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代楷模——追記河北省優秀共產黨員李保國

2016年05月23日07:10  來源:河北共產黨員網
 
原標題:時代楷模——追記河北省優秀共產黨員李保國

  李保國同志是時代楷模,對黨忠誠,心系人民,艱苦奮斗,無私奉獻……要在“兩學一做”學習教育中,大力開展向李保國同志學習的活動。

  ——趙克志

  羊腸險徑上的探索,亂石荒坡旁的謀劃,實驗室裡不滅的燈光,蘋果樹下耐心的身影……這些艱難也好,繁重也好,都刻印著一個共產黨員堅實的足跡。

  太行山板栗集約栽培技術,太行山片麻岩山地綜合開發治理技術,富崗蘋果,綠嶺核桃……這些技術也好,品牌也好,都凝聚著一個共產黨員辛勞的汗水。

  農民教授,科技財神,太行新愚公,李瘋子……這些贊譽也好,綽號也好,都是一個共產黨員長留在人們心中的形象。

  5月19日,李保國同志先進事跡報告會在河北會堂舉行。兩千多名省會各界干部群眾聆聽報告。河北日報記者陳騰飛攝

  我國知名經濟林專家、山區治理專家、國務院政府特殊津貼專家、全國優秀科技特派員、全國先進工作者、全國師德先進個人、河北省省管優秀專家、河北省特等勞動模范、河北農業大學二級教授、博士生導師李保國——

  一個真正的共產黨員!

  一個優秀的共產黨員!

  

  “我們這一代人接受的教育就是服從組織,個人利益服從人民利益。”李保國說。

  1981年2月26日,李保國從河北林業專科學校(后並入河北農業大學)畢業,留校任教。3月6日,他就響應學校號召走進太行山,來到邢台縣前南峪村,投身到小流域立體開發項目中。原本農家子弟出身的他苦讀之后又回到農村,心中卻不曾有一絲一毫的失落:“我學的東西,隻有農村用的著啊。”

  初到前南峪,這個900多口人的小山村竟然有100多條光棍漢,因為窮啊。這裡的山地土層薄,不涵水,年年種樹不見樹,年年造林不見林。初生牛犢不怕虎,李保國起早貪黑,跑遍了山上的溝溝坎坎,記錄分析數據,尋求破解之道。“山當餐桌地當炕,躺在地上啃干糧”,這莫說比安靜的校園生活,就是比入學前在老家武邑縣機電局的工作狀態都艱難了許多。但他似乎沒想過這些,天天精神飽滿,忙得團團轉,村民們給他起了個外號:“李瘋子”。

  靠著這股瘋勁兒,李保國和課題組摸透了山地的脾性,提出用爆破整地的方法聚土截流。當時,條件有限,開溝爆破的炸藥需要自己炒制,李保國主動接下了這個危險的工作,從原料配比、炒制、爆破實驗,樣樣親自干。一次,他和課題組的同事們在一片土地安裝了幾十眼實驗炮。隨著“??”的悶響,炸點連續起爆,但細心的李保國發現有一眼沒響,“怎麼回事?”李保國不禁起身走出掩體。“危險!”同事們見狀著急地呼喊他回來,他隻轉頭揮揮手,繼續走近啞炮,扒開土小心地拆掉了引信。此時,他已汗濕衣背,同事們也驚出一身冷汗。

  在改革開放的洪流中,在具體的工作實踐中,李保國不斷加深著對黨的認識。1989年7月,在取得河北農業大學林學碩士學位的同時,他堅定地加入了中國共產黨。服從組織的意識,悄然升華為忠誠組織的品格,個人的價值與意義,緊緊結合進了黨和人民事業的發展與進步。

  經過多年的探索與實踐,李保國創造了太行山低山片麻岩區“聚續”生態農業工程技術,順山勢每隔4米開一條寬1.5—2米深1米的條狀溝,利用深眼悶炮技術疏鬆下方土后蓄水,把周圍的土層充填到溝裡,下雨時,雨水也能匯進溝中得以保留,樹木成活率由10%提高到90%。這項技術,使石質山地造林技術發生革命性變化,140萬畝荒山因此披上了綠裝。在創造這一技術的前南裕,過往的8000畝荒山禿嶺變成“太行山最綠的地方”,山頂洋槐帶帽,山中果樹纏腰,山下梯田抱腳,森林覆蓋率90.7%,植被覆蓋率94.6%,獲得聯合國“全球生態五百佳”提名。

  那時李保國所研究的還只是如何讓山區綠起來,工作中他發現群眾更期待富起來。如果發展經濟林木,不就很好地把二者結合起來了嗎? 河北省山地面積佔全省總面積的48.1%,人口眾多。改革開放以來,黨和山區人民十分重視以科技創新和技術進步為驅動的山區開發工作。作為一名林業科學工作者,李保國把黨和人民的需要當成自己義不容辭的責任,30多年來扎根山區,為徹底改變山區“旱、薄、蝕、窮、低”的面貌付出了全部心血。

  這是一條充滿艱辛的道路,但李保國義無反顧。后來,他曾動情地對內丘縣崗底村黨總支書記楊雙牛說:“你說太行老區,革命年代犧牲了多少人,他們圖什麼,不就圖讓人民過上好日子嗎?先輩們流血都不怕。咱們流點汗算什麼?”

  30多年來,李保國不懈地努力著,直接幫扶村庄40多個,間接帶動百余村庄發展,技術示范推廣總面積上千萬畝,先后取得研究成果28項,推廣36項實用技術,舉辦不同層次的培訓班800余次,培訓人員9萬余人次,使山區增收35.3億元,他用科技之手,點亮了前南裕生態經濟溝,富崗蘋果、綠嶺核桃等一串閃光的名字。在旁人看來,哪怕建好一個科技扶貧基地都不容易,可他卻讓星星之火成燎原之勢,10萬畝蘋果生產基地、百裡核桃產業帶、萬畝現代農業科技產業園......

  李保國的妻子、河北農業大學研究員郭素萍做報告。記者 鄭美芳/攝

  這一切,源於忠誠,對黨和人民事業的絕對忠誠。

  有人說,忠誠比能力更重要。也有人說,忠誠比黃金更重要。

  因為,一個共產黨員的忠誠所激發出的責任心和使命感、拼搏意識與奉獻精神,讓人不斷進取,不斷貢獻,讓人民收獲很多、很多。

  

  多少山重水復中的掙扎,多少峰回路轉后的陶醉。“科學有險阻,隻要肯登攀。”

  1999年,臨城縣的高勝福滿懷豪情承包了3000畝干旱的丘陵崗地,但當他手持工具走上荒崗,卻手足無措,不知怎麼干好了。他請來了李保國。

  李保國實地查看后,肯定地說:“這地方可以治理。”隨后一個多月,他帶著技術團隊從土壤、氣候、水利條件和市場需求等多個方面展開研究,確定出種植核桃的發展方向。

  傳統核桃品種雜,品質差,產量低,為了選育出優質核桃新品種,2000年,李保國親自從美國加利福尼亞大學引進6個核桃品種和11個山核桃品種,從國內其他地方引進13個優良核桃品種,進行了一次又一次的嫁接組培實驗。為了掌握核桃開花授粉的第一手資料,從3月下旬開始,他每天背一個水壺,從上午10點盯到下午4點,中午在樹底下啃兩個饅頭就算一頓飯了。一個多月,天天如此,別人心疼想替換他片刻,他一口回絕:“關鍵時刻我必須盯好,錯過了,要耽誤一年時間。”2003年夏,正在進行人工干預實驗,突降大雨,李保國用傘護住核桃新苗,自己則任憑雨水澆打。還有一次,愛人郭素萍因病住院,需要手術,李保國得知后雖然非常著急,但實驗正處關鍵時刻,隻打電話安排了一下,自己仍留在基地。那幾天,人們只是覺得他偶爾會眼神游移不定,卻不知發生了什麼。經過五年辛苦的努力,李保國成功培育出國內最優質的品種——綠嶺薄皮核桃。繼而,李保國創造了核桃的矮化密植技術,實現了壯枝挂果,管理方便,連年豐產,被中國工程院院士、北京林業大學校長尹偉倫教授認定為國內首創。同時創造的樹草牧沼四位一體的生態管理模式,實現了核桃品質的綠色有機。2009年,“太行山優質核桃產業化技術及深加工系列產品開發”項目獲河北省科技進步二等獎。2011年,原國家林業局在綠嶺舉辦了首屆中國核桃節,把這項標准化管理規模化發展的模式推向了全國,僅在邢台市,薄皮核桃年產值就超過20億元。

  在科技研究的選題上,李保國有一句名言:“脫貧為科研出題,科研為脫貧解難。老百姓需要什麼,我就研究什麼。”所以,他選取的,都是能廣泛應用於生產,讓群眾受益的課題,而不是在一般數據或一個點的突破,僅僅成為課堂上的一道考題。“深眼悶炮”控制爆破鬆土蓄水技術、隔坡溝狀梯機械整地技術、太行山片麻岩區“蓄、集、整、改、排”防洪減災工程技術、太行山板栗集約栽培技術、優質無公害草果栽培技術、綠色核桃配套栽培技術......都為山區建設帶來了巨大的效益。他發現現有節水灌溉設施在山區應用時有灌水時間不勻、灌水量不勻的問題,竟對機械發生了興趣,研發出一項國家發明專利——溢流式小管出流節水灌溉系統,很好地解決了這一難題。

  1996年8月,太行山連降暴雨,許多地方樹倒屋塌,田地毀損。洪水刮走了邢台縣崗底村200畝保命田,山上的果樹也遭受不同程度的傷害。李保國隨省科技救災組進村查看災情后,眉頭緊鎖,太行山怎樣防洪減災,如何綜合開發,這些問題深深攫住了他的心。臨走,他交待村干部年前3個月內把后溝的路修通,到時他再來。村黨支部書記楊雙牛帶領群眾隻用20天就把路修好了。李保國得知后非常高興,他看出這個村的班子是真心為群眾辦事的,對脾氣,於是帶著愛人扛著行李卷就住進了崗底。

  嚴冬裡,李保國帶領崗底村民展開重建家園的奮戰。托夢溝下,人聲鼎沸,巨大的標語挂在山頂:跟著星星月亮走,鍋灶支在托夢溝;干到臘月二十九,吃了餃子就動手。李保國和普通村民一樣,掄錘、放炮、挖坑、搬石頭。苦干一年,建成100畝高標准水平梯田,種上了綠油油的蘋果苗。河南省愚公故裡濟源市一位副書記到托夢溝參觀后,揮筆贊嘆:愚公故鄉在濟源,愚公精神在崗底。

  從1996年到2003年,李保國許多時候都吃住在崗底。他的“河北省太行山片麻岩區防洪減災工程技術研究” 獲河北省科技進步二等獎,“河北省片麻岩山地綜合開發治理技術”獲河北省科技進步三等獎。

  崗底的幾千畝山場栽種了20萬棵蘋果,李保國傾注心血,不斷摸索,不斷總結,形成了128道蘋果生產管理工序,實現了優質無公害蘋果生產的標准化,打造出遠近馳名的“富崗”蘋果品牌。這項技術獲得2003年河北省科技進步二等獎。但李保國沒有止步。2007年,他到日本長野信川大學研究梨樹矮化課題,看到富士蘋果的發源地在果樹管理上的確有高明之處,便打電話要崗底村的技術員楊雙奎前來學習。知道楊雙奎沒出過國,就委托人幫助把一切手續辦好,一應旅途及食宿費用都有他來出。回來后他和楊雙奎一頭扎進果園,摸索出了適合太行山地的下垂枝結果技術。

  30多年來,李保國先后承擔了數十項國家和省級科研課題,取得28項研究成果,獲省部級以上獎勵18項,出版專著5部,發表論文100余篇,主持完成《北方經濟林栽培學總論》等9部教材的編寫工作。

  有人說,李保國運氣好,干什麼成什麼。卻不知,為了每一項成果,李保國付出了怎樣的辛勞。荒山野嶺上,他不顧風吹日晒採集樣品,實驗室裡,他反反復復地分析數據……;卻不知,李保國為了讓自己的知識更廣博,在干中學,學中干,不管是生態的、土壤的、肥料的、栽培的,還是生理的、分子生物學的,從宏觀到微觀,從單項技術到宏觀產業設計,都努力學,都努力精通。46歲時,已經當了博士生導師的他,竟然又去扎扎實實地讀了經濟林博士,這在全國的博士生導師中,也屬罕見吧。

  人們羨慕李保國的成就,李保國卻把成就歸功於黨組織和廣大農民:“科研不能在半空中搞,沒有基層黨組織和群眾的支持幫助,我有山、水、林、田、路?是黨和人民成就了我。”

  

  創新驅動發展。將新的科學技術轉化為生產力,卻不是個輕鬆的過程,尤其李保國的技術,需要千百萬山區農民切實掌握在手中,才會讓一片片野嶺荒坡變成金山銀庫。這個全國知名的山區治理專家、經濟林專家、大牌教授因此將自己變身為一個普通農技服務站的技術員,成了一個比技術員責任更多更廣的教授,成了一個比技術員還接地氣兒的教授,奔忙在技術推廣第一線。用他自己的話說,就是“把我變成農民,把農民變成我”。

  按照李保國研究的128道工序生產出的“富崗”蘋果,果型、著色、個頭像一個模子脫出來的,極受市場歡迎。可當初教村民掌握技術,李保國著實下了好大的工夫。那時候整個河北省還很少見蘋果套袋技術,“套上不爛了嗎?”村民不接受。李保國自掏腰包買來16萬個果袋,在果園裡搞實驗:“套袋減了產,賠了是我的,賺了是大家的。”村干部說,賠了干部償還,李保國搖頭拒絕:“你給我上保險沒用,人們懷疑的是我。”為了讓村民掌握技術要領,他抻著他們的胳膊找角度,捏著他們的手腕找力度,常常一個多鐘頭才能教會一個人。秋天,套袋蘋果果型端正,又大又紅,五六兩的每個賣到10元,八兩以上的能賣到50元,甚至100元,比那些果皮厚、鏽斑多的沒套袋的蘋果價值高出幾倍十幾倍。這下子,農民才真心服了。第二年,村民購買果袋160萬個,第三年,1800萬個。

  為了把崗底村民變成專家,李保國辦夜校,搞培訓,常年不斷。2009年,他提出借助邢台農校“送教下鄉”活動,讓100名果農在家裡讀中專。這些人畢業后,有62人又考上大專。現在,全村有了5名高級技師、1名農藝師、14名技師,191名果農獲得國家頒發的果樹工証書,成為全國第一個持証下田的村庄。

  為了讓128道標准化生產管理工序盡快惠及更多的農民,李保國囑咐楊雙牛組織人將每道工序寫成一個故事,登在報紙上,最后印成書,免費發向社會。

  李保國一身農民打扮,他也細心地揣摩農民的心理和語言。他說:“我變不成農民,農民就變不成我,這是教學相長的規律。”他真誠地融入百姓中間,用他們聽得進、聽得懂的語言,使其快速地接受和掌握新技術。贊皇縣寺峪村的上千畝蘋果園,產量一直上不去,請了一位專家講了一天,名詞、術語一大堆,村民聽得暈頭轉向直抓頭皮。慕名請來李保國,他隻教給村民兩樣:一種是“結果枝”,一種是“不結果枝”,半個小時講完,鄉親們一拍大腿:“原來這麼簡單。”

  教農民疏花疏果,他說:“一棵果樹所供給的營養有一定的限量,打個比方,10個饅頭10個人吃,一人隻能吃一個,誰也吃不飽。如果10個饅頭5個人吃,一人兩個,大家就都飽了……這和計劃生育的道理是一樣的,孩子多的家庭負擔重,如果就一個孩子,上學就業、蓋房娶媳婦就省勁多了,所以,果樹也要實行‘計劃生育’。”

  教農民剪枝,他總結的口訣通俗易懂,簡單易記:“去掉直立條,不留扇子面。”“見枝拉下垂,去枝就留橛。”

  每次培訓,李保國都會留下手機號碼,他撰寫的一些普及栽培知識的書籍,也都印上電話號碼和電子信箱,他的手機24小時開機,隻要農民打電話,他馬上解答,有時,農民電話裡說不清楚,他就不辭辛苦直接到現場去查看指導。他手機中的900多個聯系電話,農民朋友的就有三四百個,其中不乏“欒城楊核桃”“平山西北焦核桃”、“寧夏蘋果”、“江蘇核桃”、“洛陽高核桃”這樣的名字,是不同地方的農民打電話咨詢而沒說清楚自己的姓名,李保國隻好這樣記下來,以便隨時指導和了解效果。

  別說農民求問,隻要遇到農民的果樹發生問題,李保國都會主動幫助解決。

  1997年的一天,李保國在南和縣指導學生實習結束返回駐地途中,看到一片梨園裡的梨樹下部葉片都卷縮在一起,豐富的經驗讓他一看便知道是發生了藥害,想辦法找到園主,一問之下,果然是他為間作的麥田噴洒了除草劑導致果樹受害。他又耐心地把解決辦法教給園主,這才放下心來。2012年6月,李保國受省林業司法鑒定中心委托對辛集市15個村57戶村民承包的梨樹藥害受損情況進行司法鑒定,工作完成后,他並沒有立即返程,而是把切實可行的救治辦法打印出來,每戶一張,讓村民依法兒施行,使得梨樹很快得以復原。

  山區農村青壯年勞動力有很多進城務工,留下些“老弱殘兵”從事農業生產,李保國把一次整地,見枝拉下垂,架設黑光燈誘殺害虫等技術傳授給了他們,既省力又省時。瞄准太行山區干旱陽坡充足的光熱資源和具有自然階梯的優勢,他將平原日光溫室錯季栽培技術轉移到山區,將高效循環利用技術傳授給了他們,使山地效益達到良田的1.4倍。李保國的技術推廣工作讓很多農民揚起了希望的風帆,但是一個人的力量終究有限,他牽頭成立了河北省核桃產業技術創新聯盟和蘋果產業技術創新聯盟,並親任理事長,加盟的集中生產區域和大型龍頭企業總數都超過了50個,覆蓋核桃產業面積100余萬畝,佔全省總栽種面積的80%以上,覆蓋蘋果產業面積30余萬畝,佔全省總栽種面積的60%左右,兩艘產業航空母艦,讓更多的農民插上了科技致富的翅膀。

  有人勸李保國:院士是一個科學家的珠穆朗瑪,少往山裡跑跑,說不定就能登上巔峰,一個科學家何必去干技術員的活兒?他嘿嘿笑道:“價值體現多種多樣,國家需要院士,也需要技術推廣服務的人才。對我來說,當院士是未知數,搞技術服務讓更多的老百姓擺脫貧困是已知數,如果二選一,你說,一個共產黨員該選哪個?帶領全國人民奔小康是咱們黨正在干的千秋偉業,我參與其中並能作出貢獻,不比院士賴。”

  常年野外的風吹雨打,讓李保國面色黝黑。他自嘲是全國最黑的教授,但在農民眼裡,李老師最美,稱譽他是農民教授、科技財神、太行新愚公,甚至“大恩人”、“大救星”。他把最好的論文寫在了河北大地上,讓千萬山嶺披上了綠裝,讓千萬農民擺脫了貧困,正如一首歌中所唱的:“你像春風,迎來了山裡久違的美麗,你像火種,燃亮了百姓夢中的日子!”

  

  2016年4月10日凌晨4時,李保國心臟病復發,經搶救無效,不幸去世,年僅58歲。

  李保國去世前的48小時,是這樣度過的:4月8日上午,在順平縣參加省科技廳舉行的山區開發會議,會議結束后趕回保定,立刻召集課題組成員開會討論,為第二天在石家庄召開的3個項目的驗收會作准備。下午3點會議一結束,便自己開車帶課題組成員奔赴石家庄,忙碌到晚上10點,仍不放心的他一一敲開課題組成員的房門,確認每一個環節:“驗收表做好了嗎?”“專家投影儀准備好了嗎?”4月9日,星期六,驗收會臨近中午才結束,他又趕往一個果樹節水灌溉項目的會議。晚上,返回保定,9點多,他還通過電話與南和縣紅樹莓產業園負責人周岱燕電話溝通採摘園的事情。

  李保國去世前的2016年的101天,是這樣度過的:外出62天,行程近8000公裡。這年的臘月二十九,李保國、郭素萍夫婦從外地趕回家中,商量著明天買點什麼年貨過年時,突然意識到今年沒有年三十兒,兩人在清鍋冷灶的廚房不禁相視苦笑。還好,親家打來電話,邀請他們過去吃了頓年夜飯。初二開始,就陸續有人找到家裡,咨詢開春后的果樹栽種管理事宜。初五到初八,兩人驅車冒雪跑了張家口的兩個村、承德的七個村。這時的李保國已經飯量驟減,幾乎不吃肉,中午隻就著咸菜吃幾口米飯,晚上就著咸菜喝碗粥。大家都勸他去醫院好好查查,可他說忙,就是不肯去,勸急了,他就說:“活著干,死了算。”

  這是他一生的寫照!行駛在太行山間,望著綿綿峰嶺,使命感每每會鞭策他深踩油門;走進孤村陋室,聽著殷殷期盼,責任心常常驅使他加快腳步。他最愛的就是治山,最高興的就是看著山裡百姓富起來。為了治山,他什麼苦都能吃,什麼罪都能受,顧不了自己的身體,拼著命地干。有誰知道,病魔早已緊緊纏住他的身體?1998年,他被查出患有嚴重的糖尿病,2007年,他又被查出患有嚴重的冠心病。早在被查出患糖尿病時,醫生就囑咐李保國多休息,避免勞累,可他說:“我還這麼年輕,我還有很多事兒呢。不做事,那太空虛了。”2007年,在張家口大海坨,平時上山總是搶在前頭的他突然覺得憋氣,渾身冒汗。回到保定去醫院檢查,被確診為疲勞性冠心病。一般情況下,醫生講解病情都不讓患者在場,郭素萍卻特意叫著他一起聽,希望醫生能幫助勸服他把節奏慢下來,別再拼命。李保國當時答應了,可回到工作中,就把醫生家人的囑咐忘得一干二淨了。

  在辛集市做輔導時,李保國突發心梗,回到保定后,郭素萍強拉硬拽著他去了醫院,醫生在他的病床前特意挂了牌子:“絕對臥床休息。”可醫生一出去,他就把牌子翻過去了,堅持要出院。

  多少人勸他:“慢一點,慢一點。”他總說不行:“這個點講完了,下個點還等著呢。”多少次,上午在基地指導完,午飯都顧不得吃,帶上點干糧就往下一個點趕,留都留不住:“我晚吃會兒不要緊,不能讓農民等我,農民見到我,心裡就踏實了。”在基地,他爬溝過坎,大步流星,講課示范,他精神百倍,毫無病態,但回到保定的家,他常常連上樓的力氣都沒有了,甚至去500米外的兒子家也開車,因為實在走不動。他不是不知道自己的身體狀況,也不是不知道身上兩種病的危險性,正因為知道,他才更努力,做得更多,多幫一個點,就多給了一群人希望啊。有一次,他一天跑了石家庄的4000畝果園,“我累點不算什麼,如果通過我的技術早一點讓這些果樹進入盛果期,一畝地增收幾千斤蘋果,一斤就按兩塊錢算,那也不得了呀,一個人辛苦一天,增收幾千萬元,多值,多有成就感!”

  2014年,周岱燕在南和縣成立了制高點果業科技有限公司,准備發展紅樹莓產業,請李保國幫助。此時,越來越多的科技扶貧基地和幫扶點已經讓李保國每天身心俱疲,但當他了解到紅樹莓對人體大有益處,並且栽培周期短、效益高、易普及,是個很好的農民增收致富項目后,還是接受了邀請並很快組建起技術團隊,建立了國內最大的樹莓種苗組培中心。“造福一方百姓,健康一個民族。”他為公司提出了這樣的經營理念。家人總在勸他抽出幾天時間去旅游,放鬆身心,他卻不停地一直往自己身上壓擔子。在他眼裡,用自己汗水澆灌出的春天的滿山滴翠,秋天的碩果累累,就是最美的風景。

  無情未必真豪杰。李保國愛自己的家,愛每一個家人。2015年在崗底村工作時,恰逢郭素萍生日,村民買來了蛋糕和蠟燭。那天晚上,李保國異常高興地向大家回憶起他們戀愛時浪漫美好的大學時光,說到興濃處,他學著年輕人的樣子,把蛋糕上的奶油抹到妻子的臉上。閃閃燭光中,他的眼窩嘴角都是笑,郭素萍和大家的眼窩嘴角也都是笑……

  只是,這樣的時候太少太少了。今年3月7日,李保國與家人在平山縣參加省婦聯舉辦的一個活動,主持人要求他對家人說句真心話,他竟好半天默默無語。

  他是否想起,夫妻當年在前南峪為了不耽誤工作,把母親和兒子接到了村裡,一住就是4年多,因為他們做的項目叫小流域立體開發,所以村民稱他的兒子叫“小流域”。有一次,學校領導前來探視,“小流域”坐進汽車怎麼也不肯下來,哭著喊著要去幼兒園……;他是否想起,在崗底搞科研,把准備高考的兒子接到縣裡就讀,卻仍然沒有時間做一次像樣的輔導……;他是否想起,妻子兩次住院手術,他卻因在外地做研究離不開,隻好委托同事在手術通知單上簽字……;他是否想起,他把基地、扶貧點當成自己的家,把每年奔波路途4萬公裡的越野車當成自己的家,而在保定的這個家,每年的水電費總是學校裡最少的……

  在主持人的一再催促下,李保國終於說出了心底話——幾十年來也隻能埋在心底的話:“老婆,兒子,我愛你們,但我顧不上管你們,對不起!”

  這心底話,包含著多少愧疚!李保國抱起小孫子,情難自已,眼淚順頰而下。

  許許多多的山區百姓,因為李保國的幫助富了起來,李保國呢?30多年來,他在林業技術推廣方面有求必應,多數都是無償服務。從1989年到2003年,他在沙河市蟬房鄉推廣板栗集約栽培技術,講課、現場示范、入戶輔導共70余次,分文未取。他到臨城縣西張庄村張小常家傳授蘋果栽培技術,一年跑了5趟,路費都是自己出。擔任著河北省核桃、蘋果兩個產業技術創新聯盟的理事長,不拿一分錢工資,不持一份股份。就是他的那項溢流式小管出流節水灌溉系統發明專利,也從沒想賣出去賺錢,而是走到哪裡都免費教給當地企業和農民,鼓勵他們應用這項技術。他說國家給我發著工資呢,一個月八九千元,吃不清,一個共產黨員,計利當計天下利。他不追求金錢和地位,隻想著怎麼把山治好,把樹種活,把果結好,干成些有利於黨和人民的事兒。

  為黨和人民做出貢獻的人,黨和人民不會忘記他。30多年來,李保國先后被授予各種稱號,獲得57項榮譽。一次,他在邢台一個村子路遇堵車,路旁的農戶聽說李保國老師急著趕回保定,招呼來幾個人,就把自家土坯院牆推倒,讓李保國從院內繞了過去。去年春節,李保國夫婦到崗底村基地,鄉親們你拉我拽,請他們吃飯,從初六一直請到正月二十二,並且,一天六頓飯,早晨兩頓、中午兩頓、晚上兩頓……

  在李保國的心中,這,是最大的幸福!(共產黨員雜志社記者 李進平)

(責編:宋心蕊、燕帥)

推薦閱讀

慶祝建黨95周年 走進黨報歷史長廊
  回首過去的95年,我們的黨披荊斬棘、開拓進取,我們的黨風雨無阻、成就輝煌。憶往昔崢嶸歲月,看今朝風華正茂,筆耕不輟,砥礪前行。以人民日報為首的黨報正是95年征程的見証者和記錄者……【詳細】慶祝建黨95周年 走進黨報歷史長廊   回首過去的95年,我們的黨披荊斬棘、開拓進取,我們的黨風雨無阻、成就輝煌。憶往昔崢嶸歲月,看今朝風華正茂,筆耕不輟,砥礪前行。以人民日報為首的黨報正是95年征程的見証者和記錄者……【詳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