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唳华亭》播出 贴近历史才能让"仿古剧"走得更远

2019年11月14日07:33  来源:新京报
 
原标题:贴近历史,才能让“仿古剧”《鹤唳华亭》走得更远

  《鹤唳华亭》中的几位中心人物,男主角南齐皇储萧定权(中),与男主角产生羁绊的女主角(右),以及跟男主角关系复杂的南齐皇帝萧睿鉴(左)。

  杨文军执导,罗晋、李一桐等人主演的《鹤唳华亭》于11月12日零点静悄悄地上线播出,该剧改编自雪满梁园的同名小说,并由雪满梁园担任编剧。这是一部“仿宋剧”,连同已经杀青在排挡中的李少红的《大宋宫词》与正午阳光的《孤城闭》,一个“宋宫宇宙”或由此开启。

  1

  “架空剧”更自由 但也不能胡编乱造

  小说《鹤唳华亭》最早于晋江文学城连载,出版之后,得到诸多书迷的一致好评,豆瓣评分高达8.5分。这源于作家出色的古文功底,小说行文古香古色,讲述的权谋故事并非停留于尔虞我诈的噱头层面,而是具有一定的历史格局和深沉的理想寄托。雪满梁园亲自担任剧版编剧,虽然情节上与小说有很大的改动,但仍保留了小说的风格和格调。

  《鹤唳华亭》将背景设在“南齐”,且皇帝姓萧,但值得注意的是,这个南齐并非南北朝时期的南齐,《鹤唳华亭》是一部架空古装剧。

  所谓架空,即小说中的背景、事件、人物都是虚构的。与架空古装剧对应的是历史剧。历史剧就像历史学者吴晗所说,“在历史剧的创作过程中,首先需要明确历史背景,其次主要历史人物、事件必须符合历史发展,最后次要人物、故事情节可以根据创作需要进行调整。”通俗地理解,历史剧就是“大事不虚,小事不拘”,人物的事迹、主线不能杜撰,但生活细节、情感关系不妨戏说。

  不过,考虑到当下对古装历史剧要求严格,历史剧创作需高度严谨,这对于许多创作者来说,进入门槛太高。于是,不少创作者便转而走向古装架空剧,以规避真实历史对历史剧的一种无形规范。

  架空剧因为缺乏束缚,所以它更自由,但没有边界的自由,常常也会走向胡编乱造。比如中国当下的许多古装架空剧,本质上是古代背景、穿着古代服饰的现代剧,各个朝代的礼仪、物什“一锅炖”,充斥着一股浓浓的廉价塑料花味。

  一些严谨的创作者便采取了折中路线,即剧集中的风物礼仪来自于某个真实的历史年代,但剧作却将朝代模糊掉了。它虽然也是“架空剧”,但更像是“仿朝剧”。比如《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就是一部“仿宋剧”。之所以架空,就像侯鸿亮说的,“落到具体朝代不仅有很大的改编,也是对历史的不尊重,毕竟不可能让故事和真实历史有特别好的结合”;而之所以借鉴宋朝,是想让整部剧的美学、风格统一,质感上更高级。再比如《长安十二时辰》,其实也只是一部“仿唐剧”,剧中的“天保三年”以及很多人物在历史上并不存在,但剧中的服装、语言、道具、社会生活等,又分明是盛唐时期。

  2

  严谨认真的“仿”能让观众体会古代美学

  《鹤唳华亭》的晋江文学版有两条注解:“1、名物、服饰、艺术、风俗一律从宋,宋后的典故仍旧不会出现。2,典章、制度、礼仪一律从明初。”到了剧版则进一步统一,名物、服饰、艺术、风俗一律从宋,而不少制度、礼仪,也均是出自宋朝。

  我们先来看服饰。剧中的皇帝与官员上朝时,均头戴长翅帽(用铁片、竹篾做骨架,外面用布帛装饰的帽翎)——而这是宋朝独有的。皇帝与官员的帽子又有所区别,帝王用的两脚较长,两脚平施,以铁为之,朝臣用的为方顶硬裹,两脚较短,平施一折上翘。戴上这种帽子以后,行走极不方便,一不小心,帽子就会歪了,甚至掉了。据说,这种帽子是宋太祖赵匡胤发明的,以防止官员在上早朝时交头接耳,窃窃私语。

  接着看官制。剧中,皇帝身边始终陪伴着一名官员,皇帝一直称他为“殿帅”。殿帅是宋朝的一种特有官职,一般是指统领禁军的殿前指挥使。

  再看剧中的科举考试。宋代科举考试制度较往朝也有了很大的进步。比如建立糊名制度,就是将考生考卷上的姓名、籍贯等密封起来,又称“弥封”或“封弥”。再如为了考试的公正性,宋代还有“锁院”制度,考试期间主考官进入贡院,不得外出,以避免举子请托贿赂主考官。这些在剧中的科考泄题案中,都有所体现。

  陈寅恪先生曾说:“华夏民族之文化,历数千载之演进,造极于赵宋之世。”宋朝是文官政治,是文官非常幸福的朝代,文人们都推崇“格物致知”,这让宋朝成了中国传统文化和审美的高峰,宋代士人的文化修养和美学趣味为后世所追慕。比如宋代文人很热爱饮茶,但他们的饮茶方式叫点茶法,就是先将茶饼碾成细末,置于茶碗中,倒入少量沸水调成糊状,再注入沸水,适当搅动,使茶末与水相融。士大夫会斗茶(茶盏中浮起的泡沫越白越多越持久越好),斗茶不仅是一种趣味,也是“格物致知”,自我沉潜、自我反省,从而达到内心的净化和超脱。在剧中,观众可以一睹点茶之美。

  宋朝美学是中国古代美学里的一个巅峰,不过以宋朝为背景的古装剧很少,正剧尤其少,观众的印象主要停留在《水浒传》《包青天》等民间演义改编的剧集以及金庸剧,这不得不说是一个遗憾。

  《鹤唳华亭》虽然只是一部“仿宋剧”,但它在方方面面深刻体现了宋朝“韵外之致”的美学,有助于让观众更进一步了解宋朝、喜欢宋朝。

  3

  服化道之外 扎实的故事讲述才能吸引人

  服化道并不是一部剧集的全部。现在古装剧也出现了一个不良的倾向,即导演成了摄影师、道具师、灯光师,可他恰恰没有履行好导演的职责——把一个故事讲好。这样一来,再好的服化道都有买椟还珠之嫌。精致的服化道可以第一眼吸引观众,但故事才是保持观众长久吸引力的不二法则。《鹤唳华亭》令人称道,主要原因还在于目前为止它的故事扎实。

  该剧讲述的是,南齐皇储萧定权(罗晋饰),外有一代名将的母舅顾思林(刘德凯饰)力撑,内有清流领袖的太傅卢世瑜(王劲松饰)支持,却被皇帝萧睿鉴(黄志忠饰)忌惮打压,并纵容庶长子齐王(金瀚饰)对储君之位的觊觎。不为皇帝所爱,齐王又步步紧逼、陷阱不断,萧定权是如何在这冷酷宫中坚守其君子之德?

  虽然只播出几集,但《鹤唳华亭》情节快、节奏快、内容密度高、反转不断。强情节不是为了狗血而狗血,它准确把握了冲突的根源——皇帝对太子的忌惮。一方面是因为太子的舅舅顾思林,身为外戚,掌握军权,对皇权形成掣肘,另一方面是太子有贤名,深受朝臣拥护,稀释了他的皇权。这在古代“外戚政治”“皇储之争”中,都有大量的依据。

  观众可以将《鹤唳华亭》看做《琅琊榜》的前传。《琅琊榜》中,十二年前,梁王轻信赤焰军谋逆的谗言,苦战疲惫的赤焰军将士受到本国军队的袭击,七万赤焰军在梅岭全军覆没。朝中广有贤名的皇储祁王受牵连下狱被杀,林氏一族遭到血洗。林殊从地狱之门拾回残命,经历削骨易容之痛,化身天下第一大帮江左盟盟主梅长苏。

  梁王之所以轻信谗言,是因为他本来就忌惮林家与祁王势力。赤焰军主帅林燮也是外戚,他是未来皇后宸妃的哥哥、皇储祁王的舅舅、林氏医女静妃的故主、云南王的亲家,势力遍布朝野。相对地,身为皇储的祁王,舅舅是功高震主的林燮,舅妈亲姑姑晋阳长公主,与林殊、靖王是好兄弟,本人又非常争气,贤德之名远扬,无形中也稀释了梁王的权威。所以就有了“赤焰逆案”,梁王借助这一冤案,赐死祁王,林氏满门被诛,他的权力空前地巩固。

  与《琅琊榜》对照,萧定权就相当于祁王,顾思林就相当于林燮,顾思林之子顾逢恩就相当于林殊。只是在小说中,萧定权与顾逢恩的结局,与靖王与梅长苏的结局截然不同。但二者留下的复杂况味和历史反思,却是相似的。

  《鹤唳华亭》若不烂尾,它有望成为《琅琊榜》这样的经典之作。

  □从易(剧评人)

(责编:宋心蕊、赵光霞)

推荐阅读

“2018新闻传播学院院长论坛”举行
  “2018新闻传播学院院长论坛”11月10日在厦门大学举行。人民日报社副总编辑卢新宁,福建省委常委、宣传部部长、秘书长梁建勇,厦门大学党委书记张彦,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长吴岩等与会并致辞。
【详细】“2018新闻传播学院院长论坛”举行   “2018新闻传播学院院长论坛”11月10日在厦门大学举行。人民日报社副总编辑卢新宁,福建省委常委、宣传部部长、秘书长梁建勇,厦门大学党委书记张彦,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长吴岩等与会并致辞。 【详细】

第五届世界互联网大会
  由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和浙江省人民政府共同主办的第五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于11月7日至9日在乌镇召开。本届大会以“创造互信共治的数字世界——携手共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为主题。
【详细】第五届世界互联网大会   由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和浙江省人民政府共同主办的第五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于11月7日至9日在乌镇召开。本届大会以“创造互信共治的数字世界——携手共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为主题。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