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剧成精品,打动本土观众才是真赢

韩浩月

2017年11月09日07:46  来源:解放日报
 
原标题:网剧成精品,打动本土观众才是真赢

  以《白夜追凶》和《无证之罪》的“双开花”为标志,网剧或真正进入了精品时代。当网络大电影仍然在“烂片”的泥淖里打转的时候,网剧逐渐摆脱对IP的依赖,依靠专业的制作团队、优秀的原创故事和精良的制作水准,带领在线视频消费进入了新的领域。这两部网剧有哪些优点和有待提升之处,为类型剧发展带来哪些思索,值得进行探讨。

  网剧在近日忽然迎来“双雄争霸”的局面——《白夜追凶》和《无证之罪》双双赢得观众喜爱,口碑与评分都创下了网剧新高。此次网上“大剧”大热,靠的是品质和观众真正的收看热情,而非之前不少作品靠可疑刷屏制造的“大数据、烂口碑”。

  让观众乐道的是演技,更是社会观察与人心追问

  故事讲得好与坏,要看剧情是否曲折。而考验剧情是否有吸引力,要看人物形象是否立得住。如果“人设”(人物设置)崩塌,则很容易给剧情带来致命损伤。值得高兴的是,《白夜追凶》与《无证之罪》在“人设”方面都立住了脚,而且都有出彩之处。

  《白夜追凶》的“人设”特点主要体现在潘粤明饰演的前刑侦支队队长关宏峰身上,这恐怕是国产电视剧史上最具挑战性的人物之一,潘粤明不但要饰演关宏峰,还饰演他的弟弟关宏宇。有观众指出,根据剧情需要,潘粤明其实还饰演了“假扮关宏宇的关宏峰”和“假扮关宏峰的关宏宇”,这样的话,潘粤明等于“分饰四角”了。对于演员来说,这是非常过瘾的事情,也是有风险的。幸运的是,潘粤明的表演还算胜任,《白夜追凶》的看点也因此被紧紧拴系在了他的表演上。每当出现兄弟俩身份互换的情节,观众都会感到紧张刺激; 每当兄弟人格产生冲突,剧作的深度就会显现出来。可以说,“人设”成功是《白夜追凶》创意的核心。

  相比之下,《无证之罪》的创意核心是什么?就剧情来看,一个可以杀人的“雪人”,显然是它的创作起点。而《无证之罪》显然不愿意让剧作停留在靠创意驱动这个层次上,通过严良和骆闻这两个角色,该剧在体现人性的深邃和故事的社会化方面,有了更高追求。秦昊饰演的严良,是一个因犯错被贬到派出所蛰伏八年的片警,因破“雪人案”需要,重回刑警队。秦昊在把握这个角色的分寸方面做得很好,性格里的复杂成分以及骨子里的正义善良交织在一起,既有应对复杂事件的冷静与凶狠,也有未泯的孩子气,观众会喜欢这种带有一定缺点但却因此显得更加真实的人物。姚橹饰演的骆闻,在前几集故事中被导向“雪人”的真身,这位曾经的法医具备反侦察的专业知识,因妻女失踪而走上了一条无法停止的杀戮之路。在同类型剧中,他的形象是富于创造性的。严良与骆闻的对抗,成为白与黑、情与法、正义与邪恶的较量,但这两个人物的特质,却互有交叉。如何回避这种交叉,捍卫自己心目中所坚持认为的“正义”,也是观众在观剧过程中不断发问的一个问题。

  除了严良与骆闻,《无证之罪》还编织了一张立体的人物网。律师事务所主任与他见不得光的社会关系网,在事务所打工的郭羽与开快餐店的兄妹,放高利贷的老大和他们的喽啰们,他们的生存状态与当下现实社会是同频的。《无证之罪》 不但对故事有追求,而且在故事中融入了对社会形态的观察,对人性与人心的追问,这些隐形的元素藏匿于人物与台词的背后,使得整部剧在共鸣性方面有了更为出色的表现。

  纪实风格固然接地气,增艺术可信度还要靠文学

  在对接生活气息方面,《无证之罪》的确做到了既服务于剧情,又了无痕迹。

  比如,严良在警队的戏份为观众揭开了刑警工作的神秘面纱。与以往在新闻或纪实报道中所看到的警队不一样,《无证之罪》中的上下级关系、工作方式方法,都不是人们所想象的那样严肃呆板。严良的那套十分自我的工作方式,按理说是应该被集体排斥的,但多数时候,警队领导对他的态度还是宽容的。严良约女刑警队长去咖啡馆谈事,边上的男领导还不忘打趣,为这次“约会”赋予了某种暧昧气息,这也是该剧中常见的令人会心一笑的细节。

  《无证之罪》中的反面形象,有些是游走在法律与道德边缘缝隙的“讨生活者”,剧中被快餐店妹妹朱慧如失手杀掉的“黄毛”,以及他的大哥乃至大哥的大哥,表面上看凶悍,骨子里胆小懦弱,让观众忍不住去深思他们的生存土壤究竟是怎么形成的。各层面社会人物的状态,也被《无证之罪》生动地刻画了出来。郭羽是律师事务所的实习生,生性善良懦弱的他在事务所中被呼来喝去,甚至被主任动手打,但他仍然没有勇气辞职离开。朱慧如与残疾的哥哥苦心经营一个勉强糊口的快餐店,却卷入了各种窘局……而这种苦难与挣扎,恰恰又呼应了“雪人”杀人案的内在成因。

  《无证之罪》有纪实之实,但其在外在上还是遵循了类型剧的商业风格,在创作与包装方面,还是拥有足够的娱乐色彩,同时,关于“雪人”的设定,开启了一个冰冷而残酷的议题,也与现实生活拉开了一定的空间距离,这部分距离,需要用文学的力量去弥合。

  在文学化方面,《白夜追凶》对戏剧性的依赖更强一些。我们经常可以在剧中看到舞台式的场景与人物表演,最典型的例子就是关宏峰与关宏宇两兄弟的独自对话,以及角色互换时面对不同情境的人物反应,这些都需要文学化的语言来遮蔽疑问,避免角色露出马脚。用严格审视的眼光来看待关氏兄弟身份的互换,会发现它其实是件很难成立的事情,因为无论多么相像,总会有形体、相貌、表情上的不同会出卖他们,尤其是关宏峰工作的地方是“人精”扎堆的警队,更何况他们还经常在一起开烧脑的刑侦会议,只要有几个细节对不上,“替身”的真相就会暴露。在这种情况下,唯有使用文学化的想象力,多制造一些戏剧冲突,转移观众的注意力,使得观众迷恋于“角色扮演”,才会不“出戏”。

  符合本土情境与观众期待,侦案作品有新路可探

  《白夜追凶》与《无证之罪》的共同点不少,导致兼看两部剧的网友时不时会产生穿越之感。这种混淆不是来自于剧情,而是迷惑于两者的风格。两剧都有主角亦正亦邪的设计,都出现过一些罪案现场的远近镜头,画面都偏于阴冷……然而,很少有网友评价这两部剧“重口味”。

  在这些年打开视野,长期博览、浸润海内外优质剧目后,中国观众的观剧品位已经上升到一个高度,靠所谓重口味或血腥、刻奇画面吸引眼球的一些作品,显然已经无法博得他们发自内心的好评。令人欣慰的是,最近呈现的几部出色国产网剧,在智商上征服观众的同时,也在审美趣味上投合了观众有所提升的品位。

  在国际影视界,“暗黑”作为一种审美趣味,是驱动悬疑罪案类作品快速成熟的“催化剂”。然而,作为一种最为大众化的作品类型,悬疑侦案类影视作品在美国早已跨越了猎奇、惊悚等浅层次娱乐水平,也不再满足于对表层社会矛盾和问题的追问,更多是去挖掘观察人性的幽深一面。在这方面,中国同类剧作还需要继续跟进,创作出更符合本土真实情境、符合本土观众期待的佳作。

  《无证之罪》最具内涵的人物其实不是严良,而是骆闻。骆闻这个角色是近年同类网剧在对人性呈现上走得最远的一次。一个曾经代表正义的人物,是如何在经受伤害之后变成冷酷杀手的,在不断追索人命的同时,为何又拥有悲悯的情怀……随着剧集的行进,这些问题不断地被展现出来,观众也期望作品能给出更有深度的答案与启示。

  最后想建议,面对网剧难得迎来的好局面,有关主管部门、舆论、观众都要有一定的呵护鼓励之意。中国电视剧作品不缺优秀的幕后创作者,也不乏上佳的演员阵容,让电视艺术的从业者能够赢得更辽阔的发展空间,或许我们能从网络和电视媒介上得到的回报与惊喜,还远远不止这些。

(责编:宋心蕊、赵光霞)

推荐阅读

升国旗唱红歌送祝福 盘点媒体国庆创意策划
  今年10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迎来了68岁的生日,不少人的朋友圈里也被各种各样献给祖国的祝福“刷了屏”。媒体们各出奇招,用MV、H5等新颖的形式“烹饪”出了不一样的国庆报道“大餐”。
【详细】升国旗唱红歌送祝福 盘点媒体国庆创意策划   今年10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迎来了68岁的生日,不少人的朋友圈里也被各种各样献给祖国的祝福“刷了屏”。媒体们各出奇招,用MV、H5等新颖的形式“烹饪”出了不一样的国庆报道“大餐”。 【详细】

庆祝建国68周年 重温媒体开国大典报道
  1949年10月1日,在天安门举行的盛大的开国大典,向全中国、全世界庄严宣告中华人民共和国的诞生。在庆祝建国68周年之际,让我们重温当时关于开国大典的新闻报道,再次感受那一神圣而又伟大的时刻。 
【详细】庆祝建国68周年 重温媒体开国大典报道   1949年10月1日,在天安门举行的盛大的开国大典,向全中国、全世界庄严宣告中华人民共和国的诞生。在庆祝建国68周年之际,让我们重温当时关于开国大典的新闻报道,再次感受那一神圣而又伟大的时刻。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