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环境下“小鲜肉”与粉丝互动关系浅析

张隽隽

2018年03月22日10:49  
 

来源:《西部学刊》2018年2月号

摘要:“小鲜肉”是近年来广受欢迎的一类明星,他们有着年轻、俊美、多栖发展等特点,并因为天价片酬而饱受议论。他们的粉丝大多是处于16-25岁之间的女性,从心理学角度看处于青春期和成年早期,需要获得自我同一性并建立亲密关系。在互联网的媒介环境下,这类女性在追星方面体现出极大的主动性和创造性,并形成具有封闭性的粉丝亚文化群体,体现出“信息茧房”的特征。从两者之间的关系来看,粉丝对“小鲜肉”形成了带有色欲的爱慕、带有认同的崇拜和带有投射的守护等种种复杂的情感,一方面维持着偶像的地位,一方面也让粉丝获得了满足感和成就感。两者之间的互动关系,成为互联网环境下偶像制度的关键因素。

关键词:“小鲜肉”;粉丝;爱慕; 崇拜; 守护

中图分类号:C913 文献标识码:A文章编号:CN61-1487-(2018)02-0061-07

近几年,“小鲜肉”逐渐取代“花美男”“白面小生”,成为年轻俊美的男明星的代称。被称为“小鲜肉”的男明星,常常处在舆论的风口浪尖——一方面,他们有大量热情而忠诚的粉丝,为他们的演唱会、影视作品和代言产品埋单;另一方面,他们常常作为一个整体被贴上种种负面标签。本文将界定“小鲜肉”及其粉丝的特征,梳理两者之间的关系,由此探析互联网环境下偶像制度的特征。

一、“小鲜肉”的特点

被称为“小鲜肉”的演员,总体上来说有这样几个特点:

(一)年轻、不成熟。“小”和“鲜”作为形容词和定语,从字面上来理解,有着年轻、青涩、新鲜等意味。多少岁以下称得上是“年轻”并没有统一的标准,但如果说吴亦凡、鹿晗等“90后”算得上“年轻”,李易峰、陈晓等已满或接近三十,似乎没那么“年轻”了。从其出道年限来看,李易峰2007年参加“加油!好男儿”至今已有十年之久,而吴亦凡2012年成为EXO中国队长也有五年,即便不是经验丰富,似乎也没那么“新鲜”了。然而在大众心中,他们依然是“小鲜肉”。其原因在于,他们在影视作品中多扮演年轻时尚的角色,造型打扮十分亮眼,性格方面却很难谈得上有什么深度。而在影视之外,他们多代言针对年轻消费者的时尚品牌,给人的感觉总是较为年轻,依然是演艺圈的“新鲜血液”。

(二)长相俊美。人们对演员外表的审美并没有统一标准,对于“小鲜肉”,粉丝们赞叹他们帅气,也有人认为他们气质偏阴柔。主旋律大片《建国大业》上映期间,导演叶大鹰严厉指斥“女里女气”的“小鲜肉”不应出演革命先烈。但如果说“小鲜肉”重视外表,五官精致、皮肤光洁,衣着讲究,大概是没有争议的。因此,整体来说,“小鲜肉”具有单纯、阳光的大男孩气质,并因此得到粉丝喜爱。

(三)多栖发展。很多“小鲜肉”是在流行音乐领域获得了一定的名声之后,跨界电影、电视剧、综艺等多个领域发展,这是向日韩明星偶像制度借鉴的结果。在欧美国家,流行歌手、电影和电视剧演员之间有清晰的界限;而在日韩,虽也有歌手、演员的分工,但“偶像”却不在这个序列之内,甚至可以视为一种单独的职业。以日本杰尼斯事务所旗下的艺人为例,他们虽然以发行唱片作为出道的标志,但出道前后都会参加各类演艺活动。韩国的SM公司与之类似,只不过杰尼斯艺人一般是终生雇佣,SM公司则采取合约制。目前人气最高的几位“小鲜肉”吴亦凡、鹿晗、黄子韬和张艺兴都曾是SM公司旗下男子偶像组合EXO的成员,“00后”“小鲜肉”组合TFBOYS所在的经纪公司也是对日韩模式的直接模仿。

(四)演技不佳。大部分“小鲜肉”明星的演技和他们出众的外表不成比例,并因此饱受诟病。演技不佳可能是所有“偶像派”明星的通病——由于容貌出众和演技稚嫩,他们往往会在一些故事背景极不真实的影视作品中,扮演缺乏深度的“完美”人物,满足特定观众群体(一般来说是青少年女性)的幻想。但略有不同的是,一般的偶像明星所扮演的角色和他们的个性、外形比较接近,哪怕缺乏表演技巧,总体上还是符合整部作品的氛围,能够让观众做一个悠长而满足的白日梦;“小鲜肉”明星所出演的角色,无论在校园、都市,还是在幻想世界中,都显得呆板、平淡和缺少内涵,演出者本人的辨识度远远大于他们所出演的角色,因此常常被讥讽为“面瘫演技”“尬演”。当然,这个问题不能完全归咎于“小鲜肉”,很多影视作品本身亦有问题,如情节缺乏逻辑、台词缺乏张力、人物缺乏个性等等,但“小鲜肉”不甚高明的表演技能无疑加剧了这些问题,以至于凡有“小鲜肉”出演的电影会被很多人想当然地认为是烂片。

(五)天价片酬。“小鲜肉”的片酬和拙劣演技不相称,据称人气最高的几位“小鲜肉”明星,出演一部影视作品甚至要拿上亿元的片酬。有从业者认为,“小鲜肉”的天价片酬在影视作品的全部制片成本中占了过大比例,导致影片在其他方面投入的减少,以至于整部作品不得不粗制滥造。①监管部门近日出台的文件也特别规定了演员片酬在整个影视剧预算中所占的比例。将影视作品质量不高的原因全部归结于“小鲜肉”当然失之偏颇,毕竟大量影视作品虽没有“小鲜肉”却依然质量欠佳。但这一归因方式可以说明,“小鲜肉”演技和片酬之间的错位,已经让他们在业界、观众和管理部门心中成为阻碍影视产业健康发展的不利因素。

上述“小鲜肉”的五个特征并非孤立存在,而是互为因果关系,这也与国内流行文化产业的整体状况相关。“小鲜肉”出道之前相貌衣着并不比普通的都市年轻人出色太多,但进入演艺界之后,他们会得到形体、唱歌、舞蹈等方面的训练,这有助于他们在舞台上展现个人魅力;同时,化妆师、造型师精心设计,再加上摄影、修图技术,他们的发型、五官、皮肤、身材、衣着、饰品乃至身体姿态,无一不精致完美。这就解释了,为什么“小鲜肉”们无法成为基本合格演员。正如电影明星研究者指出的,电影表演有两种模式,“一种模式是演员融入戏剧性故事中,另一种模式则是演员看上去同周围的演员和环境分离而呈独立自主性。自主性的演绎支持了明星的超凡地位。”[1]280前者是优秀演员的表演方式,他们能够利用自己的身体呈现剧中人物的个性和心理;后者却是明星的表演方式,无论演什么角色,都只会凸显自己的存在并放大自己的魅力。“小鲜肉”必然地选择后一种表演方式,甚至缺乏生动表情的演技,这某种程度上也具有维护“高冷男神”形象的功能。虽不利于营造完整的虚构世界,却成功聚焦社会大众的目光,因为这意味着巨大的经济利益。

社会学家鲍德里亚认为,当下我们所身处的社会环境,应称之为“消费社会”。商品已经不再承载着使用价值,或者说使用价值已经让位于商品的交换价值和符号价值,人们更多地重视商品所带来的情感体验、文化联想与幻觉。在这样的情况下,“人的身体和性成了最具有符号价值作用的符码,代表着人们的审美趣味,代表着人们欲望的对象,代表着人们的崇拜和消费对象。”[2]664因此,年纪轻、颜值高、身材好、气质佳的“小鲜肉”便应是这个社会中最为理想也最为昂贵的商品。“小鲜肉”价值产生的中介,就是集中在他们身上的注意力。美国经济学家迈克尔.戈德海伯(Michael H. Goldhaber)等注意到,互联网上的信息以惊人的速度增长,但大众的注意力却并没有同步增长,再加上其不可兼顾的排他性特征,注意力成为网络环境下的稀缺资源。如何争夺注意力,成为网络环境下的商业营销者需要考虑的问题。[3]在镜头中呈现为完美身体符号的“小鲜肉”是很多人渴慕的对象,他们因此拥有了大量的注意力资源。这些注意力能够通过他们,转移到他们所代言的产品和出演的影视作品上面,成为购买力的保障。从这个角度来说,“小鲜肉”的天价片酬,实际上购买的是他们所拥有的注意力资源。只不过,注意力的经济价值如何量化是一直未能解决的问题,那么“小鲜肉”片酬的不合理,或许就是对集中在他们身上的注意力的错误估值。而之所以出现这样的错误,原因或许在于“小鲜肉”身上所集中的注意力,并不是来自普泛的社会大众,而是来自特定的人群——他们的忠实粉丝。粉丝重复投入的注意力被简单相加,其经济价值也就被相应高估了。可以说,正是粉丝的持续关注,让“小鲜肉”成为流行文化产业最受瞩目也最有争议的话题。那么,研究“小鲜肉”这一明星类型,就无法绕过其粉丝群体。

(责编:宋心蕊、赵光霞)

推荐阅读

全国党报网站总编辑2018贺新春
  辞旧丹鸡鸣盛世,迎新瑞犬颂神州。新春佳节即将来临,人民网总编辑余清楚以及全国多家党报网站总编辑共同为网友们送上新春祝福!祝大家新的一年万事顺意,节节进步!
【详细】全国党报网站总编辑2018贺新春   辞旧丹鸡鸣盛世,迎新瑞犬颂神州。新春佳节即将来临,人民网总编辑余清楚以及全国多家党报网站总编辑共同为网友们送上新春祝福!祝大家新的一年万事顺意,节节进步! 【详细】

为网络空间“岁月静好” 网信工作不骛虚声
  2017年,在习近平总书记网络强国战略思想指引下,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工作各项工作扎实推进,网上主旋律高昂,正能量强劲,各项法律法规进一步完善,网络空间更加清朗,网络空间国际话语权和影响力明显提升。
【详细】为网络空间“岁月静好” 网信工作不骛虚声   2017年,在习近平总书记网络强国战略思想指引下,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工作各项工作扎实推进,网上主旋律高昂,正能量强劲,各项法律法规进一步完善,网络空间更加清朗,网络空间国际话语权和影响力明显提升。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