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传媒>>最新资讯

媒体人没有节假日 直击一位电视新闻主播的24小时

2015年10月10日06:43    来源:南方日报    手机看新闻
原标题:一位电视新闻主播的24小时(组图)

翌翊在节目录制过程中。

  翌翊在节目录制过程中。

生活中经常身穿运动休闲装的翌翊更像一个阳光型男。

  生活中经常身穿运动休闲装的翌翊更像一个阳光型男。

翌翊在化妆。

  翌翊在化妆。

翌翊在建业大厦大火报道现场。

  翌翊在建业大厦大火报道现场。 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闲暇之余翌翊喜欢外出旅游。

  闲暇之余翌翊喜欢外出旅游。 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本期导读

  资讯发达的今天,人们能够轻松地从手机客户端、微信订阅号、网站等多媒体渠道获得信息。但收看电视新闻,仍然是很多家庭的生活习惯,新闻热点更是茶余饭后必不可少的话题。

  在许多观众心目中,新闻节目主播的形象都是外形出众,言谈铿锵,气质大方又利落。但事实上,新闻主播的工作,绝不只是坐在镁光灯下照本宣科念稿子这么简单。临危不乱的心理,随机应变的头脑,流利得体的口才,都是一位优秀的新闻主播必不可少的素质。前段时间,央视主持人李梓萌在插播天津塘沽大爆炸新闻时,沉着冷静的直播播报表现,就受到了众多观众的交口称赞。

  另一方面,新闻主播和警察、消防员、医生一样,也是没有节假日的工作岗位。今年国庆长假期间,南方日报记者就近距离走进南方电视台TVS1《一线兄弟连》新闻节目组,见证了一位年轻电视主播翌翊的日常工作与生活。

  1

  像和街坊“拉家常”一样“聊”新闻

  《一线兄弟连》是南方电视台TVS1每天下午6点直播的新闻节目,时长约20分钟,至今已经播出六年,而翌翊是三个男主播之一。

  10月3日下午4点,翌翊像平常工作日一样来到电视台。他身穿黑色T恤、运动裤和球鞋,背着双肩包,完全不像一位新闻节目主播,而更像一个阳光健壮的运动型男。

  “每逢要直播,上午我都会去健身房健身。因为我是容易出汗的体质,所以通过锻炼出一身汗以后,下午工作时才不会出那么多汗,化妆才不那么容易花掉。”翌翊这样解释道。

  来到南方电视台六楼,走到办公室门口,翌翊把随身携带的饮料放在走廊窗边,还帮其他同事的水瓶、茶壶放好。他介绍说:“我们有规定,不能在室内喝东西。”

  这一层有三个新闻室,都以玻璃间隔,每间室内有8个座位,还有计时器。室内地下铺设有特制的铝塑板,比地面高大概20公分。据介绍,这是因为直播间机器设备多,需要把电线都藏在底下,所以才不允许在室内喝饮料,避免漏水造成电路故障等问题。

  下午4点30分,翌翊来到化妆间化妆。化妆间里有一张木制的梳妆台,一个女化妆师负责翌翊的化妆和造型。尽管给男主播的化妆比女主播要简单,但除了打底,细心的化妆师还给他贴了双眼皮贴。经过一番修饰之后,翌翊整个人看起来更加神采奕奕。

  20分钟后,翌翊回到新闻室准备开始顺稿工作。他打开电脑,点开新闻系统软件,屏幕显示出一行行的新闻标题及审批状态,蓝色的是通过审批,橙色的是等待审批。“电视新闻制作及播出是短时间、高强度的工作,记者一般上午去采访,下午回来就开始写稿、剪片子,审核通过后,再统一交去做后期,一般在5点左右直播内容就会结束审批。”翌翊介绍说,“我们是20分钟的新闻节目,一般会播出12条左右的新闻。我会提前熟悉即将播出的新闻内容,做好功课。”

  在等待新闻稿的间隙,翌翊去更衣间换下运动服,穿上墨绿色的长袖衬衣和牛仔裤。他笑着说:“以前我在节目里是坐着播新闻的,换下上衣或者套个西装外套就可以了,下半身会穿得比较舒服一点。现在节目改版后,采用的是站着播新闻的形式,就不能太随意了。”

  下午5点20分,距离直播还有40分钟,大部分新闻稿已经审核完毕,翌翊开始顺稿。所谓“顺稿“就是把原本刻板、严肃的书面化文字,处理成生动、通俗、有人情味的口头化语言。翌翊的心得是:“像平常说话一样,多说短句,少用长句,也不会用很多形容词。就当和街坊聊天那样,主播不能摆架子,要抱着平实、拉家常的心态去播新闻,有亲和力的主播才会受欢迎。”

  翌翊总结自己现在的主持风格是“严肃+幽默”,他会用一些网络词和时下年轻人喜欢的方式“侃新闻”,甚至偶尔还会唱两句。有一次,他还曾在节目里改编《小苹果》的歌词,通过轻松诙谐的方式去表达观点,令观众耳目一新。

  2

  用经验克服现场突发状况

  距离直播倒计时15分钟,翌翊进入直播间做准备。《一线兄弟连》的演播厅大概有50平方米,主屏幕强上滚动着节目名称的字样,另外一面墙上挂着“兄弟连”三位主播的合照,看上去显得英姿飒爽。

  南方日报记者看到,直播间内有3台摄像机,由一位摄像师专门负责调度和控制,每个摄像机都带有提词器,通过镜面反射屏供主播使用,而摄像镜头就藏在反射屏后。一个摄像机拍摄主播腰部以上的中景镜头,另一个则拍摄全身镜头,主播还可以通过同步画面实时观测节目的播出效果。

  为了确保不受外界干扰影响播出效果,节目播出过程中,南方日报记者一直在直播间门外等待。直播间连接着节目制作室,记者透过落地玻璃看见,制作室里的6位工作人员,一直目不转睛地监控着十几个大大小小的屏幕,两个计时器分别显示着节目播出时间和倒计时。随着直播进入倒计时,直播间和制作室的工作氛围变得骤然紧张起来,导播正在做最后的调试设备和倒计时工作。

  “一号机OK,二号机OK,麦克风OK,看一下镜头,OK!”

  “倒计时1分钟,30秒,10秒,5,4,3,2,1!”

  “热心兄弟连,有事来电话,大家好,我是翌翊。”

  南方日报记者观察到,在直播新闻过程中,偶尔翌翊会趁着新闻报道画面切换时做些调整状态的小动作。每当镜头切换回直播间画面前,他立刻又恢复了工作时一丝不苟的状态。这些小动作不怕被播出吗?翌翊事后解释说:“其实每次切换画面前,导播都会通过耳机告诉我,下一条是什么新闻,倒计时5秒切换镜头。就算是插播突发新闻,整个节目制作也是环环相扣的。大家配合得好,就没什么问题。”

  这天直播的新闻有一条关于寻找走失儿童的报道,孩子的家人很伤心地对着镜头哭泣,哀求说:“求好心人帮忙找找,希望孩子快点回来。”翌翊说,他经常在直播时碰到类似的新闻,但作为一名新闻节目主播,即便为孩子的家人感到焦急和难过,也必须要保持客观、平和的状态去播报信息,“毕竟新闻播报不是文艺作品表演,情绪和表达都不能太过夸张。”

  翌翊最欣赏的电视节目主持人有白岩松、孟非、汪涵等,还曾特地找来白岩松以往的节目反复观摩,虚心求教。他觉得,这些主持人自身的知识储备丰富,思维严谨清晰,“他们能在老百姓、专家、个人等多个角度之间自由切换,用观众听得懂的方式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解释清楚,这是很不容易做到的。”

  当天的直播很顺利,20分钟后翌翊一脸轻松地走出直播间。他笑着回忆说,以前曾经遇到过新闻播出顺序出错等瑕疵,还好在导播的默契配合下,顺利地化解了问题。直播过程中遇到突发情况是常事,“有时候可能会一口气没喘过来,卡词了,稍微调整一下就好了。其实,一名成熟的新闻主播一旦进入工作状态,很多小毛病例如犯鼻炎、想打喷嚏什么的,都能用意志力去控制住场面。而且经验多了,遇到事情,心理状态也不会像新人那么容易慌张。”

  3

  曾通宵留守现场报道火灾

  从入台开始,翌翊一直在《今日一线》新闻节目组工作,已经工作了7年,在此其间,《一线兄弟连》从节目中的一环到独立成档。他前后做了3年记者、1年主播,接着又干了3年记者,直到今年2月,再做回新闻节目主播。他在工作时驾轻就熟的表现,时常让人忘记了他还只是一名“85后”年轻人。

  1985年,翌翊出生在广西桂林。由于父母工作繁忙,在他牙牙学语的幼儿期,是和外婆在北京一起度过的,直到4、5岁才回到南方生活。上学之后,因为说得一口标准又流利的普通话,他在学校里获得了许多主持活动的机会。高三时,在学校老师的推荐介绍之下,他参加了艺术特长生的考试,2004年考入武汉大学播音与主持艺术专业。

  大二开始,翌翊就在学习播音和主持之外,迷上了摄影和摄像,当时特别热衷于拍纪录片。大二到毕业前的3年时间内,他拍过有关校园生活题材的纪录片,也跟央视纪录片栏目组拍过大前门拆迁、鸟巢建设等社会民生题材。

  聊到这时,傍晚的天空突然变暗,开始刮起大风,紧接着下起雨来。翌翊看了看窗外说:“如果今天不用做主播,真想跟同事们一起出去‘追风’。”今年国庆期间,强台风“彩虹”登陆广东,狂风暴雨肆虐一时,10月3日下午,南方台的新闻记者已经出发赶赴台风预计登陆地点,他们随时和气象局保持联系,打算沿着海岸线,追踪报道台风袭粤的一线消息。

  翌翊说,从事电视新闻行业7年来,他一直不停地在新闻主播和记者之间转换身份,跑突发新闻对他来说是家常便饭。他已经想不起第一次跑突发新闻是什么内容,只记得过去做电视记者时,经常半夜或凌晨被电话叫醒。

  让他印象最深刻的突发新闻是2013年12月15日傍晚的建业大厦火灾。那天,刚刚完成当日工作的翌翊正准备下班回家,突然接到任务马上赶去事发现场。建业大厦是一栋25层高的烂尾楼,后被用作仓库,大火中变成一座火塔,在雨中足足烧了一个晚上,直到次日清晨6时左右才被扑灭,事故造成1层至25层不同程度被烧毁。

  翌翊在12月15日晚上9点多进行了第一次现场报道,晚上10点多发回了第二次报道,直到16日早上6点,翌翊仍然留守在事故现场。

  翌翊回忆说:“我当时穿着‘兄弟连’的迷彩服,和摄像一起跟着消防员队伍冲道楼里去了。因为经常跑突发新闻,火灾也跑过很多次,有些消防员都和我们认识了,他们多次提醒我们要注意安全,不要靠太近。”

  “以前跑突发都不会多想什么,也不害怕,直到这次天津塘沽大爆炸,才想起这些年跑过的火灾,有的还是挺危险的,毕竟不知道里面会不会有什么化学物品。”翌翊感叹说,“离现场越近,就越靠近真相。”

  翌翊最喜欢的工作状态,就是上午采完新闻,晚上进行直播,同时身兼记者和新闻主播的双重角色。“对于我来说,那样的状态是最好的,因为清楚了解整件事的来龙去脉,说出来的话才最有说服力。而信息沟通不对称,是导致主播容易失误的原因。”

  4

  “用简单的心去看待世界的复杂”

  当天的《一线兄弟连》播出后,节目的大部分同事都已结束了一天忙碌的工作。但翌翊还要给晚上9点半播出的《今日一线》新闻节目配音。他看了看表,估计说:“晚上的节目是40多分钟,一般要配20条新闻,大概到晚上8点半下班回家吧。”

  身兼多职的结果就是工作量的猛增,非常消耗精力。“我在现场报道的时候,得确保信息准确,需要快速地收集资料、了解背景、描述现场,还要和演播室互动,这些都很考验人。回来还要写稿、剪片、化妆、做节目……一整天下来就跟打仗一样。”考虑到主播如果长时间处在精神紧绷的状态,对个人和节目质量都存在一定的风险,现在台里原则上规定,如果当天有主播工作,翌翊早上就不出去跑新闻了,但时不时还需要给其他新闻节目配音。

  除了从事新闻主播、记者的工作之外,翌翊对自己的定位是一位“全方位的电视工作者”,采、编、播、配音和摄像都能胜任。他开玩笑地说:“我可能是台里主持和记者中最会用摄像机的,摄像当中最会主持的。有些工作还没能接触到或还没有足够能力去做的,我以后都想体验和尝试。”

  在许多人眼中,电视新闻主播这份职业光鲜亮丽又体面,不仅可以上电视,被观众所认识和熟知,还有机会接触和采访名人,拥有自己的粉丝。但在翌翊看来,新闻主播也只是一份很普通的工作,有特定的要求和流程,干的时间长了,播到似曾相识的新闻时,也会难免产生一点疲惫和无聊情绪。“大多数时间播出的新闻都不会是那种特别抢人眼球的类型,可能工作很多年才会碰上一两次让人有点成就感的机会。”

  这次国庆节7天假期,翌翊要上5天班。不用上班的时候,翌翊喜欢旅行、健身、阅读、看体育节目。他还是台里的篮球队队长,“如果可以选择的话,我想成为一个职业的运动员,或者科研人员,能长期而专一地做一件事情,我觉得这是一种幸福。”

  休假的时候,翌翊喜欢一个人到处走走。“可能因为小时候要不断面对和适应新环境的关系,塑造了我独立、随遇而安的性格,所以父母也都很信任我,相信我能保护好自己,他们不会太过于担心。”

  平时因为工作,需要经常和人打交道,说很多话,所以翌翊尤其喜欢安静又辽阔的大自然,“感觉在大自然的怀抱中,特别轻松、自在”。另一方面,他也热爱广州,尽管交通拥堵的时候也令人烦恼。“生活总是有得有失的嘛,广州有好多好吃的,生活也很方便,这里的人很务实、低调,我很喜欢。”

  翌翊觉得,在电视台这些年的历练,让他看这个世界的角度、深度都变得不一样了,“能用更简单的心态去看待世界的复杂”。“如今我们身处一个飞速发展、日新月异的社会,一是一、二是二地看待问题,保持随遇而安、顺其自然的心态,才能活出最轻松的姿态吧。”(摄影 南方日报记者 郭珊 实习生 吴欣玥)

 

分享到:
(责编:宋心蕊、赵光霞)


注册/登录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使用其他账号登录: 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QQ帐号登录 人人帐号登录 百度帐号登录 豆瓣帐号登录 天涯帐号登录 淘宝帐号登录 MSN帐号登录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