敦煌漢簡字體特點研究

魏晶

2016年08月30日11:06  來源:今傳媒
 

摘要:從戰國到魏晉時期,竹木簡牘是重要的書寫材料。漢晉簡牘的出土和公諸於世,對書法界具有重大意義。文章從三個方面來闡述敦煌漢簡的字體:一是筆法﹔二是結構﹔三是章法。目前對於敦煌漢簡書法的研究,主要集中在對於材料的整理研究,而從字體的角度出發,研究敦煌漢簡字體的文論目前尚屬空白,一方面反映了研究敦煌漢簡的史料相對較少,另一方面也說明人們尚未充分認識到其價值。敦煌漢簡的研究存在著很多空白,關於其史料在挖掘和利用上有很大的空間。

關鍵詞:敦煌﹔漢代﹔簡牘﹔風格

中圖分類號:J29 文獻標識碼:A 文章編號:1672-8122(2016)08-0170-02

一、敦煌漢簡概述

敦煌漢簡指的是二十世紀初至九十年代在甘肅西部疏勒河流域漢代長城關塞遺址中發掘出的九批漢簡,共25000余枚。因在漢代敦煌郡范圍內發現的時間最早、數量最多,故夏鼐先生稱其為“敦煌漢簡”。敦煌漢簡中官、私文書比較多。官文書有司法文書、品約、詔書律令、符、傳、例行公文及各式簿籍,私文書有關書信、買賣契約等。內容大部分是漢代敦煌郡玉門都尉和中部都尉及其屬下各烽燧的文書檔案,有一小部分屬於宜禾都尉。最早的紀年簡是西漢武帝太始元年,簡的主要內容是與漢代邊防屯戍有關的文書﹔記錄戍卒日常工作的﹔記錄士兵武器裝備的﹔出入關卡的登記簿﹔也有律令,詔書的抄件﹔也有郵書封檢及書信。

除此之外,還有《急救篇》《倉頡篇》《九九術》《力牧》、歷譜、醫藥方以及與相善劍刀、相馬相關的書,歷譜中保存較好的有元康三年和神爵三年歷譜。酒泉郡的漢簡,包括酒泉郡西部、北部、東部都尉的簡,最早的紀年簡是西漢昭帝元平元年。屯戍文書多為零篇斷簡,字數比較多的是在玉門花海烽燧遺址中出土的一件木觚,上面抄有皇帝的遺詔133字,有學者推斷是漢武帝的遺詔。

二、敦煌漢簡字體研究

1.筆法

書法貴在用筆。元代著名書法家趙孟頫在《蘭亭十三跋》中稱“書法以用筆為上,而結字亦須用工,蓋結字因時相傳,用筆千古不易。”用筆方法如起筆、行筆、收筆、提筆、按筆、轉筆、折筆等。用筆方法有“方”“圓”之分,點畫圓轉者為圓筆,點畫有棱角者為方筆。筆態指每個筆畫完成后所呈現的姿態,筆勢指單個筆畫的行筆特征。本章節採用的方法是首先觀察各個基本筆畫的筆態然后再分析其筆勢來研究敦煌漢簡文字的筆法,包括七種基本筆畫:橫、豎、撇、捺、點、折、鉤。

(1)橫。敦煌漢簡中的橫畫大致分為兩種,第一種是雁尾橫,也是經常使用的一種,輕入筆或者稍有頓筆,收尾處停頓,然后向右上挑出,形似“雁尾”狀,筆畫均勻,肥瘦兼備。中鋒行筆,尾部要壓毫再提筆,如“長”和“聖”。第二種是平橫,筆畫比較平直,沒有上下俯仰的動勢,筆畫粗細變化不明顯,起筆較輕,有的筆畫起筆比較草率,所以橫畫的起筆會有些尖銳。中鋒行筆,尾部回鋒收筆,如“雍”和“某”的橫畫。

(2)豎。敦煌漢簡的豎畫分為三種,第一種為懸針豎,起筆比較重,行筆速度較快,接近尾部時提筆,最后出鋒,筆畫充滿生命力與活力,靈動外加動勢,豎畫粗細不均勻,中鋒行筆,尾部提筆出鋒,如“叩”“某”﹔第二種為垂露豎,筆畫尾部如露珠一般,比懸針豎飽滿,起筆比較重,中鋒行筆,行筆過程很穩健,收筆處較重,有些豎畫的尾部會向左略微有些弧度,給人渾厚敦實的感覺,如“來”“陳”﹔第三種為短豎,一般存在於帶框的字中,起筆較重,行筆較穩,支撐整個字,尾部略向左彎曲,短豎粗細均勻,如“由”“曰”。

(3)撇。敦煌漢簡的撇畫可以分為兩種。第一種為回鋒撇,逆鋒起筆,行筆速度逐漸加快,到收筆處停頓,向左上方挑出,尾部向上挑出的筆畫與鉤畫有點類似,整個筆畫比較敦厚,線條粗細較均勻,如“人”和“拜”撇畫﹔第二種為出鋒撇,不同於回鋒撇,收筆時尾部會出鋒,逆鋒入筆,起筆時稍頓並且有向右的趨勢,接下來向左下方行筆,筆力由重到輕,尾部慢慢出鋒,呈現出靈動之美感,如“反”“見”。

(4)捺。敦煌漢簡的捺畫大致分為兩種,第一種是長捺,藏鋒起筆,起筆后向右行筆,接下來向右下方行筆,大概到中間部分開始壓筆,到尾部提筆出鋒或回鋒收筆,長捺存在有“蠶頭”和“雁尾”,與波磔橫有異曲同工之妙,只是方向不同。如“必”“是”。第二種是平捺,一般情況下重起筆,起筆后稍微向上提筆,接著向右下方向行筆,行至筆畫的三分之二處壓筆,尾部收筆干脆,不拖拉,直捺的中間、尾部厚重,收筆圓潤,頭部較為尖細。如“久”“吹”。

(5)點。敦煌漢簡中的點大致分為四種,第一種是圓點,起筆較圓潤,沒有明顯的棱角,有飽滿、穩厚之感,整體輕巧,逆鋒入筆,行筆速度均勻,最后回鋒收筆,如“之”的上點和“某”的右側點﹔第二種為圓起尖收,起筆藏鋒,起筆略形成圓形的點狀,中鋒行筆,到尾部提筆出鋒,尾部沒有起筆處的渾厚,比較尖銳,如“鄣”的上點和“言”的上點﹔第三種是方起尖收,該點主要用於字形呈扁狀時,起筆呈方形,尾部呈現尖點,逆鋒入筆,稍微頓筆形成方形,行筆較快,到尾部出鋒,形成尖點,如“當”的左上點和“守”的上點。第四種為方點,形似方形,筆畫的棱角比較分明,沒有矯揉造作之態,逆鋒入筆,尾部回鋒收筆,如“某”的右側點和“絳”的右側點。

(6)折。敦煌漢簡的折畫變化比較豐富,整體表現出勁健與力度,大致可以分為三種,第一種為方折,在轉折處有頓筆,轉折處幾乎是平直的頓筆,然后向下方行筆,在帶有框的字中經常出現,如“見”和“將”﹔第二種為圓折,轉折處不是平直的頓筆,而是帶有弧形的轉折,轉折處圓潤,寫法比較率意自然,如“與”“?”﹔第三種為“寶蓋頭”,寶蓋頭的轉折處比較圓轉,呈現出渾厚之感,轉折處更像是一個點,如“當”“賓”。

(7)鉤。敦煌漢簡的鉤畫主要分為兩種,第一種為橫鉤,橫鉤與橫折有異曲同工之妙,轉折處較圓潤,只是鉤筆處有的比較圓潤,有的比較尖,逆鋒入筆,行筆穩健,然后折筆,向左下方提筆出鋒,如“賓”的寶蓋頭﹔第二種為豎鉤,一般是向左上方提起,尾部出鋒,一般情況下較細,出尖很飽滿,沒有虛尖,給人一種鋒利的感覺。如“將”和“辱”。

2.結構

結構,就是漢字內部構件的組合布局狀況和整體體勢。結構起著支撐整個字的作用,起著協調分配的作用,各個字要求筆畫之間與結構之間能夠和諧,各個點畫要搭配合理,字的重心要穩。

(1)結體。筆畫要擺布均勻,達到整體和諧美觀,有些左右結構、上下結構的合體字,各部分的部件大小相差不大。筆畫要疏密得當,筆畫多比較密集,筆畫少的字比較疏朗。各個字筆畫多少、大小不一,有的筆畫佔據空間大,向其他部件靠近,有的筆畫則縮小,為其他筆畫騰出空間,構成一個協調統一的整體。空間分布參差錯落,毫不呆板,靈活生動。相同筆畫避免雷同。文字取勢寬扁,與篆書的縱長之勢大為不同。縱向行筆時較為拘束,橫向行筆則比較舒展。

(2)布白。布白指字的點畫空間布局以及各個單字之間和各行之間的空間布置安排。簡而言之,就是書寫平面上的黑白布置。敦煌漢簡的字與字之間一般都會有留白。上下字之間一般留白較大,字與字是相互獨立的,很少有兩個字的筆畫牽連和游絲的現象出現。一般是一枚簡上書寫一行文字,每個字幾乎佔盡了簡的橫向空間,字與簡邊緣之間留白較少。

(3)重心。獨體字,有的字形基本呈中心對稱式的,橫、豎對稱軸的交叉點就是該字的重心。有的字形基本呈左右對稱,字的重心在這個對稱軸上,獨體字的重心基本居中。有的字的中間位置有豎畫,則字的重心就在中間的豎畫上,重心可能會由於中心豎畫的長短而高低略有不同,豎畫長則重心偏高一些,豎畫短則重心偏低一點。左右結構的字,左右兩個部分大小差不多,字的重心在兩個部分各自的重心之間。左右兩個部分寬窄、長短相差較大的,字的重心就在兩個部分的重心之間並且偏向筆畫較多、較密集的位置。有的左中右三個部件的重心大體上在同一水平線上,字的重心也在這條水平線上,並且偏向筆畫較多較密集的位置。上下結構的字,有的字上下兩個部分各自的重心大體上在同一水平線上,字的重心也在這條水平線上。有的字基本保持在平行於書寫方向的同一豎線,重心在這條豎線上。

3.章法

章法是書法中不可缺少的要素之一,書法章法在各個階段都不盡相同,變化多端,富有自己獨具的特色。對於某個階段的某種特定書體而言,又具有屬於自己的獨特美妙之處,章法各有特點,與時代、書寫者、書寫工具、書體等都有一定的關系。從其章法也可看出字體的特點,看到章法可以讓我們更快的接收到其傳達給我們的信息,從而欣賞到其獨具特色之處。

敦煌漢簡文字基本上是以縱氣為主。單從一個字來看,字形呈扁狀,取橫勢。從整體來看,盡管敦煌漢簡上的文字大多字字獨立、筆畫相互之間不牽連,但是筆斷氣不斷,字與字的行氣線有的是互相平行,有的互相相交。簡牘文字的布白疏密交錯分布,筆畫長短相互映帶,肥瘦粗細相稱,字際行間的行氣充滿著跳躍的節奏,使觀者的目光、精神也不自覺地隨之行進。這說明,敦煌漢簡文字的行氣是流暢而富有變化的。敦煌漢簡隸書筆畫有向縱向延伸的情況,最后一個字的最后一筆會非常長,比其它的筆畫夸張很多,非常的醒目、有沖擊力。總之,敦煌漢簡文字的行氣為縱向行氣,筆斷意連,氣韻貫通。在字與字之間、行與行書寫中絲毫不顯沉悶,富有節奏感,氣韻貫通,神採飛舞,充滿了生命力。

三、啟示

通過對敦煌漢簡的字體風格進行分析,了解到敦煌漢簡在筆法、結構、章法上的特點。在今后的漢簡臨習中,要從作品的筆畫特點、結體特征、章法布局等多方面進行學習,尤其要注重細節筆畫的書寫。在漢簡的創作中,要通過本文對於漢簡的字體風格分析,注意細節處,先確定整體要表現的風貌,再結合其點畫、結構、章法等進行創作。我們還可以從其內容和形式兩方面來學習,內容上學習其字的筆畫、結體以及整體的章法,比如吳頤人先生就是學習了漢簡,並對其有了自己的深刻見解,形成了自己獨具特色的風格。從形式上看,簡牘作為漢代書法的兩大系統之一,其以縱勢為主隨意揮洒的風格和匠心獨具的用筆,表現出了豐富的創造力和古朴醇厚的畫面效果和形式美感。

本文因為材料搜集不夠全面,論述上也不是很成熟,對敦煌漢簡字體的風格研究還不夠深入,對於敦煌漢簡的研究還有很大的空間,在今后的生活學習中,還需進一步去探索、去發現,需要結合本文的分析研究,來指導日常學習,以便於對書法學習有進一步的認識。

參考文獻:

[1] 趙孟頫.蘭亭十三跋[M].北京:新時代出版社,2014(3):12.

[2] 吳礽驤.敦煌漢簡釋文[M].蘭州:甘肅人民出版社,1991.

[3] 林劍鳴.簡牘概述[M].西安:陝西人民出版社,1984.

[4] 黎泉.漢簡的書法藝術[M].北京:人民美術出版社,1982.

(責編:劉雨霏(實習)、宋心蕊)

推薦閱讀

職責與使命——2016媒體融合發展論壇
   8月22日,由人民日報社和深圳市委市政府聯合主辦的“職責與使命——2016媒體融合發展論壇”在深圳開幕。眾多業內人士、專家學者、新聞工作者齊聚,圍繞承擔新時期新聞輿論工作的職責與使命,進一步深化媒體融合發展工作,進行了深入交流。【詳細】職責與使命——2016媒體融合發展論壇    8月22日,由人民日報社和深圳市委市政府聯合主辦的“職責與使命——2016媒體融合發展論壇”在深圳開幕。眾多業內人士、專家學者、新聞工作者齊聚,圍繞承擔新時期新聞輿論工作的職責與使命,進一步深化媒體融合發展工作,進行了深入交流。【詳細】

2015-2016中國新聞網站傳播力年度報告
   8月25日,《網絡傳播》雜志主辦的第十二期“網絡傳播沙龍”在京舉行。來自中央及地方的各級媒體代表、知名專家學者等百余人圍繞中國新聞網站傳播力建設等話題進行了深入探討,《2015-2016中國新聞網站傳播力年度報告》也在會上正式發布。【詳細】2015-2016中國新聞網站傳播力年度報告    8月25日,《網絡傳播》雜志主辦的第十二期“網絡傳播沙龍”在京舉行。來自中央及地方的各級媒體代表、知名專家學者等百余人圍繞中國新聞網站傳播力建設等話題進行了深入探討,《2015-2016中國新聞網站傳播力年度報告》也在會上正式發布。【詳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