芻議弗洛伊德和忻東旺在繪畫語言上的藝術特色

王晨凱,尤佳予

2016年08月30日10:29  來源:今傳媒
 

摘要:作為20世紀最重要的寫實藝術家之一,盧西恩·弗洛伊德以其強烈而獨特的繪畫風格,打破了西方五百多年的寫實油畫傳統,開辟了寫實繪畫領域的全新視野,証明了現實主義寫實繪畫仍具有極強的生命力。特別是在上世紀中西文化交流日益開放的90年代,他的繪畫傳入國內后引起了包括忻東旺在內的大批青年藝術家的爭相學習,拓寬了國內油畫家對寫實繪畫語言的認知。本文以弗洛伊德為引,重點分析忻東旺和弗洛伊德兩人繪畫語言的異同,進一步討論忻東旺作品中的人文情懷和他的作品及藝術觀念對於現代美術的意義。

關鍵詞:弗洛伊德﹔現實主義﹔忻東旺﹔具象油畫

中圖分類號:J205 文獻標識碼:A 文章編號:1672-8122(2016)08-0162-02

許多人認為西方寫實藝術發展至今已窮途末路,很難再有新突破,但弗洛伊德以他獨有的冷靜、睿智和堅守的性格,以及線條清晰、著色沉穩和筆觸有力的作品,呈現給人們雄壯、欲望及茫然的強大氣場,使現代寫實繪畫煥發新的生機。

一、弗洛伊德的藝術特色

作為英國現代寫實繪畫的代表畫家,專注描繪人物和人體題材的作品,也有少量的風景和靜物題材作品。他的作品當中木訥冷漠的人物表情、極具夸張的人物動態、夢幻的背景布置以及極度扭曲又銜接合理的筆觸肌理構成了弗洛伊德獨特而強烈的個人風格,並受到當代眾多青年藝術家的追捧。下文分三個時期來簡析其繪畫風格的演變。

弗洛伊德的早期作品人物肖像居多,早期作品特征可概括成硬挺板滯, 木訥冷漠[1]。該階段他的作品形象大多簡潔概括、造型有力、筆觸細膩、表情略顯呆板,追求近似於浮雕般的近平面效果。突出畫面中輪廓線等線條以及人物呆板木訥表情的表現,例如作品《GIRL WITH A KITTEN》《GIRL WITH ROSES》《約翰米頓》《男孩頭像》等。總之,盡管這時期作品不管是從表現手法還是畫面內容上還略顯稚嫩,但已初步確立了畫面人物精神游移, 筆觸和色彩硬朗與朴拙, 驚悸與茫然交織的個人繪畫風格。

在進入藝術創作中期(六十年代)后,在五十年代末期,一改早期作品筆觸平滑、細膩之風大膽地運用強烈的筆觸和鮮明的色彩對人物形象進行塑造。這時他的作品呈現出厚重飽滿、粗獷結實的特點[1]。這一時期畫家開始在筆觸和色彩方面進行更深入大膽的嘗試。畫家特別喜歡類似於豬鬃筆之類的硬毛筆,畫面中開始出現了明顯的筆觸,筆觸緊貼人物結構而能率性運筆表現人物,形成了塊面明確運筆自如的硬朗立體形象。與喬爾喬納、戈雅、魯本斯、安格爾等傳統寫實大師筆下寧靜安詳優美的女人體形成了巨大反差。從這階段畫家筆觸肌理愈發明顯,顏料愈發厚實。畫面構圖更加飽滿,放大的形象給觀者以巨大視覺沖擊力。這些特點在《MAN IN A MACKINTOSH》《MAN’SHEAD(SELF-PORTRAIT)》等作品中非常明顯。

該階段作品中還常運用折線和斜線,強化了畫面的運動感,結合人物凝重、焦慮及木訥的面部描繪增強了作品張力。例如在《PREGNANT GIRL》中傾斜的人物線條、沙發以及毛毯和右下角畫面的斜線都增強了畫面中不穩定的視覺感受。弗洛伊德的女性人體還給人強烈的力量之美。例如作品《NAKED GIRL》《NAKED GIRL ASLEEP Ⅱ》 中的女人體在身體的塑造方面畫家注入了明顯的米開朗基羅式的陽剛特點。畫家竭力將人物外在形體特征與內在心理活動進行挖掘與准確表達,反映人性深處的真實。

進入20世紀70年代后弗洛伊德的作品風格愈加率意自然, 含蓄深沉[1],與中期繪畫面貌相比變化不大,正如畫家所說:“如同我的記憶,我總是在做著相同的事。”但是對於運用色彩、筆觸、肌理來表現人物內心活動的技術已爐火純青,色彩愈發穩定,色彩間的關系越來越微妙和諧,筆觸肌理也如他的年歲一樣更加厚實蒼勁。例如《拿著畫板的自畫像》《沉睡的救濟金管理員》以及《Ib和她的丈夫》等作品都能直觀地看到。如果說以前的筆法是在刻意地去表現造型的話,那麼,這個階段的筆法已經是對客觀事物的自然流露,達到了中國傳統繪畫“有法到無法”、氣韻生動的繪畫境界。

二、忻東旺與弗洛伊德繪畫語言的異同

說起忻東旺,大家不由自主地就會聯想到他的作品和弗洛伊德中晚期作品在畫面處理及繪畫語言有相似之處,雖然潘世勛老師說過忻東旺受過弗洛伊德的影響,但是沒有直接証據表明,就像劉小東說他和弗洛伊德骨子裡流淌的是不同的血液不同的哲學觀點一樣[2]。但是人們在觀察他們作品的過程中能夠明顯感受到他們在繪畫語言及題材上有很多相似之處。在此筆者試著從繪畫語言、題材以及部分觀點來尋找他們的共通之處。

1.厚重的肌理和夸張的形象。弗洛伊德中晚期的作品鐘情於畫面中筆觸和肌理的表現,通過清晰硬朗、反復堆疊的筆觸來表達畫面形象的內心世界。例如《救濟金管理員》這幅人體作品中,可以看到頭發、五官、胸部以及關節等部位都是利用非常厚實的顏色,清晰的筆觸和多遍繪制產生的厚重肌理效果來表現人物准確而略顯夸張的形象的,甚至湊近觀看畫面上有明顯的顆粒感。有時候畫家為了達到特殊的畫面效果還會在顏料中加入鋸末之類的材料增強畫面肌理。弗洛伊德喜歡畫面的亞光效果,以此來達到他所追求的蒼勁和浮雕般的立體感。人物性格和畫面氣格被畫家運用巧妙的筆觸和肌理生動地展現出來。

對人物形象的描繪,畫家通常會採用略微夸張的面部五官刻畫以及稍顯失真的人體局部比例來實現作者的想法。例如作品《THE BIG MAN》中畫家專門的把人物的頭部畫的特別小,身體特別的寬闊,以此來實現畫面對於觀眾的視覺沖擊。還有作品《REFLECTION(SELF-PORTRAIT)》畫家對自己五官的夸張表現,眼睛非常小,放大了鼻子和下巴的比例,從而凸顯出畫面人物內心世界。

而巧合的是忻東旺的油畫作品中最大的特點就是畫面強烈而厚實的肌理運用,並且呈現出來的也是亞光的畫面效果。特別是畫家在人物面部和四肢進行塑造時,習慣地的在局部採用刮刀結合形體肌肉甚至表情巧妙夸張塑造,這些局部的顏料會比其他部位厚很多,造型會比原人物形象更夸張,傳達給觀者真實可觸生動夸張的浮雕視覺,畫面張力強烈,這是他最明顯的畫面符號。還有一個明顯的特點就是畫家對筆觸、線條的運用已經爐火純青,超過了“形色結合”的階段,已經達到了傳神的高度,也就是中國畫中“氣韻生動”層次。

雖然弗洛伊德與忻東旺兩位藝術家不管是從地域、所處時代、種族、信仰以及文化背景等諸方面都不盡相同,也找不到確切的証據表明兩者有明顯關聯。但是從弗洛伊德對於上世紀90年代以來中國油畫界的重要影響和兩者大多數作品內容和表現方式上來分析,忻東旺作為后輩油畫藝術家肯定或多或少地受到弗洛伊德繪畫的影響。

兩位藝術家非常注重人物面部的表現,特別是對於人物神情的准確把握令觀者不可思議,他們對人物的五官及面部肌肉的處理上都是非常夸張的,比如他們畫面裡微皺的額頭,強烈的面部肌肉表現及歪斜的鼻子和眉宇等。而這種種細節恰恰是表現人物性特征和人物心理的重要途徑。所以兩位畫家都能意識到人物性格的表現的重要性,並通過自身對於造型和筆觸的嫻熟技藝對畫面主體進行適度夸張地准確表達。

2.注重寫生。弗洛伊德和忻東旺的作品主要取材於身邊的朋友家人以及底層群體,並且描繪題材主要是以人物和肖像為主。大部分作品是在室內完成,或寫生或創作。他們對於周圍熟悉的人群始終都保持著新鮮感,喜歡直面作畫對象,從現場與對象的交流和觀察中來准確表現人物內心狀態。

通過上述兩方面簡要地對兩位藝術家具體的繪畫語言和寫生觀的討論,能夠看到他們從繪畫本體角度來說是有很多偶然地相似之處的。並且了解了他們的藝術成就后,會發現他們都在各自國家以自身獨特的寫實風格成名,開拓了本國寫實油畫的新領域,也更加佐証了寫實繪畫在21世紀並沒有死亡。

三、忻東旺和他作品中的人文情懷

忻東旺的成功頗有平民傳奇色彩,他的學藝之路充滿坎坷與辛酸,他的成名史就是一個農村娃到藝術院校教書的奮斗史。他曾說雖然干過很多的工作,但從未停止過畫畫[3]。他的成名要從1995年油畫作品《誠城》獲得第三屆中國油畫展銀獎開始。此后,作品屢屢斬獲國內美術展的大獎,尤其是他的油畫作品《早點》獲得第十屆全國美展金獎的最高殊榮。至此達到了他個人繪畫生涯的高峰。

雖然現階段現代、后現代等前衛藝術觀念層出不窮,但是忻東旺創作目光始終放在社會底層勞動群眾身上,從不為時下的藝術潮流所動搖。從他由始而終的作品《明天多雲轉晴》《誠城》《遠親》《邊緣》《早點》以及后來的《村民列傳》系列作品都可以清晰地感受到他對社會邊緣群體的關注從未改變,反而愈發深刻。

特別是《村民列傳》組畫的創作開辟了肖像繪畫新路徑。在這系列作品中,表現的都是有名有姓的農村父老鄉親及城裡的農民工,畫中人物形象普遍很矮很壯實,肢體動作僵硬,人物表情呆滯,眼神中充滿了對於美好的渴望和無奈。巴爾扎克也曾說:“獲得全世界聞名的不朽的成功秘密在於真實” [4]。畫家通過對生活中熟悉人群的描繪,夸張而准確地捕捉到了底層人民生活現狀,流露出了畫家濃烈的人文關懷。認為藝術家要有社會責任應該關注社會文化、關注心靈以及對未來的向往和對歷史的反思,不應迎合市場和大眾天然的審美情趣[5]。所以從他的作品和藝術觀念中人們感受到了一位滿懷現實主義理想藝術家的人文情懷及對社會深刻的反省精神和人文立場。

如今東旺老師雖然已離我們而去,但是他作品永在,他對於現實的堅守及對於社會邊緣群體的人文關懷啟發指導我們要立足現實、立足自己的內心,不要盲從。

四、小結

通過上述的對兩位畫家藝術語言相似性和忻東旺的人文精神的分析,可以發現現實主義在中西方現代藝術中存在不是偶然,兩位藝術家的成功及他們創作的優秀作品得到了藝術評論家、畫家和大眾的廣泛認可,也証明了現實主義寫實繪畫的不息生命力。當今藝術仍然不能缺少現實主義人文關懷,隻有現代藝術、后現代藝術和傳統寫實藝術的此消彼長,但絕對不是你死我亡。從兩者的繪畫本體來看也會發現藝術家也在與時俱進,在藝術語言方面孜孜以求。從兩位畫家對於現實主義寫實繪畫從始至終的人文堅守,啟示后輩藝術家不要盲從趨利,要學會踏實學問,立足社會現實,堅守本真。

參考文獻:

[1] 齊俊生.試述弗洛伊德的繪畫風格的演變[J].藝術研究,2002(4):28-29.

[2] 王小雯.弗洛伊德對中國油畫的影響[D].蘇州:蘇州大學,2009.

[3] 馮智軍.忻東旺--飽滿和精彩的一生[N].中國文化報,2014-1-19.

[4] 王秋榮.巴爾扎克論文學[M].北京:人民文學出版社,1986:143.

[5] 王雪芹.村民列傳忻東旺油畫作品展[J].東方藝術,2006(3):134-145.

(責編:劉雨霏(實習)、宋心蕊)

推薦閱讀

職責與使命——2016媒體融合發展論壇
   8月22日,由人民日報社和深圳市委市政府聯合主辦的“職責與使命——2016媒體融合發展論壇”在深圳開幕。眾多業內人士、專家學者、新聞工作者齊聚,圍繞承擔新時期新聞輿論工作的職責與使命,進一步深化媒體融合發展工作,進行了深入交流。【詳細】職責與使命——2016媒體融合發展論壇    8月22日,由人民日報社和深圳市委市政府聯合主辦的“職責與使命——2016媒體融合發展論壇”在深圳開幕。眾多業內人士、專家學者、新聞工作者齊聚,圍繞承擔新時期新聞輿論工作的職責與使命,進一步深化媒體融合發展工作,進行了深入交流。【詳細】

2015-2016中國新聞網站傳播力年度報告
   8月25日,《網絡傳播》雜志主辦的第十二期“網絡傳播沙龍”在京舉行。來自中央及地方的各級媒體代表、知名專家學者等百余人圍繞中國新聞網站傳播力建設等話題進行了深入探討,《2015-2016中國新聞網站傳播力年度報告》也在會上正式發布。【詳細】2015-2016中國新聞網站傳播力年度報告    8月25日,《網絡傳播》雜志主辦的第十二期“網絡傳播沙龍”在京舉行。來自中央及地方的各級媒體代表、知名專家學者等百余人圍繞中國新聞網站傳播力建設等話題進行了深入探討,《2015-2016中國新聞網站傳播力年度報告》也在會上正式發布。【詳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