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挺好》:赢了情绪,输了思考

马彧

2019年03月19日08:07  来源:扬子晚报
 
原标题:《都挺好》:赢了情绪,输了思考

  《都挺好》剧照。

  《都挺好》又是一部超级“爽剧”,有评论说它是剧版“咪蒙”,我也怀疑编辑吸纳了已被关闭的咪蒙公众号的毒鸡汤精华,怼父母撕兄长,痛斥原生家庭,批判重男轻女……一时间,唤起了(女)网友们的童年阴影,掀起了控诉原生家庭的热潮。

  《都挺好》号称是现实主义题材剧,但故事设定并不怎么注重现实,有些情节就是没有矛盾制造矛盾也要上。比如说上世纪80年代,苏父苏母如何视国家政策为无物,一口气生了两儿一女三个娃?(而明玉的大嫂二嫂都是独生女)1988年出生的苏明玉,被苏母偷偷改高考志愿,上了免费且包分配的省内师范学校。且不说这个操作对于一个农村出来的妇女有多难,现实点看,苏明玉上大学时大约2006年,咱们大江苏哪个大学有免费师范可读?

  《都挺好》开头苏母就去世了,彻底失去了为自己辩白的可能。她的形象是靠明玉个人视角回忆建构起来的,在女儿的视角中,她是个重度厌女儿症患者,重男轻女到不可理喻。原著小说倒是介绍了苏母厌女的原因(把女儿当做了不幸福的源头),但你不能让观众一边看着电视剧,一边找原著来脑补啊。

  事实上,“重男轻女”与其说是情感上的,莫如说是儒家社会生存的一种文化选择和文化惯性,加之在物质匮乏时代,可供分配的资源实在有限,女儿多数时候分到的资源有限。但《都挺好》上来就把苏母当成了一个“怪物”般的存在,靠极度抽空的、极端的人设制造戏剧冲突,没有真正去探讨、去挖掘,也没有可能去埋葬、去告别“重男轻女”这种文化基因。

  非常可惜,《都挺好》本来是有机会的。它选择的家庭结构不像樊胜美的,樊胜美在原生家庭是被当做一种“资源”在利用的。《都挺好》的原生家庭并不需要女儿来供养,原著小说的立意就是如何与原生家庭从理解、和解到告别,完成女主人公苏明玉的心理疗愈和二度成长。但遗憾的是,电视剧播出过半了,明玉的家人都展示了他们最不堪的一面:自私自利、家庭暴力、冷漠无情,如何能与这样的家庭和解?至少现在,网友都在留言:不原谅,不和解,因为不值得。编剧挖坑太多,好担心他们填不起来,想大团圆大和解最后得霸王硬上弓(又必须和解要不怎么叫“都挺好”呢),而明玉的确已经隐隐有了成为“圣母”的迹象,她在很多方面,已经不自觉地悄然取代了苏母,成为这个家族里的新一任“母亲”,使苏家重新实现“平衡”。这种平衡,并非真正的和解,它只是强弱力量的反转。

  尽管重男轻女依托的环境和物质基础已经消逝了,但文化有着强大的惯性,不会因为权力结构、经济结构的改变而立刻消失。从社会到个体都如是,身边就有不少这样的“独立女性”(70后80后),原本也常在一起吐槽父母重男轻女。但因为生了个儿子,迅速就变成了“男权主义者”。我有个女性朋友,留过洋、读过博,可有一天却很气愤地告诉我:婆婆竟然想把老家的房子留给小姑子?小姑子的女儿跟他家姓吗?!看《我家那小子》的时候,你肯定会对大妈们的“择媳观”不以为然。但若是调查一下70后80后未来婆婆们的择媳观,会发现,其实二者区别不大,甚至要求还更高。儿媳妇除了要会照顾她儿子,还得独立能挣钱,而且最好跟原生家庭撇清,这样才能不贴补娘家。

  《都挺好》本来可以在拆解这些文化基因、打破这种文化惯性上多下工夫,但可惜,为了获得情绪认同,获得咪蒙式的传播效果,它把精力放在了营造戏剧奇观和大女主人设上。赢了情绪,看着痛快,但输了思考,少了建设性。

  最后,虽然是正午阳光的作品,但《都挺好》光用得特别不讲究,苍白、平面、毫无层次,缺乏美感。差评。 马彧马彧

(责编:赵光霞、宋心蕊)

推荐阅读

“2018新闻传播学院院长论坛”举行
  “2018新闻传播学院院长论坛”11月10日在厦门大学举行。人民日报社副总编辑卢新宁,福建省委常委、宣传部部长、秘书长梁建勇,厦门大学党委书记张彦,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长吴岩等与会并致辞。
【详细】“2018新闻传播学院院长论坛”举行   “2018新闻传播学院院长论坛”11月10日在厦门大学举行。人民日报社副总编辑卢新宁,福建省委常委、宣传部部长、秘书长梁建勇,厦门大学党委书记张彦,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长吴岩等与会并致辞。 【详细】

第五届世界互联网大会
  由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和浙江省人民政府共同主办的第五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于11月7日至9日在乌镇召开。本届大会以“创造互信共治的数字世界——携手共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为主题。
【详细】第五届世界互联网大会   由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和浙江省人民政府共同主办的第五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于11月7日至9日在乌镇召开。本届大会以“创造互信共治的数字世界——携手共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为主题。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