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京报:"见记者立即上报",盯梢背后恰是心虚

2019年05月15日07:08  来源:新京报
 
原标题:“见记者立即上报”,盯梢背后恰是心虚

  越是对记者高度警觉、处处设防,无法光明磊落地接受监督,越是说明心虚。

  5月12日有微博网友爆料称,佛山市顺德区陈村镇南涌社区下辖各住宿场所,被当地派出所要求“盯梢”记者。知情人告诉媒体,他是“南涌旅业、浴足业、娱乐业群”微信群成员,群内名为“南涌警务区波哥”的群友确实发布了“接派出所紧急通知,发现记者立即上报”的消息。佛山市公安局顺德分局公关科一工作人员称,正在了解此事。

  据报道,“南涌警务区”确实是当地警务室,发布通知的群友“波哥”,也的确是警务室工作人员,可见盯梢记者并非子虚乌有。

  关于为何要草木皆兵地防记者,有个关键细节值得注意——就在两天前,有媒体刊发报道了《广东一镇政府异地投诉代理村民维权的律师事务所,村民申请公开花销》,提到陈村镇赤花村村民因土地征收补偿安置纠纷,聘请天津律师维权,而当地政府派人到天津律协投诉律师所在律所违法,最后律所被判定未违规。

  就此事看,大费周章异地投诉律所的做法,是典型的掩人耳目行为,也给人“不解决问题,解决提出问题的人”之感。

  媒体监督报道发布后,无疑会对地方构成舆论压力。考虑到报道和盯梢记者前后紧密的时间线,当地会否将“解决提出问题者”的舆情应对思路,延伸为盯梢记者,难免引人揣测。

  这虽然止于猜测,但依照经验化判断,个别地方、部门越是对记者高度警觉、处处设防,无法光明磊落地接受监督,越是说明心虚。

  其实从分工的角度看,媒体一方面可以提供监督线索,协助警方进行社会治理;另一方面能够敦促依法履职,避免在具体纠纷中矛盾扩大化。因此,地方更适合采取的姿态,理应是欢迎记者,达到一种良性互动的状态。

  然而,从此前的西安户县微信群直播盯梢,到此次让住宿场所实时上报记者情报,类似提防媒体的案例已屡见不鲜。甚至在一些地方,它还会被当成一种有效的舆情应对经验,供内部学习模仿。凡此种种,无不显示出排斥监督的巨大治理误区。

  从法律层面来看,将旅客信息录入治安管理系统,是为了打击违法犯罪,将记者当成可疑人士“监督”起来,可以说毫无依据。

  耐人寻味的是,在汇报记者行踪的要求发布后,那些酒店宾馆负责人清一色地回复“收到”。这也暴露出了某种管理秩序。而这种秩序,并不在正常的警民互动之列。

  此次防记者的操作曝光,当地有关方面的形象注定会遭遇二次舆论危机。这也提醒有些地方,在应对外界监督,在和媒体打交道时,别总是奉行“堵字诀”。对记者日防夜防的捂盖子逻辑,往往会导向相反的结果。

  “发现记者立即上报”,不如“发现自身问题立即改正”。对各地方而言,也只有将“解决提出问题者”的思路拽回到“解决问题”上来,方为正道。

  □余寒(媒体人)

(责编:宋心蕊、赵光霞)

推荐阅读

“2018新闻传播学院院长论坛”举行
  “2018新闻传播学院院长论坛”11月10日在厦门大学举行。人民日报社副总编辑卢新宁,福建省委常委、宣传部部长、秘书长梁建勇,厦门大学党委书记张彦,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长吴岩等与会并致辞。
【详细】“2018新闻传播学院院长论坛”举行   “2018新闻传播学院院长论坛”11月10日在厦门大学举行。人民日报社副总编辑卢新宁,福建省委常委、宣传部部长、秘书长梁建勇,厦门大学党委书记张彦,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长吴岩等与会并致辞。 【详细】

第五届世界互联网大会
  由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和浙江省人民政府共同主办的第五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于11月7日至9日在乌镇召开。本届大会以“创造互信共治的数字世界——携手共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为主题。
【详细】第五届世界互联网大会   由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和浙江省人民政府共同主办的第五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于11月7日至9日在乌镇召开。本届大会以“创造互信共治的数字世界——携手共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为主题。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