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
人民網>>傳媒

國務院再次取消62項職業資格許可和認定事項以后——

考証降溫 求職鬆綁 門檻不降(走轉改·一線調查)

張  璁  林海彬
2015年08月05日08:04 |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小字號

  日前,國務院再次取消了62項職業資格許可和認定事項,截至目前,已公布取消的職業資格達到211項。有人歡呼“這些‘雞肋’証書總算取消了”,也有人擔心“之前辛苦考來的証書是不是就沒用了”。此外,相關行業將以何種標准設定准入門檻?對正值求職季的大學畢業生有何影響?記者進行了調查。

  “雞肋”証書被取消

  減少“不得不”的選項,斬斷考証背后利益鏈,為社會發展減負

  “居然還有這個証!”談到剛被取消的“網絡廣告經紀人”資格証,在南京市經營一家網絡廣告公司的王先生有點驚訝:“我干這行少說也有十來年了,從沒聽說過這個証。”在他看來,相較於資格証書,個人的實踐經驗和作品更重要。中國電信某分公司負責人力資源管理的林女士也向記者表示,企業在招聘時不會太在乎証書的數量,而是更注重証書的“含金量”以及與相關崗位的匹配程度。“那些被取消的証書有的太瑣細了,我們在崗的員工也沒有被要求去考。”

  正值求職季,盡管招聘方沒有對行業資格証書設置硬性要求,許多在校學生還是絲毫不敢怠慢。“雖然知道它挺雞肋的,但是大家都在考,如果自己不考就會害怕吃虧。”蘇州科技學院的學生小劉告訴記者,除了專業要求,“隨大流”也是考証的重要原因。手裡已經握有會計從業資格証、証券從業資格証、報關員等多張資格証書的她這個暑假沒有選擇回家,而是打算先實習一個月,然后8月底報個培訓班突擊一下,准備參加下學期的外貿英語考試。“幸虧還沒報名,不然幾百塊錢又要打水漂了!”看到自己正在准備的考試出現在最新一批被取消的名單裡,小劉並沒有覺得特別遺憾,“這些証啊,有它沒用,沒它不行。取消了也好,大家都不用折騰了。”

  據了解,現實中,一些資格証也成為借機斂財的工具。比如,企業為獲資質拿工程,每年支付百萬元租用資格証,而一些持証人,並不從事特定職業,卻靠出租資格証牟利,由此還催生了網絡中介,形成了某種利益鏈。

  “証書的盲目普及形成了行業准入的門檻,行政權力又通過証書進行具體化,面對這種來自政府和企業的雙重規制,考証對大多數人來說就成了一個‘不得不’的選項,這時証書就成為了社會發展的束縛。”南京大學就業創業指導中心主任高新房說。

  行業“鬆綁”機會多

  減少招人時的“誤傷”和用工成本,降低就業創業成本

  除了一些千奇百怪的“奇葩”資格、“雞肋”証書,部分專業要求高、考試難度大卻無法律依據的准入資格考試也一並被取消。福建漳州的謝先生是當地一家自來水公司的財物主管,因為工作業務上經常需要處理稅務方面的問題,他一直想考注冊稅務師。謝先生告訴記者:“注冊稅務師資格証書是入行的必備要件。因為涉稅鑒証業務報告都要由注冊稅務師開具,否則稅務部門不予受理,所以在企業,擁有注冊稅務師的會計很吃香。”但是由於工作忙碌和考試難度較大,謝先生已經考了兩年還是未能通過。

  2014年7月,國務院公布取消注冊稅務師等11項准入類職業資格。隨后,人力資源社會保障部辦公廳、國家稅務總局辦公廳印發《關於做好取消注冊稅務師職業資格許可和認定事項后續工作的通知》,明確將注冊稅務師職業資格由准入類資格調整為水平評價類職業資格。這對謝先生來說可是件好事,“財稅本來就不分家,現在涉稅鑒証業務的准入門檻一降低,很多會計就會有‘接單’的機會,大家工作起來更有動力。”

  對此,中國政法大學勞動法學者金英杰認為,沒有必要設置過多的門檻,在社會組織發達之后可以交由行業協會自行規范。“勞動權是自由權,取消職業資格認証表明我們更加遵循市場規律,依法行政正在逐步完善。”

  採訪中也有不少業內人士表示,隨著社會分工程度的不斷提高,把這些証書取消掉就是對整個行業進行了“大鬆綁”。“先把大門的門檻降低了,裡面不同房間再根據需要去保留和設置不同的門檻,這樣無論是對企業招人,求職應聘,還是自主創業都更具針對性,減少了企業招人時的‘誤傷’和用工成本,也大大降低了就業創業成本。”高新房說。

  准入門檻不可降

  減少職業資格與嚴格就業准入並不矛盾,但需做好相應配套

  “突然就被取消了,之前辛苦考來的証書是不是就沒用了?”臨近畢業,福建師范大學協和學院的小林因為注冊企業培訓師的事情犯了愁。去年11月,國務院取消67項職業資格許可和認定事項,注冊企業培訓師就在其中之列。“像我們這種普通二本出來的學生本來學歷上就沒有優勢,現在要大四了,已經沒有時間考其他証了,之前考來的証說取消就取消了,我們的損失誰來補償?”對於這突如其來的變化,小林表示不太能理解。

  中國勞動法學研究會理事周長征認為,法律上有“法不溯及既往”的原則,“他們手上的証書還是真實有效的,依據當時的法律規章,還是能証明他們具備相關的能力。”他表示,取消職業資格,對行業可能造成的混亂並不會像人們想象的那麼嚴重,“行業管理有多種形式,職業資格認証只是其中一種。比如會計方面有會計法,精算方面有保險法,稅務方面有稅務征管法,這些才是基礎。”

  人社部職業能力建設司司長張立新曾經解釋過,“減少職業資格與嚴格執行就業准入兩者並不矛盾,都不可偏廢。”據了解,未來我國將建立清單式、目錄式的職業資格管理方式,納入目錄的職業資格可以開展相關認証活動。同時,做好取消職業資格后的善后工作,研究制定行業協會、學會有序承擔水平評價職業資格認証的具體辦法。

  中國人民大學公共管理學院組織與人力資源研究所副教授劉穎提醒,“國家這番清理之后,應該警惕個別領域還出現變相亂收費的現象。建議針對求職單位進行調查,對確需職業資格認証的行業予以規范。”

  《 人民日報 》( 2015年08月05日 06 版)

(責編:趙光霞、宋心蕊)

分享讓更多人看到

傳媒推薦
  • @媒體人,新聞報道別任性
  • 網站運營者 這些"紅線"不能踩!
  • 一圖縱覽中國網絡視聽行業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