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二次元配音者:黑白颠倒生活常态 多靠兴趣支撑

2016年10月11日09:53  来源:中国新闻网
 
原标题:揭秘二次元配音者:黑白颠倒生活常态 多靠兴趣支撑

  中新网北京10月11日电(记者 宋宇晟)说起声优,大部分人可能会立刻想到在日本动漫中的“声の出演”几个字。而在当下的中国,也有这么一群为动漫、游戏、广播剧配音的年轻人。不同于人们印象中的配音演员,这些新生代的80、90后正用自己的声音打开一个二次元的世界。

  从事配音工作的张馨予是一名“在三次元中从事专业配音工作的配音导演、配音演员”,不过目前也会接二次元的工作,用她自己的话说就是“一只脚已经跨入了二次元”。中新网路伟 摄

  目前就职于柴少鸿工作室的荼荼天生自带一副非常有“动漫感”的声线,说起话来仿佛停留在屏幕中的大耳朵图图。也因此,荼荼目前主要在为二次元作品配音,“像游戏、动画都会有的”。

  荼荼口中的“二次元”原本指二维的平面空间。随着动漫等产业的发展,动画、漫画、游戏等作品也被归入“二次元”范围之内,而与之相对的“三次元”则往往用来指代现实世界。

  她告诉记者,每当一说到日常的工作是配音,总会被身边的小伙伴要求“能不能学个那谁谁谁的声音啊”。她觉得,对于国内的配音演员,“外行人看还有一种神秘感”。

  对此,从事配音工作的张馨予也有同感。80后的她是一名“在三次元中从事专业配音工作的配音导演、配音演员”,不过目前也会接二次元配音的工作,用她自己的话说就是“一只脚已经跨入了二次元”。

  和荼荼不同,张馨予的声线颇像蒋欣。有好几次,圈内人甚至都会认为她曾给《甄嬛传》里的华妃配过音。

  神秘感的背后,是和普通人完全不一样的工作状态。专职为动漫、游戏配音的荼荼还算是配音界的新人,她形容平日的工作状态是“忙的时候忙的要死,闲的时候就没什么事了”。

  目前就职于柴少鸿工作室荼荼,主要在为二次元作品配音。中新网路伟 摄

  荼荼告诉记者,由于没有固定的上班时间,黑白颠倒的生活对她来说是常态。“忙的时候就是没什么睡觉时间,有时一天差不多要工作十几个小时。”

  “动画(配音)会先有一个初配,给我们一些基础的人设、形象和台词,对着先来配一遍,然后由动画那边对着我们的语速、语言去做口型,然后其他的渲染同步进行。当基本的表情、口型出来后,我们会做最终的配音。游戏会相对简单,但要揣摩人物性格之类的,其实工作量也并没有少多少。”她说。

  杂货铺工作室的慕秋琰做声优有五年多了。她说,自己最初做声优还是因为对动漫的喜爱。“原先大家都会比较看动漫这些东西,但是很少有参与到当中去。其实在动漫中,配音占到很大一部分,看得多了就关注到了,并且喜欢上这个工作。如果能用声音塑造和扮演这个角色,对我来说是特别棒的一个体验。”

  谈及这一行的收入,她坦言刚开始不是很多,以学习为主,“现在有一份比较稳定的工作,同时业余时间也会接一些声优的工作,觉得可以支付自己的房租,在日常开销正常的情况下,还能有一些小的兴趣爱好,已经很满足了”。

  相对而言,更多为影视剧配音的张馨予则把二次元的工作当成一种休息和放松。如果为影视剧配音,张馨予每天大概要工作十个小时。而在她看来,二次元的工作要简单得多。

  “8月之前还接了十五六个广播剧,两三天就全部都弄完了,还挺快的。我跟他们说,我现在算2.5次元的,一脚踏入二次元,身子还在三次元。这两天还有很多二次元的小伙伴问要不要接剧,我说来者不拒啊。”

  杂货铺工作室配音演员接受记者采访。中新网路伟 摄

  张馨予告诉记者,给二次元配音基本在家中就能搞定,不像给影视剧配音要进影棚,“制片方、导演站在棚里,配音的时候还是会紧张;在家就不会,二次元轻松很多,开心就好”。

  她说,自己进入二次元配音其实也算是出于爱好。“我是那种‘游戏渣’,没事就跳坑里出不来了那种。也会玩游戏,看一些网络上翻配的东西。”

  “之前也想过每天的工作就是配音、每天的工作都在话筒前不停说话,回到家里还要跟家里人不停地说,就想算了吧不要玩了,但是感觉内心有一种驱动力。有时候在一些平台上看到有的小孩会在对戏,也挺有意思的,我也想试试。有时候装作什么都不懂,上去跟人家玩一玩,后来时间久了就觉得可以适当地接一下试试,我们有社团,我们有自己的编剧、策划,大家就按配音的方式来玩。”

  杂货铺工作室配音演员接受记者采访。中新网路伟 摄

  事实上,像张馨予这样,业余玩玩二次元配音的并不在少数。在荼荼看来,业余玩二次元配音的占“很庞大的一部分”,不过“真正专业的不会太多”。

  杂货铺工作室的李逍遥做网络配音已有7、8年了。他主要在工作之外的时间做配音。“每天可能有空的话一两个小时这种,其实就跟大家打游戏或者打牌一样,娱乐方式是一样的,只不过我们是喜欢录点东西。”

  此外,他还有自己的一点“私心”。“因为我是一个比较宅的人,也没有什么社交手段,就是喜欢在家里打游戏,进入这个圈子之后,通过这种方式(生活)就可以不那么单调,也可以认识很多人很多朋友,也能做一些东西,感觉会比单纯地玩游戏有点意义。”

  同样在杂货铺工作室业余做配音的八千里路说,这个行业很多人都是靠爱和兴趣支撑下去的,所以志同道合的小伙伴还蛮多的。虽然平时配音也会有些“辛苦费”,但自己更愿意把这当成一份爱好,金钱之外“更大的收获是获得了很多快乐”。(完)

(责编:赵光霞、宋心蕊)

推荐阅读

粗制滥造情怀耗尽 国产青春片何去何从?
   经历了近三年的井喷,题材泛滥、故事狗血、制作粗糙的青春片,终于在一片吐槽声中逐渐失去了关注热度,甚至被业内认定为一个注定失败的类型。国产青春片未来出路何在?
【详细】粗制滥造情怀耗尽 国产青春片何去何从?    经历了近三年的井喷,题材泛滥、故事狗血、制作粗糙的青春片,终于在一片吐槽声中逐渐失去了关注热度,甚至被业内认定为一个注定失败的类型。国产青春片未来出路何在? 【详细】

自媒体智能分发平台蜂起 内容争夺激烈
   如果说2015年是新闻客户端的高峰年,那么2016年各大网站掀起了自媒体智能分发平台的热潮。进入2016年以来,我们可以明显感觉到各大网站、平台等对内容的争夺越来越激烈,这背后的原因是什么?对内容创业者的影响如何?
【详细】自媒体智能分发平台蜂起 内容争夺激烈    如果说2015年是新闻客户端的高峰年,那么2016年各大网站掀起了自媒体智能分发平台的热潮。进入2016年以来,我们可以明显感觉到各大网站、平台等对内容的争夺越来越激烈,这背后的原因是什么?对内容创业者的影响如何?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