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论体育新闻标题的风格化表达

——以国足引发的媒体狂欢为例

孙  卫

2016年05月26日15:37  来源:今传媒
 

摘 要:体育新闻有与体育运动本身特性相匹配的超越性、审美性、娱乐性、灵动性,因而具有天然的可塑性。中国足球则是社会公共领域中一个广受关注且持久的热点话题,是一个众声喧哗、论域极为宽泛的对象。媒体对国足新闻的报道早已不满足于简单的信息传递,而是演化为了一场话题狂欢和娱乐盛宴,其标题大战集中呈现了体育新闻标题的巨大张力和创造力。

关键词:体育新闻标题;风格;“国足”;狂欢

在生活节奏越来越快,碎片化阅读已成新常态的时代,一则新闻的标题能否迅速抓人眼球,直接决定着这则新闻的阅读率乃至“寿命”。而中国足球这种新闻富矿更是媒体激烈竞争的战场,在国足新闻的标题制作上,各家媒体的编辑“脑洞”大开,各显神通,共同创造了一个个异彩纷呈的标题奇观。

一、争奇斗艳的标题风格

(一)影视文化派

影视是流行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据统计,2015年,中国电影票房达到440亿元之巨,这足以证明影视在中国社会文化中的重要性。用影视元素制作标题往往能撩动读者的兴趣点和兴奋点,迅速获取读者的好感和认同,会让读者产生一种只有共同兴趣爱好者乃至“志同道合”者才会有的亲切感。看这类标题,读者不仅仅只是获知了新闻内容,更重要的是获取了一种因价值观认同而产生的心理满足感。

国足2015年11月17日在香港旺角大球场以0︰0战平中国香港队,晋级2018年世界杯亚洲区预选赛12强赛仅剩理论可能。赛后,有许多媒体都用影视元素拟制标题。比如《体坛周报》用了“旺角黑夜”(香港电影片名),《北京青年报》用了“旺角卡门”(香港电影片名),《重庆商报》用了“港囧”(大陆电影片名)。这些影片被年轻人所熟知,这些片名中的“黑夜”、“卡门”、“囧”等关键词十分传神地反映了这场比赛的内容和特点,将它们移用为这个新闻事件的标题极为贴切,很容易引起读者心理共鸣。

(二)行为艺术派

中国足球队本身就是一支屡创“奇观”的球队,无论是2004年以7:0大胜香港,却因少算一个净胜球而无缘2006年德国世界杯,还是2015年俄罗斯世界杯亚洲区预选赛两战中国香港队8次击中门框却仍无法进球,都堪称足坛奇观。也许是被国足这种令人匪夷所思的表现所刺激、所激发,赛后也有媒体在标题制作上制造了标题史上的奇观。

开天窗本是报纸版面编辑中的大忌。但2015年11月18日国足客场0:0战平中国香港队次日,却有几家报纸都开了天窗。辽宁的《辽沈晚报》的头版,在右半边开了一个天窗。一片空白的方框之下刊登着这样一行字:“这里原本留给国足!”,吉林的《城市晚报》体育版上部同样出现一大片空白,空白处写道:“原来等国足的版面,现在没心情做......”这种不着一字而尽得风流的出位之举顿时引来网络围观。还有报纸虽未开天窗,但他们采用的方法也有异曲同工之妙。沈阳《华商晨报》的做法是“始乱终弃”,其文体版刊登出“标题?呵呵,算了”,其上是几个原先拟定却被横线划掉的标题:“国足万碎,后会无期”、“怒其不争,哀其不幸”。以此表示对国足的彻底失望之情。

可以看出,以上几家报纸的标题思路各异,各有千秋,但效果却是相同的。那就是让读者诧异、惊叹,继而是赞赏、喜爱。可以肯定的是,这些构思奇特的标题给这几家报纸做了大大的广告,这样的效果是普通的形象宣传所无法达到的。

二、体育类新闻优秀标题的产生

(一)广博的知识贮备

标题是新闻的眼睛。要想让眼睛变成“明眸善睐”,必须要用广博丰富的知识来滋养。有了广博的知识,才会有丰富的灵感,一则令人拍案叫绝的标题,一定是知识和见识的完美结合所造就的。在以上国足引发的媒体标题竞赛中,知识储备的多少成为标题竞赛的胜负手,《华商晨报》能用“怒其不争,哀其不幸”或者“后会无期”,其编辑头脑中自然有关于鲁迅名言的相关知识,也一定知道韩寒拍了部叫《后会无期》的电影。同样,那些用《旺角黑夜》或者《旺角卡门》做标题的媒体,其编辑也一定对香港导演王家卫的电影不陌生。

值得一提的是,新闻记者编辑的知识结构和知识储备和其他行业有明显不同。对于社会上大多数行业的从业者而言,行业之外的知识在绝大多数时候都不是“刚性需求”,知识面宽自然是锦上添花,知识面窄一点,对本职工作也不会有大的影响。但对于记者编辑来说,各行各业的知识都是日常工作中必不可少的,而这一点正体现了记者编辑必须做一个知识广博的“杂家”的职业特征。曾被称为“中国第一个真正现代意义上的记者”的新闻界先驱黄远生在论及记者素质时曾说“调查研究中有种种素养,是为能想;交游肆应,能深知各方面势力之所存,以时访接,是为能奔走;闻一知十,闻此知彼,由显达隐,由旁得通,是为能听” [1] 。显然,只有具备以“闻一知十”为代表的“种种素养”,记者编辑才能够在稿件之中,在版面之上,妙笔生花,游刃有余。

(二)丰富的娱乐细胞

体育天然具有娱乐功能,随着社会的不断发展,人们生活水平的日益提高,体育的娱乐性也日益凸显。在此背景之下,体育新闻的娱乐化也蔚为潮流。体育新闻要想博人眼球,编辑记者必须具备娱乐精神,拥有娱乐细胞。要想养成娱乐精神,必须关注流行文化。影视、音乐、广告、时尚等领域均要有所涉猎,尤其要深度介入网络世界,对各种社会热点,新思想、新潮流、新词汇要了然于胸。

娱乐细胞并不是天生而来的,一个记者编辑的娱乐精神同样需要培养和塑造。事实上,体育在本质上就是人类的一种游戏,但这种游戏“伴随着文化又渗透着文化。它是一种特殊的活动形式,是一种有意义的形式,在游戏中人体的美在运动中达到极致,在更高的发展形式中则浸润着韵律与和谐。[2]”各类体育项目都是在游戏规则之下展开的。只有那些能够乐在其中的人才能把游戏玩好,体育新闻中常说的“要充分享受比赛的过程”表达的就是这个意思。

(三)理性的批判精神

理性和建设性是新闻媒体应秉承的基本价值观。即使中国足球充满“负能量”,编辑在提炼拟定标题时,也应遵守这种原则。在国足新闻的标题竞赛中,也有不少理性派产品。比如,《西安晚报》的《备战2022年世界杯留给中国队的时间还长着呢》;《京华时报》的《佩兰,留给你的时间不多了》;《大连晚报》的《旺角卡门 可以备战2022了》,这三则标题均是从赛事后果角度展开思考的产物。国足冲击2018世界杯失败之后,换帅成为必然,新周期的备战也随之而来。当然,在理性之外,这三则标题也极尽批判讽刺之能事,把央视解说员常说的那句“留给中国队的时间不多了”,巧妙化用为标题。通过生死大战中逃生时间之少和距离下一个世界杯周期时间之长的鲜明对比,强烈讽刺了中国足球的无能和蹉跎。

在这些以理性思考抓人眼球的标题之中,南京的《现代快报》显得更具匠心。除了以“这次连老天都抛弃国足了”为主题,还特意配上了7个月前,别的媒体对国足小组抽中“上上签”的报道,这则报道提到,当抽签结果出来之后,“国足主帅佩兰满脸笑容”。当把国足开赛前的大喜过望和比赛后的伤心绝望并置在一起的时候,那种强烈的讽刺性和荒诞感达到了极致,令人不得不感慨中国足球的弱智和荒唐。而这种处理方式,充分体现了编辑的理性思维和辩证思维能力。事实上,这种把时间段拉长来观察事物的研究方法在学术研究中经常用到。因为,只有时间才是最公正的见证人,国足惨败的结果必然会有一条可追溯的逻辑线索,而7个月前对战略形势的误判是导致今日之失败的关键。《现代快报》的编辑能用这种充满历史感的思维来处理这一新闻事件,是十分可贵的。

那么,为什么一个优秀的编辑能够从这样一场令人无比感概的比赛中发现问题的本质,继而做出美妙的语言创造和理性的批判呢?恰如席勒所说,因为“美是反思的产物,就如真理那样。感性和理性是可以相容的,从审美状态可以向任何更高的阶段发展。但感性的人不可能直接发展成理性的人,必须首先变成审美的人。[3]”

(四)高超的修辞技巧

随着新闻实践的不断发展,如今的新闻标题已不仅仅只是新闻内容的浓缩和提炼,已不仅仅只把准确客观视为唯一标准。在新的社会文化环境之下,在新一代读者面前,新闻标题有了新时代的美学诉求。在体育新闻娱乐化的潮流之中,体育新闻的标题越来越有由“实”变“虚”,由讲究精确概括到讲究氛围的发展趋势。在许多市场化媒体特别是网络媒体中,体育新闻的标题并不传达新闻的关键词,而是着重制造和渲染气氛,以此来表达一种态度倾向或者美学追求,而这种制题方式就要依赖记者编辑的文化修养和高超的修辞技巧。比如,在国足新闻的报道中,某些媒体的编辑记者特别喜欢用反讽的方式制作标题。比如,《西安晚报》的《备战2022年世界杯,留给中国队的时间还长着呢》,这则标题既化用了那句球迷所熟知的央视解说员常说的“留给中国队的时间不多了”,又反其道而行之,不再强调“时间不多了”,而是强调“时间还长着呢”。显然,这个标题比起仅仅引用一句熟语更具讽刺效果,因而令人印象深刻,拍案叫绝。

事实上,修辞手段在体育新闻标题中大量运用是由体育新闻本身所具有的“动能”和张力决定的。只有韵味悠长的修辞才能和体育的力与美相得益彰,才能凸显体育的动感气质。而仅仅追求准确是无法传达体育新闻标题的个性和风格的。

三、小 结

在纷繁多样的新闻门类中,体育新闻本身就蕴含着“体育”所赋予的创造力和“破坏力”,这种“力”借助体育在当今时代的位置提升,极大地拓展了体育新闻的边界,给体育新闻工作者预留了广阔的创造空间。而中国足球经长年累积形成的话题性、荒诞性、悲剧性恰好给了编辑记者们“发力”的机会。于是,在这个体育新闻领域最开放的舆论空间里,我们才得以观看到如此多的标题奇景。这些标题的狂欢,既是中国社会思想文化特征的投射,也是体育新闻工作者价值观的呈现和他们智力的结晶。

参考文献:

[1] 朱锦翔,吕凌柯.中国报业史话[M].郑州:大象出版社,2000.

[2] 约翰?赫伊津哈.游戏的人[M].北京:中国美术学院出版社,1996.

[3] 弗里德里希?席勒.审美教育书简[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1985.

(责编:王妍(实习)、宋心蕊)

推荐阅读

庆祝建党95周年 走进党报历史长廊
  回首过去的95年,我们的党披荆斩棘、开拓进取,我们的党风雨无阻、成就辉煌。忆往昔峥嵘岁月,看今朝风华正茂,笔耕不辍,砥砺前行。以人民日报为首的党报正是95年征程的见证者和记录者……【详细】庆祝建党95周年 走进党报历史长廊   回首过去的95年,我们的党披荆斩棘、开拓进取,我们的党风雨无阻、成就辉煌。忆往昔峥嵘岁月,看今朝风华正茂,笔耕不辍,砥砺前行。以人民日报为首的党报正是95年征程的见证者和记录者……【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