叢林探險類真人秀節目文本之“真”與娛樂之“秀”的沖突與調和

——以《跟著貝爾去冒險》《我們的法則》為例

梁成英

2016年12月20日13:20  來源:視聽
 

摘要:叢林探險類真人秀節目作為一種新的節目類型,其特點是驚險、刺激、挑戰與趣味並存。然而其面臨的困境在於:為表現叢林探險求生的真實、刺激與冒險,制作團隊必須加強節目文本的專業性和真實性﹔為保証收視率又必須使節目內容娛樂化。當前,叢林探險類真人秀節目文本之“真”與娛樂之“秀”的沖突與調和少有人研究。從符號學伴隨文本理論視域出發對叢林探險類節目的文本及伴隨文本進行考察,對比分析《跟著貝爾去冒險》和《我們的法則》兩檔真人秀節目在伴隨文本因素的控制與把握,可以探索出收視差距背后更深層的社會文化原因,從而為叢林探險類真人秀節目在中國綜藝市場“冒險”提供一些啟示。

關鍵詞:叢林探險﹔真人秀﹔符號學﹔伴隨文本

作為一種新的真人秀節目類型,叢林探險類真人秀節目於2015年在市場上嶄露頭角,其與戶外真人秀節目的區別主要在於選手們要真正進入叢林或荒島中展開長期生活,尋找食物並學會野外生存技能。與戶外真人秀相比,叢林探險類節目幾乎無台本,拍攝中突發狀況多,拍攝難度大,對參與者的身體素質要求高,節目內容充滿刺激、驚險與未知。《跟著貝爾去冒險》和《我們的法則》是上海東方衛視和安徽衛視同年重磅推出的兩檔叢林探險節目,但收視情況、市場反應、業內評價卻呈現出鮮明的對比。在上海衛視2015年晚間欄目平均收視排名(CSM50 4+)中,《跟著貝爾去冒險》以0.484的收視率和2.278的市場份額排名在23位。①而《我們的法則》節目開播當晚首播收視率破1,CSM35中心城數據為1.226,大晚間收視排名衛視前三,節目正片網絡上線13小時總播放量達到1000萬。②本文嘗試運用符號學伴隨文本理論分析兩檔節目收視懸殊的原因,探討叢林探險類真人秀節目在面臨文本之“真”與娛樂之“秀”的沖突時如何走出困境。

一、伴隨文本理論下叢林探險類真人秀節目的困境

符號是攜帶意義的感知,任何符號隻要能表達意義就可以稱為一個符號文本。符號文本的產生脫離不了主客觀環境。因此符號文本必然攜帶著大量社會約定和聯系,這些約定和聯系往往並不顯現於文本之中,而只是被文本“順便”攜帶著。伴隨著符號文本一道發送給接受者的附加因素便是伴隨文本。③

任何符號文本都是依靠伴隨文本的支撐才成為文本的,如果沒有伴隨文本,文本便被懸置於真空中,與接受者形成區隔使其難以對文本進行有效解碼。真人秀節目作為一個文本,其生產、傳播的過程必然攜帶了大量伴隨文本因素,正是這些伴隨文本因素的存在才使得真人秀節目作為一個符號文本能夠順利完成表意過程。

(一)型文本的定位困境

型文本是文本線性框架因素的一部分,是指文本所從屬的集群。最明顯、最大規模的型文本范疇是體裁,體裁作為文本程式化的媒介,將媒介固定在模式之中,並作為表意與解釋的基本程式而出現。④真人秀節目作為一種體裁,其本質要求人們將其視為一種娛樂化的節目解讀,它與紀錄片的根本區別在於“秀”,是一種娛樂化收視。叢林探險類節目作為真人秀節目的一類,體裁規定了此類真人秀節目依然是以收視率為主要目標,是一種探險經歷的秀,本質還在於參賽者生活經歷的展示。因此探險並非真的探險,其根本在於通過探險叢林、荒島,以參賽者的生存行動、表演行為來吸引受眾,趣味性和娛樂性仍然是吸引受眾注意力的關鍵。

然而目前叢林探險類真人秀節目正陷於定位困境中,無論是《跟著貝爾去冒險》還是《我們的法則》都在節目專業性與娛樂化的定位中搖擺不定,相比之下,后者在調和節目文本的真實性、專業性與娛樂化的沖突上更為成功。

《跟著貝爾去冒險》以探索紀實真人秀為節目理念,由美國《荒野求生》制作團隊主導拍攝,帶有明顯的紀實性色彩,節目風格缺乏趣味性,記錄和專業性的展示更為濃厚。制作團隊在拍攝上全方位記錄,后期處理上繼承了好萊塢式的剪輯風格,強調線性、緊湊和速度,缺乏趣味性的展示,節目整體突出了刺激、驚險和專業。節目中多次出現貝爾為參與明星講解人處於體能衰竭時候如何自救,如何在叢林裡捕獵覓食以及傳授生吃蚯蚓老鼠、攀岩技能等行為。然而節目定位在於《跟著貝爾去冒險》,不是“跟著貝爾去求生”,定位的不明晰讓觀眾對體裁的期待與節目現實產生了沖突,節目更像是一部紀錄片而不是真人秀,真人秀節目的趣味性和人的“秀”蕩然無存。因此《跟著貝爾去冒險》的文本之“真”擠壓了人的“秀”。

《我們的法則》節目是定位於明星成長的真人秀節目。通過將明星帶入叢林、海島中生存,記錄明星們矛盾、迷茫、成長的故事。節目開始便引用中國神話,將明星們描述為被貶到凡間的神仙,他們需要按照《山海經》中的神話故事去尋找相應的物品,或者完成相應的任務才能恢復神能力,並獲得“神”的稱號。這種稱號在節目中體現為熊黛林因為抓雞能力突出而升為“抓雞女神”,李亞鵬海底捕獵能力升級被稱為“海神”。每一稱號背后都是一段有趣的小故事。將節目定位為一種基於人的秀,關注人在節目中的趣味表現、明星作為個人在叢林裡知識閱歷的增長以及團隊之間信任合作的增強。娛樂化多於專業化。盡管在節目中也多次科普叢林生存知識,但大都採用畫面字幕小貼士的方式展示或用當地人、參與明星的講解來實現,這種知識性、專業性的內容在每期節目中佔有極小的篇幅,節目文本之真退居到娛樂秀的后面,在體裁期待上,《我們的法則》更符合真人秀這個型文本,也體現出真人秀的本質在於秀。

(二)前文本的過度倚重

在文本生成過程中,各種因素留下的痕跡稱為生成性伴隨文本。生成性伴隨文本包括前文本和同時文本。前文本指的是文本產生前先前的文本對其產生的影響,包括文本之前的全部文化史。⑤一檔真人秀節目的前文本包括此類型的節目類型文本、引進的原版節目模式。同時文本是指在文本產生的同時出現的影響因素,通常前文本包括同時文本。

《跟著貝爾去冒險》作為一檔上海東方衛視與《荒野求生》原制作團隊共同打造的真人秀節目,其最大的前文本便是《荒野求生》。自2006年7月推出以來,《荒野求生》一直維持著驚人的收視率,以實用性、專業性、刺激性和觀賞性在全球贏得大量粉絲,在全球各地掀起了一股“生存”狂潮。⑥前文本的成功為新文本步入綜藝市場積攢了人氣與收視期望,在《跟著貝爾去冒險》開播前的宣傳中都大打《荒野求生》中國版旗號,借力貝爾的知名度進行前期宣傳。《我們的法則》的前文本是韓國SBS電視台的《金炳萬的叢林法則》,原版節目於2011年推出,在韓國該節目的收視率也一直穩居前列,並連續獲得了第46屆休斯敦國際電影節紀錄片金獎、第六屆SBS演藝大賞最優秀節目獎。在節目播出歷史上,《荒野求生》作為最早的叢林探險類真人秀節目之一,在歷史積澱、全球知名度上《金炳萬的叢林法則》不及前者。

前文本的有效利用固然可以在節目播出之際進行有力的宣傳造勢,對於吸引受眾的注意力、提高節目知名度具有重要作用,但前文本的作用並非萬能,關鍵還在於現有文本的編碼與發送,前文本由於歷史、時間、收視習慣等差異在當前文本的表意過程中隻能起到輔助作用,若過度偏重前文本的編碼,便會造成伴隨文本失衡,使得節目宣傳空有噱頭而無實質內容。《跟著貝爾去冒險》的前期宣傳便是一種過度倚重前文本的宣傳策略,將宣傳重點聚焦於前文本《荒野求生》中叢林歷險的專業技能、專業紀實團隊以及貝爾,缺乏對文本內容特色的宣傳,這種宣傳使得節目宣傳“雷聲大雨點小”,觀眾前期賦予的高度期待也會很快消失。相比之下,《我們的法則》在節目開播之際則將重點放在參與明星、節目內容的宣傳上,對於前文本《金炳萬的叢林法則》以及金炳萬本人只是略微帶過,這種偏重於現有文本的宣傳策略更能有效地將受眾吸引到節目內容本身上,而不是文本的表面影響因素。這種宣傳策略的平衡在《我們的法則》的收視率中可見一斑,每期網絡點擊量都超越了《跟著貝爾去冒險》。

(三)元文本的失控

在文本生成后產生的新的伴隨文本稱為解釋性伴隨文本,這些文本隻能在解釋文本時起作用。解釋性伴隨文本中最重要的一類便是元文本。元文本是“關於文本的文本”,是此文本生成后被接受之前所出現的評價,包括有關此作品及其作者的新聞、評論、八卦、傳聞、指責、道德或政治標簽等。⑦在“眼球經濟”時代,元文本是文本吸引接收者注意力、佔領媒介渠道的主要方式,符號文本的信息發送者會有意識地去運用元文本來引導接受者解碼信息。

一檔真人秀節目除了在開播之前會進行大力宣傳外,在每一期節目以及節目播出時都會產生大量的元文本,這些元文本有些是節目制作團隊有意識生成傳播的,有些則是網友或明星的粉絲自發產生的。大量元文本的出現不僅浸沒了文本原有的解釋語境,還會對符號文本的意義解釋起著引導、強化或弱化等作用。貝爾的野外生存計劃要求明星們回到原始生活,生吃蚯蚓、穿越瀑布、吃老鼠、喝尿液等,這類行為常使明星們崩潰,如韓雪哭著拒絕生吃蚯蚓、張丹峰含淚喝尿液等話題經常佔據微博話題榜。這些元文本的產生在吸引人們關注明星們對叢林探險生存計劃的排斥和不適應時雖有一定作用,但這種基於負面形象的文本所產生的元文本對於符號表意過程卻是一把雙刃劍,在圍觀該節目弱肉強食的大自然生存規則時,人們並未對該節目施予掌聲,反而給出了不少批評的聲音。“一幫嬌生慣養的明星毀了這節目。”“大張偉神馬玩意啊?居然說貝爾不如他?”類似的網友評論經常見於微博話題中。⑧

元文本雖可以輔助符號文本表意以及接受者解碼,但是對於元文本的控制更為重要。一旦元文本走出符號文本發送者的控制之外,或者元文本與原文本形成較遠區隔,便會歪曲或誤導接受者對文本的解讀。而在控制元文本方面,《我們的法則》的節目團隊則更為成功。節目團隊不僅在每周播出前在微博上刷起話題,還充分利用網絡制造一個“話題全家桶”,與百度、微博、網易、天貓為首的互聯網大品牌開展合作,對於互聯網話題影響起到了至關重要的作用。同樣是以節目內容為宣傳出發點,《我們的法則》則充分利用有趣的節目片段作為宣傳聚焦點,避開專業性節目片段和欄目不確定性的挑戰、生存技能普及,使得人們更容易接受,也可以讓更多人參與到話題討論。

二、叢林探險類真人秀節目的困境與思考

叢林探險類真人秀節目在進入市場時面臨的一個根本悖論即:為表現叢林探險求生的真實、刺激與冒險,制作團隊必須加強節目文本的專業性和真實性﹔為了收視率的保証又必須將宣傳作為重點工作並使節目內容娛樂化。這種文本之“真”與娛樂之“秀”的沖突與調和是當前該類節目面臨的主要挑戰。從伴隨文本理論審視該困境可以發現,型文本、副文本、元文本、前文本、深層伴隨文本對於節目文本表意都有一定的影響,而與該困境聯系最為緊密的是便是型文本的定位與元文本、副文本的宣傳之間在面臨市場時出現的矛盾。一方面真人秀這個型文本要求叢林探險類真人秀節目的落腳點在於“秀”,通過一種“秀”的觀賞來實現收視率和市場口碑的積聚,然而吸引觀眾來欣賞“秀”的關鍵還在於元文本的宣傳造勢以及副文本的有效引導。目前很多綜藝節目團隊在節目定位、宣傳與制作時,常陷入元文本、副文本、型文本的把控失衡中,那些專業性極強的真人秀節目尤其如此。

2015年7月22日,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發布《關於加強真人秀節目管理的通知》,要求真人秀節目摒棄“靠明星博收視”的錯誤認識,糾正單純依賴明星的傾向,同時節目要根植中國優秀傳統文化,充分利用中華文化因素積極鼓勵具有鮮明中國特色、中國風格、中國氣派的原創節目模式。⑨綜藝市場規范和重組意味著過去單獨依靠元文本宣傳、副文本造勢的模式已經行不通,一味利用明星效應、刻意激化參與者之間的矛盾來吸引觀眾的方式已面臨淘汰風險。在節目嚴重同質化的今天,真人秀節目突破重圍的途徑還在於創新組合節目文本以及伴隨文本,協調平衡各式伴隨文本因素。對於帶有明顯西方文化色彩的叢林探險類真人秀節目來說,走出文本之真與娛樂之秀困境的出路還在於節目要在型文本上有明確定位,型文本的確定是一檔節目進入市場的首要關鍵,在節目宣傳時要把控好元文本、找准有效副文本,並使之貼合節目定位。此外,在深入統合各類伴隨文本因素以及將伴隨文本貼合節目文本的基礎上,更要關注節目文本編碼,注重深層伴隨文本的作用,關注收視群體背后的文化認同與文化特征,唯有此,叢林探險類真人秀節目才能在中國綜藝市場中探險成功。

注釋:

①恆高傳媒.2015年收視率最高的綜藝節目排行榜浙江衛視包攬前四 [EB/OL].[2016-09-05].http://www.tvtv.hk/archives/2815.html.

②搜狐公眾平台.安徽衛視《我們的法則》首播收視破一受贊[EB/OL].[2016-09-06].http://mt.sohu.com/20160613/n454083995.shtml.

③趙毅衡.論“伴隨文本”——擴展“文本間性”的一種方式[J].文藝理論研究,2010(2).

④⑤⑦趙毅衡.符號學[M].江蘇:南京大學出版社,2012.

⑥高慧峰.淺析戶外真人秀的節目設計——以《幸存者》(《Survivor》)為例[J].東南傳播,2014(9).

⑧澎湃新聞.是“跟著貝爾去冒險”,還是“貝爾帶著八個寶寶去冒險”?[EB/DL].[2016-09-10].http://chuansong.me/n/1818551.

⑨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新聞出版總局《關於加強真人秀節目管理的通知》[DB/OL].[2016-09-11].http://www.sarft.gov.cn/art/2015/7/22/art_113_27532.html. 

(責編:石思嘉(實習)、宋心蕊)

推薦閱讀

迎第十七個記者節 看優秀新聞人煉成記
   第十四屆長江韜奮獎評選日前正式揭曉,在第十七個記者節來臨之際,讓我們走近這些中國最高新聞獎項獲得者,通過數據和事跡,為您揭秘優秀新聞人修煉之路。
【詳細】迎第十七個記者節 看優秀新聞人煉成記    第十四屆長江韜奮獎評選日前正式揭曉,在第十七個記者節來臨之際,讓我們走近這些中國最高新聞獎項獲得者,通過數據和事跡,為您揭秘優秀新聞人修煉之路。 【詳細】

戳破"10萬+"泡沫 自媒體如何使出真功夫
   在這個平均每100個網民就有一個微信公眾號的時代,人人都是自媒體,“10萬+”的光環再加上一波高過一波的估值,自媒體在資本和市場的熱捧下水漲船高。
【詳細】戳破"10萬+"泡沫 自媒體如何使出真功夫    在這個平均每100個網民就有一個微信公眾號的時代,人人都是自媒體,“10萬+”的光環再加上一波高過一波的估值,自媒體在資本和市場的熱捧下水漲船高。 【詳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