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
人民網>>傳媒>>最新資訊

誠意打動“Z世代”,國產劇成為心頭愛——

超八成“Z世代”看好國產影視劇

2021年01月25日07:03 | 來源:中國青年報
小字號
原標題:超八成Z世代看好國產影視劇

“劇中主人公帶愛人從農村來到城裡做產檢,來城裡一趟不容易,就到照相館拍照。拍完照,主人公給愛人買了大白兔奶糖,他們在照相館門口,邊看照片邊吃奶糖,特別甜蜜。”對近期播出的《大江大河2》中的許多細節,就讀於江西一所高校的黃佩鳴如數家珍,出乎她意料的情節引發她的感嘆:“大白兔奶糖真有那麼甜嗎?”

選出2020年度的“心頭最愛”華語片,讓江西師范大學的李純犯了難。伏筆設定精妙、演員演技出色、引發全民“造梗”熱潮的《隱秘的角落》被李純列入了最愛清單,《風犬少年的天空》和《我才不要和你做朋友呢》兩部頗具新意的網劇,拓寬了青春題材的格局,不再局限於“青春疼痛文學”,而是真正在思考“成長”。“我在2020年的國產影視劇裡,看見了誠意。”

《安家》《三十而已》《大江大河2》《隱秘的角落》……過去一年中,口碑“爆表”的國產影視劇不在少數,也有一些被抱以期待的作品“高開低走”。近日,中青校媒面向全國814名Z世代大學生發起問卷調查,了解他們觀看國產影視劇的體驗和對國產影視劇的態度。調查結果顯示,23.71%受訪者非常喜歡國產影視劇,60.32%比較喜歡,還有13.27%不太喜歡,2.70%完全不喜歡。在不同國家的影視劇中,最受受訪Z世代歡迎的是國產劇(66.71%),其次是美劇(38.82%)和韓劇(37.96%),滿分10分的情況下,Z世代給過去一年的國產劇打7.52分。

國產影視劇成Z世代的“心頭好”

“《我才不要和你做朋友呢》《傳聞中的陳芊芊》《隱秘的角落》,我都看過不止一遍。還有電影《我和我的家鄉》《一秒鐘》,到現在回想劇情還是流淚。”作為一名資深國產影視劇愛好者,湖北大學大三學生吳恙用“雖遇困境,但廣出精品”形容2020年的國產影視劇市場。“有不少影視作品憑借高熱度和高口碑成為‘王炸劇’。”

如果一定要給這些影視劇排個序,吳恙會把《我才不要和你做朋友呢》放在首位。吳恙形容,這是一部能讓人想起初戀、思念家鄉的劇。段霄為李進步做專屬雪橇,李進步和李青桐“哥們兒”式的相處,獨一無二的東北愛情以及真摯的母女情感都讓她無法忘懷。吳恙小時候也有過去澡堂的經歷,劇中有關澡堂的細節讓她倍感親切。看完這部劇后,她還特意給媽媽打了一個電話,預約了假期“澡堂生活”。

這也是吳恙喜歡國產影視作品的一個重要原因。“每個國家都有屬於自己的文化土壤,相較於國外影視劇,國產電視劇更能引起我們的共鳴,看國產劇就看到了自己的生活。”

中青校媒調查顯示,受訪者喜歡國產劇的原因中,排在前3名的分別是貼近生活、有共鳴(63.14%),影視作品本身質量高(51.72%),具有社會關照意識和人文關懷(51.47%)。

《大江大河2》是過去一年中黃佩鳴最喜歡的一部國產劇,“生產隊”“包分配”這些過去隻存在於歷史書中的詞匯,鮮活地涌入她的視野。尤其是當媽媽跟她說起,“我們小時候就是這樣”,她就更加好奇了。“《大江大河》對八九十年代的刻畫太細致了。”在村子裡,一有什麼大事、小事,村書記就在他的辦公室裡,坐在一張古舊的辦公桌前,對著裹著紅布的麥克風,向全村通報,聲音隨著高高佇立在村子上空的大喇叭傳到村頭村尾。一有全村大會,所有村民搬著小馬扎,就往一處山坡上的空地去。村裡有人在城裡遇到了什麼事,正干農活的、燒磚的、在家做家務的村民,都坐上拖拉機沖向城裡,“排場大得不得了”。這些情節都讓從小生活在城市的00后直呼:“太有意思了!”

制作精良、情節創新,是近年來許多國產影視作品深受歡迎的原因。中國戲劇學院編劇專業的研一學生施敏學在朋友推薦下看了《隱秘的角落》,這部作品之所以成了現象級的國產劇,在他眼裡,“這部劇小演員和成年演員都選得很好,藝術價值很高。演員裡沒有流量明星,最大的‘咖’是飾演老警察的王景春。但不管是主角還是配角,每個形象都非常飽滿。”就是這樣一部少有流量明星、大聲量導演加持的國產劇,制造出“爬山”“我還有機會嗎”等口口相傳的“爆梗”。

“2020年我看了不下20部國產影視劇,我感覺特別值得反復看的是《在一起》。”中國農業大學的王果然說自己一看到這部劇就會立馬回憶起疫情最艱難的那段時期,“這部劇用十個真人真事改編的故事,還原國內疫情最嚴重的那段時間裡感人肺腑的事跡,幾個故事環環相扣,講述全國人民抗擊疫情的偉大壯舉,致敬了平凡而偉大的英雄。”

別讓急功近利傷害文藝本身

“看劇也要講究整整齊齊。”在東北師范大學影視專業研二學生葛光和的U盤裡,按照類別存放著上百部不同年份、不同類型的國產影視劇。在他看來,國產劇中的中國元素和中國情結,總能瞬間征服他。“我總是想進到屏幕裡,看看祖國不同地方的美好風光。”

葛光和在電視機上看的第一部劇就是《大宅門》。“這部劇用一家人、一個家族企業的起起伏伏,來展現中國近代百年的變遷,把每一個人物形象都塑造得十分立體,仿佛這個人物真真實實在你身邊。”

葛光和也留意到,近些年的網劇發展迅猛,但質量參差不齊。“審丑狂歡”是葛光和最擔心網劇會出現的問題。“有些網劇甚至以‘審丑’為目的,為了流量故意制造能引發大眾討論的‘審丑’噱頭。”

中青校媒調查顯示,Z世代認為國產影視劇仍有許多需要改善的地方,比如隻重流量、不重質量(75.55%),情節設定有違常理(53.32%),內容拖沓(53.93%),部分歷史劇過度歪曲史實(46.95%),部分影視劇台詞蒼白、不符合實情(46.07%),部分影視作品特效簡陋(40.53%)等。

經常把影視劇當作“下飯菜”的黃佩鳴對近年來國產劇發展的印象,是“良心劇越來越良心,但‘水’劇也越來越‘水’了”。影視劇拍攝技術肉眼可見地突飛猛進,但有些作品卻不耐看了。

黃佩鳴覺得,這跟影視劇制作的用心程度大大相關。“《西游記》《紅樓夢》《武林外傳》的制作技術雖然遠不如現在,但故事好、精心打磨,還會告訴我們很多道理,成了經典,每到寒暑假我都還會撿起來看看。”在她看來,現在文化產業更加發達,從業者多了,卻也讓許多低質量的作品邁進了門檻。“尤其是現在偶像產業發達,制作方知道觀眾會沖著流量明星去看劇,隻管找有流量的明星來演,不重視作品質量。”

施敏學參與過一些編劇工作,也通過老師、朋友對這個行業有較深的了解。“‘流量為王’的概念太火,劇作制作的許多成本在演員本身,其他崗位得不到足夠的重視。”就施敏學了解,資本要求高回報是有些國產劇質量低下的原因之一。有些制作方為了提高資本回報率,需要編劇出“快活兒”,而且分配給編劇的成本低,一些專業度有限的編劇團隊降低成本接編劇工作,產出的劇本質量就下降了。“還有一些團隊為了快,很多編劇一起寫同一個劇本,同一個角色前后台詞的風格都不一樣。”

天津商業大學的張淑慧也見過一些不如人意的作品,因為編劇缺少足夠的經驗,劇本在人物和情節的設定上脫離生活。“有的職場劇會讓觀眾生出主角‘這麼不專業都不會被開除嗎’的疑惑。為了保持‘主角光環’,配角不論是智商水平還是幸運程度,都襯得率真又莽撞的主角像是‘開了挂’。還有一些能一眼看穿的特效、不符合時代背景的台詞和服飾,也讓人哭笑不得。”

在張淑慧看來,若想制成一部出色的影視劇,故事搭建、服化道處理、拍攝手法、特效制作以及演員演技這幾大元素缺一不可。“不要低估觀眾,與其盲目猜測、貼合觀眾口味,不如實打實拍好一個故事。”她期待未來國產劇可以在題材選擇和拍攝手法上有更多嘗試。

Z世代期待國產影視作品“走出去”

“在2010年前,我們談論的主要還是電視大屏所播出的影視劇,而到了2020年,我們所討論的大多是互聯網平台所播出的影視劇。”網劇的增多是葛光和近幾年來觀看影視劇感受到的最真切的變化。

這樣的變化,也影響著觀眾對影視作品的評價維度。觀看的選擇不再是“在某一時間點選擇電視的某個頻道”,而是“在任何時間以喜歡的倍速看任何作品”,觀眾的品味也越來越高,這讓優質的作品更容易脫穎而出、粗制濫造的作品被時間掩埋。

盡管對學編劇專業出身的施敏學來說,文化產品市場蓬勃發展,意味著更多的就業機會和更好的發展前途,但他總覺得文化產業市場化程度太高不是好現象,行業野蠻生長的過程中,缺乏標杆型作品。他的經驗中,近幾年的一些好作品,不少都有行業基金會的支持。“不是純商業化運作,就會給制作團隊更多打磨作品的時間和空間。例如這幾年上海文化發展基金會推出的一些作品,高質量作品的比例能達到80%。而且並不是‘砸錢’特別多的作品才會獲得高回報,很多時候影視劇制作的成本是虛高的。”他希望更多基金會和國營制作公司能夠推出標杆型作品,遏制惡性競爭,防止劣幣驅逐良幣,讓行業標准更鮮明。

盡管仍有一些影視作品制作方對質量把關不嚴,但“口碑營銷”已經在向這類制作者提出警示。國產劇的受歡迎程度,可以映照文藝作品在Z世代樹立文化自信過程中留下的印記。中青校媒調查顯示,在不同國家的影視劇中,最受受訪Z世代歡迎的是國產劇(66.71%),其次是美劇(38.82%)和韓劇(37.96%)。

曾一度因為粗制濫造的“快餐”影視劇而對國產劇失望的張淑慧,在近幾年對國產影視劇有了新的認知。曾經,在眾多影視迷“駐扎”的豆瓣平台中,鮮有國產劇可以達到8分以上,反而是歐美劇、日韓劇屢屢獲得9分以上的好評。“還好,近些年有許多國產劇非常爭氣。”對懸疑劇頗有偏愛的她提到了《沉默的真相》。這部已被547560人評價的國產劇最終得到了9.2分的高分。

葛光和對國產影視市場抱有很高的期待。“中國文化資源非常豐富使得電視劇題材豐富多彩,以致影視劇有豐富內涵與較高品質。”這種期待不僅停留在國產劇在本土的表現。近年來,葛光和經常會看到國產影視劇在國外上映的消息。“希望看到我們的國產影視劇能夠在全球影視行業獨當一面,得到越來越多的認可。”

黃佩鳴也體會到一些國產電影、電視劇作品已經走出國門,深受全世界觀眾的喜愛。“比如B站、推特就有一些外國人看國產劇的反應視頻。我很希望國外的朋友能通過國產劇認識中國,看到他們贊嘆的反應,我會覺得特別自豪。”

國產影視劇要想營造良好的文化產業氛圍,為Z世代提供更好的文化給養,從而獲得Z世代的認可,仍然任重道遠。這屆年輕人對國產影視作品有許多期待。王果然希望國產影視劇能夠更深層次地反映社會生活,刻畫社會現實。葛光和覺得真正的國產影視劇不應該隻停留在蹭熱點、找賣點層面上,更應該在作品內容上鑽研。“同時也呼吁有關部門加強監管,守護影視創作價值觀的底線。”而作為一個喜歡現實題材作品的00后,黃佩鳴也呼吁年輕人,多去關注和國家時代背景相關、有社會意義的影視作品,“這能讓我們對社會的理解更深刻”。(中青報·中青網見習記者 畢若旭 實習生 楊紫琳 見習記者 羅希)

(責編:宋心蕊、燕帥)

分享讓更多人看到

傳媒推薦
  • @媒體人,新聞報道別任性
  • 網站運營者 這些"紅線"不能踩!
  • 一圖縱覽中國網絡視聽行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