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
人民網>>傳媒>>最新資訊

影視劇番外如何成為精彩的《回響》

2021年01月26日07:00 | 來源:中國青年報
小字號
原標題:影視劇番外如何成為精彩的《回響》

  時隔大半年,導演辛爽用15分鐘把“隱秘粉”拉回來,送上了不亞於原劇的震撼。

  ---------------

  “你不是說每道題都應該有更好的解法嗎?”

  “我希望我能一直呆在這個夏天,永遠和你們在一起。”

  “我們不是相信童話嗎?”

  2020夏季爆款懸疑劇《隱秘的角落》導演辛爽,最近干了一件非常酷炫的事。他帶著劇組原班人馬來到一台晚會,直播表演《隱秘的角落》番外篇——《回響》。演員秦昊、榮梓杉、史彭元、王聖迪再聚首,呈現“一鏡到底”的演出,還原劇中朱朝陽的家、少年宮教室、片頭灰色樓梯,還有三隻小雞動畫劇場等經典劇集場景。

  《隱秘的角落》番外篇的呈現,無論是場景、打光、運鏡還是配樂,都讓人恍若看劇。直到結尾,畫面裡陡然出現坐在監視器前的辛爽和一群工作人員,觀眾如夢方醒:原來這是直播。

  “番外”一詞來自日本,相當於中國人習慣說的“外傳”。番外是對正文的補充,通常不錄入正文,是作者主動在題材中加入的部分。番外有很多種,有的番外是讓原作中的角色開啟新的“支線劇情”,有的番外則是深入展開了主干故事中提到但未細說的部分,算是給讀者一個交待。

  《隱秘的角落》番外篇《回響》,就糅合了多種番外形式。《回響》既補充式地展現了朱朝陽在那個夏天之后的狀態——他的人生並未真的“重新開始”﹔夢境般的閃回片段揭示了他內心的痛苦和愧悔,同時還隱晦解答了正片裡留下的懸念,比如嚴良和普普的確離開了人世,朱晶晶出事和朱朝陽是有關聯的。

  故事中,那年噩夢似的夏天一直“回響”在“朱朝陽”的余生,直至暮年,他依然回想第一次為嚴良和普普開門的瞬間﹔故事外,觀眾也在回望被“小白船恐懼”支配的夏天,起雞皮疙瘩之際,二度解構劇中交織復雜人性的“童話”。

  時隔大半年,導演辛爽用15分鐘的時間把“隱秘粉”拉回來,送上了不亞於原劇的震撼。

  近來一些熱播影視劇也出現“預留的精華”,不能稱之為番外,形式上更接近“彩蛋”或者“夢幻聯動”。

  例如《想見你》播到尾聲,由於大結局被提前泄露盜版,劇組做出熱血舉動:火速召集原班人馬拍了一個“彩蛋”,嶄新的平行時空裡,17歲的黃雨萱為已擁有工作室的李子維慶祝生日——他們這段相遇是自然而溫暖的,再無“虐戀”。

  還有《棋魂》的VR版番外,時光穿越到南梁,褚嬴出現在棋盤對面,還坐上心心念念的自行車。時光對他說:“褚嬴,自己和自己下棋,很寂寞吧?從今往后,我陪著你下棋。”稍微安撫了一下對劇集裡褚嬴消失“意難平”的心碎觀眾。

  可以說,原始劇集的故事魅力越“勾魂”,我們就越渴求一個番外篇,用以安放或釋放自己在前者裡積攢的情感。這次走紅的《回響》,是很好的試水和“打樣”:番外篇是否可以被納入劇集創作的一部分?

  當然,番外的誕生有其必要前提和創作難度。首先,隻有原劇足夠火,觀眾追完劇意猶未盡甚至到了“放不下”的程度,才有寫番外篇的必要。其次,番外篇意味著要讓導演、編劇創作完成后,尚有余力給原作一個加分的結尾。這就如同大廚烹飪大餐之時,腦子裡還琢磨如何把一桌的精華“留一手”,等食客用餐完畢准備離開時,變戲法一般端出“預留的精華”,讓大家打包帶走。

  縱然難度高,但有一類影視劇讓人尤為期待番外篇:原始劇集“三觀很正”,承載了感人至深又震人魂魄的情懷,讓人無論“重刷”多少遍都能常看常新。

  例如《琅琊榜》第一部中“琅琊榜首”梅長蘇悄無聲息的離世是所有人的“意難平”。“琅琊榜”系列第二部播出,內容和前作關聯不大。但觀眾還是摳出了一點“不是番外也當番外”的聯結,比如年邁的琅琊閣主藺晨出場時,談起蕭庭生的軍陣之才,感慨了一聲:“有當年那個人的風採。”觀眾秒懂,“那個人”是第一部裡的梅長蘇﹔蕭庭生臨終遺言中說,“得遇先師指導,去除了我心中的怨憤”,是指少時在梅長蘇身邊學習的往昔。

  對於不少觀眾來說,因為過於沉浸和喜愛,無比好奇是否在故事未展現的時空裡,所有人還有新的存在痕跡?或許某些經典的好故事,可以在恰當時機借助番外篇的形式,給予心心念念的觀眾一種“回眸”,仿佛最初付諸的笑與淚,還能在時過境遷之后意外得到一聲回響。(沈杰群)

(責編:宋心蕊、燕帥)

分享讓更多人看到

傳媒推薦
  • @媒體人,新聞報道別任性
  • 網站運營者 這些"紅線"不能踩!
  • 一圖縱覽中國網絡視聽行業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