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早期英國“第四等級”報刊觀念

——以《泰晤士報》獨立精神形成為例

王 超

2016年02月24日14:37  來源:今傳媒
 

摘 要:本文通過對英國《泰晤士報》創辦及發展歷程進行梳理,探析18世紀到19世紀初英國報業環境和發展狀態,並結合當時英國社會歷史情境,揭示它與英國社會政治文化的互動及“第四等級”報刊觀念的養成歷程,詮釋早期英國“第四等級”報刊觀念的意涵。

關鍵詞:泰晤士報﹔第四等級﹔報刊

“第四等級”報刊觀念產生於18世紀末19世紀初的英國。到19世紀中期,報刊作為第四等級與其他三個等級——君主、議會上院所代表的貴族階層和議會下院所代表的新興階層一樣成為政治生活中不可或缺的角色。1828年,英國歷史學家麥考萊在《愛丁堡評論》上發表《論哈姆勒<英格蘭憲政史>》一文中提出“國會中的記者席已成為這個國家的第四等級”。1841年,歷史學家卡萊爾在《英雄與英雄崇拜》一書中涉及到第四等級時又擴大了它的意涵,認為印刷和寫作可以向整個國家和人民傳達政府的聲音,權力機構的行動和聲音通過報刊可以明白無隱的展現在公眾面前,從而確保了民主。報刊的這種力量成為政治架構中機制性的力量,甚至算得上一種獨立的政府機構。

早在18世紀末,新聞界爭取對議會報道的自由就將英國報刊與政治以及公共輿論緊密聯系起來。報刊也逐漸開始擺脫政治的控制,讀者群的成熟確保的發行和工商業提供的廣告成為新的經濟來源,現代報刊觀念初現端倪,最終在18世紀末19世紀初為自身贏得了“第四等級”的稱號。通過將議會新聞自由登上報刊向公眾報道,報刊就與政治和公眾輿論建立了緊密的聯系,政治也變得不再隱秘。對自由和民主的爭取讓報刊以及由它培養的漸具公民意識的公眾推動了英國政治的公開透明,使民眾得以參與政治決策,早期的《泰晤士報》就是其中的一個典范。

一、早期的《泰晤士報》及其所在的社會環境

《泰晤士報》是由約翰·沃爾特於1785年在倫敦創辦,創辦之初名為《每日環球記錄報》,1788年3月定名為《泰晤士報》。在維多利亞時代的報紙發展中,《泰晤士報》具有非凡的影響力,被稱作“歐洲的首要日報而且也許是世界最大的當代輿論工具。[1]”

18世紀末的英國資本主義發展仍不完善,新興的資產階級仍在與封建貴族博弈、爭取政治和經濟利益。工業革命帶來新的生產方式讓新興階層逐漸富裕,他們需要輿論機關為自己發聲,加快經濟信息的傳播,以獲得更多的社會主導權。當時,英國工商業發展愈趨繁盛,城市和港口日漸繁榮。倫敦作為金融和港口城市,社會財富迅速聚集。同時,資產階級興起之后,開始追逐政治權力,謀求進入國家治理體系,他們對封建貴族把持議會和權力不滿,關於議會改革的呼聲日起。該時期,歐洲大陸的法國也正醞釀著大革命,國內外局勢變動使得中上層公眾渴望了解局勢變化信息。

在《泰晤士報》創辦之時,倫敦已有8份早報,還有9份晚報每周出版三次。由於政府的控制和兩黨制的政治格局,政治宣傳成為該時期報紙的顯著標志,報刊的黨派傾向明顯。新創辦的《泰晤士報》與眾不同的是:它刊載的商業和航運消息比較多,政治和文化消息卻較少。18世紀的英國報刊,多與政府保持一致而獲得財政撥款或者信息津貼即享受政府提供信息的幫助﹔或支持政黨、政治家而獲得政治津貼﹔也有接受賄賂而刪除負面報道進行“有償不聞”的。

作為商人的沃爾特把盈利作為辦報的目的。但是,當時的社會環境卻限制了這種做法。英國政府為了實現對出版的控制,廢除事前審查制度后,開始用經濟方法控制傳播。除了政治上的叛逆罪、誹謗罪外,對出版行業征收高額印花稅、廣告稅、紙張稅等。僅印花稅一項,每出版一份報紙需納稅2便士,一年支出就達5000鎊之多[2]。當局用這種方式限制報紙出版的規模,使得出版不得不依賴政治上的補助。沃爾特每年也從政府手裡接受300鎊津貼,以確保報紙得以正常發行。

二、《泰晤士報》獨立精神之養成

1803年,沃爾特第二開始掌管《泰晤士報》,他不同於他父親沃爾特第一——帶有18世紀剛剛出現的、依附於傳統等級制度的工商業者﹔沃爾特第二則希望經營一份獨立、公正的報紙[2]。1814年,他引進新式滾筒印刷機,《泰晤士報》的印數達到每小時1100份,使得報紙能夠更快的發布新聞。自此,《泰晤士報》一直是印刷技術方面的領路人。他還在歐洲大陸建立了龐大的記者網絡,想盡辦法提高新聞的時效性。他充分利用繳納印花稅后報紙可享受免費郵寄的優勢,通過鐵路將報紙運往地方,《泰晤士報》的發行面越來越廣,逐漸建立起超越其他報紙的影響力。

英國工業革命完成以后,資產階級和產業工人作為工業革命的新生力量發展壯大。生產力的發展和對開拓市場的野心讓資產階級急於追求更為開放的自由貿易,他們對守舊的貴族階層把持政治權力感到不滿,謀求進入政治權力中心,享有政策的制定權。產業工人的壯大也成為一隻獨立的力量登上歷史舞台,走進英國社會及政治生活,加劇了社會的動蕩。沃爾特第二開始對報紙進行改革,逐漸確立報紙經營與編輯分離的原則,任用早期曾進行過政治批判、崇尚自由的托馬斯·巴恩斯為報社主筆,並和巴恩斯主編一起確立了該報給中等階級以精神鼓勵的口號,倡導社會變革。

《泰晤士報》堅持報紙獨立原則,拒絕接受政府津貼,依靠廣告和發行維持運營以實現經濟獨立。1803年,該報已經開始拒絕接受政府扶持﹔1834年還堅決拒絕政府的信息津貼,認為這樣的做法有損報紙在讀者心中的信任度,違背報刊追求的獨立自由精神。巴恩斯秉持讓報紙獨立表達公眾輿論的辦報觀念,支持記者自由報道和嚴肅評論。在巴恩斯的管理下,該報成為代表中產階級觀點的報紙,它支持議會改革但反對暴力革命, 在1819年彼得盧大屠殺事件中,《泰晤士報》獨家報道,對事件真相予以披露,並在社論中譴責政府以武力鎮壓群眾游行。面對政府的威脅,該報利用公開的言論極力爭取新聞自由。在后來的選舉法改革中,《泰晤士報》的積極推動起了關鍵作用,使中產階級在政治改革中獲益。通過對此類事件的報道和支持,《泰晤士報》發行量進一步擴大,贏得了極高的聲望和影響力以及廣告收入。

三、《泰晤士報》對第四等級報刊觀念的詮釋

后來,《泰晤士報》在沃爾特第三和德萊恩主編的領導下,被打造成表達英國輿論的報紙,“倫敦《泰晤士報》登上了英國國家報紙的地位”,成為一種獨立而又強大的力量。德萊恩於1852年在《泰晤士報》上發表的兩篇社論直接體現了他對報紙獨立觀念的認識,也是對第四等級報刊角色和功能的深刻闡釋。

1852年,《泰晤士報》因對法國拿破侖的批評報道遭到來自政治的指責和壓力。報紙遂用文章反擊政府,表明記者不對政府負責而對公眾負責的職責。德萊恩在連續兩天的社論中指明了報刊與議會的關系,記者與政治家的區別,強調新聞業的責任與政治治理方式的不同。他指出“報刊的首要責任就是最快獲取時代的最准確的相關事件信息並立即將其報道給國民,使其成為國民的共同財富。……報刊靠揭露和發布信息生存,報刊每日出版,並且不斷呼吁公眾輿論的啟蒙力量。”在連續兩篇的社論中,《泰晤士報》指出了報紙只是對公眾負責,為公眾提供真實的報道,揭示企圖被政治隱瞞的真相,發揮公眾輿論的作用,對權力進行監督。

德萊恩的社論詮釋了《泰晤士報》的立場,為報紙批評公眾人物進行辯護,全力捍衛報紙獨立和報道自由。在德萊恩這裡,報紙就應該及時披露事實和真相,獨立自由的開展報道,對公眾負責而不是顧忌政治家或政府的喜好。通過社論,德萊恩也代表該報和整個報業初步闡述了第四等級的報刊觀念。在巴恩斯和德萊恩影響下,《泰晤士報》越來越具有政治上的影響力,形成了報紙對自身地位的認識,改變了過去記者與政治宣傳挂鉤的職業名望,該報也成為意見獨立的報刊。到1854年,《泰晤士報》發行量接近60000份,達到了同期倫敦報紙發行量的總和。

1854年,英國、法國、土耳其與沙皇俄國爆發了克裡米亞戰爭。《泰晤士報》派遣威廉·拉塞爾作為特派記者隨軍前往前線。在拉塞爾之前,報紙主要是依靠部隊中的低級軍官來報道戰況。拉塞爾在《泰晤士報》上披露了英軍戰地救護中的嚴重問題和混亂的后勤服務。拉塞爾的關於傷兵和輕騎兵沖鋒送死的通信報道震驚了整個英國。女護士南丁格爾自行組織了一隻救護隊伍,前往前線展開戰地救治。該報還為在戰爭中受傷的士兵設立基金,發起了對前線士兵支援和捐助。英國上下在《泰晤士報》上了解前線的狀況后對他們的士兵感到自豪又難以容忍指揮官的無能和后勤保障的缺陷。面對洶涌的民意,英國議會不得不成立專門委員會對報紙披露的狀況展開調查。在《泰晤士報》的持續的報道和評論中,阿伯丁勛爵的政府倒台,聯軍總司令拉格倫被撤換,也是通過報紙賦予這次戰爭的非常影響,戰地救護制度和紅十字會開始創立。

四、獨立報刊形成的可能性

當然,報紙選擇替資產階級代言也有商業性的考慮。貴族隻不過是報紙龐大發行量的一小部分,他們無法提供足夠的讀者來維持報紙運營。出版的商業利益越來越依賴於迅速拓展的富裕的和受教育的中產階級。同時,18世紀晚期的英國,街頭文學已經成為工人階級生活的一部分,工人階層也能夠在星期日學校獲得更加系統的教育。到了19世紀,民眾的非文盲率逐步上升,圖書和印刷材料走進越來越多人的生活。教育的普及為《泰晤士報》提供了讀者並成為獨立報刊發展的前提。在當時的資本主義社會,報紙作為一種私人創辦的企業,所有權的歸屬決定了業主在報紙事務中享有的決定性權力。但在沃爾特第二和沃爾特第三那裡,《泰晤士報》不止於是營利的機器,更是具有一種神聖使命的光輝事業,它獲得了相對獨立的編輯空間,主編巴恩斯和德萊恩的辦報觀念能夠得以實現,確保了《泰晤士報》獨立的報紙立場和成為社會的公器。

《泰晤士報》對克裡米亞戰爭的報道及其引發的后續反應,讓1854年成為英國新聞史的重要節點。此后,英國新聞史上的一些新聞變革卻也因此而發生。《泰晤士報》不斷發揮事實上的watch dog這一獨立的社會機構角色以及對公共利益的維護給后來西方報紙選擇標榜“第四等級”提供了詮釋。自此以后,在西方新聞事業的發展中,新聞職業的角色定位和職業神話逐步形成。

參考文獻:

[1] (英)馬丁·沃丁著.蘇潼均,詮申譯.報紙的力量——世界十二家大報[M].北京:新華出版社,1987.

[2] 胡泳.泰晤士報的歷史沿革[J].新聞研究資料,1991(1).

[3] 張妤玟.第四等級:一個關於英國報刊觀念的歷史——從記者席到報刊業集體認同的探析[D].復旦大學,2010. 

(責編:趙光霞、宋心蕊)

推薦閱讀

慶祝建黨95周年 走進黨報歷史長廊
  回首過去的95年,我們的黨披荊斬棘、開拓進取,我們的黨風雨無阻、成就輝煌。憶往昔崢嶸歲月,看今朝風華正茂,筆耕不輟,砥礪前行。以人民日報為首的黨報正是95年征程的見証者和記錄者……【詳細】慶祝建黨95周年 走進黨報歷史長廊   回首過去的95年,我們的黨披荊斬棘、開拓進取,我們的黨風雨無阻、成就輝煌。憶往昔崢嶸歲月,看今朝風華正茂,筆耕不輟,砥礪前行。以人民日報為首的黨報正是95年征程的見証者和記錄者……【詳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