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方言=《十三亿分贝》

——浅析地方文化的音乐表达

陈沐

2017年01月17日11:18  来源:视听
 

摘要:方言是地方文化的显性表达,它的公共传播受到管控政策、社会发展的制约。爱奇艺的《十三亿分贝——中华方言歌唱大赏》则关注到各地方言的生存状态,辅以大众易为接受的音乐形式,将方言表征的地方文化和音乐的娱乐功能结合起来,实现地方文化的现代传播。此外,《十三亿分贝》海选采用“直播+录播”的模式,强化网络节目应有的互动性。该节目从内容上找到了文化的立足点,从形式上建立了时新的制作模式,在娱乐化的传播中提醒观众要不忘乡音、不忘初心。

关键词:《十三亿分贝》;真人秀;方言;地方文化

由爱奇艺与尚众传播联合出品的国内首档方言音乐真人秀节目《十三亿分贝——中华方言歌唱大赏》一上线便获得各方极大的关注。一方面,节目平均播放量保持1000万次左右,在社交平台上的讨论热度持续走高。另一方面,独特的节目创意与制作方式也获得业界的认可,拿下2016年“金熊猫”国际纪录片节新媒体非虚构类最佳综艺活动类节目。作为爱奇艺网络综艺矩阵中的王牌,节目以“音乐+方言”的精准定位在竞争激烈的音乐真人秀市场中打开新天地,让大众感受到南腔北调的魔性魅力。但不可回避的是地方文化在实际传播中仍存在巨大的解读障碍,音乐真人秀节目的制作模式雷同等更为宏观的问题值得我们深思。

一、晦涩难懂、传播受限,方言发展遇荆棘

中国是统一的多民族国家,不同地方的人们在长期劳动中形成独特的文化,流传一方,东西南北共同刻画出中华民族的群像图。地方文化是流传于特定地理空间内具有特定意义的符号群组,是物质和精神的结合。而“语言是思维的物质外壳”,在其形成与传播的多维过程中受到来自本地区实践活动的左右,不论是语音语调,还是指代释义,都有着独特的编码体系。传播学认为,讯息是传者与受者间所进行信息与意义交换的内容,通过特定的结构规则进行编码。只有传受双方具有同义空间,掌握某类符号的解码规则,讯息才能有效传播。作为人类特有的象征符体系,方言又是具有区域特点的符号系统,它是地方文化的显性表达。但实际中,方言传播遇冷是不争的事实。

首先,方言的公共传播与国家有关政策相左。2001年1月1日正式施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法》明确规定“广播电台、电视台以普通话为基本的播音用语”①,这极大地限制方言的公共传播,即使使用方言进行主持,也多集中在新闻节目,且需获广电主管部门的审批。更多时候,纯方言节目面向本地民众进行传播,没有进入全社会的宏观空间。即便上星卫视被允许制作,但因符号及结构规则的特殊性,方言类节目具有理解上的门槛,因此在各大卫视的收视套餐中也难以获得较高关注。

其次,北方方言传播格局大于南方方言。作为现通用的普通话并非凭空创造出来,它以北京语音为基础音,以北方话为基础方言,以现代白话文格式为语法规范。显然,这是历史与政治双重作用的结果。以央视春晚为例,语言类节目常年保持着“普通话+东北话”的组合,很重要的原因就是以东北话为代表的北方方言与普通话间的近亲关系使观众整体上不存在过多理解障碍,甚至北方方言里的某些语素会反哺大众传播。同时,借助语言上的优势,北方的喜剧演员在语言类综艺节目上的演出机会更多,这也无形中扩大了北方方言的话语版图。

二、为秀而秀、缺少内涵,真人秀同质失真

追求娱乐是人的本能,提供娱乐是媒体的功能,二者本不矛盾。可一旦资本与媒体合谋,将无下限、无内涵的真人秀节目大量繁殖,且受众还一味沉醉其中,不自觉地进入媒体所编织的娱乐乌托邦中,其结果就是“我们成了一个娱乐至死的物种”②。泛娱乐化和消费至上是当今社会的显著特征,在互联网的极大普及和放大效应下,对于青年一代而言,似乎只有戏谑闹腾才是自由时尚的表现,娱乐化的表达充斥着我们的生活。

这样的社会风潮也左右着我国真人秀节目的制作,在题材、模式、表达上大幅雷同,这不光是市场逐利的趋向,也是本土创作人缺经验、懒思考的结果。从2005年《超级女声》开始,这场娱乐狂欢一直延续至今,各大卫视不仅吹起草根歌唱选秀风,还吹起魔术风、家庭调解风、婚恋交友风,到现在的户外竞技风、明星体验风、职业歌手对战风等,浅薄化、同质化、媚俗化等“蔚然成风”。虽然在国家相关部门的调控下一度有所改观,但从2012年浙江卫视的《中国好声音》开始,大量的海外真人秀模式输入中国,一时之间“拿来主义”盛行,具有中国原创、中国精神的节目甚少。

市场和受众的双向依存关系使得这股娱乐风潮越刮越猛,真人秀更像是综艺剧,有情节有斗争有逆袭,站在台上的选手为出名走红,不惜编造故事以搏同情;站在台下的观众为寻得精神寄托,全情支持自家明星不遗余力;站在台后的导演们,就像是电影《楚门的世界》里那个站在监控室里的总导演,掌控一切走向并坐收不尽的商业收益。

三、文娱兼得,《十三亿分贝》的借鉴意义

(一)内容上,找到了文化的立足点

从文化层面寻找节目的创意点,是不少优秀节目的立身之本。文化元素的注入使得观众在收看此类节目时产生天然的亲近感,既易收获观众的认可,也能提高观众的文化品味。如央视的《中国成语大会》《中国诗词大会》等系列节目,深入浅出地剖解中华文化的各方面。走红荧屏的文化类节目糅合了文化的深奥性和传媒的大众性,让这类节目不再“高高在上”地说教,而是加大节目的参与度和环节的悬念感,实现传统文化的现代传播。

《十三亿分贝》的节目宗旨与教育部、国家语委发起的“中国语言资源保护工程”不谋而合。作为一档本质为音乐真人秀的节目不需过分强调类似《中国成语大会》的全程文化设置,只要平衡好文化性与娱乐性,节目在文化创意上的立足就算成功。节目要求演唱者以自家方言重新编曲填词,就是让各地方文化有表演的空间。在间歇,作为方言推广人的汪涵还会配合文化学者来讲述某种方言的小故事。从唱到说,节目实现了地方文化当主角的目的。其实,这样的节目创意符合大众传播的一般要求,也是对地方文化现代传播的改良。音乐是大众熟知的表达手段,方言以音乐的形式进行传播,歌曲使得词成段、有节奏,也弱化掉一些特殊发音,即使词听不太懂,曲也能表达一定的情感,这便使得方言和地方文化能以更易被接受的样态进入公共传播空间。

(二)形式上,开辟了时新的制作模式

2016年号称我国的“直播年”,大量直播软件纷纷上线,因交流及时、开播限制低等特点,只要有一部能联网的智能手机,用户就能开直播。直播平台迅速成为时下最热的风口,深受网民追捧。作为新锐互联网企业的爱奇艺也看到了直播市场的前景。2016年7月8日爱奇艺召开直播品牌战略发布会,旗下的直播软件奇秀APP正式上线。③节目组借由奇秀全程直播《十三亿分贝》的海选实况,这也是爱奇艺在直播界的首秀。

《十三亿分贝》的海选采用“直播+录播”的形式,网友可以时时观看与互动。要是错过直播,节目组还会将海选的精华片段剪在一起,形成成片,观众可以点选观看。从制作形式上看,这是整档节目的创新部分。虽同一内容两次制作,但加入了直播环节,将互联网思维纳入节目制作中,极大提升节目的互动性,并由此形成网络热点和议程,扩大节目的影响力。节目直播时,汪涵和撒贝宁为了给自己的队伍增加人气,他们需要听从网友们的要求,于是就有撒贝宁“胸口碎大石”,汪涵与R&B歌手共舞,他俩合伙去隔壁队抢人等桥段。网友们的需求是临场提出的,考验直播者的即兴反应,而这也是直播的魅力。正如爱奇艺节目开发中心总经理姜滨所说,“互联网要做的就是互动,要和年轻用户有共鸣,把内容和网友的评论以及现场嘉宾主持的及时反馈结合起来,这样产生的效果是电视台做不到的。”④

源生于网络条件下的网络综艺有别于电视综艺,直播解构了传统媒体单向度传播的模式,传者本位已经让渡给受者,制作者只有不断增加节目的互动性,才能提升节目的影响力。

四、张弛有度,地方文化的音乐表达的隐忧

(一)提升专业素养,拒绝哗众取宠

各方言区的歌手是节目的主角。不同于其他音乐真人秀多演绎已有的音乐作品,《十三亿分贝》要求歌手们改编已有的音乐,或唱自己的原创方言曲。在众多编排中,“流行音乐+戏曲艺术”是常见的模式之一。两种本不相关的艺术形式若拿捏不准,往往容易陷入哗众取宠的圈套。打鱼天团Big young由来自河南的三个男生组成,他们用郑州话的发音和豫剧的曲调贯入歌曲《Superstar》里,并身着花俏的戏服边唱边跳这首另类改编曲。凭借颠覆性的表现,打鱼天团进入巅峰金曲夜的表演。但当他们再重新演绎这首豫剧版《Superstar》后,在场的点评嘉宾韩红直言“刚才在台上唱的啥呀”“弄啥啦(干嘛呢)”,而汪涵也说这个表演“形式大于内容”。相反,来自北京的西游乐队所演唱的《新编玲珑塔》改编自相声绕口令《玲珑塔》,在北京话、快板和摇滚旋律中讲述玲珑塔的故事。韩红听完后十分欣赏西游乐队“古曲新唱”的形式,感谢他们能够用音乐的形式来传播中国的曲艺艺术。

歌曲改编的形式需符合音乐的内涵才不致成品失真。一旦出现跨艺术形式的改编,歌手更应谨慎地做好不同艺术形式的调和工作,深刻了解各种差异,拒绝为秀而秀。只有直抵人们内心、传颂真善美的艺术作品,才会获得永久的赞誉。

(二)注重社会责任,实现寓教于乐

社会责任是大众传媒的重要功能之一,它要求媒体传播有价值的内容,以增强受众的格调。网络综艺一直以来给人的观感就是轻浮、颠覆,甚至污秽。但《十三亿分贝》定位清晰,音乐加方言进而展现地方文化,这赋予浅层的感官消费以更深层的文化内涵,提升了网络综艺的社会意义。

正如汪涵所说,“普通话是为了让我们可以走得更远,方言是让我们谨记自己从哪里来。不忘乡音,不忘初心。”这是《十三亿分贝》的特色,也是它的文化启示。城市化、现代化正在侵蚀乡村的风俗风貌,不论是的城市原住民,还是由村入城的新移民,快节奏、高效率、更简洁成为时下人们的行为特征,统一的风格也无形中侵蚀个体的本色,我们记不起故乡的样貌,不会说故乡的语言了。乡土文化在现代化浪潮面前如此脆弱,这样现实的矛盾深刻而剧烈。正是《十三亿分贝》提醒受众们要学会记住乡愁、学会热爱故乡。

传播学家麦克卢汉曾提出“媒介即讯息”,认为“人类有了某种媒介才有可能从事与之相适应的传播和其他社会活动”⑤。尼尔·波兹曼也说“任何认识论都是某个媒介发展阶段的认识论”⑥。互联网是比电视、广播等更复杂的高维媒介,它的交互性、开放性等特点要求进入本平台的内容也得做相应的调整。《十三亿分贝》从形式上进行变革,顺应互联网的发展规律,且在内容上立足于方言和地方文化,赋予原本单纯的音乐真人秀以厚重的文化含量,进而得到口碑与奖杯的回馈。

注释:

①中国政府网.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法[EB/OL].http:// www.gov.cn/ziliao/flfg/2005-08/31/content_27920.htm.

②⑥(美)尼尔·波兹曼.娱乐至死[M].章艳 译.桂林: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9:6,23.

③中国网.奇秀直播改变制作生态 《十三亿分贝》成首个直播+点播节目[EB/OL].http://zgsc.china.com.cn/ws/2016-07-09/514493.html.

④中国网.《十三亿分贝》收官,吃下直播和方言音乐两只螃蟹的爱奇艺又出了网综IP爆款[EB/OL].http://e.gmw.cn/2016-09/28/content_22207241.htm.

⑤郭庆光.传播学教程[M].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1:118.

(责编:石思嘉(实习)、宋心蕊)

推荐阅读

传媒视线:一封信一首诗为何打动心灵
  人文类综艺突然开启了“刷屏模式”,播出以来好评如潮,获得社会各界的普遍赞誉,被誉为电视界的一股清流,也成为电视综艺中的一匹“黑马”。
【详细】传媒视线:一封信一首诗为何打动心灵   人文类综艺突然开启了“刷屏模式”,播出以来好评如潮,获得社会各界的普遍赞誉,被誉为电视界的一股清流,也成为电视综艺中的一匹“黑马”。 【详细】

年终策划:2016传媒新规知多少
   2016年,我国发布、出台和通过了不少有关传媒的法规、通知及规定,人民网传媒频道一一为您进行梳理,看看大银幕、小荧屏、广播、互联网及移动端等会有哪些新变化。
【详细】年终策划:2016传媒新规知多少    2016年,我国发布、出台和通过了不少有关传媒的法规、通知及规定,人民网传媒频道一一为您进行梳理,看看大银幕、小荧屏、广播、互联网及移动端等会有哪些新变化。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