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宋院體花鳥畫的革新和演變

賈潤,殷培芳

2016年08月30日10:25  來源:今傳媒
 

摘要:北宋初年,黃家體制的“富貴”風格確定了院體花鳥畫的基本格局。直至趙昌、崔白、易元吉等人的出現,他們在堅持院體美學趣味的前提下,減弱“造化”強調“心源”變革院體畫。到了宋徽宗繼位之后,受前人變革思潮的影響,宋徽宗趙佶更是將院體畫引領一個更高的文化層次,促使繪畫藝術向著“文之極也”的目標邁進,使中國繪畫進入到歷史的高峰。

關鍵詞:北宋﹔院體花鳥畫﹔變革

中圖分類號:J205 文獻標識碼:A 文章編號:1672-8122(2016)08-0158-02

一、院體花鳥畫風格的奠定

北宋初年,翰林畫院正式成立,這意味著中國花鳥畫史極其輝煌的一幕正式拉開序幕,而譜寫這燦爛華章的第一頁的正是黃荃與黃居寀父子。

黃荃(約903~906年),字要叔,成都人。他作畫除師法習光胤外,又向孫位學習畫鬆石墨竹,向薛稷學習畫鶴,向李昇畫山水,所學筆意豪放深厚,格調高遠,又“學力因是博贍,損益刁格,遂超師之藝。[1]”他17歲就成了前蜀畫院待詔,授以檢校少府少監、如京副使、監校戶部尚書等職銜。中國封建社會時期以畫藝入仕者,黃荃的身位堪稱是登峰一流。

黃荃在同時代可以稱為寫生能手,畫跡流傳至今者有《寫生珍禽圖》和《竹鶴圖》。《寫生珍禽圖》上的鳥虫形象以精細的筆墨勾勒輪廓,填染色彩,惟妙惟肖的質感效果,給觀者一種控懾心目的感染力。沈括說“諸黃畫花,妙在賦色,用筆極新細,殆不見筆墨。[2]”由此畫可以看出,黃荃花鳥畫樣式的一個典型特征就是設色富麗精巧、細致工整。自視過高、論畫講求淡泊名利的米南宮也曾說“黃荃惟蓮差勝,雖富艷皆俗。[3]”這也正從反面印証了黃荃作畫講求運色的風格特征。

黃荃的兒子黃居寶、黃居寀都是繼承父祖之人,也得一時名筆,二人同與父事蜀,為翰林待詔,成為黃氏體制的真正繼承人。《宣和畫譜》稱黃居寀所作“作花竹翎毛,妙得天真,寫怪石山景,往往過父遠甚。[4]”因此,見到他畫的人都會爭相恐后的去購買。由此可見黃氏父子的畫風適合宮廷和大眾的需要,又在畫院居於主持地位。於是宋初畫院畫家甚至院外畫家,紛紛以黃氏畫風為效仿的准則進行創作。這其中代表文人審美情趣的徐熙之子徐崇嗣為適應畫院所確立的“黃氏體制”而不得不改變祖風,創成與“黃體”趣味相近的沒骨畫以求生存。“黃氏體制”極大地影響了兩宋花鳥畫的基本格調,宋初畫院開始以他們為去取標准,這使得院體花鳥畫變的固布自封。

二、院體花鳥畫的初步變革

在“黃氏體制”的格局下,畫家們小心謹慎不敢有過多逾越。但到了北宋中后期宋神宗時,畫院中的畫家開始思考革新,逐漸擺脫黃氏體制的思想束縛,注重體驗生活,對景寫生。《宣和畫譜》中說:“圖畫院較藝者必以黃荃父子筆法為程式,自白及吳文瑜出,其格遂變。[5]”白就是崔白。然而在崔白變革院體花鳥畫之前值得一提的便是趙昌。

趙昌,字昌長,劍南人,善畫花。傳世作品有《寫生蛺蝶圖》,紙本設色長卷,畫中三隻蛺蝶在空中悠然展翅,蚱蜢的欲跳未跳,都極為傳神,兩者用筆精細,色彩暈染展現不同的質感。近處的植物採用雙勾畫出輪廓,陰陽相背分明,遠處的分別施以淡墨,可見畫家對空間關系的把握。整個畫面顯得寧靜、自然、生動有勃勃生機。從此畫頗能看出趙昌的作品善於從寫生中觀察物象的自然形態,其運色也要求對花鳥真實面貌的再現為宗旨。畫家不管是在用筆還是賦色都透露出一股清潤之氣,對色彩比較敏感,設色清淡。趙昌的老師滕昌祐和黃荃父子有著千絲萬縷的關系,而且黃荃父子在四川名氣很大,趙昌又是四川人,經常游玩巴山蜀水之間,按理說應該風格接近與黃體,但從蘇轍在《欒城集》中記載:“徐熙畫花落筆縱橫,其子(崇)嗣變格,以物色染就,不見筆跡,謂之沒骨。蜀趙昌蓋用此法耳。[6]”可以看出,趙昌的風格和徐崇嗣有關,因此,得出這樣的結論,趙昌的畫既不同於徐崇嗣的沒骨畫,同時在敷色渲染是又與黃荃父子開創的院體畫拉開了距離,這樣看來,趙昌的藝術風格介於徐與黃之間。但是一些文人士大夫在承認他的寫生賦色技巧的同時,又批評其缺乏筆墨氣韻。郭若虛《圖畫見聞志》說“筆氣羸懦,惟尚傅彩之功也。[7]”趙昌的畫不可能盡是沒骨,但墨色的減弱無疑是作品的一個重要特征。但不管如何,趙昌在黃氏體制風尚位根本動搖之前,以自己傲岸的性格,不屑於迎合權勢者,使畫出於其外,對改變畫院的品評標准和創作風氣仍有較大的影響。

趙昌雖然本人並不是畫院畫師,但由於藝術作品受到后人的追從,所以他的作品被歸為院體。而這些追從者有的仍師法趙昌,也有的另辟一途。易元吉則屬於后者。易元吉稍晚於趙昌,他見趙昌所畫后曰:“世未乏人,要須擺脫舊習,超軼古人之所未到,方可成名家。[8]”他注重寫生,為了畫好猴猿這一題材,曾游歷於荊湖之間,搜奇仿古,幾乎要與猴猿同游,所到之處都一一用心記之,畫於筆下。由於對動物的實地寫生和充分觀察,故所作都充滿生趣,開辟了一條動物畫“師造化”一路。不僅開創了花鳥畫動物畫中的獐猿的一種,且扭轉了“黃家富貴”中珍禽異鳥,奇花怪石中題材的局限性。

由於趙昌不是畫院畫家,因次真正扭轉改變黃氏父子為代表的院體畫花鳥畫單一格局的人乃是崔白。崔白以全新的面貌登上北宋畫院的舞台,並開始引領了花鳥畫一代新風。

崔白,字子西,濠梁人。生於江南,他六十多歲才進入畫院,之前一直是個民間畫工,雖藝術造詣極高,但進入畫院后自由不羈的性格難以與宮中畫家相融合,不願在宮中聽候差遣,故辭職,但宋神宗惜才如金,后得到“非御前有旨毋招[9]”的殊榮。由於出生地域的文化氛圍使得他的繪畫經常以描寫敗荷鬼雁、荒寒枯蕭之景,而這些對象本身所呈現的野趣,就與慣寫御苑的黃家“富貴”不同。他的作品格調清談,用筆勁利,氣格洒脫,繼承了徐熙野逸的風格,打破了畫院自宋初以來黃氏體制在花鳥畫上的壟斷。

以《雙喜圖》為例,這幅作品工謹與粗放筆法的綜合運用。秋時節一株逆風颯動的槭樹,一隻山鵲正從空中向樹梢降落,而另一隻山鵲向蹲在坡地裡的野兔鳴叫,野兔被山鵲叫聲吸引回頭凝望。畫家採用大膽富有變化的“S”形構圖,野兔和山鵲三者之間的互動,加上隨風飄動的枯葉,充滿了動勢。同時,畫面中秋風所呈現的野趣,與黃家“富貴”不同,在畫法上也判然有別。野兔與灰喜鵲描繪的極其精美,兔子身上毛發的皴擦、提染隻用墨色表現,背毛韌而頰毛軟,耳毛斷而腿毛長,不同的部位施以不同的筆法,表現的恰到好處。同時,畫面中秋風所呈現的野趣,與黃家“富貴”不同,在畫法上也判然有別。正是崔白在漂泊中感悟瞬息萬變的大自然,才使他的作品更富有勃勃生機,將宮廷花鳥畫賦予人格精神,傳達文人情調。

崔白另有《寒雀圖》留世,是一幅淡設色絹本長卷。採用了“折枝”的構圖樣式,描繪了九隻姿態各異的寒雀,或跳躍,或俯首,或打盹,或嬉戲,將寒雀的各種姿態刻畫的生動活潑。此畫的筆墨相當工整,屬於院體的審美原則,並不像《雙喜圖》能明顯體現出崔白在花鳥畫中的變革精神。實際上,從《寒雀圖》中可以看到崔白對黃體的變革,並非全盤否定,在對物象的寫實刻畫和精微嚴謹的創作態度上,二者是一致的。就此而言,筆者認為崔、黃的區別與其說在於表現技法,還不如說在於傳達作品情調。黃家一路的花鳥畫在賦色格調上多傳達的是“富貴”之氣,而崔白的作品多孤雁荷竹向觀眾傳達的卻是一種荒寒冷落的意象。可見,崔白的創作實踐在為院體畫注入了新鮮經驗的同時,也是為了使傳統院體畫更適合文人的審美情趣。

北宋的院體花鳥畫,自趙昌對花卉寫生得其清潤以來,易元吉對獐猿寫生得其生動,崔白注重寫生,以放逸的創作表現出對象的生命力,以及荒寒野逸的情調,徹底改變了黃氏父子富貴精嚴的院體程式。崔白以后的畫院畫家開始重新奉行變革后的院體新畫風,以不同的樣式表達不同情趣的藝術創作。從神宗朝以后,不少畫院畫師取得了可觀的成就,但沒有人能比宋徽宗趙佶更有代表性。

三、變革后院體畫的進一步完善

宋微宗趙佶,在政治上碌碌無為,但在藝術書畫發展史上卻極有建樹。他的繪畫代筆甚多,難以在其他畫種上的成就做出評論,而對於花鳥畫,因存有真正的作品,可以據之而論。代表作《柳鴉蘆雁圖》,此畫雖設有淡彩,但筆法雅拙,所體現出來的筆墨情趣,絕無刻意求工之嫌。它所流露出來得悠閑野趣與《芙蓉錦雞圖》的富貴濃艷不可同日而語。趙佶接受黃荃、崔白、吳元瑜不同風格的影響,創作出截然不同的兩種花鳥樣式,而這恰恰反映了這一時期院體包容和傳達更豐富的美感和情趣方向的發展。他對繪畫的狂熱不僅體現在建畫院,興畫學,同時將畫院置他院之上,從而帶來畫學、畫院的全面振興。

他是宋代的帝王,他對藝術的的追求和喜好必將成為人們爭相效仿的對象,無論是寫實的技巧,還是意境的營造,都影響整個畫院內外的畫家群體。他通過畫學和畫院的建立將花鳥畫引向一個更高的層次,其中宣和畫院的建立造就了人才和創作的鼎盛,而隨后出現的“宣和體”代表了院體畫的最大繁榮和最高成就。在他主導的這次繪畫潮流中,以他這樣具有多方面深厚修養的畫家很多,他們的作品在結合了黃氏畫風的精細富貴和崔白等人重寫實的特點同時,彌補了黃氏畫風的生動不足和崔白等畫風的設色不夠,以“格物致知”和“詩畫一律”結合的理念,使院體畫進入了穩定的成熟階段,促使中國繪畫由此進入到一個歷史的高峰。

由於宋代院體畫在中國古代史上的特殊地位,對當代工筆花鳥畫的形成和發展具有不可磨滅的影響。造型上,以線造型,精謹細微。章法上,構圖周密,注重留白。意境上,注重寫實精神,追求形神兼備的繪畫境界。這啟示當代工筆花鳥畫家在創作的過程中,既需要描繪對象簡單特征的同時,講求表現自我,在創作靈感和創作源泉方面,將繪畫與情感結合起來。

參考文獻:

[1] 楊康蓀.客觀和主觀的宋代繪畫[M].上海:上海書店出版社,2015.

[2] 沈括.夢溪筆談·書畫[M].上海:上海書店出版社,2003.

[3] 婭平.黃荃父子與宋代院體畫[J].文史雜志,1989.

[4] 鄧喬彬.宋畫與畫論[M].安徽:安徽師范大學出版社,2013.

[5] 岳任.宣和畫譜[M].湖南:湖南美術出版社,2004.

[6] 薛珂.中國花鳥畫通鑒3[M].上海:上海書畫出版社,2008.

[7] 郭若虛.圖畫見聞志[M].北京:上人們美術出版社,2005.

[8] 岳任.宣和畫譜[M].湖南:湖南美術出版社,2004.

[9] 郭若虛.圖畫見聞志[M].北京:上人們美術出版社,2005. 

(責編:劉雨霏(實習)、宋心蕊)

推薦閱讀

職責與使命——2016媒體融合發展論壇
   8月22日,由人民日報社和深圳市委市政府聯合主辦的“職責與使命——2016媒體融合發展論壇”在深圳開幕。眾多業內人士、專家學者、新聞工作者齊聚,圍繞承擔新時期新聞輿論工作的職責與使命,進一步深化媒體融合發展工作,進行了深入交流。【詳細】職責與使命——2016媒體融合發展論壇    8月22日,由人民日報社和深圳市委市政府聯合主辦的“職責與使命——2016媒體融合發展論壇”在深圳開幕。眾多業內人士、專家學者、新聞工作者齊聚,圍繞承擔新時期新聞輿論工作的職責與使命,進一步深化媒體融合發展工作,進行了深入交流。【詳細】

2015-2016中國新聞網站傳播力年度報告
   8月25日,《網絡傳播》雜志主辦的第十二期“網絡傳播沙龍”在京舉行。來自中央及地方的各級媒體代表、知名專家學者等百余人圍繞中國新聞網站傳播力建設等話題進行了深入探討,《2015-2016中國新聞網站傳播力年度報告》也在會上正式發布。【詳細】2015-2016中國新聞網站傳播力年度報告    8月25日,《網絡傳播》雜志主辦的第十二期“網絡傳播沙龍”在京舉行。來自中央及地方的各級媒體代表、知名專家學者等百余人圍繞中國新聞網站傳播力建設等話題進行了深入探討,《2015-2016中國新聞網站傳播力年度報告》也在會上正式發布。【詳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