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传媒>>最新资讯

三大问题拷问互联网专车 跳出争议漩涡需创新思维

2015年06月11日08:09    来源:北京日报    手机看新闻
原标题:三问互联网专车

  用烧钱和补贴大战蹚出一条“血路”的互联网专车市场再生波澜。近日,“针对‘专车’的全国性网络约租车管理办法预计本月推出”的消息触动行业神经。一旦“靴子”落地,禁止接入私家车等非运营车辆,专车公司也需取得运营证,或将成为压倒网络专车这个新兴市场的“最后稻草”。

  私家车究竟能“载客”吗?专车会抢出租车的生意吗?专车会泄露个人隐私吗?处在漩涡中的互联网专车面临这三大问题的拷问。

  一问

  私家车能“载客”吗?

  严禁接入私家车等非运营车辆,尽管前后几经波折,这条政策红线并未改变,专车市场因此一直被诟病行走在“灰色地带”。就在上周,北京市交通委运输管理局等三部门还共同约谈滴滴专车平台负责人,明确指出滴滴专车及滴滴快车业务,使用私家车和租赁车配备驾驶员,违反了现行法律法规。

  随着滴滴和快的合并,不再需要恶性竞争的两家公司迅速开始扩展业务版图,目前乘客通过滴滴或是快的的手机APP,可以选择专车、快车和顺风车等不同服务,价格则从高到低递减。依照官方口径,收费价格最高的专车具有营利性,在北京等城市免起步价的快车带有“公益性质”,只收“油钱”的顺风车则是面向私家车主的拼车服务。

  尽管如此,随着汽车租赁大佬神州裹挟着大量正规租赁车辆入局,各家纷纷加大对司机、乘客补贴力度,私家车仍成为一部分专车市场的稳定车源。“神州专车,充100送100。”“滴滴快车,高峰期一单3倍车费。”“成为顺风车主,每单补贴35元。”……在车主肖锋的手机上,几家互联网公司发来的促销信息特意被他存到了一个备忘录里,由于车辆标准达不到专车水平,上个月他从一家互联网公司的专车队伍“退”到了快车。

  然而,这部分私家车主身上也在发生着变化。

  “现在补贴给得多还成,要是没了补贴,我就直接不干了。”肖锋说,和之前专车的收费标准相比,快车的价格只有原先的三分之一左右,遇到堵车时油费甚至超过了顾客所给的车费。不只如此,选择高峰期出行也成了他的习惯,“补贴只有高峰时才多,平常我就不出来了。”

  一家互联网专车公司业务负责人告诉记者,他们希望通过价格杠杆来区别黑车和专车。“比如,所有拼车软件上都可以接‘附近订单’,黑车车主也可以像专车一样去抢身边的订单,可不会有人这么做,因为价格太便宜,不划算。”

  专家建议

  私家车载客待规范

  “需要厘清的一点是,我们要对私家车主的载客行为进行区分,是民事行为还是商事行为。”中国政法大学教授王军表示,这意味着,在一定程度上,私家车主是可以“载客”的。他表示,私家车主对他的车拥有所有权,这包括使用收益的权益。

  王军表示,区分民事行为和商事行为的关键,就在于对私家车载客行为作出规范,让这部分车辆不以营利为目的,“例如通过平台明确定价,同时限定私家车的接单次数和接单时间,让它成为高峰期时段的城市运力补充。”

  二问

  专车抢了出租车生意?

  “针对‘专车’的全国性网络约租车管理办法预计将在本月内推出”的消息传出之际,另一条消息同样备受关注:近日交通部组织了名为深化出租汽车改革初步思路的会议。出租车和专车,这一对 “冤家”,又被摆在了一起。

  直到今年4月份,殷浩还是一名有着16年驾龄的老“的哥”。4月起,他在南京开起了两家公司,一家汽车租赁公司和一家劳务派遣公司。依照专车运营模式,由互联网专车平台、专车司机、汽车租赁公司以及劳务派遣公司签署“四方协议”,老殷坦言他占到了其中两头。

  为什么做专车?“为了让退休的‘的哥’有活干。”老殷说得很实在,自个儿的出租车承包合同在今年9月份到期,而身边和他一样,合同到期的老司机有100多人。这部分人可以做什么?他说,开餐馆的、开黑车的、去当司机的,“啥都有”。

  公司刚起步,老殷坦言目前公司只有几十辆车。“我们没打算抢‘老饭碗’。”

  专家建议

  “潮汐理论”补高峰运力

  上世纪80年代,公共交通运力不足,开始大力发展出租车,出租车也就逐渐演化为“准公交”的角色,高端出租车服务渐渐消失。在中国互联网协会研究中心秘书长胡钢看来,专车、快车同样也给出租车改革提供了思路。

  “打不着车的时候,互联网专车就可以派上用场了,就像潮起潮落一样。”胡钢表示,“潮汐理论”可以成为调节出租车和互联网专车的杠杆。通过互联网平台、价格等市场因素自然作用,双方可以区分服务标准,区分服务时间,实现部分互联网专车提供出租车之外的高端出行服务,此外在高峰交通时段补充城市运力。

  三问

  专车会泄露个人隐私吗?

  “我被恶意恐吓了!”昨天晚上,刚坐完专车回到家的车辉接到了一通令他有些心惊肉跳的电话。电话那头,是刚刚送他到家的专车司机。原来,由于等待时间过长,加上司机不认识路,让车辉原本20分钟就能到家的车程足足用了快1小时才到家,感到气愤的他给司机点了个“差评”,却招来司机一通夹杂着粗话的炮轰电话。

  被司机“骚扰”,成了一些乘客的共同经历。点开司机的评价页面,尽管系统对乘客的手机号进行了部分屏蔽,但由于司机和乘客通话时手机页面上显示着双方的号码,部分司机一旦发现自己有了“差评”便可以轻易找到“元凶”。

  “乘客被骚扰后,可以向平台进行投诉。我们受理、核实情况后会对司机进行相应处理。”滴滴快的方面回应。

  而带有一定社交因素的顺风车也让一部分乘客担心起自己的隐私安全。“我的搭车请求直接就说明了我住哪儿、我在哪儿上班,要是万一泄露了怎么办?”市民韩女士说。

  专家建议

  互联网平台应对数据“脱敏”

  “个人信息保护问题,不容忽视。”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中心研究员、副教授朱巍表示,此前优步公司就曾因为用户个人信息泄露而陷入争议当中。一方面互联网公司应当加强系统防护能力,防止个人信息因外力而被泄露,一方面在乘客和司机之间应当引入“脱敏”数据,“例如后台乘客对司机的评价,完全实现匿名。”

  朱巍还建议,互联网专车目前还缺乏强制保险环节,乘客用车安全仍存在隐患。目前互联网专车公司大多设立了理赔基金池或是和保险公司合作,为车辆和乘客购置一定保险,但仍需要更适用于专车环境的金融产品,明确一旦出现事故,乘客、司机、互联网平台的各自责任和权利。(张倩怡)

分享到:
(责编:宋心蕊、赵光霞)


注册/登录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使用其他账号登录: 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QQ帐号登录 人人帐号登录 百度帐号登录 豆瓣帐号登录 天涯帐号登录 淘宝帐号登录 MSN帐号登录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