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傳媒>>傳媒專題>>休刊大潮開啟 紙媒時代走向衰落?>>各方反應

業界討論:報刊雜志休刊的多米諾骨牌是否已推倒

2014年05月05日16:30    來源:記者站網    手機看新聞
原標題:報刊雜志休刊的多米諾骨牌是否已推倒

  24日,創刊15年的上海報紙《天天新報》宣布5月一日起休刊。此前的22日,北京《競報》剛剛對外宣布25日起休刊。從去年至今,已先后有多家報刊雜志宣布休刊,這引發了業界對紙媒未來發展趨勢的討論:報刊雜志休刊的多米諾骨牌是否已經推倒。

  《競報》正式作別十年

  24日,《競報》在休刊的最后一期上發表《十年想伴感謝有您》的告別語。其中寫道:告別,終歸是一件令人感傷的事情。但是,對於《競報》人來說,今天卻就是這麼一個必須與您——親愛的讀者朋友們——說再見的日子。

  2004年12月28日,《競報》在北京正式創刊,至今已經十個年頭。十年時間,對於一個人來說,是長大,抑或是老去﹔但對於歷史而言,卻不過只是一朵轉瞬即逝的小小浪花。競報在這十年中,從創刊之初服務於北京奧運會,到改版全面關注社會民生,從日報到周報,勵精圖治,幾經波折,到了此刻,打開沉甸甸的競報合訂本,扑面而來的,不僅是競報人曾經的音容笑貌,更有一種見証者的歷史氣息令人感慨唏噓。

  《競報》在告別語中承認,毋庸諱言,《競報》自誕生之日便必須直面傳統報業市場的激烈競爭,更無法避免網絡新媒體迅速崛起的巨大沖擊。“告別昨天,是因為我們面朝未來﹔告別過去,是因為我們有了新的選擇。感謝您,無論您是十年來一直關心著《競報》,還是第一次偶然讀到了這段文字,《競報》人都感謝有您相伴。我們也期待能有機會再次與您攜手相伴、並肩前行。”

  雖然《競報》、《天天新報》和《新聞晚報》都是休刊,但是其本質就是停刊。休刊和停刊的唯一區別就在於還保留刊號,但是從傳統媒體快速衰落的事實來看,之前一號難求的刊號已經不再值錢,休刊和停刊沒有本質區別。

  據報道,報紙休刊的根本原因在於報紙廣告的大幅度下滑乃至坍塌,2012年以來,我國報紙的廣告實收額已經連續2年大幅度下滑15-20%,很多地方的報紙市場已經不能支撐這麼多的報紙,水平相對較低的就必然停辦。

  國家行政學院社會與文化教研部高級經濟師郭全中認為,《競報》創辦以來,並非沒有努力,而是一直在探索,從報紙的定位調整,到向地鐵報的蛻變,但是依然沒有改變休刊的命運。

  休刊浪潮開啟?

  2013年底,曾有過很大輝煌的 《新聞晚報》率先宣布在今年1月1日停刊,成為上海報業集團成立后首張休刊的報紙。

  塵埃尚未落定,多米諾骨牌的第二張接踵而來:創刊於2004年的《競報》宣布自4月25日起休刊。兩天后,又有一家報紙加入休刊行列:《天天新報》於4月24日在頭版刊發“休刊公告”,決定將於2014年5月1日起休刊。

  在此期間,還有包括《錢經》、《好運money》等雜志也先后宣布休刊。有業內人士評論認為,在新媒體沖擊及市場化的浪潮下,《天天新報》休刊不會是最后一個,報刊雜志休刊的多米諾骨牌已經推倒。

  據報道,截至2012年底,我國共出版報紙1918家,期刊9867家,但是在廣告被互聯網媒體大幅度分流的今天,效益普遍偏差。目前,北上廣深等地的報紙普遍經營困難,而其他地方的報紙經營也會很快遇到困難。郭全中就此認為,即使按照一城一報來計算,我國也僅能支撐幾百張報紙生存,而三分之二乃至四分之三的報紙都是過剩的,因此,未來必將會有大量的難以生存的報紙停辦,我們也會對報刊休刊的壞消息習以為常。

  網友“陳俊律師”表示,紙質媒體崩盤性的休刊停業讓人唏噓不已,“在現階段網絡媒體、電視媒體,尤其是自媒體大行其道的時候,紙質媒體的逝去已經不可避免。”

  面對這些憂慮,不悲觀的聲音仍然存在。中新網在引述《新民周刊》特稿部主任胡展奮曾對《中國青年報》採訪時表示:“新媒體如朝陽新生,光芒萬丈,不可阻擋,這點毫無疑問。但不要說它們以后就會一統天下。這不可能。”

  中國新聞出版研究院應用理論研究室主任徐升國在接受中新網記者採訪時,觀點則比較折中。他認為,在新媒體沖擊下,傳統媒體衰落的趨勢比較明顯。之前的全民閱讀調查顯示讀報紙的人數、時長都在減少。那麼就意味著購買報紙的人數減少。虧損很可能是導致報紙休刊的重要原因之一。但他表示,幾本紙媒的休刊不能簡單論定為紙媒的衰落。

  傳統媒體出路何方?

  據中新網報道,在24日由中國新聞社浙江分社、中國新聞網等主辦的“中國新媒體峰會”上,互聯網實驗室CEO方興東認為,傳統媒體作為獨立商業模式的時代已經永遠過去,“傳統媒體轉型要達到生存和發展兩個目的,而媒體要生存下去,首先要認清互聯網的形勢。”

  《北京青年報》總編輯余海波22日在2014報業新趨勢論壇上也表示,目前傳統的內容+廣告商業模式正受到嚴峻挑戰,傳統媒體作為渠道的意義和價值在縮水。

  那麼,未來什麼樣的報紙能夠生存呢?在互聯網已經成為主流媒體的背景下,隨著重點新聞網站快速承擔起“喉舌”和“工具”的功能,在用戶遠離甚至拋棄傳統媒體的情況下,傳統媒體連“喉舌”和“工具”的功能也不能承擔。

  在經營的壓力越來越大,傳統媒體到底該往何處去?郭合中給出的答案是轉型。他表示,唯有積極轉型一途,即使轉型失敗,其墓志銘上也將被標記為“探索者”而含笑九泉,而那些“守株待兔”、“坐以待斃”者卻隻能背著“膽小鬼”和“恥辱者”的標記而被后人唾棄!

    另附署名小小盧寫給競報的告別文章:

  分別時讓我們唱一首《驪歌》

  泡一壺清茶,相向而坐,溫暖而從容地聊聊分別,這的確不是一件人人能夠淡定做到的事情。盡管在你我的人生歷程中,要面對的大大小小分別,就如同春去秋來、日月更替那麼自然和不可抗拒。

  置身時間的長河來看,沒有分別,就沒有孩子離開襁褓、離開父母羽翼的成長。沒有分別,不會有把初戀鎖進青春日記的珍藏。沒有分別,就不會有愛人重逢的喜悅。沒有分別,也不會有對相伴同行的懷念。沒有分別,更不會有人間生老病死、悲歡離合……

  分別,是人生最真實的實景。

  今天,《競報》和親愛的讀者們即將揮手作別。這就像一對相伴了十年的老朋友,分別時總有不舍有難離,但卻不該有悲戚。因為我們更願意相信:分別,是另一種形式的存在。分別,更孕育著下一次重逢的期冀。老朋友離去,留下的是背影,而他,卻正面朝希望而行。

  其實,希望無處不在。今天,我們的一位編輯,抱著她滿月不久的兒子,來編輯部看望媽媽的同事們。孩子的母親加入競報時剛二十出頭,十年來她在競報成長、成家、生子,她的人生在歷練中不斷地得到豐滿。這也是人生真實的實景——希望從來就不會消失,哪怕在面對無奈的分別時!

  最可貴、最溫暖的分別,是心底存追憶,眼裡含祝福,口中有歌聲。此刻,我們和您們——競報全體工作人員和親愛的讀者朋友們,應該唱響那些源遠流長的《驪歌》——

  長亭外/古道邊/芳草碧連天/晚風拂柳笛聲殘/夕陽山外山/天之涯/地之角/知交半零落/人生難得是歡聚/唯有別離多

  長亭外/古道邊/芳草碧連天/問君此去幾時還/來時莫徘徊/天之涯/地之角/知交半零落/一觚濁酒盡余歡/今宵別夢寒

  ……

  怎能忘記舊日朋友/心中能不懷想/舊日朋友豈能相忘/友誼地久天長

  我們曾經終日游蕩/在故鄉的青山上/我們也曾歷盡苦辛/到處奔波流浪

  友誼萬歲/朋友友誼/萬歲舉杯痛飲

  同聲歌唱友誼地久天長

  同聲歌唱友誼地久天長(來源:《競報》)

分享到:
(責編:張玉瑤(實習生)、趙光霞)




注冊/登錄
發言請遵守新聞跟帖服務協議   

使用其他賬號登錄: 新浪微博帳號登錄 QQ帳號登錄 人人帳號登錄 百度帳號登錄 豆瓣帳號登錄 天涯帳號登錄 淘寶帳號登錄 MSN帳號登錄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區登錄
用戶名: 立即注冊
密  碼: 找回密碼
  
  • 最新評論
  • 熱門評論
查看全部留言

24小時排行 | 新聞頻道留言熱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