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費社會語境下的情景喜劇主流價值觀創新展現

——以《武林外傳》《愛情公寓》系列為例

尤元學

2016年12月20日13:35  來源:視聽
 

摘要:從現今消費社會語境下看,情景喜劇是電視商業化進程中的必然產物,它的興衰嬗變折射出消費時代下大眾審美娛樂訴求以及大眾文化品位的變遷。本文將以《武林外傳》和《愛情公寓》系列為主要研究案例,通過案例比較分析法論述情景喜劇的創作特征及大眾文化定位,梳理出現今情景喜劇主流價值觀的衍變路徑,從而進一步闡述消費社會語境對情景喜劇創作的影響。

關鍵詞:消費社會﹔情景喜劇﹔《武林外傳》﹔《愛情公寓》

情景喜劇脫胎於情景劇,源自於美國,於20世紀80年代引入中國,因為多採用室內場景,並帶有一定的喜劇性,所以在中國被稱為情景喜劇。這是一種再現虛擬真實生活中幽默的一面的輕喜劇,多以家庭生活為題材,涉及日常事務而多具有相似性,人物個性特征明顯,整體基調詼諧、幽默。①情景喜劇在我國有著深厚的文化土壤和受眾基礎,所以在一定時期內呈現出井噴的發展態勢:自1992年英達的《我愛我家》開始,先后涌現出《武林外傳》《我愛我家》《愛情公寓》等一大批優秀作品。它們迅速成為電視劇中的佼佼者,豐富了大眾的文化娛樂生活,推動了電視劇產業的發展。

短期內迅速熱播的現狀背后也折射出大眾文化審美的訴求以及消費因素對影視劇創作的映射,情景喜劇恰好契合了現今消費時代的審美需求,故而備受追捧,並迅速熱播。但是由於行業內對熱點的追逐和文化的跟風,自然也就會造成原創力的缺失以及模式化生產后的品質“滑鐵盧”。在此背景和挑戰下,情景喜劇必須推陳出新,打破創作壁壘,尤其是在主流價值觀的表現上,要跟進時代需求,採用新穎的形式或者創新傳統觀念,便於受眾理解和接受。

一、傳統情感的認知

即使歲月更迭,時代轉換,人類對於親情、友情和愛情的情感體驗依舊不會產生太大的改變,親情、友情和愛情永遠是最重要的情感因子,也正是由於這些情感才使得我們的生活更為精彩。情景喜劇根植於大眾文化,傳承的也是大眾文化②,自然不會忽略對此種傳統情感的認知與展現。

《武林外傳》和《愛情公寓》系列中對於親情、友情和愛情的展露都無疑是在向我們宣揚我國的傳統價值觀念。在兩部劇中都有關於家庭親情之間的矛盾和沖突設置,但都採用弱化、消解的形式進行處理和釋放。比如《武林外傳》中的莫小貝和佟湘玉之間,時有矛盾發生,但是她們都沒有採取消極對抗的形式去解決,而是選擇互相溝通,交換理性看法,在平和商討中自然地化解矛盾。《愛情公寓》中關谷和父親之間也是如此,盡管關谷健次郎不支持兒子學習繪畫,對關谷也是面目猙獰,但是他還是很疼愛關谷的,這一點從他疼愛關谷的女友悠悠中就能體現出來。這種處理親情矛盾的方式是對和諧孝悌的傳統情感認知的宣揚和繼承。

此外,兩部劇對愛情的表現也深受傳統觀念的影響,雖然沒有相愛相殺的老套橋段,但是也設置了有情人互相報復和打擊的一些場景。比如《武林外傳》中的呂輕侯與郭芙蓉這對歡喜冤家在一起的時候,經常有相互打斗的過激行為,甚至是仇視心理,但是最終都會輕鬆幽默地和諧收場。當然情景喜劇立足於大眾文化,自然也不可避免地要設計一些為愛相互犧牲的經典橋段來滿足觀眾對於愛情的憧憬與幻想。《武林外傳》中佟湘玉與白展堂在遇到危機時總會選擇互相維護與犧牲,展現出愛情純潔崇高的一面。《愛情公寓》中對愛情的展現則更加輕鬆和詼諧,劇中設置了好幾對風格迥異的歡喜冤家,如胡一菲和曾小賢的相愛相譏、悠悠和關谷的奇妙組合、子喬和美嘉腐腐聯合等都展示出不同的愛情體驗,給受眾提供了多層次的情感代入可能。

兩部情景劇都有對友情的展現與傳承,但是《武林外傳》對友情、江湖情的表現更為突出。它以友情為主線,講述了來自五湖四海、性格迥異的一群人的偉大友誼。在劇中,我們看到了他們對待朋友的不拋棄、不放棄。比如,白展堂、呂輕侯、李大嘴等人物之間都有深厚的友誼,平時互相詆毀謾罵,但是在面臨死亡的威脅時決不放棄任何一個人。

情景喜劇根植於大眾文化的同時宣揚大眾文化的模式無疑是非常成功的,立足並選材於生活,通過一些簡單而平凡的故事去展現普世價值觀。正如親情、友情和愛情每個人都會經歷,自然也更容易引發情感的共鳴,從而滿足受眾的情感審美需求。

二、傳統倫理觀念的繼承與創新展現

藝術能夠傳情達意的基礎是其對真實生活的再現和表現性的創造。《武林外傳》和《愛情公寓》這兩部劇能夠受到觀眾追捧和主流價值觀念的認可,不僅僅是因為其詼諧幽默的台詞展現和夸張搞笑的表演,很大程度上就是因為其取材於現實生活,能夠促使觀眾移情於戲,在歡笑中產生共鳴。《武林外傳》的選景定位更加明確,將場景設置在一個江湖飄搖的小客棧中,演繹了一段段關乎愛情、親情、友情的故事,多以搞笑開場,並以插科打諢的形式嘗試輕鬆地解讀深沉的主流倫理道德觀念為結尾。此種使用軟性傳播的方式來揭示深刻道德觀念的方法不僅使得劇作本身的倫理內涵更為深刻,也會潛移默化地感染觀眾去接受並重新理解傳統價值觀念的思想內核。

人物在情景劇中不僅參與敘事及傳情達意的過程,也成為此種創新傳播方式的載體,通過對人物生存處境以及周邊人際關系的展現,間接地將傳統倫理道德觀念賦予每一幅畫面和場景之中。《武林外傳》中的佟湘玉便是此劇中一個頗具典型化的人物,她以寡婦的形象出現,結婚當天還未見到自己的丈夫就被告知丈夫已故,還留下一個處在叛逆期的妹妹。這麼一個帶有悲劇性的人物,不僅沒有放棄生活反而敢愛敢恨,去追求自己幸福的同時也沒有放棄責任,盡心盡力地照顧妹妹。在佟湘玉的身上正好反映出其對傳統倫理道德觀念的繼承與突破,既有對傳統倫理觀“三綱五常”的選擇性遵守,又有超越時代的婚戀觀,敢於追求自身的幸福。她的這些特質正好符合現今大眾對傳統道德倫理觀念的取舍,繼承發揚與除舊迎新並存。此種人物性格設計感觀眾之所感而抒觀眾之不敢言,頗為巧妙地抓住了觀眾的心,同時也是對傳統主流價值觀念的繼承與創新性表達。

三、英雄主義觀念的顛覆

“英雄”是人類社會崇拜中非常重要的符號和文化,由於習俗和文化認知的差異,對英雄的解讀方式也各有區別。在我國傳統文化中一直將對集體、民族、甚至國家做出重要貢獻的人物或集體稱為英雄,一般都會在歷史和現實生活中找到原型,有實際存在的價值。但是我國判斷英雄的方式多從歷史縱向維度考量,多指過去、曾經做出貢獻而並未涉及到未來生活,而且英雄是絕對崇高而神聖的,這就導致我國的英雄缺乏生活氣息,不似常人。

《武林外傳》和《愛情公寓》系列受到消費娛樂化,大眾娛樂化以及文化全球化的影響,對英雄主義的解讀方式有別於傳統定位,不是對傳統英雄觀念的搬演而是結合了時代特征的轉變與顛覆。頗具武俠韻味的《武林外傳》對英雄的定位和塑造顛覆了傳統觀念下的認知,比如白展堂的角色塑造:他是一個足智多謀、武功頗高又愛打抱不平的江湖俠客,也是江湖人稱道的英雄。就是這樣一個英雄還有著不足為外人言說的身份——盜聖,每當聽到“捕快”二字立馬談虎色變,總是第一個逃跑。拋開英雄之名,我們看到的只是一個除了會點穴之外與我們常人無異的沒有距離感的普通人。

《愛情公寓》第3季第11集“英雄本色”中,將美嘉救貓受傷的行為比作英雄的舉動,但是真實的情況並不像美嘉所說的那樣從樓上跳下來救貓而是踩到鞋帶扭傷了腳,這種劇情的設置也反映出創作者對英雄真實性的質疑。在第4季第16集“超級英雄”中,胡一菲為了鼓勵患病孩子堅強生活而去參加並不擅長的摔跤比賽的舉動被看作是英雄化的犧牲。此種犧牲行為和傳統英雄觀念具有一定的相似性,但是我國傳統英雄觀念中犧牲的誘因更為宏大與沉重,一般都是為了民族或國家去犧牲。此外傳統觀念中英雄的形象及行為都是崇高神聖和嚴肅的,而《愛情公寓》多採用幽默、戲謔的方式展現英雄行為並界定英雄觀念。這也是為了迎合大眾文化娛樂而做出的轉變,此種轉變使我們得以用平民化視角去重新解讀英雄,賦予英雄觀念以時代特性,更易於接受。

四、結語

情景喜劇本就根植於大眾娛樂文化,表現的是大眾喜聞樂見的人或事,滿足的是時下民眾消遣歡愉的審美訴求。這本身就決定著此類劇種在創作和表現內容及形式上都要足夠“接地氣”,再加之消費社會文化的影響,注定了其隻能採用新穎獨特的方式去傳承傳統主流價值觀,並進行適當的取舍和解讀。

注釋:

①彭啟貴.美國情景喜劇探源[J].中國電視,2006(5).

②張楠.電視情景喜劇的審美價值與大眾文化特征解讀[D].東北師范大學大學,2014.

(責編:石思嘉(實習)、宋心蕊)

推薦閱讀

迎第十七個記者節 看優秀新聞人煉成記
   第十四屆長江韜奮獎評選日前正式揭曉,在第十七個記者節來臨之際,讓我們走近這些中國最高新聞獎項獲得者,通過數據和事跡,為您揭秘優秀新聞人修煉之路。
【詳細】迎第十七個記者節 看優秀新聞人煉成記    第十四屆長江韜奮獎評選日前正式揭曉,在第十七個記者節來臨之際,讓我們走近這些中國最高新聞獎項獲得者,通過數據和事跡,為您揭秘優秀新聞人修煉之路。 【詳細】

戳破"10萬+"泡沫 自媒體如何使出真功夫
   在這個平均每100個網民就有一個微信公眾號的時代,人人都是自媒體,“10萬+”的光環再加上一波高過一波的估值,自媒體在資本和市場的熱捧下水漲船高。
【詳細】戳破"10萬+"泡沫 自媒體如何使出真功夫    在這個平均每100個網民就有一個微信公眾號的時代,人人都是自媒體,“10萬+”的光環再加上一波高過一波的估值,自媒體在資本和市場的熱捧下水漲船高。 【詳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