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媒教育的表面繁榮與內心焦灼

杜仕勇

2017年03月14日14:24  來源:青年記者
 

傳媒教育的繁榮景象

技術文明與教育文明循環促進,大眾傳媒在現代科技推進下已發展到各傳媒業態互為襯托,內容、技術和終端互相融合的階段。今非昔比,就連喻國明先生都感嘆:傳媒業從底層基礎到規則、界面的具體表現形式都發生著巨大變化,不知未來會怎樣。①

傳媒業已拓展到非常廣泛的領域,傳媒教育事業也因此蓬勃興盛。從早先單一純粹的“新聞教育”發展到多元化媒體信息生產與傳播的全媒體教育,從學科教育轉向傳媒行業教育。新聞學、傳播學、廣告學、廣播電視學、廣播電視編導、媒介經營與管理、網絡新聞學、播音主持、影視表演、攝影攝像、錄音、動漫……傳媒教育的專業劃分越來越細,招生規模不斷擴大。然而轟轟烈烈發展的背后,業界、學校、學生三方都對目前的局面心存焦慮。

傳媒教育“學”與“術”的糾結

以傳統媒體為中心的傳播仿佛已成過去,眼下正經歷著“全新的替代式的變化”,舊的理論體系、模式、經驗、概念和方法論都遇到了挑戰,有的正被質疑和顛覆。尤其是全民參與傳播后,新聞與謠言、信息與情緒、職業記者與“草根”並存,面對不費心智的“圖像”、過度的娛樂、快餐式的碎片化閱讀、泛濫的情緒暴晒,似乎傳媒領域不學也無術。

而事實上,傳媒業的發展是基於數據處理、電子通信和網絡技術驅動的,同時也是藝術的傳播,並傳播著藝術,“技術”和“藝術”就決定了傳媒“術”的特性﹔即便是以內容為王的傳統紙媒,也已經進行了新技術的嘗試和新渠道的開拓。技術發展到一定程度自然會形成體系、會被理性歸納總結,系統化了的技術與知識也自然成為該領域的學問。更主要的是人類信息傳播活動蘊藏著博大精深的傳播學道理,同時也與人類學、社會學、文化學、信息科學等相生相融,因此傳媒教育需要傳授的學問多得很。我認為最初的傳媒教育設計是較合理的:職教系列重在技能培養,本科教育要求理論與技能並重,研究生階段重在理論的深度和廣度。然而現實的糾結在於:職業教育想增加傳播理論以實現文化性,本科教育中技能實訓環節有的是走過場,還需要加大投入,研究生教育卻在加重行業實踐能力,專業碩士便是如此。

復合應用培養的困境

傳媒新技術和行業新環境要求有新的教學理念和人才培養體系來與之相適應,需要在全球視野下遵循教育信息傳播規律、工學並重,兼得審美與倫理、文化傳承與創新、人格與社會融洽教育。有的學校提出了“素質為本,技能為用,學用貫通”的培養理念,值得借鑒。

但在與行業接軌、落實技能訓練和實踐教學環節中,情況就千差萬別、不盡如人意了。條件好、機制靈活的學校建立了傳媒實踐群落、專業實訓平台,有的則採取了“互助共建”模式。復合應用培養不再是幾張桌子、幾把椅子就能解決得了的,需要樓宇空間、機器設備、系統軟件和網絡平台,這些都需要數目不小的經費投入,更需要雙師型師資的配備,對於新建傳媒專業的學校來說不可能一蹴而就,需要一定的周期。毫不夸張地說,從項目申報到批准立項、建設、政府採購招標、安裝調試、師資培訓到位,學生都畢業好幾屆了。還有,高校傳媒實驗平台與業界操作平台的相關度、匹配度還不是很強,二者之間的良性互動還沒有形成,經常是學校辛辛苦苦訓練的技能,學生畢業后用不上或者業界早已升級換代了。

另外,功利的社會風氣使得業界和學生都“隻怕來不及”,這就與固有的專業和課程設置、通專結合的學校教育產生沖突。公共課、通識課、理論課遭受冷遇,專業技能課眼高手低、急於求成。傳媒教育的“大躍進”與媒體需求的結構性和目標性矛盾仍然突出,業界急需上手快、后勁足且具有新媒體思維和技能的跨學科融合型人才,而學校則面臨學科邊界、教學模式、師資隊伍及知識體系再造等諸多挑戰,培養出來的人才脫離媒體實際,落后於且不適應於迅猛發展的傳媒業,或轉行或頻繁跳槽,熱門專業遭遇就業難。因此,復合應用型傳媒人才培養目標的實現還需要各方面共同努力。

師資隊伍建設遭遇尷尬

師資隊伍是當前制約中國傳媒教育發展的重大瓶頸。傳媒行業是近些年在中國興盛的年輕行業,傳媒師資要在這麼短的周期內成熟和豐富是不切實際的。而且,多數高校對教師的入門要求是具有博士學位,但該專業領域博士授權點少,於是更多的文學、史學、文藝學、語言學博士進入傳媒教育領域。對於傳媒教育而言,這些高學歷教師和已有的高職稱教師,知識體系不完全匹配或者已明顯陳舊,是不適應傳媒新技術、新業態、新觀念的。年長的教師不想學,或學起來困難﹔年輕的教師迫於生計,如果進修學習,既要支付學習費用又要喪失上課得薪酬的機會,所以積極性也不高﹔業界精英、高端人才又多願擠在平台好、機會多的京滬兩地,中西部高校在人才引進上存在地域劣勢﹔對於新媒體,學生反而比老師了解得多、使用得多、學得快,所以師資隊伍是在尷尬中前行。另外,雖然一支粉筆一本書的教學時代已遠去,但灌輸式、照本宣科的教師還佔一定比重,多媒體教學大多是將書本上的東西復制到屏幕上,教學效果不理想。

因此,如果不實行靈活的用人制度,不改革教師評價和績效分配制度,延攬業界精英、引進高水平專家學者、完善師資隊伍結構、提高教師的學術水平和專業能力就是空話。

傳媒教育初心的彷徨

大眾傳媒從“傳者中心”到“受眾中心”,實實在在踐行著“使用與滿足”理論,甚至有“受眾決定”趨勢,“注意力市場”“眼球經濟”被開發得紅紅火火,然而文化被弱化了,核心價值體系沒有得到凸顯,個人主義、實用主義、享樂主義、拜物主義逐漸盛行,一些媒體操守旁落,把關缺失、缺位現象時有發生,這就應該檢討傳媒教育並對傳媒教育提出更高要求,因為傳媒和教育是引領社會前行的先頭部隊。

2016年,習近平總書記在黨的新聞輿論工作座談會上站在全局的高度,點明了新的歷史階段黨的新聞輿論工作的職責使命、關鍵定位和重大意義,為傳媒教育指明了目標和方向。在當前環境下,傳媒教育要回歸教育的本質,不僅要重視專業技能,更要重視能夠升華技能的理論素養,重視學生的人格和內在精神世界,避免技能與思想、道德的背離。發展傳媒教育要不忘初心,培養學生正確的新聞觀、傳播觀以及價值觀,培養學生的協作精神、責任感與追求真理的勇氣,深信堅守精神價值的意義,不能有太多的功利意識,不要太在乎各種評比、評估及學科排名。

公共傳媒教育的缺失

當今是每個公民都與大眾傳媒發生緊密聯系的社會,人人都是宣傳員,“人人都有麥克風”。因此,除傳媒教育之外,面向公眾的傳媒教育是一個不能回避的新課題,目前這一塊是缺失的。增進公眾對媒體及信息的認識、獲取必要的傳媒技能、提升媒介素養,培養人們對信息的鑒賞、分辨和選擇能力,增強民眾在信息受傳過程中的責任意識、法律意識,使其免受負面信息的影響和不參與不良信息的傳播,是公共傳媒教育應肩負的歷史使命和社會責任。

進行公共傳媒教育的最好途徑是利用大眾傳媒,大眾傳媒除了以身作則外,還可以開設專欄、專題等進行普及教育。社會組織也可以通過會議、講座、活動、社區宣講等形式發揮較好作用。各級學校是公共傳媒教育的重要環節,應將其作為一種通識素養教育,或獨立設課、或將內容滲透於思想政治教育等其他課程之中。

注釋:

①劉勝男:《變革時代,傳媒教育需要更強大的“定力”——專訪中國人民大學新聞學院副院長喻國明教授》,《中國傳媒科技》,2015年第3期

(責編:石思嘉(實習)、燕帥)

推薦閱讀

獨家:傳媒界全國政協委員知多少
  2017年全國兩會正在如火如荼地進行,來自全國各地的人大代表和政協委員們齊聚北京,共商國是。傳媒界的政協委員都有誰,他們帶來什麼提案,關注哪些話題,人民網傳媒頻道特地予以梳理,以饗讀者。
【詳細】獨家:傳媒界全國政協委員知多少   2017年全國兩會正在如火如荼地進行,來自全國各地的人大代表和政協委員們齊聚北京,共商國是。傳媒界的政協委員都有誰,他們帶來什麼提案,關注哪些話題,人民網傳媒頻道特地予以梳理,以饗讀者。 【詳細】

新聞出版界的全國人大代表您都知道嗎?
  新聞出版界的人大代表都有誰,他們帶來什麼議案,關注哪些話題,人民網傳媒頻道特地予以梳理,以饗讀者。(按代表所在代表團排序)
【詳細】新聞出版界的全國人大代表您都知道嗎?   新聞出版界的人大代表都有誰,他們帶來什麼議案,關注哪些話題,人民網傳媒頻道特地予以梳理,以饗讀者。(按代表所在代表團排序) 【詳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