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子》六月上映 高希希:细节决定成败别想糊弄观众

2019年06月06日07:10  来源:羊城晚报
 
原标题:导演高希希:细节决定成败别想糊弄观众

  《八子》讲述一位母亲把八个儿子送上战场的故事

  刘端端和邵兵(右)

  高希希

  根据赣南真实事件改编,由高希希执导,邵兵、刘端端领衔主演的战争史诗电影《八子》,近日在江西赣州举行发布会。该片讲述一位母亲把八个儿子送上了战场,为家国付出的感人故事:在1934年的赣南中央苏区,杨家八个儿子悉数参军,有六人先后阵亡,最后大哥杨大牛(邵兵饰)带领幼弟满崽(刘端端饰)和全排战士,与敌人血战到底直至拼尽一兵一卒。该片将于6月21日登陆内地院线。

  拍摄地赣州是高希希的老家,这是继2012年执导电视剧《毛泽东》之后,他第二次回家乡拍戏,曾执导过多部战争戏的高希希坦言压力很大:“家乡领导跟我说,希望这部戏成为高希希的扛鼎之作,所以接受这个任务,我不踏实,不知是否能完成好。但拍的时候,我的压力在减轻,信心在增强,觉得自己有义务把家乡的故事拍好。”发布会结束后,高希希接受了羊城晚报记者的专访。

  A 理念 拍摄主旋律电影,应该避免喊口号

  谈及创作,高希希表示,希望在拍摄手法上,《八子》能避开某些主旋律电影的模式和套路,希望这个真实的故事,能做到雅俗共赏,让这代年轻人感受到革命先烈的不易。

  羊城晚报:近十年来,你认为国内主旋律电影是什么模式?

  高希希:我想回避一拍主旋律影片就喊口号的模式。《八子》里有句台词是:“全排都有,给我上!”还有一句母亲跟儿子说:“你一定要给我把弟弟们带回来,全村人都指望你们过好日子。”这已经是最像口号的台词了,但这种话特别朴实,当时老百姓就是这种心情。

  拍战争片,我们是在真实面对战争和人性,真实很重要。我之前拍《三国》,强调真实性;拍《八子》,也强调真实性,而且细节是成败的关键。

  羊城晚报:在细节上,你做了哪些努力?

  高希希:细节体现在每一寸服装上。这次我们还用了好莱坞级爆破师。拍戏前,他备了2000多个炸点,我说不够,要照4000个准备,最后拍完是4500个炸点。我要求演员亲力亲为,不用替身,都要自己踩在炸点上。

  羊城晚报:投入有多大?

  高希希:成本很高,例如,用了不计其数的子弹。子弹是6块钱一个,制片对我说,你崩两枪就是一份盒饭。没办法,机枪一响起来,一箱子弹就没了。这次我们请了好莱坞团队来设计“特效合成”,但有些设计成本太高,我们有点“合”不起,就用了一些好的设计,剩下的找国内公司做。

  羊城报社:听说这次的拍摄环境异常艰苦?

  高希希:拍摄时,赣州地区的气温一般都是1℃到2℃,而且阴雨绵绵,比北京-5℃都冷。演员穿得不多,躺在水里很难受,有时候还做了一些极致的化妆,刀口不能泡水里,得悬在水面上,很不容易。

  B 拍摄 拍电影就得辛苦,别想给自己加戏

  邵兵在发布会上说笑:“高希希每次叫我演的都是很累的戏,战争戏有很多黑烟,每天拍完,咳的痰都是黑的。”高希希受访时也直言:“连续46天没有晴过,一直阴雨天,整部戏奋战了接近三个月。”

  羊城晚报:演员们在片场应该很怕你吧?

  高希希:我说你们全体人员千万不要怕我,随时都可以想象,攒一些好戏,只要我最后用了,晚上可以奖励一杯酒。拍摄氛围特别好,大家都在想着怎么拍得更好。但也有演员想完后,戏变得牛头不对马嘴,我一通骂,一脚踹过去说:重新想,你这就是为了给自己加戏!

  羊城晚报:艰苦的环境,演员没有抱怨么?

  高希希:拍电影就应该要辛苦,有付出才有收获。在片场,我就看到地上一滩水,对演员说:躺下!也没人给他们换衣服,他们就自觉躺下了。这部戏一开始招募了四五十个群戏演员,才拍了一周,就跑了一半。我很感谢留下来的群演,问他们为什么没跑?他们说就爱演我的戏,愿意听我讲戏,就算一直躺着也愿意。邵兵他们也是这样,到现场自己嫌脸太干净了,在地上捡一坨湿泥巴就往脸上、头发上抹。

  羊城晚报:看这次阵容,一线演员不多,选角方面是怎么考虑的?

  高希希:除了邵兵,我最初也请了一些所谓的一线演员,但一些演员一听说要吃这么多苦,闻风就跑。在选角方面我的确做了一些取舍,必须严格按照人物来选角,基本上放弃(用流量演员)。

  羊城晚报:好像何润东来客串了几场戏?

  高希希:何润东演个狙击手,最后为了救“满崽”被炸死了。他的台词只有一段话,不超过一分钟。何润东和我合作很多年了,我让他来,他二话不说就来了,他还想多演几场,我说,只有一两场戏。

  C票房 影片真正有质感,就可以实现“逆袭”

  在拍《八子》之前,高希希就准确评估了观众群:“现在的观众不是这么好糊弄的,如果做得虚假了,他们是不会原谅你的。我看过《血战钢锯岭》,非常好。如果把真正有质感、有温度的片子呈现给观众,他们是会接受的。”本来准备只做部小电影的高希希,看完剧本,决定要做大片,找人追加了投资。

  羊城晚报:在发行方面有信心吗?

  高希希:《八子》审片的时候,听说有领导站起来说:既叫好,又叫座!发行公司准备在上映前几天,提前让记者看片,让他们写真实的感受,希望这部片能“逆袭”。

  羊城晚报:为什么会有“逆袭”这种想法呢?

  高希希:之前的《我不是药神》,我光听这个片名就烦,觉得又是招摇撞骗的。可周围人都说不错,我就去看了,这片子好,把我感动了,应该有很多人像我这样,这就是“逆袭”的结果。而且我问了年轻人,为什么会去看?一是徐峥有票房号召力;二是故事真实且沉重地反映社会问题。我觉得《八子》也能给观众带来这样的感受。这两天《八子》在我老家点映,有朋友去之前是不抱希望、硬着头皮看的,没想到他还哭了一场。

  同场加映

  高希希担任白玉兰奖评委会主席

  拍电影其实是高希希的“副业”,他的电视剧作品《历史的天空》《幸福像花儿一样》《甜蜜蜜》《三国》等更加脍炙人口。今年,高希希担任上海电视节白玉兰奖电视剧单元评委会主席,将和编剧陈彤,演员黄志忠、马伊琍,导演张永新共同评选出“白玉兰奖”。

  羊城晚报:拍电视剧和拍电影,感觉有什么不一样?

  高希希:有人说我拍电影时有点矫情,太较真了。结尾的戏,我反反复复拍了很多次。浮桥的景都搭完了,后来又重新搭景,把浮桥改成了索桥。之前搭的景,浪费就浪费吧,这需要勇气和胆略。

  羊城晚报:你拍电视剧就不这样了?

  高希希:拍电视剧的载体结构、关系不一样,它比电影有优势,我可以娓娓道来,这场说不清楚,下一场一定能说清楚,而且可以通过对白推进剧情,“菜”糊了,也可以接得上;电影就需要场面去推动剧情。

  羊城晚报:你好几年不拍电视剧了,最近又开始拍剧,是怎么考虑的?

  高希希:现在电视剧的制作水准上来了,国民的观赏标准也上来了。我想拍几个像《权力的游戏》那样的大剧,比较可能选择历史题材。之前几年,各类老板、民营企业“哐哐”往影视圈里钻,有时完全没有考虑到质量水准,出现了一大批质量不高的作品;现在的趋势更健康,去粗取精,虽然作品数量有所减少,但质量上来了。今年我看了一部分白玉兰奖入围作品,特别是改革开放40周年的一些题材,挺有质感。

  羊城晚报:很多人很好奇,白玉兰奖到底是怎么评出来的?

  高希希:白玉兰奖非常尊重评委会的意见,专业性更强一些,基本就是五个评委坐下来讨论现有的提名名单,是个集体决策的过程,我可能会比别人多一票,投票评出奖项。我们几个评委不会私下沟通,要到会上沟通。

  羊城晚报:网上很多人力捧《都挺好》里饰演“苏大强”的倪大红拿最佳男主角,你会听取网民的呼声吗?

  高希希:我还没来得及看《都挺好》,但听周围的人群反馈这部剧不错,是热门的现代题材。至于谁能得奖,呼声是一方面,但最后还是投票来定,大家觉得谁合适就投谁。(记者 龚卫锋 实习生 李依桐)

(责编:宋心蕊、赵光霞)

推荐阅读

“2018新闻传播学院院长论坛”举行
  “2018新闻传播学院院长论坛”11月10日在厦门大学举行。人民日报社副总编辑卢新宁,福建省委常委、宣传部部长、秘书长梁建勇,厦门大学党委书记张彦,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长吴岩等与会并致辞。
【详细】“2018新闻传播学院院长论坛”举行   “2018新闻传播学院院长论坛”11月10日在厦门大学举行。人民日报社副总编辑卢新宁,福建省委常委、宣传部部长、秘书长梁建勇,厦门大学党委书记张彦,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长吴岩等与会并致辞。 【详细】

第五届世界互联网大会
  由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和浙江省人民政府共同主办的第五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于11月7日至9日在乌镇召开。本届大会以“创造互信共治的数字世界——携手共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为主题。
【详细】第五届世界互联网大会   由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和浙江省人民政府共同主办的第五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于11月7日至9日在乌镇召开。本届大会以“创造互信共治的数字世界——携手共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为主题。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