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岩:每天起床后睡觉前 都会去搜自己的名字

滕朝

2019年11月14日07:35  来源:新京报
 
原标题:柳岩 每天起床后睡觉前,都会去搜自己的名字

  片中柳岩吃辣椒的桥段,不仅是真吃还加了芥末。

  柳岩说,虽然她和大鹏私下不来往,但银幕上特别有火花。

  《受益人》剧照。

  电影《煎饼侠》

  电影《从你的全世界路过》

  电影《叶问外传:张天志》

  电视剧《武动乾坤》

  电影《捉妖记2》

  11月8日,申奥导演,大鹏、柳岩、张子贤主演的电影《受益人》上映,这天也是柳岩的生日。这份生日礼物对柳岩来说,格外珍贵。从广州医院的一名小护士,到综艺节目主持人,再转做演员被观众贴上“性感”标签,最后成为大银幕女主角,柳岩的经历颇为励志。

  作为天蝎座,她格外谨慎敏感,不那么容易相信人。拍摄现场,导演、大鹏和张子贤经常表扬柳岩演得好,她却总是说:“你们就合起伙来骗我吧”。电影定剪后,导演信心满满地放给柳岩看,柳岩看完有些失望:“没有你们说的那么好”。直到电影上映之后,从身边朋友和观众不断的反馈中,她才慢慢相信,“很多人也开始评价我的演技了”。

  1 《受益人》

  演淼淼,50%是模仿母亲

  最初拿到剧本时,柳岩并不是特别喜欢淼淼这个角色,因为剧本中的淼淼是一个拜金、浮夸、没有素质的失败者,柳岩没办法去演一个自己都不喜欢的角色,无法达到情感上的共鸣。导演申奥说服柳岩,“你跟淼淼说话都很直,笑起来特别肆无忌惮,都是情绪直给的人,抓住这一点,再用方言包裹,整个人物就会很生动”。

  为了找到人物的抓手,柳岩想到了自己的母亲,母亲是湖南人,性格比较外放,情绪也是大起大落,喜欢张罗,在饰演淼淼这个角色的时候,柳岩坦言“50%的表演模仿了母亲,10%来自真实的柳岩,还有40%是我的演技。”

  电影中有一场被观众讨论最多的戏——淼淼直播卸妆,也被视为柳岩表演的“高光时刻”。长达4分钟的镜头中,柳岩一边直播一边卸妆,还一边讲述着自己的过往经历。这场戏导演只写了大概的台词,剩下的全交给柳岩自由发挥。柳岩是主持人出身,只要导演不喊卡,可以一直说下去,即兴表演不是问题。不过,她还是准备了三天,一直在反复地倒词儿,因为片中淼淼与粉丝进行最后一次直播,表面看说的话没有章法,实际上有一个完整的心理过程。

  柳岩在台词中加入了很多自己的个人经历,比如“我呢,是湖南的,小时候跟我妈去广东生活了十年……”说到这里时,她自动转换成广东话,给观众以更加真实的代入感。柳岩演这场戏时也很难受,对着镜子说了几遍,每一遍都能把自己说哭。不过导演还是让她克制情绪,压着演会更好。

  片中还有一场淼淼吃辣椒的戏,她为了给吴海(大鹏饰)赢得一辆电动车,参加了吃辣椒比赛。虽是湖南人,但柳岩很小就去了广东生活,早就失去了吃辣的能力,“我好不容易回湖南一次都会被辣到起飞”。

  这场戏在镜头中呈现的仅是一个电视新闻片段,但拍摄时柳岩却吃了一盆的尖椒,好在道具老师没有挑最辣的那种。虽然辣得胃都难受,但柳岩还是演不出比赛那种火辣焦灼的感觉,就让道具老师买了几管芥末抹在辣椒里,吃完整个眼球都涨红了,“这种生理上的辣,跟你情感酝酿是不一样的。”

  2 “老搭档”

  合作前,有两三年都没见过大鹏

  观众印象中,大鹏和柳岩不仅是银幕上的黄金搭档,还是生活中“友情以上”的朋友。两人之间的这种“CP感”也是导演申奥选择他们作为《受益人》主角的原因之一。

  其实,两人的合作并不多,真正共同出演一部电影是在2015年大鹏导演的《煎饼侠》中,柳岩花了两天,客串了三场戏。而之前大鹏导演的网剧《屌丝男士》,柳岩每次都是拍两个小时,就把整季的戏份拍完了。但在两人工作的平行世界中,却经常会被媒体询问关于对方的问题。这让柳岩觉得非常吊诡,“我们私底下其实没有那么熟,也没私下吃过一顿饭,我们所有的关系都是建立在工作上”。甚至,在拍《受益人》前,她和大鹏有两三年几乎没见过面,微信互动都不超过十条。

  柳岩说,两人平时都非常忙,特别是大鹏一旦进入到一个角色或执导一部戏,会非常投入。最重要的是,柳岩认为友谊是建立在互相尊重的前提下,“我认识他第一天就知道他已婚,而我一直是个未婚的状态”。柳岩很传统,她其实是在刻意与大鹏保持距离感。她特别珍惜这份友谊,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缘分。在《受益人》的一站路演中,柳岩故意“挑事”地问大鹏:“除了我之外,说出三个适合演淼淼的女演员?”大鹏认真地想了想说,一个都没有。

  3 理性主义

  男女平等,遇到爱情会主动追求

  关于《受益人》的结尾,导演一直纠结淼淼到底该不该原谅吴海,为此拍摄了好几个版本,目前的版本是开放性的,但偏向于原谅。而将片中淼淼面对的问题抛向柳岩,她的回答则很坚决:“我不可能原谅吴海”。在她看来,电影中吴海试图杀妻骗保的行为已经远非欺骗那么简单,而是构成了犯罪,每个女孩子在爱情的糖衣炮弹下要努力保护好自己,“女人当然可以找一个男人依靠,但你绝不可能找一个男人去依附,那你就会失掉自我,成为他的附属品”。

  不过,柳岩对于这个问题又开启了一个新的方向,她说自己一辈子也不会原谅吴海,但这并不影响和他仍生活在一起。“你去问自己的父母,他们是不是有过N次想要离婚的冲动?是什么让他们在漫长的岁月中还是走到了最后,是时间和信任。”柳岩允许对方在爱情关系里偶尔犯错,但两人还是能够很好地过完一生,这并不矛盾。

  无论是工作中还是爱情中,柳岩都太理性了。她主张男女平权,不应该只让一方承担更多的责任。在爱情关系中,柳岩是主动的一方。

  小时候因为传统观念影响,柳岩也是被动型,觉得女生太主动,男生不会珍惜,但现在她觉得,我对你有好感,为什么不去表达。“如果我遇到爱情,一定会抓住它。我都单身快三年了,还没有看到爱情,要反省一下自己。”

  4 标签化

  “性感”,是无奈但也是好事

  柳岩自小读书就很好,属于德智体全面发展的孩子,不仅学习成绩好,还是班上的文艺委员、播音员,经常参加舞蹈比赛、歌唱比赛、演讲比赛,是老师眼中的乖学生,但也不是那种广受欢迎的班花类型。

  2005年,柳岩通过参加主持人大赛获得第7名,从而签约光线传媒。不过这场比赛出来的选手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主播和晚会主持,更偏综艺和娱乐一些。

  第一个带她入行的师傅是吴宗宪,“我跟欧弟是他的左右手,可是宪哥常说,他只觉得欧弟这只右手有用,我这只左手是废掉的,完全帮不上忙”。这句话柳岩一直记到现在。因为综艺节目中需要唱歌、跳舞、即兴表演等十八般武艺,柳岩完全接不上,“完全不是一个合格的综艺主持人”,之后公司便为她进行了唱歌、跳舞,还有表演方面的培训,“我不知道这些培训会让我日后成为一名演员,但我就是很喜欢。”

  从主持人转做演员之后,柳岩从特约演员做起,开始演一些配角、女二号,到如今的女主角,“是一个挺健康的成长过程”。

  然而,作为演员的柳岩自出道以来,就被贴上了性感标签,很多作品往往也是走性感路线,就连《煎饼侠》中的大鹏也会拿柳岩的身材抖包袱。“我演过二十个不同的角色,其实里面可能只有三个角色是偏性感或美艳的,但被大家记住的就是那三个。”

  虽然无奈,但她觉得也算是好事,至少观众记住了,“这个标签我不想撕掉”,因为擅长演一些比较有吸引力的角色,制作方能首先想到她,“在不是那么好的生存环境下,一直有戏拍,蛮好的”。

  电影《受益人》中,柳岩也有一段在泳池边展现身材的桥段,不过当观众看到她背上犹如七星瓢虫般的火罐印后,性感立马被一种黑色幽默化解。

  5 关于自己

  不会被恶评影响,更不是玻璃心

  去年5月,柳岩的父亲因病去世。今年柳岩回老家办理房产过户时,被热情的工作人员合影留念,结果照片却被地产开发公司利用,编造谣言说柳岩在当地买了10套房。不久前,她又因为在直播平台直播带货,被网友吐槽都去网上卖货了,在娱乐圈没什么资源。

  柳岩很奇怪,“为什么做直播就是负面的,它到底错在哪里?”她认为在网上卖货没有什么不光彩的,以后可能还会尝试直播,毕竟数据显示自己的带货能力还是挺强的。

  但她说还是会听取网友的一些建议,“演员不应该过多地曝光在不该出现的平台,好好保持神秘感和演员的状态,演戏在我的日程表里永远是第一位的。”

  对于外界的各种声音,进入演艺圈十几年的柳岩早就有了自我消化的能力,“我从来就不是一个玻璃心的人”。

  多年好友大鹏也感受到柳岩内心的强大,他去年参加柳岩父亲葬礼时,看到柳岩一个人迎来送往,忙碌有序,没有泪水,对同事说:“一个女孩得强大成什么样才可以忍着痛自己料理好这一切”。

  柳岩每天睁开眼和睡觉前必定要做的一件事,就是在微博上搜自己的名字,看看网友给她的评价和留言。因为她能看到真正喜欢她的人,有多在意她。当然其中也有很多有意思的事,比如有时别人夸她,她想去评论,却发现自己被屏蔽而无法评论。有的时候,她搜到网友的一些留言,还会去和经纪人确定自己的行程是否是去网友说的那个地方,“我完全生活在搜自己名字的乐趣当中”。

  虽然负面声音并不会给柳岩带来太大困扰,但她前段时间上了马薇薇的一个采访后,学会了一个应对恶评的有效方法:不要把恶评翻出来,让网友去攻击它,而是只拣好的评论去回复置顶,这样,关心你的人就会发现,你有看到大家在关心你,就放心了,还会形成一个良性循环,评论里永远都是一些比较健康的谈论。而那些恶评就会被淹没在好的评论里,发表恶评的人得不到关注后,自然会慢慢退去。

  新鲜问答

  新京报:对于表演,你有野心吗?想成为一个什么样的演员?

  柳岩:我没有野心,只有一颗真心。我觉得表演就是一个自然而然水到渠成的过程,并不是你铆足了劲儿想要去攀登高峰的一个用力的状态。所以能演戏挺好的,不能演戏,我就好好地生活,积累了足够的生活经验和表演经验,再去演戏。

  新京报:自己做过最让家里人自豪的事情是什么?

  柳岩:是我每年可以带全家人一起去旅游,因为我觉得这对家人来说是一个很重要的仪式,而且也是留下美好回忆的事情。

  新京报:平时不工作时的柳岩是什么样子的?

  柳岩:我比较宅,如果是短暂地休息几天,会在家里看看电影、看看书,请朋友吃个饭,比较悠闲。如果有半个月或者一个月不工作,我就会出国旅行,看看这个世界。

  新京报:在娱乐圈这些年,最大的变化是什么?

  柳岩:变得更加平静,不急躁,懂得享受生活了。(采写/新京报记者 滕朝 人物摄影/新京报记者 郭延冰)

(责编:宋心蕊、赵光霞)

推荐阅读

“2018新闻传播学院院长论坛”举行
  “2018新闻传播学院院长论坛”11月10日在厦门大学举行。人民日报社副总编辑卢新宁,福建省委常委、宣传部部长、秘书长梁建勇,厦门大学党委书记张彦,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长吴岩等与会并致辞。
【详细】“2018新闻传播学院院长论坛”举行   “2018新闻传播学院院长论坛”11月10日在厦门大学举行。人民日报社副总编辑卢新宁,福建省委常委、宣传部部长、秘书长梁建勇,厦门大学党委书记张彦,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长吴岩等与会并致辞。 【详细】

第五届世界互联网大会
  由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和浙江省人民政府共同主办的第五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于11月7日至9日在乌镇召开。本届大会以“创造互信共治的数字世界——携手共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为主题。
【详细】第五届世界互联网大会   由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和浙江省人民政府共同主办的第五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于11月7日至9日在乌镇召开。本届大会以“创造互信共治的数字世界——携手共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为主题。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