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特区报:社交网络与“数据寡头”

刘洪波

2017年04月06日07:59  来源:深圳特区报
 
原标题:社交网络与“数据寡头”

一般认为的社交网络“去中心化”,很大程度上是一种幻觉或误解。每人都有麦克风,每人都是一个中心,甚至每人都是一个平台,只是被用户终端所蒙蔽的表象

麻省理工大学教授蒂姆·伯纳斯·李(Tim Berners-Lee)获得今年的图灵奖。日前有报道说,这位万维网发明人认为,将大量的时间精力花在社交网络上,对互联网发展是一件不利的事情。

社交网络被视为互联网发展中最重大的一个变革。正是因为它,互联网不再是单纯的“信息海洋”,而是深度嵌入人们的社会生活;所有互联网运用都显性或隐性地建立在社交之上,为“以人为中心的万物互联”开辟了前景。

但万维网发明人为何忧虑呢?伯纳斯·李的理由是,所有的个人数据、关系网络,以及其他信息都被限定在了某个特定的社交网络中,互联网企业大规模采集个人信息,推荐他们认为我们可能喜欢的内容,甚至通过科学和网络机器人操纵系统散播虚假信息,从而达到其政治或经济目的。

普通人对社交网络不是无所担忧的,例如信息碎片化、阅读快餐化、认知浅表化;而且社交网络增强了虚拟交往,使人在现实中更加孤寂和冷漠,更倾向于作为观看者而生活,随时准备秀自己,随时准备将现实中的灾难痛苦作为信息发送出去,而不是有所作为;还有更加容易失去个人隐私。

这些固然不是无所依据,但更重要的是,一般认为的社交网络“去中心化”,很大程度上是一种幻觉或误解。每人都有麦克风,每人都是一个中心,甚至每人都是一个平台,只是被用户终端所蒙蔽的表象。一个用户可以方便地通过社交网络来办各种事情,其实也是被绑定在了社交网络服务商身上。它们制定规则;它们发生故障大家都失去连接;如果它们想控制什么也很简单。

人的任何网络社交行为,都会被网络服务商记录在案。这是社交网络的缺省设置,你必须同意;这也是“大数据”的源头,你无法删除。这里面有商业利益,也未必没有别的利益。谁拥有社交网络,谁就力量强大。社交网络掌握了人们的连接方式,同时掌握了什么信息、什么人得以与你网上见面的算法,从而也相当于决定了你知晓的内容、交往的宽度、判断的依据,以及你认识世界的方式、精神世界的图景。

更加本质地说,社交网络可能会决定你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你在别人看来是怎样一个人,或许不是你自己完全能够主导建构的。在所有人都被纳入社交网络,以及社交网络仅有有限几家的情况下,类似《骇客帝国》中“母体”般的“总机器”,可能已在萌芽中。终极控制者可能会出现,比如垄断了人们一举一动的“数据寡头”。

这当然只是悲观的看法。乐观的看法是,人类总是能够找到让事情变好的路径。但无论如何,悲观的看法,听听也是不无益处的。

(作者刘洪波系知名媒体评论人)

(责编:赵光霞、宋心蕊)

推荐阅读

独家:传媒界全国政协委员知多少
  2017年全国两会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来自全国各地的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们齐聚北京,共商国是。传媒界的政协委员都有谁,他们带来什么提案,关注哪些话题,人民网传媒频道特地予以梳理,以飨读者。
【详细】独家:传媒界全国政协委员知多少   2017年全国两会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来自全国各地的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们齐聚北京,共商国是。传媒界的政协委员都有谁,他们带来什么提案,关注哪些话题,人民网传媒频道特地予以梳理,以飨读者。 【详细】

新闻出版界的全国人大代表您都知道吗?
  新闻出版界的人大代表都有谁,他们带来什么议案,关注哪些话题,人民网传媒频道特地予以梳理,以飨读者。(按代表所在代表团排序)
【详细】新闻出版界的全国人大代表您都知道吗?   新闻出版界的人大代表都有谁,他们带来什么议案,关注哪些话题,人民网传媒频道特地予以梳理,以飨读者。(按代表所在代表团排序)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