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宣工作者如何应对西方媒体偏见

王  慧

2016年06月06日13:56  
 

来源:西部学刊

新闻宣传工作由于受众和任务不同而有对内宣传和对外宣传之分,其中对外宣传面向的是国际受众,竞争对象主要是西方主流媒体。毋庸置疑,国内媒体要想在国际上打拼,不仅有语言和文化等方面的障碍,还要应对极其纷繁复杂的斗争环境。

如今的国际舆论场还是一个深受西方主流媒体影响、甚至操纵的空间。作为世界范围内的新闻提供者,路透社、美联社和法新社等西方通讯社的强势地位依然无法撼动。《纽约时报》《华尔街日报》、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英国《伦敦金融时报》等为数不多的几家西方媒体拥有其他国家、特别是第三世界国家所不具有的国际话语权。它们是西方在全球范围内宣扬所谓的普世价值、推销西方式民主、打压第三世界国家和新兴国家的重要工具。它们惯常以有色眼镜看待和报道与西方政治制度不同、或者认为有可能挑战其权威的国家,对弱小欠发达地区甚至其本国的弱势群体更是冷漠待之。

可见,指望这些媒体能够客观、公正、真实地报道西方世界之外的包括中国在内的国家和地区所发生的事件和所表达的观点真可谓缘木求鱼。长期以来,一些西方媒体戴着有色眼镜的宣传,让西方受众对中国缺乏全面了解。[1]更为严重的是,这些媒体还时常危言耸听、混淆是非。在其引导下,西方受众容易先入为主,在很多与我国利益攸关的问题上,形成对我国不利的国际舆论。

鉴于此,这些年各外宣媒体在中央的要求和部署下,都加大了对外宣传的力度和覆盖面,肩负起争夺国际话语权的重任,使中国的声音和主张传播到包括西方主流社会在内的世界各地,以促使国际舆论朝着于我有利的方向转化。这也是外宣媒体服务国家对外战略、维护国家利益的职责所在。为了更好地履行这一职责,外宣工作者很有必要了解西方媒体在国际报道中无处不在的媒体偏见以及其种种表现形式,从而做到知彼知己、积极应对,让中国故事和中国道理在国际舆论场广为传播,以增加对外宣传的针对性、有效性,让我们在争夺国际话语权的斗争中取得事半功倍的效果。

一、西方媒体对第三世界和不发达地区的报道常常比较负面而且带有偏见

在全球化和新技术广泛应用的背景下,拥有更多国际话语权的西方媒体本该以一种更为全面、准确、客观和平衡的方式向国际受众呈现世界的本来面貌。然而,事实却远非如此。一个最典型的例子是:自2014年6月恐怖组织伊斯兰国在中东迅速崛起后,恐怖袭击事件在世界各地频发,而西方主流媒体对发生在伦敦、巴黎和布鲁塞尔等西方国家的恐袭事件总是大篇幅、长时间地予以充分报道和关注。而对发生在其他国家,比如土耳其、也门、黎巴嫩等国的恐怖袭击事件则明显地关注和报道不足,这种不合理现象已经引起第三世界国家的强烈不满,认为这种反恐报道中的双重标准不利于国际社会的团结和国际反恐大业的推进。

实际上,在新闻传播界,西方媒体对国际问题的报道早就被人诟病。包括西方传播学者在内的很多研究表明,西方媒体有关其他国家的报道不但非常肤浅,而且碎片化。随着传媒在西方的集中垄断愈演愈烈,西方媒体也越来越趋于同源化。它们总是以欧美国家的世界观和价值观来判断事情的是非曲直,很少关注和全面、客观地报道欠发达地区的观点和新闻事件。

早在1992年,新加坡亚洲媒体信息与通讯中心首席研究员卡林加·赛涅维拉特尼对1989年至1990年澳大利亚SBS电视台的亚洲报道栏目进行的研究就已表明:这档旨在报道亚洲的栏目对除日本之外的亚洲国家所勾画出的形象是冲突、内战以及无能的领导人,这样的节目并没有提供有用素材让观众感知其他亚洲国家在那两年里所取得的进步。①

一项针对2008年澳大利亚最大、最有影响力的报纸之一的《悉尼晨锋报》为期四周的调查显示,该报纸对第三世界的报道亦颇为差强人意。安东尼奥·卡斯蒂罗在其调查中发现,《悉尼晨锋报》对第三世界国家的报道存在不全面、缺乏背景和场景介绍等问题。②在他所调查的四周时间里,该报共发表了89篇有关亚洲的文章,这些文章只能让读者构成对这片大陆的下述不良印象:政治高压、违反人权、自然灾害、恐怖主义和贩毒制毒。更有甚者,该报2008年5月8日的头版用很大篇幅报道希拉里·克林顿的竞选消息,而对造成至少3万人死亡的缅甸龙卷风自然灾害事件却着墨甚少。如此明显的区别对待说明,该报纸编辑方针中存在着对不发达国家固有的偏见。

与此同时,新西兰和澳大利亚媒体对“克莱德斯代尔报告”的不负责任报道也令人大跌眼镜。乔里斯·德·布里斯在一项案例分析中写道:“2008年5月20日,新西兰主流报纸《新西兰邮报》(The Dominion Post)在头版发表文章称,来自太平洋岛国的移民拖累新西兰经济。文章的来源是梅西大学经济学家克雷格·克莱德斯代尔博士的一份调查报告。该报后来证实,克莱德斯代尔博士将他的研究成果以新闻通稿形式用电子邮件发给了包括该报在内的多家新闻机构。该报道刊发后,在新西兰和澳大利亚广播电台脱口秀节目以及互联网上引起强烈反响。一时间,针对太平洋岛国居民的歧视和充满偏见的言论甚嚣尘上,由此引发太平洋岛国各国人民和政府的强烈不满。随着争论的不断深入,有证据表明,克莱德斯代尔报告本身就漏洞百出:不但引用的数据早已过时,而且没有参考和援引与其同期发表的结论截然相反的其他研究成果。”③

如果《新西兰邮报》在刊发前能核对一下“克莱德斯代尔报告”里所引用数据的有效性,结果肯定会大相径庭。然而,令人遗憾的是,由于长期将这些岛国移民视为二等公民,《新西兰邮报》和此后不加甄别就竞相转载这一严重失实新闻的新、澳两国媒体宁愿被自己的直觉牵着鼻子走,放弃了核对事实这一新闻的基本原则,因而铸成大错,造就了南半球新闻业近年来的一桩重大丑闻。

以上事例无可辩驳地说明,西方媒体长期以来对有关第三世界和不发达地区的新闻报道常常有失公允,更谈不上有同情心了。

那么,具体到西方媒体对中国的报道,情形是否会有所不同呢?相信看了下面的案例研究,结论自会不言而喻。

下一页
(责编:宋心蕊、燕帅)

推荐阅读

庆祝建党95周年 走进党报历史长廊
  回首过去的95年,我们的党披荆斩棘、开拓进取,我们的党风雨无阻、成就辉煌。忆往昔峥嵘岁月,看今朝风华正茂,笔耕不辍,砥砺前行。以人民日报为首的党报正是95年征程的见证者和记录者……【详细】庆祝建党95周年 走进党报历史长廊   回首过去的95年,我们的党披荆斩棘、开拓进取,我们的党风雨无阻、成就辉煌。忆往昔峥嵘岁月,看今朝风华正茂,笔耕不辍,砥砺前行。以人民日报为首的党报正是95年征程的见证者和记录者……【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