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彩中国人》当评委 撒贝宁:我从小就是个爱挑事儿的人

龚卫锋

2017年05月05日16:34  来源:羊城晚报
 
原标题:撒贝宁我从小就是个 爱挑事儿的人

  《开讲啦》采访陈坤

  《出彩中国人》四位评委:撒贝宁、蔡国庆、朱丹、黄豆豆(左起)

  《明星大侦探》

  《了不起的挑战》

  蔡国庆

  由央视和灿星联合打造的大型励志真人秀《出彩中国人》将于近期登陆央视一套,前两季的主持人撒贝宁放下话筒走向导师席,与蔡国庆、朱丹、黄豆豆一起挑选选手。几位导师有分工,蔡国庆负责挑选歌唱类选手,黄豆豆负责挑选舞蹈、形体类选手,朱丹负责16岁以下的少儿类选手,落到撒贝宁手上的是杂项类选手。什么是杂项?撒贝宁在上海举行的开播发布会上努力解释这个“奇葩”名词:“朱丹、蔡国庆、黄豆豆都不管的,我来管。”

  在发布会上,撒贝宁还开起蔡国庆的玩笑:“我想说,蔡国庆老师是所有节目的主评审,他一个眼神就能说明问题。”蔡国庆接茬儿道:“我有时会跟其余导师使眼色,但最不配合的就是撒贝宁,他容易失控。”接受羊城晚报记者独家专访时,撒贝宁解释了自己为什么“失控”:“我从小就是个爱挑事儿的人。”

  【扒掉旧标签】

  没有设计身份,空间反而更大

  当了这么多年主持人,撒贝宁却认为自己不是个“好主持人”,“其实我很自私,我不考虑节目需要什么,是否需要我做个功能性的角色,我考虑的是那一瞬间自己最真实的感受。从这个角度讲,我不是一个好主持人,我很少从节目的角度,像导演一样去规划需要的内容,而是在一定范围内更随性地表达自己,然后让节目组去挑选内容。”

  羊城晚报:假如你成了行业标兵,参加《出彩中国人》,你会带来什么才艺、分享什么故事?

  撒贝宁:那得看我是什么行业的标兵,如果是传媒行业,那标兵轮不到我。其实,我还是希望把选手还原成最真实的普通人,我希望看到他们平时下班以后,和父母、孩子在一块的样子。我不愿意给舞台上任何一个人贴标签,我更愿意扒掉这些标签。

  羊城晚报:如果不使用标签,你如何给自己定位?

  撒贝宁:我似乎不太好给自己定位。坐在台上,我究竟是一个评委、主持人,还是一个快乐参与的小孩,或者按照他们的话来讲,是个砸场子的……我觉得如果给自己定位,就会束缚自己,忽略自己其他的可能性。不给自己设计身份,给自己留下的空间会更大。

  羊城晚报:你做了这么多年主持人,对探索人心依然有热忱吗?

  撒贝宁:特别有热忱。因为每个人都不一样,用一个不恰当的比喻,这种探索就跟破案一样,虽然手法、技巧差不多,但每个案子都不一样,你在解谜的过程中充满乐趣。但是不一定能成功,因为走进一个人真实的内心世界是件挺危险的事情。你要真正打开了他的心扉,可能里面不会像你想象得那样一切完美,但这就是真实的他啊,这种感觉很有意思。

  【分工有不同】

  即便当了评委,也会控制流程

  撒贝宁参加了前两季的《出彩中国人》,但都是担任主持人,这一季,他坐上导师席,负责点评选手表演,选择适合的选手进入下一轮。他说:“让‘出彩’的选手通过并不难,难的是对没有通过的选手,你得给出充足的理由。”

  羊城晚报:你这次怎么从主持人变成了评委?

  撒贝宁:对我来说,这种转变还好,因为我在当评委的过程中,也会承担主持人的功能。这是常年的职业习惯,没办法改变。在节目中,我会不自主地推进流程、控制节奏,有时候我觉得一些点可以深挖,就会找到一个切口,引导方向,让其余评委去聊;有时觉得差不多可以继续往下走了,我就找个机会收回来。

  羊城晚报:为什么蔡国庆说你在场上经常失控呢?

  撒贝宁:他们说的失控可能是因为我带着好奇心在看每一个表演。比如唱歌,我会好奇这个人是什么身份,有什么样的故事,歌声里的故事和别人有什么不同。我会带着一种记者的习惯,把每个人当成一个纯粹的个体去看。我看到的不是台上的歌手,而是一个在农村种地的、在城市打工的年轻人,他的背后一定有故事。我特别好奇里面的细节,所以有的时候像个小孩,老想上台试一试、玩一玩,这些表现可能会让其他评委觉得我有点低龄化。

  【变身综艺咖】

  不用挑战尺度,但要享受快感

  在《明星大侦探》中秀智商与幽默,在《了不起的挑战》成了“老司机”,撒贝宁的转变令《今日说法》的观众们瞠目结舌,但在他的老朋友看来,却是再正常不过的。

  羊城晚报:朋友怎么评价你在《明星大侦探》和《了不起的挑战》里的表现?

  撒贝宁:在他们看来那是最正常的,因为我从小就这样。从小学到中学,如果三天老师不点我名,那一定是我出事了。班上各种事,恶作剧也好,恩怨情仇也好,都和我有关。他们一开始看到《今日说法》时都说我“改邪归正”了,因为我从小调皮捣蛋,爱挑事儿。

  羊城晚报:变成综艺咖后,这两年的工作量比以前多了好多,能适应吗?

  撒贝宁:现在有个好处,随着电视呈现方式的改革,大部分节目采用的是季播形式。累也就累一段时间,两档节目如果有空隙,人就能休整一下。我再把《今日说法》《开讲啦》这些日常节目照顾好,时间分配得还可以。

  羊城晚报:如果季播节目录制得紧凑了,会不会有强烈的焦虑感?

  撒贝宁:我的焦虑感往往是在上台前的几分钟,这已经成为一个固定的心理模式。我觉得焦虑是好事,这意味着你对节目足够敬畏,如果哪天我做节目没呼吸急促、冒汗的紧张感了,那就是我对这个职业说再见的时候。

  羊城晚报:你的老同事张绍刚最近主持了《吐槽大会》,张泉灵担任了《奇葩说》的导师,你渴望这种尺度大开的谈话类节目吗?

  撒贝宁:每个人都有适合自己的平台和表达方式,重要的不在于我要挑战什么样的尺度,而是在每个类型的节目中,你的表达能否让你感觉到职业的快感。现在这几档节目已经让我每年都有很多期待,永远在刺激和期待中,我觉得足够了。

(责编:赵光霞、宋心蕊)

推荐阅读

习近平“4·19”讲话一周年 发生这些改变
  2016年4月19日,习近平在京主持召开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工作座谈会并发表重要讲话。一年过去了,让我们再次重温总书记4·19讲话,看看我国网信事业的新进展、新变化,感受国家的进步、百姓的收获。
【详细】习近平“4·19”讲话一周年 发生这些改变   2016年4月19日,习近平在京主持召开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工作座谈会并发表重要讲话。一年过去了,让我们再次重温总书记4·19讲话,看看我国网信事业的新进展、新变化,感受国家的进步、百姓的收获。 【详细】

独家:传媒界全国政协委员知多少
  2017年全国两会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来自全国各地的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们齐聚北京,共商国是。传媒界的政协委员都有谁,他们带来什么提案,关注哪些话题,人民网传媒频道特地予以梳理,以飨读者。
【详细】独家:传媒界全国政协委员知多少   2017年全国两会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来自全国各地的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们齐聚北京,共商国是。传媒界的政协委员都有谁,他们带来什么提案,关注哪些话题,人民网传媒频道特地予以梳理,以飨读者。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