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驢得水"很不"夏洛特煩惱" 口碑好難復制票房奇跡

2016年11月01日07:31  來源:北京晚報
 
原標題:《驢得水》很不《夏洛特煩惱》

  上周五,開心麻花出品的第二部喜劇電影《驢得水》正式上映,並在首周取得了6052萬票房和超高口碑。雖然這是一部“無大明星、無大導演、無大制作”的“三無”電影,但沖著開心麻花的金字招牌和“自來水”的口口相傳,不少觀眾還是第一時間走進影院捧場。就在大家都以為《驢得水》是要復制第二個《夏洛特煩惱》時,影片對人性的深刻剖析和諷刺卻讓原本准備輕鬆一笑的觀眾們“笑了又哭”,有網友評價說:“開心麻花第二彈,很不‘夏洛特煩惱’。”

  口碑超了“夏洛”

  票房奇跡難復制

  在映前近半個月的路演中,影片《驢得水》的口碑一路看漲,吊足了觀眾的胃口。上映首周,面對《但丁密碼》、《魔發精靈》等三部好萊塢影片,《驢得水》仍佔有較高的排片量和上座率,幾乎和《但丁密碼》旗鼓相當。同時,該片的品質也獲得觀眾的普遍認可,豆瓣評分8.4分,不僅超過了《夏洛特煩惱》的7.4分,更成為本年度評分最高的國產電影。有觀眾在看完電影后表示:“完全出乎我的意料,前半部分笑點多,后半部分思考多,值得二刷!每位演員都不是明星卻演得比明星更出彩!”“感動於對人情現實的剖析,感動於那個時代知識分子被剝削的不堪,更感動於每一個演員的每一個細節劇本裡走心且不刻意的包袱。”

  業內給《驢得水》的評價更高,影評人公元1874稱這部電影為“今年截至今天我最喜歡的電影”,並表示電影有兩個地方最出彩,一是劇作結構,二是人物塑造﹔更稱片中女主角張一曼“可能是中國影史裡能排進前三的女性角色”。編劇史航在微博力薦:“真算是我們這時代最神似《圍城》的創作了,不宜錯過。聰明人憑良心拍的東西,幸運的觀眾會看到,會領情。”演員姚晨也在微博為該片點贊:“喜劇是悲劇的最高表現形式,電影《驢得水》的兩位導演不僅做到了,且干得漂亮!一部好電影裡,每位演員的表演都如鑽石般閃耀,對整個團隊充滿了由衷的敬意。隻願它大賣!一定要大賣!希望能有更多觀眾感受到這部國產電影的魅力!”

  作為開心麻花的第二部電影,《驢得水》在營銷策略上幾乎和《夏洛特煩惱》如出一轍,都是靠前期大范圍試映、引發口碑發酵來達到宣傳目的。但若想要復制《夏洛特煩惱》的票房奇跡,恐怕就相當困難了,畢竟《夏洛特煩惱》選在國慶上映本就有檔期優勢,加上今年影市又遭遇寒冬,在這種情況下,《驢得水》6000萬的首周票房已經是相當不俗。據了解,該片的成本極低,開心麻花肯定是穩賺不賠。

  同為話劇改編

  風格截然不同

  同為開心麻花出品,《驢得水》難免會被拿來和《夏洛特煩惱》做比較。兩者的相似點顯而易見,都是熱門話劇改編,並且都是喜劇﹔都沒有明星大腕,導演都是新人,且成本都不高。不過,《驢得水》導演周申直言,兩部電影的風格並不完全一樣,“‘夏洛’是爆笑喜劇,而《驢得水》是黑色幽默,我們不怕比較。” 開心麻花CEO劉洪濤則說,選擇這部電影作為開心麻花第二部,就是看中了它的黑色幽默內核。

  其實,話劇《驢得水》並非開心麻花的原創作品,這一點和出自“嫡系”的《夏洛特煩惱》略有不同。而且,《驢得水》一開始就是打算拍成電影的,隻不過過程幾經波折。

  故事得從2009年說起,導演周申在一個飯局上聽到了這樣一個段子:甘肅的一所民辦學校因為缺水,要養一頭驢來挑水,但是養一頭驢錢不知道從哪裡出,正好有一個民辦老師走了,他們就虛報了一個民辦老師——“驢得水”。當時周申就覺得,這正是一個好故事的開頭。一年后,電影《驢得水》的故事大綱出爐了,申請完著作權,周申就很“天真”地到處跟人聊項目。“2011年,一個朋友告訴我,網上已經有了一部‘驢得水’的短片。”這時候,周申才意識到自己被侵權了。考慮到拍電影周期太長,他決定先把《驢得水》排成話劇,“這樣的話我就可以去維權。”

  沒想到的是,話劇版《驢得水》自2012年登台以來,憑借“零差評”的好口碑在全國數十個城市巡演場場爆滿,還成為包括劍橋大學、普林斯頓大學在內的近百所海內外高校劇團爭相排演的話劇IP。話劇火爆之后,周申重燃了電影夢,“我2013年又開始籌備電影,走了一年的彎路,被很多人騙,后來2014年我參加開心麻花一個演員的婚禮,碰到開心麻花張總(張晨),才發現他們也做電影,於是就開始了《驢得水》的合作。”

  作為一部黑色幽默喜劇,《驢得水》對人性的剖析和諷刺相當尖銳,后半部分甚至從喜劇轉為悲劇,看得不少觀眾感覺“心頭一沉”。就主題來說,《驢得水》比《夏洛特煩惱》更加深刻。周申透露,其實他想表達的是兩個主題。“一個是比較淺層次,就是不要因為一個正確的目的去做錯誤的事,不能因為目的是好的,就可以一步一步沒有底線。深層次的主題是,我們需要一個信仰。如果你沒有信仰,靠什麼來守住底線?”

  從話劇到電影

  並非簡單移植

  和《夏洛特煩惱》一樣,電影《驢得水》仍由話劇版導演周申、劉露執導,兩人都是中戲畢業,雖然有著十多年的話劇舞台經驗,但對電影來說,仍是徹頭徹尾的新人,甚至連短片都沒有拍過。

  既然是“門外漢”,周申、劉露決定用自己的方式來改編這部電影。他們沿用了話劇的創作方式,提前一個月召集所有演員集中排練,並根據每個演員的個性對劇本進一步修改。然后,劇組到外景地進行了整整一個月的走調度和試拍。最后才實拍。

  正是這種看起來比較笨的創作方式,讓《驢得水》從話劇舞台順利過渡到大銀幕,也讓電影版得以保存話劇版原汁原味的精華和創作初衷。“雖然過程很難,但我們沒有任何妥協,按照初衷一直走到今天,不迎合任何人。”劉露覺得,正像電影所要表達的主題一樣,他們的創作經驗恰恰在於堅守,守住自己的創作底線,不被外人和資本所左右。

  演員的選擇上,周申和劉露也堅持不用大明星,隻尋找和角色最契合的人,比如電影中的張一曼、鐵匠媳婦和特派員,就是原版話劇的演員。其他一些角色,由於話劇版演員和人物設定在年齡、形象上有一定的差距,為了保証電影的真實性,隻好舍棄原版演員改用新人。

  劉露透露,電影版和話劇版相比較,在情節上並沒有太多刪減,只是把話劇版中一些喜劇包袱和段落進行了修改和替換。“因為話劇的假定性比較夸張,在舞台上是成立的,可是電影是比較寫實的,我們也想追求一個更走進觀眾內心的方式,所以把那些包袱進行了刪減和修改。其實核心內容並沒有任何刪減甚至是有增加的。”比如,電影版中張一曼剪頭發那場戲,是最讓觀眾揪心的,但在話劇版中是沒有的。“現在看來,對於之前看過話劇的觀眾可能會覺得這一場並不突兀,而且可能更有力量。這是我覺得電影裡面比話劇出彩的一部分。”也有看過話劇《驢得水》的觀眾表示,相比話劇版的荒誕和夸張,電影版的處理確實平和了很多,也更符合生活邏輯。

  不過,《驢得水》仍被部分觀眾吐槽“太像話劇、電影感不足”,網上幾乎所有的差評都針對這一點。有觀眾直言,《驢得水》比《夏洛特煩惱》還要話劇化,“完全沒有填充人物之外的任何銀幕內世界信息,所有的鏡頭都聚焦在演員身上,像在看情景喜劇,簡陋的視聽語言讓幾個本該令人觸動的情節效果大減。《驢得水》用自己充分向那些‘故事至上’的電影觀眾表達了一個真理:好劇本≠好電影。”也有觀眾對此不以為然,“有人嫌話劇感太重,我倒覺得沒有問題,起碼是好看的,總比電影感十足的爛片好看。”

  對於這樣的爭議,周申認為,《驢得水》這部電影是具有非常強烈的戲劇風格的,“其實電影本來就有各種各樣的風格,比如像詩一樣的電影是一種風格,像MTV一樣的電影也是一種風格,像戲劇一樣的電影大家說它不像電影,我覺得好像就說不通了。”(李俐)

(責編:宋心蕊、燕帥)

推薦閱讀

戳破"10萬+"泡沫 自媒體如何使出真功夫
   在這個平均每100個網民就有一個微信公眾號的時代,人人都是自媒體,“10萬+”的光環再加上一波高過一波的估值,自媒體在資本和市場的熱捧下水漲船高。
【詳細】戳破"10萬+"泡沫 自媒體如何使出真功夫    在這個平均每100個網民就有一個微信公眾號的時代,人人都是自媒體,“10萬+”的光環再加上一波高過一波的估值,自媒體在資本和市場的熱捧下水漲船高。 【詳細】

粗制濫造情懷耗盡 國產青春片何去何從?
   經歷了近三年的井噴,題材泛濫、故事狗血、制作粗糙的青春片,終於在一片吐槽聲中逐漸失去了關注熱度,甚至被業內認定為一個注定失敗的類型。國產青春片未來出路何在?
【詳細】粗制濫造情懷耗盡 國產青春片何去何從?    經歷了近三年的井噴,題材泛濫、故事狗血、制作粗糙的青春片,終於在一片吐槽聲中逐漸失去了關注熱度,甚至被業內認定為一個注定失敗的類型。國產青春片未來出路何在? 【詳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