刍议弗洛伊德和忻东旺在绘画语言上的艺术特色

王晨凯,尤佳予

2016年08月30日10:29  来源:今传媒
 

摘要:作为20世纪最重要的写实艺术家之一,卢西恩·弗洛伊德以其强烈而独特的绘画风格,打破了西方五百多年的写实油画传统,开辟了写实绘画领域的全新视野,证明了现实主义写实绘画仍具有极强的生命力。特别是在上世纪中西文化交流日益开放的90年代,他的绘画传入国内后引起了包括忻东旺在内的大批青年艺术家的争相学习,拓宽了国内油画家对写实绘画语言的认知。本文以弗洛伊德为引,重点分析忻东旺和弗洛伊德两人绘画语言的异同,进一步讨论忻东旺作品中的人文情怀和他的作品及艺术观念对于现代美术的意义。

关键词:弗洛伊德;现实主义;忻东旺;具象油画

中图分类号:J205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672-8122(2016)08-0162-02

许多人认为西方写实艺术发展至今已穷途末路,很难再有新突破,但弗洛伊德以他独有的冷静、睿智和坚守的性格,以及线条清晰、着色沉稳和笔触有力的作品,呈现给人们雄壮、欲望及茫然的强大气场,使现代写实绘画焕发新的生机。

一、弗洛伊德的艺术特色

作为英国现代写实绘画的代表画家,专注描绘人物和人体题材的作品,也有少量的风景和静物题材作品。他的作品当中木讷冷漠的人物表情、极具夸张的人物动态、梦幻的背景布置以及极度扭曲又衔接合理的笔触肌理构成了弗洛伊德独特而强烈的个人风格,并受到当代众多青年艺术家的追捧。下文分三个时期来简析其绘画风格的演变。

弗洛伊德的早期作品人物肖像居多,早期作品特征可概括成硬挺板滞, 木讷冷漠[1]。该阶段他的作品形象大多简洁概括、造型有力、笔触细腻、表情略显呆板,追求近似于浮雕般的近平面效果。突出画面中轮廓线等线条以及人物呆板木讷表情的表现,例如作品《GIRL WITH A KITTEN》《GIRL WITH ROSES》《约翰米顿》《男孩头像》等。总之,尽管这时期作品不管是从表现手法还是画面内容上还略显稚嫩,但已初步确立了画面人物精神游移, 笔触和色彩硬朗与朴拙, 惊悸与茫然交织的个人绘画风格。

在进入艺术创作中期(六十年代)后,在五十年代末期,一改早期作品笔触平滑、细腻之风大胆地运用强烈的笔触和鲜明的色彩对人物形象进行塑造。这时他的作品呈现出厚重饱满、粗犷结实的特点[1]。这一时期画家开始在笔触和色彩方面进行更深入大胆的尝试。画家特别喜欢类似于猪鬃笔之类的硬毛笔,画面中开始出现了明显的笔触,笔触紧贴人物结构而能率性运笔表现人物,形成了块面明确运笔自如的硬朗立体形象。与乔尔乔纳、戈雅、鲁本斯、安格尔等传统写实大师笔下宁静安详优美的女人体形成了巨大反差。从这阶段画家笔触肌理愈发明显,颜料愈发厚实。画面构图更加饱满,放大的形象给观者以巨大视觉冲击力。这些特点在《MAN IN A MACKINTOSH》《MAN’SHEAD(SELF-PORTRAIT)》等作品中非常明显。

该阶段作品中还常运用折线和斜线,强化了画面的运动感,结合人物凝重、焦虑及木讷的面部描绘增强了作品张力。例如在《PREGNANT GIRL》中倾斜的人物线条、沙发以及毛毯和右下角画面的斜线都增强了画面中不稳定的视觉感受。弗洛伊德的女性人体还给人强烈的力量之美。例如作品《NAKED GIRL》《NAKED GIRL ASLEEP Ⅱ》 中的女人体在身体的塑造方面画家注入了明显的米开朗基罗式的阳刚特点。画家竭力将人物外在形体特征与内在心理活动进行挖掘与准确表达,反映人性深处的真实。

进入20世纪70年代后弗洛伊德的作品风格愈加率意自然, 含蓄深沉[1],与中期绘画面貌相比变化不大,正如画家所说:“如同我的记忆,我总是在做着相同的事。”但是对于运用色彩、笔触、肌理来表现人物内心活动的技术已炉火纯青,色彩愈发稳定,色彩间的关系越来越微妙和谐,笔触肌理也如他的年岁一样更加厚实苍劲。例如《拿着画板的自画像》《沉睡的救济金管理员》以及《Ib和她的丈夫》等作品都能直观地看到。如果说以前的笔法是在刻意地去表现造型的话,那么,这个阶段的笔法已经是对客观事物的自然流露,达到了中国传统绘画“有法到无法”、气韵生动的绘画境界。

二、忻东旺与弗洛伊德绘画语言的异同

说起忻东旺,大家不由自主地就会联想到他的作品和弗洛伊德中晚期作品在画面处理及绘画语言有相似之处,虽然潘世勋老师说过忻东旺受过弗洛伊德的影响,但是没有直接证据表明,就像刘小东说他和弗洛伊德骨子里流淌的是不同的血液不同的哲学观点一样[2]。但是人们在观察他们作品的过程中能够明显感受到他们在绘画语言及题材上有很多相似之处。在此笔者试着从绘画语言、题材以及部分观点来寻找他们的共通之处。

1.厚重的肌理和夸张的形象。弗洛伊德中晚期的作品钟情于画面中笔触和肌理的表现,通过清晰硬朗、反复堆叠的笔触来表达画面形象的内心世界。例如《救济金管理员》这幅人体作品中,可以看到头发、五官、胸部以及关节等部位都是利用非常厚实的颜色,清晰的笔触和多遍绘制产生的厚重肌理效果来表现人物准确而略显夸张的形象的,甚至凑近观看画面上有明显的颗粒感。有时候画家为了达到特殊的画面效果还会在颜料中加入锯末之类的材料增强画面肌理。弗洛伊德喜欢画面的亚光效果,以此来达到他所追求的苍劲和浮雕般的立体感。人物性格和画面气格被画家运用巧妙的笔触和肌理生动地展现出来。

对人物形象的描绘,画家通常会采用略微夸张的面部五官刻画以及稍显失真的人体局部比例来实现作者的想法。例如作品《THE BIG MAN》中画家专门的把人物的头部画的特别小,身体特别的宽阔,以此来实现画面对于观众的视觉冲击。还有作品《REFLECTION(SELF-PORTRAIT)》画家对自己五官的夸张表现,眼睛非常小,放大了鼻子和下巴的比例,从而凸显出画面人物内心世界。

而巧合的是忻东旺的油画作品中最大的特点就是画面强烈而厚实的肌理运用,并且呈现出来的也是亚光的画面效果。特别是画家在人物面部和四肢进行塑造时,习惯地的在局部采用刮刀结合形体肌肉甚至表情巧妙夸张塑造,这些局部的颜料会比其他部位厚很多,造型会比原人物形象更夸张,传达给观者真实可触生动夸张的浮雕视觉,画面张力强烈,这是他最明显的画面符号。还有一个明显的特点就是画家对笔触、线条的运用已经炉火纯青,超过了“形色结合”的阶段,已经达到了传神的高度,也就是中国画中“气韵生动”层次。

虽然弗洛伊德与忻东旺两位艺术家不管是从地域、所处时代、种族、信仰以及文化背景等诸方面都不尽相同,也找不到确切的证据表明两者有明显关联。但是从弗洛伊德对于上世纪90年代以来中国油画界的重要影响和两者大多数作品内容和表现方式上来分析,忻东旺作为后辈油画艺术家肯定或多或少地受到弗洛伊德绘画的影响。

两位艺术家非常注重人物面部的表现,特别是对于人物神情的准确把握令观者不可思议,他们对人物的五官及面部肌肉的处理上都是非常夸张的,比如他们画面里微皱的额头,强烈的面部肌肉表现及歪斜的鼻子和眉宇等。而这种种细节恰恰是表现人物性特征和人物心理的重要途径。所以两位画家都能意识到人物性格的表现的重要性,并通过自身对于造型和笔触的娴熟技艺对画面主体进行适度夸张地准确表达。

2.注重写生。弗洛伊德和忻东旺的作品主要取材于身边的朋友家人以及底层群体,并且描绘题材主要是以人物和肖像为主。大部分作品是在室内完成,或写生或创作。他们对于周围熟悉的人群始终都保持着新鲜感,喜欢直面作画对象,从现场与对象的交流和观察中来准确表现人物内心状态。

通过上述两方面简要地对两位艺术家具体的绘画语言和写生观的讨论,能够看到他们从绘画本体角度来说是有很多偶然地相似之处的。并且了解了他们的艺术成就后,会发现他们都在各自国家以自身独特的写实风格成名,开拓了本国写实油画的新领域,也更加佐证了写实绘画在21世纪并没有死亡。

三、忻东旺和他作品中的人文情怀

忻东旺的成功颇有平民传奇色彩,他的学艺之路充满坎坷与辛酸,他的成名史就是一个农村娃到艺术院校教书的奋斗史。他曾说虽然干过很多的工作,但从未停止过画画[3]。他的成名要从1995年油画作品《诚城》获得第三届中国油画展银奖开始。此后,作品屡屡斩获国内美术展的大奖,尤其是他的油画作品《早点》获得第十届全国美展金奖的最高殊荣。至此达到了他个人绘画生涯的高峰。

虽然现阶段现代、后现代等前卫艺术观念层出不穷,但是忻东旺创作目光始终放在社会底层劳动群众身上,从不为时下的艺术潮流所动摇。从他由始而终的作品《明天多云转晴》《诚城》《远亲》《边缘》《早点》以及后来的《村民列传》系列作品都可以清晰地感受到他对社会边缘群体的关注从未改变,反而愈发深刻。

特别是《村民列传》组画的创作开辟了肖像绘画新路径。在这系列作品中,表现的都是有名有姓的农村父老乡亲及城里的农民工,画中人物形象普遍很矮很壮实,肢体动作僵硬,人物表情呆滞,眼神中充满了对于美好的渴望和无奈。巴尔扎克也曾说:“获得全世界闻名的不朽的成功秘密在于真实” [4]。画家通过对生活中熟悉人群的描绘,夸张而准确地捕捉到了底层人民生活现状,流露出了画家浓烈的人文关怀。认为艺术家要有社会责任应该关注社会文化、关注心灵以及对未来的向往和对历史的反思,不应迎合市场和大众天然的审美情趣[5]。所以从他的作品和艺术观念中人们感受到了一位满怀现实主义理想艺术家的人文情怀及对社会深刻的反省精神和人文立场。

如今东旺老师虽然已离我们而去,但是他作品永在,他对于现实的坚守及对于社会边缘群体的人文关怀启发指导我们要立足现实、立足自己的内心,不要盲从。

四、小结

通过上述的对两位画家艺术语言相似性和忻东旺的人文精神的分析,可以发现现实主义在中西方现代艺术中存在不是偶然,两位艺术家的成功及他们创作的优秀作品得到了艺术评论家、画家和大众的广泛认可,也证明了现实主义写实绘画的不息生命力。当今艺术仍然不能缺少现实主义人文关怀,只有现代艺术、后现代艺术和传统写实艺术的此消彼长,但绝对不是你死我亡。从两者的绘画本体来看也会发现艺术家也在与时俱进,在艺术语言方面孜孜以求。从两位画家对于现实主义写实绘画从始至终的人文坚守,启示后辈艺术家不要盲从趋利,要学会踏实学问,立足社会现实,坚守本真。

参考文献:

[1] 齐俊生.试述弗洛伊德的绘画风格的演变[J].艺术研究,2002(4):28-29.

[2] 王小雯.弗洛伊德对中国油画的影响[D].苏州:苏州大学,2009.

[3] 冯智军.忻东旺--饱满和精彩的一生[N].中国文化报,2014-1-19.

[4] 王秋荣.巴尔扎克论文学[M].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1986:143.

[5] 王雪芹.村民列传忻东旺油画作品展[J].东方艺术,2006(3):134-145.

(责编:刘雨霏(实习)、宋心蕊)

推荐阅读

职责与使命——2016媒体融合发展论坛
   8月22日,由人民日报社和深圳市委市政府联合主办的“职责与使命——2016媒体融合发展论坛”在深圳开幕。众多业内人士、专家学者、新闻工作者齐聚,围绕承担新时期新闻舆论工作的职责与使命,进一步深化媒体融合发展工作,进行了深入交流。【详细】职责与使命——2016媒体融合发展论坛    8月22日,由人民日报社和深圳市委市政府联合主办的“职责与使命——2016媒体融合发展论坛”在深圳开幕。众多业内人士、专家学者、新闻工作者齐聚,围绕承担新时期新闻舆论工作的职责与使命,进一步深化媒体融合发展工作,进行了深入交流。【详细】

2015-2016中国新闻网站传播力年度报告
   8月25日,《网络传播》杂志主办的第十二期“网络传播沙龙”在京举行。来自中央及地方的各级媒体代表、知名专家学者等百余人围绕中国新闻网站传播力建设等话题进行了深入探讨,《2015-2016中国新闻网站传播力年度报告》也在会上正式发布。【详细】2015-2016中国新闻网站传播力年度报告    8月25日,《网络传播》杂志主办的第十二期“网络传播沙龙”在京举行。来自中央及地方的各级媒体代表、知名专家学者等百余人围绕中国新闻网站传播力建设等话题进行了深入探讨,《2015-2016中国新闻网站传播力年度报告》也在会上正式发布。【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