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化订阅的窘境

2018年01月03日07:30  来源:光明日报
 
原标题:数字化订阅的窘境

  【科海观潮】

  几十年前,“订阅”一词通常与杂志或报纸联系在一起。你交钱后,出版商并不在意你把每篇文章读上多少次。他们甚至欢迎你把报刊分享给家人及朋友。毕竟,实体杂志有天然的反盗版机制:能围在杂志边同时阅读的人数是有限的。

  数字化订阅则完全不同,服务商非常关心谁使用了他们的内容,又有多少人在同时使用。这也不奇怪,毕竟数字化订阅只需要一个用户名和相应的密码。假如没有类似Netflix那样的软件限制的话,理论上来说,你可以把自己的会员账号分享给自己认识的每一个人。而服务商也很快就会入不敷出了。

  好吧,既然无限制的密码分享不切实际,那该如何正确地避免这种情况?业界还在寻找答案。

  Netflix在2007年推出了流媒体电影。你再也不用等着DVD光盘寄到家中了!取而代之的是——注意这一点——你要按小时付钱来观看电影。每个月6美元让你可以观看6小时电影,18美元等于18小时,以此类推。

  在此之前,人们通常按“部”为电影付钱——前往影院,购买DVD或是购买一次观看权。Netflix则引入了一个我们今天视为理所当然的概念:电影冲浪。打开一部电影,如果它不合你的口味,另看一部就是,没什么大不了的。Netflix为无限制的流媒体电影设置了固定的费率,世界彻底改变了。

  我经常飞来飞去,所以我掏了60美元购买了无限流量的Gogo会员服务,一种飞机上的无线网络服务。在最近的一次飞行中,我发现自己无法登录了。一条短信息告诉我会员账号出了些问题。

  我女儿在一周前坐飞机的时候使用了我的账号(得到了我的允许),这就是禁用我会员账号的原因。“用户不可以将自己的会员账号共享给任何人”,一名客服告诉我——哪怕用户并没有同时使用这一账号。

  《纽约时报》的政策也一样严苛。“你不可以把自己的注册登录凭证分享给他人”,它的服务条款中写道。如果你没遵守规则,“我们可能会把你提交给反盗版执法部门”。

  其他一些服务商的处理方法则与此截然不同,例如一些音乐流媒体服务,你交了月费就可以在特定数量的不同设备上同时播放流媒体,比如2个或4个。这些公司不关心有多少人在使用你的账号,他们只在意同时播放音频或视频的人是不是只有2个。这一体系的明智之处在于将执法工作交托给了用户。当父母想要看一些东西时,会要求孩子关闭Netflix,他们就完成了“反盗版”工作。

  为什么这些服务商有能力采用此类对用户相对友善的规则呢?原因可能在于,他们可以通过技术手段来保证用户遵守规则。如果你购买的是可两人同时使用的Netflix权限,第三个人就无法用这个账号登录了。而像《纽约时报》这样的网站只能靠用户自律。

  密码共享问题对于“电影通卡”这样的产品而言简直不值一提,这是一个实体电影院服务,每个月交10美元,你就能在电影院里看任何想看的电影。靠什么防止你出借你的“登录信息”?一张塑料会员卡而已。

  这个世界已经为买会员而疯狂,所有人都说我们正处于电视剧集的黄金年代——但是为了观看它们,你需要买好多个会员服务。你要把喜爱的音乐添加到流媒体订阅中,很多专业类软件也都在转为订阅模式,很快,你可能还需要订阅一份防止身份信息泄露的服务。目前还没有用来衡量各种订阅模式的唯一标准。我们还在不断探索,整个业界也需要找出兼顾用户便利和企业收入的最佳平衡点。(撰文 戴维·波格 翻译 赵剑琳)

(责编:宋心蕊、赵光霞)

推荐阅读

升国旗唱红歌送祝福 盘点媒体国庆创意策划
  今年10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迎来了68岁的生日,不少人的朋友圈里也被各种各样献给祖国的祝福“刷了屏”。媒体们各出奇招,用MV、H5等新颖的形式“烹饪”出了不一样的国庆报道“大餐”。
【详细】升国旗唱红歌送祝福 盘点媒体国庆创意策划   今年10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迎来了68岁的生日,不少人的朋友圈里也被各种各样献给祖国的祝福“刷了屏”。媒体们各出奇招,用MV、H5等新颖的形式“烹饪”出了不一样的国庆报道“大餐”。 【详细】

庆祝建国68周年 重温媒体开国大典报道
  1949年10月1日,在天安门举行的盛大的开国大典,向全中国、全世界庄严宣告中华人民共和国的诞生。在庆祝建国68周年之际,让我们重温当时关于开国大典的新闻报道,再次感受那一神圣而又伟大的时刻。 
【详细】庆祝建国68周年 重温媒体开国大典报道   1949年10月1日,在天安门举行的盛大的开国大典,向全中国、全世界庄严宣告中华人民共和国的诞生。在庆祝建国68周年之际,让我们重温当时关于开国大典的新闻报道,再次感受那一神圣而又伟大的时刻。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