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清华北大毕业后,他们拍了一部网剧

孟佩佩

2017年07月14日08:19  来源:中国青年报
 
原标题:酷!清华北大毕业后,他们拍了一部网剧

现就读于北京语言大学本科二年级的周梓琦,在高中时代有个小小的遗憾:没有在自己最好的年纪看一次偶像的演唱会。而在她所出演的音乐网剧《少年有点酷》里,她为了去看偶像演唱会偷偷学习化妆,并成为在演唱会上带头呐喊的“迷妹”。

这部校园音乐网剧《少年有点酷》,融合了歌舞、青春、校园、喜剧等元素,讲述了一群高中生在音乐老师的带领下,克服种种困难,坚持音乐梦想的故事。

该剧由著名歌手韩磊担任音乐监制,其主创团队更被称为“高学历剧组”。导演唐韬、监制王天居毕业于清华大学, 制作人刘莐毕业于北京大学。此外,还有数十位来自北京知名高校和海外高校的毕业生。

同样的青春 同样的音乐梦想

已在音乐领域从业5年多的王天居,在大学里是一名地地道道的工科生。清华大学毕业后,在哥伦比亚大学学习计算机专业。2012年回国后,他选择了自己一直喜爱的音乐行业,与大学同学联合创办了公司,一步步耕耘自己的音乐梦想。

前几年,王天居带领团队创作了许多音乐类短视频,同时他也在思考:怎么样能够把音乐演唱影视化?

随着互联网时代的到来,网络剧异军突起,影视剧产业正式进入一个新的发展阶段。王天居觉得,他们的机会来了。

彼时,刘莐创立的“如是娱乐法”是一家影视娱乐领域的专业咨询服务机构,王天居的公司正好是如是娱乐法的客户。一次聊天,让王天居和刘莐一拍即合,拍摄校园音乐网剧的筹备正式开始。

2016年7月,《少年有点酷》的前传《薛定谔的猫》在北京开机,只用32天就完成拍摄,播出后创下了网络3.2亿播放量的成绩。

主创团队又经历6个多月的精心打磨,今年7月,《少年有点酷》正式上线。

在这部剧里,如果不是音乐老师薛士奇的努力争取,以及新四季合唱团的几名高中生的坚持,校领导们已经准备取消高中校园里的一切社团活动。就如周梓琦的高中生活一样,“在学校乖乖地学习,一切循规蹈矩,把对表演、对音乐的执着藏在心里。”

和周梓琦一同担任主演的均为1997年、1998年出生的校园歌手,来自国内知名高校校园歌手大赛的冠军们。小演员们以接近本色出演的方式演绎各种可爱的少年,并在舞台上绽放着自己的音乐梦想。

引导观众思考不靠“说教”

得益于主创团队均来自清华北大等名校,王天居他们带着《少年有点酷》进入北京五中、北师大实验中学、北师大附中和牛栏山一中等中学做点映会时,得到了校方的信任和支持。

“其实我们能体会到,中学的老师们还是会希望学生在课余生活当中有更多的思考,不是每天都只专注在自己的学习上。”在每场点映会上,王天居都能够深刻感受到,“虽然这些学生学习表现得很沉闷,另一方面又很渴望解放天性,以至于他们在看剧的时候,每一个引起共鸣的镜头都能惹他们发笑。”

有的时候,王天居都忍不住反问:我们真的拍得这么好笑吗?

当新四季合唱团的同学在一起补作业,面对学霸的答案和正确答案不同时,“猴精”的孙天圣掏出手机打开作业帮App确认哪个答案正确时;当合唱团的小伙伴因为怀疑林嘉伽早恋而展开调查,最后发现她其实是在默默追星时,有中学生忍不住惊喜地告诉主创团队:“你们竟然真的把我们的高中生活演出来了!”

同时,主创团队也希望能够把真正属于学生生活的最前沿、最流行的元素更多的展示给观众。

因为编剧与播映存在时间差,他们在进行编剧时会做很多设定,设想在半年后的播出时,年轻人的音乐世界里又在流行什么。

王天居认为,作为主创团队,在编剧过程中,除了要思考受众喜欢什么,更要思考戳中观众内心后要给他们沉淀下来什么。

“就如同剧中林嘉伽追星,却并不想让她的同学知道。追星这件事有好有坏,我们不应是一种说教的形式。”王天居说。

一名观看了北京师大附中点映会的中学生在豆瓣上给主创团队留言:“高中生活虽没有如此丰富多彩,更多的时候是一心只读圣贤书的枯燥与乏味,但我们人生的意义恰恰是在对抗枯燥、创造生命力的过程中展现的。”

音乐网剧或将成为下一个“爆款”

《少年有点酷》之所以被称为“国内首部”校园音乐网剧,刘莐认为,“音乐剧这一类型在国内一直以来都没有特别成功的先例,算是一片产业空白。而音乐类型的综艺节目受众相当广泛,这一部分观众是可以被优质音乐网剧所吸引的。”

2016年10月18日,新传智库联合乐视视频共同发布《2016网络自制剧行业白皮书》,对网络自制剧的发展特征和行业现状进行了梳理。该调查结果显示,90后是网剧最主要的观众,并且学生占比超过50%。大学生、研究生是主要群体,无空闲时间则是初中、高中生不选择观看网剧的主要原因。而在非学生群体中,受教育程度在本科及以上的观众更喜欢观看网剧。

王天居则认为,由于中国华语乐坛在2005年前后受到互联网的巨大冲击,一批网络歌曲、超级女声等素人歌手选秀节目的兴起,标志着唱片行业开始了急剧萎缩,大量的新鲜音乐涌入社会。

“在2005年后接触音乐的孩子们,他们从小吸纳了很多新鲜事物,包括国外的电子音乐、其他语种的歌曲等,国语乐坛在他们看来只是一小部分。他们的乐感和接受新鲜事物的能力也已充分打开。未来,等他们长大步入社会、成为主流,面向这样的大众,只要品质高,他们又有付费能力,那么音乐网剧或许就会成为未来的‘爆款’。”王天居说。

不过,因为音乐网剧剧本撰写不同于普通网剧或电视剧剧本,剧本里面除了剧情还要恰到好处地插入合适的歌曲,并且歌曲的歌词还要变为台词。区别于一首歌曲的MV制作,每一首歌曲都要和整体剧情串联起来,这就导致音乐网剧的剧本完全和传统剧本不一样,而传统编剧可能都并不清楚音乐网剧剧本的格式。

“很多内容其实最初都基本上存在于我们主创的脑子里,我们会想象这个网剧拍出来是什么样子,但是对于编剧是无法想象他所写的内容会如何呈现,因此也很难创作。”王天居认为,打造“爆款”音乐网剧,编剧目前仍是一大难点。

(责编:赵光霞、宋心蕊)

推荐阅读

习近平“4·19”讲话一周年 发生这些改变
  2016年4月19日,习近平在京主持召开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工作座谈会并发表重要讲话。一年过去了,让我们再次重温总书记4·19讲话,看看我国网信事业的新进展、新变化,感受国家的进步、百姓的收获。
【详细】习近平“4·19”讲话一周年 发生这些改变   2016年4月19日,习近平在京主持召开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工作座谈会并发表重要讲话。一年过去了,让我们再次重温总书记4·19讲话,看看我国网信事业的新进展、新变化,感受国家的进步、百姓的收获。 【详细】

独家:传媒界全国政协委员知多少
  2017年全国两会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来自全国各地的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们齐聚北京,共商国是。传媒界的政协委员都有谁,他们带来什么提案,关注哪些话题,人民网传媒频道特地予以梳理,以飨读者。
【详细】独家:传媒界全国政协委员知多少   2017年全国两会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来自全国各地的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们齐聚北京,共商国是。传媒界的政协委员都有谁,他们带来什么提案,关注哪些话题,人民网传媒频道特地予以梳理,以飨读者。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