体在缺失了道德伦理的底线后,在片面追求收视率的经济效益趋使下,也就自然而然地为这些低俗的语言行为出让版面和收视时段。回过头来再次回答笔者提出的这个问题,是谁纵容了干露露她们?答案显而易见,是观众,但同时更是媒体集体崇尚审丑。这使我们不得不问一句,媒体的伦理道德沦落何处?纵观各大教育电视台,无关教育教学的娱乐内容大有所在。而教育电视台以外,其他电视台的各种娱乐节目也频频冲击着社会公序良俗的底线。在媒体上频频出现挑战并且略有颠覆传统道德的节目背后,笔者认为有如下的原因滋生了传媒失范,并且这种失范行为有如传染病一样,迅速在媒体内部弥漫开,侵害他们的良知,蒙蔽他们辨识真善美与假丑恶的双眼。

1.传媒内部竞争加剧。改革开放30年,中国的传媒改革也在不断前进着 ,“新闻媒介在继承发扬党和人民的耳目喉舌作用时,也显示出产业的特征” [4]。随着以党报为核心的报业兼并与联合,尤其是报业集团的出现,就无疑加剧了传媒内部的竞争。2004年提出的 “报业消亡论”给报纸行业的媒体带来了一丝凉意。在网络媒体日渐强大,信息的海量化和时效性远远超过电视媒体之时,广播电视媒体的从业人员明显感受到了来自网络的压力。在“事业性质,企业管理”的运作模式下,在保证原时政新闻评论节目的制作不交给市场的前提下,传媒引入了更多的外来资本。当然这有利于激活传媒的创新性,但是这也不可避免地为传媒带来一种困境,即“作为经营实体的商业性日益凸显,而作为社会信息服务系统的公共性却被逐渐模糊。[5]”

2.从业人员责任意识淡薄,“把关”力度不够。“责任品质是人的一种内在素质,是在对自己的岗位职责有了客观、明确的认识基础上,认真履行自己的责任,自觉承担因责任履行不当而造成的不利后果。[6]”传媒从业人员作为民族精神和社会文化的“守望者”更是要责无旁贷地引导广大人民群众朝着积极向上的价值取向和提高其整体素质的目标而努力。这就要求我们的媒体人在制作相关的节目时,编辑导演作为“把关人”要秉承传播主流价值观和健康、积极、向上的内容。梁启超就曾要求“为报者,不可不以慧眼,注定一最高之宗旨而守之……若为报者能以国民最多数之公益为目的,斯可谓真善良之宗旨焉矣。”我国最早的新闻理论家和新闻教育家徐宝璜先生就认为报纸是社会的公共事业,它对社会的政治、经济、教育和文化都产生潜移默化的影响。先生很早就意识到伤风恶俗的广告会降低报纸的社会效益,更何况今天我们除了恶俗广告外,还堂而皇之地播出刊发“三俗”内容,这种恶略的影响甚于广告。1923年,邵飘萍在他的《实际应用新闻学》一书中,最早明确地提出了“品性为第一要素”的新闻道德思想。记者有品性,报纸要立报格,作为民族文化的推动者和传播者的广电媒体,岂能不具有自己的台格,任由观众收视心理的驱使放大矛盾与展露低俗吗?

3.泛娱乐化思潮的冲击。美国当代的传播批判学者尼尔.波兹曼在著作《娱乐至死》中说过这样的一段话,“现实社会(书中主要以美国社会为例)的一切公众话语日渐以娱乐的方式出现,并成为一种文化精神……我们一切文化内容都心甘情愿地成为娱乐的附庸,而且毫无怨言,甚至无声无息,其结果是我们成了一个娱乐至死的物种” [7]。作者认为美国社会是这样的娱乐化社会,中国又何尝不是呢?放眼望去我们身边的信息,来自于不同传播渠道的内容哪一个少了与“腥、性、星”有关的画面和文字。在面对富士康员工的跳楼事件时,我们的报纸媒体接连几日在版面上出现“第X跳”这样的字眼,仿佛这起发人深省的社会事件在媒体的眼中成了一场华丽的宴会;在面对受过凌辱的当事人时,媒体的话筒一窝蜂地向无助的她涌来,硬是让当事人再一次地回想痛苦的经过;网媒上明星的一举一动都成为众人关注的焦点,然而对我们社会做出贡献的科学家们,再普通不过的小人物(交警、清洁工人等)却无人问津;电视节目除了正常新闻播出外,更多的时段留给了真人秀,明星们的家长里短,婚恋交友节目,仿佛这些内容才是传媒的主角,真正严肃有关民生设计的新闻却成了配角。在这种娱乐化浪潮的影响下,电视台为了追求眼球经济和关注度,铤而走险地制作播出低俗节目也就自然变成情理之中的事了。

分享到:
(责编:王立娟(实习生)、宋心蕊)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