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頻助理裁判現身世界杯 人工智能讓比賽更加公平公正

2018年06月30日06:17  來源:法制日報
 
原標題:人工智能讓比賽更加公平公正

  俄羅斯世界杯開幕至今,視頻助理裁判(VAR)引起了人們的廣泛關注。根據相關解釋,VAR(Video Assistant Referee)其實質是使用視頻回放技術幫助主裁判作出正確判罰決定——VAR本身不會作出任何決定,而是幫助主裁判作出決定。

  視頻助理裁判的引入對於世界杯乃至足球整體發展來說,無疑將會產生十分深遠的影響。

  視頻助理裁判減少錯判漏判

  眾所周知,在足球發展歷史上有很多著名的誤判,誤判已經成為足球比賽的一部分,也是許多球迷久久難忘的記憶,最出名的莫過於1986年世界杯馬拉多納的“上帝之手”。

  在1986年世界杯英格蘭隊與阿根廷隊的四分之一比賽中,馬拉多納用手把球打進英格蘭隊球門,並且裁判判決進球有效,隨后又連過對方5名隊員打入了世界杯歷史上最經典的進球。賽后的新聞發布會上,馬拉多納宣稱這個進球是“一半是上帝之手,一半是馬拉多納的腦袋”。

  2010年世界杯八分之一比賽德國隊對英格蘭隊,在這場焦點大戰中同樣發生了一次誤判。

  比賽進行到第39分鐘時,英格蘭隊前場發動進攻,由於德國隊門將諾伊爾的站位靠前,英格蘭隊中場球員蘭帕德起腳吊射,足球砸在橫梁下沿后彈在門線內。慢鏡頭回放顯示,此球越過門線接近半米。然而,足球由於旋轉向外彈出,諾伊爾轉身將球拿住,迅速開出繼續比賽。來自烏拉圭的當值主裁判拉裡昂達對於蘭帕德的進球沒有任何表示。

  這場比賽最終結果是德國隊4︰1大勝英格蘭隊。

  主裁判拉裡昂達不僅在比賽中被觀眾狂噓,賽后也被各大媒體口誅筆伐,英格蘭媒體認為,英格蘭隊的這個球“被搶劫了”。

  這場比賽后,時任國際足聯主席的布拉特盡管曾經說過“裁判錯誤和誤判是足球魅力的一部分”,但是在接受媒體採訪時也表示,將在判罰中引入門線攝像技術,這將是FIFA做出的一個巨大讓步,也很可能將引發裁判史上的一次重大改革。

  隨著科技不斷發展以及一些令人忍無可忍的誤判一再出現,本屆世界杯終於引入了視頻助理裁判技術。

  據相關媒體報道,本屆世界杯每場比賽都有由4人組成的“視頻助理裁判小組”負責視頻回放系統。組長即視頻助理裁判,他與場上主裁判保持溝通,給予提醒或提供協助。組長下邊配有三名助手,分別負責監督主攝像頭的畫面、監控越位、監控電視直播畫面。

  6月16日,本屆世界杯小組賽法國隊對澳大利亞隊的比賽注定被載入史冊。法國隊球星格列茲曼帶球突入禁區被放倒,主裁判和助理裁判都沒有作出回應。在視頻助理裁判的提示下,主裁判暫停比賽,經過視頻的確認,改判點球。

  這是世界杯歷史上第一次因為視頻回放裁判改判的比賽,最終法國隊2:1戰勝了澳大利亞隊。

  “視頻助理裁判引入比賽有助於確保比賽的公平公正,極大地減少了賽場上的錯判漏判,增加了足球比賽的透明度,提高了關鍵判罰如點球的准確度,對足球比賽的順利進行產生了積極作用。”江蘇省淮安市足協裁委會副主任徐鉉雨說。

  視頻助理裁判不會強制干涉判罰

  本屆世界杯上,視頻助理裁判屢屢有搶鏡的表現。

  在小組賽第二輪澳大利亞隊與丹麥隊的比賽中,比賽進行到第38分鐘時,澳大利亞隊通過VAR獲得點球,澳大利亞隊員操刀主罰命中。比賽最終結果澳大利亞隊1:1與丹麥隊握手言和。

  由於視頻助理裁判的引入,本屆世界杯的點球數明顯增多,另一方面,視頻助理裁判也取消過已經判罰的點球。

  6月22日,在巴西隊對哥斯達黎加隊的比賽中,巴西隊球員內馬在禁區內遭到犯規摔倒,裁判判罰點球,但隨后主裁判通過視頻助理裁判,改判點球取消。

  隨著視頻助理裁判越來越活躍,視頻助理裁判和主裁判之間究竟該保持怎樣的關系?

  徐鉉雨認為,如果裁判員過分依賴VAR技術,勢必會影響到自己判罰的及時性,挑戰了裁判的權威,用的次數過多也會干擾比賽的節奏與流暢性。

  “目前來說,VAR技術在本屆世界杯比賽中還是起到了積極的作用,也對一些比賽的勝負起到了決定性的判罰,如點球的次數明顯比往屆要多﹔缺陷在於個別裁判過分依賴VAR,對一些關鍵球判罰不及時,也發現有漏判VAR並沒有及時介入,也導致了本屆世界杯的補時時間比正常比賽都長。”徐鉉雨說。

  6月23日比利時隊迎戰突尼斯隊的比賽中,開場僅5分鐘,場上就出現了爭議一幕,比利時隊球員阿扎爾被對手放倒,主裁判判罰點球,隨后,視頻助理裁判再次出馬,主裁判維持原判。

  “這場比賽上半場4分25秒,比利時隊10號球員阿扎爾進攻至突尼斯隊右側罰球區,突尼斯隊球員犯規,犯規地點在罰球區線附近,很難確定犯規地點在罰球區內外,經VAR技術確認犯規地點在罰球區內,判罰點球,VAR技術對此關鍵球起到了決定性作用。”徐鉉雨說。

  徐鉉雨還認為,此次VAR技術協助耗時1分鐘。

  實際上,今年開賽的中超聯賽已經啟用了視頻助理裁判。

  國際足聯裁判技術講師、中國足協裁判總監劉虎在向媒體介紹VAR技術時說,“比賽中隻有四種情況下VAR才能介入”。據介紹,這四種情況也是國際足聯明文規定的——“隻有當涉及球進門、紅牌、紅黃牌罰錯對象和點球這四種情況時,VAR才能介入。其他任何情況下,哪怕裁判員發生錯判誤判,VAR都不能介入”。

  關於場上裁判是否採用VAR的建議,劉虎進一步分析說,“如果視頻回看很明顯,VAR的語氣很肯定,一般情況下,場上裁判都會接受VAR的意見。如果VAR表示自己也沒有把握,那麼主裁判就會去看場邊的視頻回放,再決定最終的判罰。這時候,VAR就必須把最佳角度的視頻調出來,給場上裁判觀看,幫助裁判作出准確的判罰決定”。

  足球解說員於建淼曾經參加過中國足協組織的VAR技術培訓,他認為,VAR技術不會對所有的爭議判罰進行改正,而隻會防止關鍵性判罰清晰明顯的錯誤,成為裁判員漏判嚴重犯規事件時的“額外眼睛”。那什麼是關鍵性判罰清晰明顯的錯誤呢?這個概念的定義就是幾乎每個人(球員、教練、媒體、球迷等)都會同意這是清晰、明顯的錯誤(很少或沒有討論辯論)。像一些五五開、可判可不判的球,VAR並不會去強制干涉主裁判的最初判罰。VAR就像邊裁一樣,只是主裁判的協助,決定權還是在主裁判手裡。

  在中超聯賽啟用視頻助理裁判之后,也有主教練在賽后接受採訪時談到,中超啟用視頻助力裁判影響了比賽的連貫性。

  於建淼認為,VAR技術每場耗費的時間平均下來隻有一到兩分鐘,要遠遠少於換人2分57秒,角球3分57秒,門球5分45秒,界外球7分02秒,任意球8分51秒。在VAR技術逐漸走向成熟、規則逐步完善之后,這項技術絕對是一項有利於足球比賽的技術,能夠達到“最小的干擾,獲得最大的受益”的原則。

  “我覺得視頻助理裁判如果正常使用在以后的足球比賽中,應減少當值裁判對VAR的依賴性,提高自己判罰的准確性與及時性,在比賽進行中,選擇性地使用VAR技術,樹立裁判員的權威。”徐鉉雨說。

  人工智能裁判會越來越普遍

  世界杯B組最后一輪小組賽,視頻助理裁判再度成為當仁不讓的主角。

  在葡萄牙隊對伊朗隊的比賽中,葡萄牙隊球星C羅與伊朗隊球員發生身體對抗,主裁判經過反復觀看視頻助理裁判系統后,給C羅出示了一張黃牌。

  在主裁判觀看視頻回放的過程中,由於有可能被出示紅牌,C羅表現得非常緊張。

  比賽快結束時,伊朗隊進攻導致葡萄牙隊球員禁區內手球,這一次視頻助理裁判沒有站在葡萄牙隊一邊,主裁判觀看視頻后判給伊朗隊點球,扳平了比分。

  在該小組另一場西班牙隊對摩洛哥隊的比賽中,臨近比賽結束,西班牙隊一直落后一球。第90分鐘,西班牙隊球員禁區內后腳跟破門。不過,邊裁示意越位在先進球無效,但經視頻裁判提示后,主裁判認定進球有效,西班牙隊從而得以戲劇性地將比分扳平。

  但是因為視頻助理裁判的介入導致失去了一場到手勝利的摩洛哥隊球員,在比賽剩余時間內情緒有些失控。

  西班牙隊在上一場對伊朗隊的比賽中,下半場比賽第61分鐘,伊朗隊利用定位球機會打進一粒進球后,伊朗隊隊員開始拼命慶祝,但隨后主裁判在視頻助理裁判協助下,判罰伊朗隊進球無效。

  伊朗隊主帥奎羅斯在兩場比賽之后都對視頻助理裁判發表了意見,對西班牙隊的比賽結束后,他說,“我們輸球其實不太公平,VAR站在了西班牙一邊”。對葡萄牙隊的比賽結束后,他說,“現在隻有伊朗不會抱怨VAR,但這項技術的使用效果並不是那麼的好”。

  視頻助理裁判對於足球比賽的巨大影響,從一個側面折射出了人工智能帶給社會方方面面的改變。

  北京師范大學法學院教授、亞太人工智能政策與法律研究院院長劉德良認為,視頻裁判助理實際上是人工智能在足球裁判中的運用,其基本原理就是根據運動場上各種視頻信號所反映和捕捉到的運動員各種動作,再採用相應的算法和機器學習功能,從而作出一些判罰。目前來講,視頻助理裁判是輔助主裁判的,將來或許可以取代主裁判。其中最核心的就是算法。

  對於視頻助理裁判引發的一些爭議,劉德良認為,目前之所以存在爭議,一方面是很多人對人工智能在足球領域的應用還不太習慣,另一方面是人工智能的算法本身還不夠完善,尤其是應用於足球裁判領域時。實際上,人工智能在不同領域中所應該遵循的規則不太一樣,在足球裁判領域,最核心是要研究人工智能算法應該遵循什麼樣的原則,或者說對足球裁判領域的算法應該進行怎樣的監管。

  “一般來講,有些情況裁判員很難用肉眼來識別和發現,而視頻助理裁判是全方位的,所收集到的各種信息能夠及時反饋到終端處理平台,然后根據足球規則迅速給出建議,及時提示裁判。目前視頻助理裁判是輔助性的,其本身不作任何裁決,隻起到提示功能,最終採不採用還是由主裁判來權衡和決定。人們對視頻助理裁判的接受程度和認識程度還不足。”劉德良說。

  劉德良認為,視頻助理裁判還只是初步嘗試,未來隨著技術發展,也許能取代裁判員。前提條件是,視頻助理裁判的算法沒有問題。視頻助理裁判的算法主要根據兩方面規則設定,一個是足球比賽規則,比如不能越位之類,另一個是裁判基本規則,在遵循這兩個規則的基礎上再加以一定的監管,比如國際足聯實施監管等。如果算法中立,沒有問題,視頻助理裁判比人要更加公平公正。因為人在主觀上有好惡,再加上裁判在球場上的站位和視力有時存在偏差,總體上來說,視頻助理裁判的出現意味著能更好、更有效地監控比賽,讓比賽更加公平公正。

  “足球規則本身也是一個不斷發展和演變的過程。其實各項運動的規則、裁判的規則都是不斷演進、發展的。將來可能不僅僅是足球裁判,可能其他領域的裁判,比如排球、乒乓球、羽毛球等都會有相應的人工智能裁判。國際足聯等相關組織也會對這些人工智能裁判的算法進行監管,如果算法沒有問題,人們在心理上也會越來越接受人工智能裁判。”劉德良說。(記者   杜曉 實習生 孟婷)

(責編:宋心蕊、趙光霞)

推薦閱讀

人民日報創刊70周年
  70年,25541期,25541個日夜,人民日報與黨和人民風雨兼程、一路相伴,一同走過革命、建設和改革的崢嶸歲月,一起走進更加昂揚的新時代。
【詳細】人民日報創刊70周年   70年,25541期,25541個日夜,人民日報與黨和人民風雨兼程、一路相伴,一同走過革命、建設和改革的崢嶸歲月,一起走進更加昂揚的新時代。 【詳細】

2018(第三屆)全國黨報網站高峰論壇
  2018(第三屆)全國黨報網站高峰論壇暨全國黨報網站總編輯看天津活動6月20日在天津市舉行,主題為“媒體融合:宣傳新時代 擁抱新時代”。
【詳細】2018(第三屆)全國黨報網站高峰論壇   2018(第三屆)全國黨報網站高峰論壇暨全國黨報網站總編輯看天津活動6月20日在天津市舉行,主題為“媒體融合:宣傳新時代 擁抱新時代”。 【詳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