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
人民網>>傳媒>>最新資訊

程序員也上真人秀了,下一個會是誰?

中青報·中青網記者 蔣肖斌
2021年01月26日06:59 | 來源:中國青年報
小字號
原標題:程序員也上真人秀了,下一個會是誰?

  綜藝節目《燃燒吧!天才程序員》戰隊之一,右二為何立人。

  看科技類真人秀, 最吸引人的應該是“大腦魅力”。觀眾對存在一定神秘感的未知群體,也會有好奇心理。

  ---------------

  程序員可能沒想到,有一天自己能成為一檔真人秀綜藝的主角。《燃燒吧!天才程序員》讓人心中浮現了很多小問號:看什麼,看他們敲著鍵盤寫代碼嗎?

  這是國內首檔程序員真人秀,經過層層篩選的20位頂尖AI工程師與網絡安全極客選手,盲選組成4個戰隊,在48小時內解決節目組設下的兩大賽道難題——攻防賽道,在虛擬的網絡密室中拿到每個關卡的通關鑰匙﹔AI賽道,訓練出能精准和高效識別野生動物的AI模型。

  屏幕上飄過一行彈幕,“彈幕終於少了,因為插不上嘴”。但漸漸地,圈外觀眾被這群平均年齡二十出頭的程序員們圈粉,“師范生湊個熱鬧”“法學生看得津津有味”“藝術生看得很歡樂”……

  撥開他們閃閃發光的履歷,程序員真人秀憑什麼吸引人?

  程序員真人秀是怎麼誕生的

  《燃燒吧!天才程序員》監制宋寵是一個80后,他的身邊到處都是程序員。“我發現這個群體很好玩,一方面他們很嚴謹,你問他一個專業詞匯,比如‘神經網絡’,他會找一堆專業詞匯來跟你解釋。另一方面他們也有很多興趣愛好,有的人辦公桌上放著一個小型水族箱,養魚養得很專業。有的人喜歡跳傘潛海,還有人喜歡聽德國歌劇。”

  除了在工作中觀察到程序員的可愛之處,宋寵坦言也受到自家兩個孩子的“影響”:“我問他們長大后要做什麼,他們說要做明星,因為經常在屏幕上看到明星參與的綜藝節目。那麼是不是也可以做一檔以程序員為主角的科技類真人秀?科技有時候是寂寞的,我希望這檔節目能夠架起一道橋梁,喚起孩子們對成為科學家的憧憬。”

  節目中有攻防選手和AI選手,外人統稱他們為程序員,其實行內人清楚,這是兩個工作交集不大的群體。節目把他們召集在一起,互相都不認識,“是想看看他們之間能碰撞出什麼火花”。

  這群真人秀選手不好“對付”:他們剛進入節目的程序,順手就測了測有沒有漏洞。

  出生於1994年的何立人,是一名攻防選手。他的背景是一段傳奇——念職高,校長跑路,學校關門,被迫輟學﹔開游戲代練公司,隻帶著員工打游戲,也不接單,公司倒閉﹔在網吧包夜,啃著饅頭就著“老干媽”自學黑客技術,漸有所成,后來加入網絡安全公司,維護網絡安全成為自己的使命。

  這個黑發濃密、面有喜感的大男孩本想“抱大腿躺贏100萬”,結果自己成了團隊的“大腿”,以領先優勢帶團隊奪冠。在團隊中,何立人覺得自己是“氣氛擔當”,“我在現實中是個比較快樂的人,和同事們的相處也是打打鬧鬧,實驗室有點像菜市場,和大家想象得完全不一樣”。

  出生於1995年的龐天宇,清華大學博士四年級學生,是一名AI選手。他在高一就獲得了清華保送資格,是典型的“別人家的孩子”。但他總結,自己是一個“比較正常的人”,“從來不穿格子襯衫,每周打籃球、健身、打游戲、看電影——和大家是一樣的”。

  “感覺大家最關心的還是我們的頭發”

  宋寵十分誠懇地表示,這群程序員“完全沒有綜藝感”。“他們在進房間的時候,可能看到有攝像機,但一旦投入比賽,他們根本不在意鏡頭,投入度非常高。即便到了比賽最后一刻,勝負已定,他們也不放棄,還在上傳數據。”

  何立人說,一旦開始打比賽,立馬忘了自己在錄節目,完全沉浸在比賽中,和平常的工作狀態一模一樣。面對鏡頭,龐天宇一開始有些羞澀,“第一次化妝”,但到了比賽激烈時,他早就忘了真人秀這件事,隻享受過程。

  觀眾為什麼要看科技類真人秀?宋寵認為,最吸引人的一點應該是“大腦魅力”。他曾考慮要不要向觀眾解釋選手的解題思路,最終決定“全部刪掉”:“第一,即便解釋,普通觀眾還是看不懂﹔第二,我們想讓觀眾喜歡上這群人,而不是他們寫的代碼。”

  節目播出后,何立人去看觀眾反饋,“大家最關心的還是我們的頭發,一旦出現一個頭發少的,彈幕就會出現,‘尊重強者’”。

  史成林是一名物聯網行業的程序員,看了《燃燒吧!天才程序員》,感覺相當過癮。“之前只是圈內才有的競賽被搬到了屏幕上,緊張刺激。看到選手歷經艱難答出題目,我跟著他們一起興奮﹔看到有人抓耳撓腮,我也會關注他們的發量會不會又少了。”史成林說,“節目中的程序員也都是‘正常人’,也愛吃可樂和炸雞,隻不過更能熬夜而已。”

  清華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影視傳播研究中心研究員司若認為,偏素人的真人秀是現在的一個發展方向,即把一些專門行業的人引入到綜藝節目中,作為真人秀的主角——區別於以往似乎一定要用明星、流量來帶動觀眾的注意力。

  “真人秀節目最重要的一點就是‘真’,這是節目的靈魂,也是最大的看點﹔‘秀’則是它的故事性,故事性也是通過真實性帶來的戲劇沖突去推進的。那麼,引入素人——比如程序員,他們的真實性會更強。”司若說,“程序員是一個平常不太受關注、不太被了解的群體,甚至大家對他們還有刻板印象。觀眾對存在一定神秘感的未知群體,也會有好奇心理。真人秀把他們非常真實的生活和工作進行創意性的編排,會有較高的可看性。”

  “我們不是隻有游戲和代碼,更有詩和遠方”

  史成林喜歡看脫口秀,尤其看到與程序員相關的段子,“啊,原來不是我一個人這樣呢”。他同時也喜歡歷史、詩詞,參加過央視《中國詩詞大會》《奇妙的漢字》等節目。

  看到程序員竟然有成為真人秀主角的一天,史成林頗感“欣慰”,“讓更多人來了解程序員這個行業,不要用既有的標簽來認識我們,看到我們人不傻,頭發也不少,也可以很有趣。”“多數的我們,聰明的腦子裡住著有趣的靈魂,期待來發現和碰撞。我們不是隻有游戲和代碼,更有詩和遠方。”

  張岩是一名在傳統行業的程序員,盡管從外形上,他符合人們對程序員的“期待”:格子襯衫是他的常備服裝,衣櫃裡有一堆,每天隨機取出一件即可。但他覺得:“程序員一直都挺文藝的,畢竟那麼多關於程序員的段子,基本都是程序員自己編出來自黑的。”

  《燃燒吧!天才程序員》的最終成果,將被無償應用於野生動物保護,這可能是其他真人秀所沒有的現實價值。宋寵說:“科技類真人秀不是在消費這個群體,而是希望能真正增加對科技這個行業的投入,讓科技成為一件大眾關注的有趣、有意義的事。”

  “希望將來也有類似美劇《Silicon Valley》(硅谷)的國產影視劇出現,讓大眾知道程序員不都是禿頭“怪蜀黍”,還有那麼多年輕陽光高智商高顏值的小哥哥小姐姐,讓大眾了解信息技術行業其實很酷很有意思。”張岩說,“哦對了,希望以后的真人秀,每次能多幾個何淑婷這樣的程序員小姐姐。”

(責編:宋心蕊、燕帥)

分享讓更多人看到

傳媒推薦
  • @媒體人,新聞報道別任性
  • 網站運營者 這些"紅線"不能踩!
  • 一圖縱覽中國網絡視聽行業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