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於霍爾“編碼與解碼”理論的國產單機游戲改編電視劇研究

劉小紅

2016年12月12日16:21  來源:視聽
 

摘要:近年來,國產單機游戲在被改編成電視劇之后,紛紛取得不錯的收視率。不同於以往的小說文本改編電視劇,游戲本身就已經具有完整的聲畫基礎,對電視劇的好惡評價可能會受游戲的影響。本文基於霍爾的“編碼與解碼”理論,通過對制作方的編碼過程與觀眾的解碼過程的分析,深入探討國產單機游戲改編電視劇的現象,並針對其中存在的問題提出建議。

關鍵詞:國產單機游戲﹔電視劇﹔編碼與解碼

“改編”歷來是電視劇創作的重要方式之一,早期國內電視劇的改編在題材上偏向於經典名著、當代小說等。近年來,網絡小說、游戲改編的電視劇作品日漸增多,如2005年,由國產單機游戲改編的電視劇《仙劍奇俠傳》在播出后取得了不俗的收視率。隨后,《仙劍奇俠傳三》《軒轅劍之天之痕》《古劍奇譚》《仙劍奇俠傳五》被相繼改編成電視劇播出,均取得了不錯的成績。

一、電視劇的生產——編碼

霍爾將大眾傳媒的生產過程看作是“編碼”,霍爾認為:“實踐對象以特殊方式組織起來,以符號為載體的形式產生各種意義,它們像任何形式的傳播或語言一樣,在一種話語的語義鏈范圍之內通過符碼的運作而組織起來。”①由此可以看出編碼所需的過程是信息的建構和符碼化,創作者根據自身認同的人生觀和價值觀對原材料的信息進行加工和生產,通過對內容符號的美化傳達相應的意識形態。

(一) 信息的建構——電視劇選材

在將信息內容符碼化之前,編碼者要先了解即將編碼的信息,隻有充分了解編碼的信息,才能將其所想要表述的意義符碼化。電視劇改編的題材來自於國內的電腦單機游戲,這類游戲的特點是玩家以游戲主人公的視角,通過完成主線和支線任務來推進劇情發展,在游戲中既能享受打斗的快感,又能以旁觀者的姿態看主人公傳奇的一生,是為了看劇情而做任務。

國產的角色扮演類游戲數量眾多,但目前選擇改編成電視劇的游戲主要集中在“國產三劍”,即《仙劍》系列、《軒轅劍》系列和《古劍奇譚》系列。這些游戲的共同點是游戲都將時空架設在一個遙遠而不知名的年代,一個普通人通過不斷的歷練,收獲了友情和愛情,最后為了拯救天下蒼生而犧牲。

(二) 符碼化——電視劇代碼

霍爾的電視編碼理論,被約翰•菲斯克在其《電視文化》專著中發展為“電視的三級代碼”,分別是:一級代碼:“現實”,包括外表、服裝、化妝、環境、行為、聲音等﹔二級代碼:技術表現,包括攝影、燈光、音樂、音響、編劇等﹔三級代碼:“意識形態”,包括神話、英雄主義、俠義、輪回等。下面將結合其中一些代碼進行具體分析。

1.環境代碼

環境代碼作為一級代碼,看起來雖然不帶有任何的意義內涵,但有的空間環境蘊含著深刻的意向,連接故事的發展進度。在游戲改編的電視劇裡,都會出現一些古代神話的地點,如蓬萊、瀛洲、昆侖、蜀山、鬼界酆都等,隨著游戲的深入,主人公依次到達上述各個地點,通過完任務來推動劇情發展。例如,修仙門派的地點設置在仙山裡面,突出了其遠離世俗煙火、縹緲神秘的特點,其中比較有代表性的是仙劍系列裡的蜀山。蜀山是主人公拜師學藝的地方,在劇中是修仙之人的夢想聖地,創作者借這些特定的環境傳達了故事內含的文化背景,便於主題表達。

2.編劇

游戲主題較含蓄,很多內容由文字和動畫結合而成,相對比較抽象﹔與游戲相比,電視劇的主題要更加明確具體,才能使觀眾在視聽語言中得到領悟。所以,在將游戲改編成電視劇時,編劇會將抽象的主題具體化。例如,刪掉一些不突出的支線,強調主線﹔增加一些游戲裡沒有的人物和情節,強化戲劇沖突﹔改寫游戲裡的一些情節,或是移植情節到新作去,內容不變,形式有所改變。《古劍奇譚》中除了視聽語言以真人的形式演繹外,與游戲情節基本吻合,但為了使故事更加連貫,在劇中增加了角色的戲份並改掉其人物屬性,使主題更為突出。

3.攝影構圖

電視劇和電腦游戲都依靠畫面來敘事,但電視劇對畫面的依賴度更高。在電腦游戲中,由於玩家是以主角的身份進行活動,為了讓玩家方便對主角進行操控,景別主要以全景居多,人物一般居於畫面正中,戰斗的畫面由於游戲是回合制,所以相對程式化,但為了使打斗場景更加炫目,所以特效運用頻繁﹔而在電視劇中,講求拍攝角度要多樣,以中近景居多,以突出人物之間的關系和對話。在電腦游戲中,人物在畫面中的位置不確定,其打斗場景比較靈活,可以任意走位﹔但電視劇裡的特效相對較少。

4.聲音代碼

電視劇的聲音有人聲、音樂、環境聲三種,游戲裡也有音樂和環境聲,早前的單機游戲沒有給游戲人物配音,近年來隻要下載語音包,游戲人物之間也能實現有聲對話。電視劇裡的人聲,包括人物間的對話以及人物的內心獨白,能夠突出人物當時的心情以及細微的心理狀態,比電腦游戲更具優勢。環境聲在電腦游戲裡面是有限的,而在電視劇裡卻是實時的,增加了更多的現場感。電視劇和電腦游戲都十分注重對音樂的運用,但電腦游戲使用的是純音樂的配樂,而電視劇則有歌曲和配樂。《仙劍》系列電視劇和《古劍奇譚》的配樂均由仙俠音樂之父麥振鴻作曲,為電視劇增色不少。除此之外,電視劇中還會出現特定的歌曲,以烘托人物的心境,如《古劍奇譚》電視劇裡的《劍傷》突出了主人公百裡屠蘇的遭遇和心境。

5.人物

電腦游戲改編成真人電視劇,需要考慮選角的問題。選角的過程中,創作者盡量挑選外在氣質與游戲相符的演員,同時為了吸引觀眾的眼球,一般選取的都是擁有漂亮或英俊外貌的演員,如胡歌在《仙劍一》中飾演李逍遙,劉亦菲飾演趙靈兒,李易峰在《古劍奇譚》中飾演百裡屠蘇,楊冪飾演風晴雪。

二、受眾消費過程——解碼

受眾對電視劇的消費過程就是受眾的解碼過程。由於受眾生活和文化背景的不同,對同一電視劇的解碼也就不一樣。霍爾根據受眾對電視文本的接受和解讀的不同,將受眾的解碼方式分為霸權解碼、談判解碼和對抗解碼。

(一)主導——霸權的立場

該觀點是霍爾從葛蘭西“霸權理論”中演變而來的,即電視受眾不加思考就直接從電視文本中獲取意義,並根據編碼者的意圖來解讀信息,即受眾採取與傳播者“專業編碼”完全相同的詮釋架構進行解讀,這種解讀方式是對編碼者和傳播者來說最理想也是最清晰的傳播效果。②

電視劇的創作者將游戲中的神話和仙俠世界引入電視劇中,該類題材的電視劇適時地迎合了觀眾多方位的觀看需求,因此受到觀眾的廣泛追捧。另外,該類電視劇體現出中國傳統文化的人倫關系,如父慈子孝、兄友弟恭、兩情相悅、寬容與博愛等,如《仙劍一》李逍遙和趙靈兒的感人愛情,《仙劍三》中景天和徐長卿的友情,《古劍奇譚》裡百裡屠蘇和紫胤真人的師徒之情等,都是現實生活中人們所渴望的圓滿的人際關系。因此,那些受現實生活束縛過多,幻想仙俠生活,或者渴望真摯感情的人很容易和創作者一拍即合,對於編碼者想傳遞的俠義精神、英雄主義、情感符號等表示贊同,並從中獲得快感。這類觀眾可能由於此前沒有接觸過游戲,但對仙俠世界有著美好憧憬,容易完全贊同編碼者的解讀。

(二)妥協與協商的立場

第二個立場是妥協和協商,簡單來說就是部分贊同,部分否定。受眾接收編碼者傳播的符碼意義,結合自身的具體情境,基本認同電視劇傳達的意義,但是會對其中和自己的立場不同的部分進行修正。

對於游戲改編電視劇的游戲有所了解的受眾,一邊觀賞創作者塑造的人物形象,享受其中的劇情,一邊將接收到的信息和自己所掌握的游戲信息進行對比,判斷劇情和游戲的異同。如《仙劍三》觀眾對演員的選擇表示認同,但他們對其中與游戲出入較大的人物情節給予否認,紫萱作為女媧后人,在游戲裡是聖女的存在,而電視劇中的紫萱為達目的不擇手段,受到不少觀眾的吐槽。這類受眾一般是玩過或者接觸過游戲,對游戲感興趣,希望看到電視劇對游戲進行解讀,能夠接受新的表現形式,但同時對劇裡的一些東西保持警惕。

(三)對抗的立場

第三種是對抗性的立場,受眾非常了解編碼過程,知道游戲中的符碼意義發生了哪些變化,對編碼者的改編不屑一顧,反對編碼者原本想傳達給受眾的意義,試圖找出另一套闡釋結構。

受眾將自己放在編碼者的對立面,他們排斥游戲改編成電視劇的形式,對電視劇的選角、內容、敘事形式等各個方面進行批判。這部分受眾可能是資深的游戲玩家,對游戲原作有著獨到的見解及情感。當他們看到電視劇和原作出入較大時,就會強烈抵制。如《軒轅劍之天之痕》裡,主人公陳靖仇時不時口吐方言,以及陳靖仇和拓跋玉兒在購買道具的時候,裡面的道具引進了現代科技,如“鴉風”隱喻了現在的蘋果手機等。編劇將當下流行的元素引進劇中,並不是所有受眾都會買賬。

三、關於國產單機游戲改編成電視劇的建議

(一)當前存在的問題

目前,國產游戲改編電視劇的敘事模式比較單一,即一個平凡小子不斷歷練成為一代大俠,在面臨重重考驗的時,勇敢前行,順利通關並最終升級。此種創作套路乍看還覺得新鮮,但當所有都千篇一律時,人們會產生審美疲勞,觀眾也會渴望其他類型的敘事模式。其次,改編過度商業化和娛樂化。在近來的仙俠劇裡,為了吸引觀眾,會增加一些荒誕的情節,娛樂意味太濃,忽視人物之間情感的表達,情節倉促,反而適得其反。再次,游戲由於基於電腦建模,可以做出不錯的打斗特效,電視劇裡,由於演員的成本較大,導致電視劇的特效做得並不是很好,有的電視劇特效常常被網友吐槽為“五毛錢特效”。

(二)建議

1.深化電視劇內涵

電視劇是根據游戲改編而來,而游戲和電視劇的表現形式還是有所不同,改編時不能生搬硬套,要根據現實需要,取精去粗,可以適時地加入創作者自己的藝術理解。但改編也要有度,不能為了追求商業性和娛樂性任意地添加一些荒誕的情節,應該從國人的審美習慣出發,注重劇中人物的情感經歷,滿足人們對神話傳說的好奇心理。

2.關注並有選擇地聽取受眾的意見

在當今的網絡時代,受眾是電視劇傳播鏈中關鍵的一環,直接影響影視劇的傳播效果,受眾能夠隨時了解電視劇改編的進度,並自由發表自己的看法。其中不乏一些中肯的意見,劇組應該在改編進程中,多多關注輿論,審視自我,採納有效的意見,安撫一些負面情緒。

3.做好“把關人”

電視劇的把關人除了劇組之外,還有外部審核部門,把關人在電視劇傳播中發揮著重要作用。劇組應該注意自己“把關人”的身份,注重電視劇對觀眾的教化作用。因此,在制作游戲改編電視劇時應該防止其過於暴力化和娛樂化,抵制粗制濫造,制作出好的影視文化精品,引導傳統文化良性發展。

注釋:

①羅綱,劉象愚主編.文化研究讀本[M].北京: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2000:345.

②明銘.一個詮釋性典范:霍爾模式[J].新聞與傳播研究,2002(2):27.

(責編:石思嘉(實習)、宋心蕊)

推薦閱讀

迎第十七個記者節 看優秀新聞人煉成記
   第十四屆長江韜奮獎評選日前正式揭曉,在第十七個記者節來臨之際,讓我們走近這些中國最高新聞獎項獲得者,通過數據和事跡,為您揭秘優秀新聞人修煉之路。
【詳細】迎第十七個記者節 看優秀新聞人煉成記    第十四屆長江韜奮獎評選日前正式揭曉,在第十七個記者節來臨之際,讓我們走近這些中國最高新聞獎項獲得者,通過數據和事跡,為您揭秘優秀新聞人修煉之路。 【詳細】

戳破"10萬+"泡沫 自媒體如何使出真功夫
   在這個平均每100個網民就有一個微信公眾號的時代,人人都是自媒體,“10萬+”的光環再加上一波高過一波的估值,自媒體在資本和市場的熱捧下水漲船高。
【詳細】戳破"10萬+"泡沫 自媒體如何使出真功夫    在這個平均每100個網民就有一個微信公眾號的時代,人人都是自媒體,“10萬+”的光環再加上一波高過一波的估值,自媒體在資本和市場的熱捧下水漲船高。 【詳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