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頻自媒體的網絡輿情引導

陳嘉瑩 程前

2017年03月27日13:52  來源:視聽
 

摘要:視頻自媒體在網絡視頻行業中最具互聯網風格,它以巨大的內容生產和傳播活力,進一步拓展了個人與媒體的話語空間,深刻且有力地改變了人們的生活和交往形態。但與此同時,自媒體視頻拍攝和傳播的低門檻導致了其內容的良莠不齊、真假難辨,突破法律和道德底線的事件頻現,對社會輿論生態造成惡性影響。在網絡輿論生態治理越來越成為治國理政的重要領域與影響變量的情況下,如何加強視頻自媒體的網絡輿情引導,推進其規范有序運行,創造和諧清朗的網上空間,理應成為網絡治理新的著力點。

關鍵詞:視頻自媒體﹔網絡輿情﹔引導

“視頻自媒體”是指由個人或團體創辦,以網絡視頻平台和社交應用平台為依托,生產能夠彰顯個人或組織風格的視聽內容的一種傳播形態。視頻自媒體通常擁有一定社群規模。隨著數字信息科技和移動互聯網的不斷創新與發展,視音頻編輯技術的普泛化與大眾化,視頻類自媒體迅速發展起來,逐漸成為了自媒體平台領域的主流。視頻自媒體以巨大的內容生產和傳播活力,進一步拓展了個人與媒體的話語空間,深刻且有力地改變了人們的生活和交往形態。但與此同時,自媒體視頻內容的良莠不齊、真假難辨,對社會輿論生態造成惡性影響。如何加強視頻自媒體的網絡輿情引導,推進其規范有序運行,創造和諧清朗的網上空間,理應成為網絡治理的新的著力點。

一、視頻自媒體的網絡輿情危機表現

智能終端的科技革命促使視頻正在成為大眾社交、媒體傳播的主流形式,視頻自媒體也逐漸成為輿情傳播的新載體。一方面,視頻自媒體平台給人們提供了一種新型的、便利的傳播方式,它以直觀形象的形式記錄生活,公眾可以更加便捷直接地參與社會話題討論,使得自媒體時代網絡輿情更好地反映民聲,從而推動公眾參與社會生活﹔另一方面,它在給人們生活帶來了便利的同時也導致了許多不良現象,如傳播內容的失實與信息的低俗有害等。眾所周知,在視頻自媒體中,音視頻表達更為直觀形象,所帶來的傳播效果更具有逼真性及說服性,更容易混淆是非和具有欺騙性,相應地也就更易引發不良后果,輕則傷害公眾的情感,重則危及社會穩定和國家安全。

(一)信息虛實的不確定性,易造成巨大的社會輿論壓力

社會心理學中的“廣場效應”認為,在人群聚集的公共場所,人們經常表現出與日常生活不盡相同甚至完全相反的言行,它是一種無意識統治下的大眾心理現象。①在視頻自媒體這個“擬態”環境下,用戶的自主性得到了更大的空間平台。其相對匿名化的特點,使得網民可以不受現實世界的制約,能自由表達自己的觀點,最大限度地發表自己想要發表的內容。這種傳播中的“廣場效應”使得一些不負責任或聳人聽聞的言論、消息肆意傳播,呈魚龍混雜和泥沙俱下之勢。在傳播的過程中,有些視頻自媒體的傳播者只是為了博取關注度或者是尋求一種身份認同感,故意發一些視頻來引起爭論,參與社會話題討論。公民的個體性在這個平台上表現得愈發強烈,在個體性中又匯集成為群體性,形成群體集聚,造成了龐大的輿論壓力。例如,2016年7月6日武漢暴雨事件,一些視頻網站的自媒體頻道、微博、微信朋友圈等被武漢暴雨視頻佔據,各式各樣的小視頻在自媒體平台中刷屏。但實際上,經核實真正屬實的視頻內容並不多,有很多視頻的發生地並不在武漢,有些還甚至是后期虛構出來的。在沒有確認視頻真假的情況下,網民們跟著紛紛評論轉發,甚至有些人將其當作一種搞笑段子進行傳播,這種天災新聞竟然被網民當作幽默加以調侃,將整個新聞方向帶偏了。可見,未經官方証實的虛假視頻造成了不良的社會輿論現象。

(二)低俗性內容的“病毒式”傳播,降低了受眾欣賞趣味

視覺信息傳播的原動力是刺激人們的感官,受眾追求信息獲取的實用主義原則使得其對於信息的消費呈現出“快餐式”的特征。視頻自媒體平台的低門檻和追求趣味性的動機為自媒體信息娛樂化提供了廣闊的空間平台。過度追求信息娛樂化容易造成內容的低俗性,一味地迎合受眾,將其運用於商業的“病毒”視頻,依靠視頻內容本身對其制造話題,引起用戶自發的共享,從而主動地宣傳,獲得類似病毒般的裂變式傳播效應。例如,視頻自媒體中有一個代表性的事件眾所周知,那就是優衣庫的“視頻門”。這則視頻在微博、微信朋友圈一傳出立馬被網民瘋轉,傳播視頻內容的熱度已經遠遠超過視頻中男女主角“行為藝術”的熱情。這就是移動互聯網自媒體時代傳播的效應,以及信息過度娛樂化形成不良信息的現象。這種“病毒式”復制傳播的方式,不僅傳播速度快而且傳播范圍廣,監管部門都還來不及反應,消息就被發布出去並廣泛傳播。這種低俗和帶有極強社會不良影響力的視頻信息因具備很強的視覺沖擊力,在網絡空間一傳十十傳百,形成網絡特有的“圍觀”現象,對營造自媒體中良好的言論空間和健康的信息交流環境具有極大的消極意義。

(三)弱化的主流價值觀,造成話語體系紊亂

信息時代帶來了高速傳播的效率和海量的傳播信息。伴隨著社會生活節奏的加快,網民逐漸失去了對於語言文字解讀的耐心,便捷化、簡單化、膚淺性的信息交流方式成為感官接受外在信息的平台。②在視頻自媒體這個私人化的虛擬空間裡,難以對用戶進行全面的管控治理。公眾對不良言論和違法信息的傳播,會造成自媒體平台話語體系的紊亂或失控,虛擬空間的言論話語進而會傳播到實體空間,在現實社會中有所表現。據調查,我國網民群體相對來說有較低齡化、低學歷、低收入的結構特征,這決定了網民對事物的認識隻能停留在表面和淺層。簡短直觀的話語方式、圖像化的虛擬現實顯然更符合現代社會的快節奏和公眾的速成心理,受眾滿足於從中獲取感官樂趣,而逐漸放棄了對於復雜事物和輿論的理性思考。一些低層次的網絡流行語、不良的“草根話語”與我們主導的文化形成了沖擊,公眾的思想被潛移默化地影響著,主流的價值觀也在逐漸弱化,直接影響了自媒體空間傳播的信息價值,從而造成了現實空間社會話語體系的紊亂。

二、視頻自媒體網絡輿情的引導與糾偏

可以預見,隨著視頻自媒體的不斷發展,信息傳播的便捷性會進一步增強,如何有效防控這些不良視頻的傳播,是一個非常棘手的問題,因而需要對視頻自媒體平台輿情進行引導。尤其是在視頻自媒體盛行的時代,公眾使用自媒體平台時出現的非理性表達、不可控性傳播、虛假內容都是導致其不良的原因。我們必須正視這種傳播的“威力”,並採取有效措施加以應對。通過對視頻自媒體網絡輿情進行正確引導和糾偏,構建良好的輿論傳播環境,有助於化解社會矛盾,促進和諧社會建設。

(一)政府及主流媒體應緊跟公眾輿論熱點,及時疏導公眾情緒

政府和主流媒體是視頻自媒體治理的中堅力量。針對網絡輿論熱點,政府部門應該及時發布權威信息,奉行“及時公開”政策﹔同時也要尊重自媒體新聞輿論的傳播規律,實時公開相關信息,使自媒體成為真實信息的傳播載體,而非謠言傳播的工具。與權威信息密切關聯的是權威的主流媒體。無論市場競爭如何激烈,媒介格局如何復雜,那些被政府寄以厚望且享有巨大資源優勢的主流媒體,在彰顯輿論的主導作用,倡導社會主流價值方面應該發揮更加有效的功能。③主流媒體面對自媒體的信息沖擊,應該科學設置議程,並迅速轉變傳播策略,以避免和疏導自媒體場域中的“群體極化”效應,通過有選擇地報道新聞來把社會注意力引導到特定的方向。尤其是廣播電視媒體,應發揮其自身的聲畫優越性,對事件進行更准確的還原,從而有效避免虛假信息的不良傳播,及時疏導公眾情緒。

(二)以網絡規制加強虛擬空間治理,規范“信息源”發布

我國的網絡規范制度仍然稍顯滯后,尚缺乏關於互聯網、自媒體的專門性法律法規,需要立法完善,為依法治網提供法律依據。④加之現如今傳播方式的多樣性,也增加了行業對這塊管理的復雜程度。我國自媒體行業發展還處於初級階段,制度體系還不夠成熟,想要正確構建自媒體平台下移動短視頻傳播的倫理,還離不開行業自身的努力。因此,需要逐步制定和完善行業規則和行業准則,以及規范行業主體﹔應依據網絡空間各種不同的亂象進行有針對性地治理,及時研判輿情,制定更加精准的打擊措施,從而有效提高網絡空間治理的現代化。此外,還可以通過設立自媒體行業協會、自媒體媒介人協會,鼓勵和倡導行業自律,提高媒介自我管理水平,促進自媒體行業自覺按照行業規律健康發展。同時,自媒體平台應該注意的是,在視頻自媒體虛擬空間的治理中,不能因為信息的泛濫而壓縮用戶的傳播空間或限制他們的表達自由,而應將不良和虛假的信息進行過濾,主動積極核實信息源,通過技術手段建立防火牆阻止違法信息,保証信息源的真實健康。

(三)自媒體平台主動強化公眾認知,鞏固社會聯結

受眾的主動傳播行為實為受眾的認知表現,這種傳播方式的背后潛藏著受眾對視頻內容與傳播行為的自我認知和社會互動。他們通過對視頻內容的理解,希望自我的觀點能得到認同,証明自己的社會存在感。因此視頻自媒體平台不妨主動出擊,通過一些社會實踐活動來強化互動,深化受眾認知。例如,以對社會不良現象進行反思為主題內容,可以舉辦視頻創意比賽,鼓勵受眾積極參與創作視頻,通過強化受眾互動的短視頻來傳達社會的主流意識形態,強化正確的價值觀,提高自身的理性思維和道德修養,從另一個層面來教化受眾,疏導社會心理,聯結大眾,積極進行輿論引導,為推動社會的和諧進步貢獻力量。⑤另外,針對網民熱議的輿論熱點,視頻自媒體平台應該充分發揮其職責,及時回應,在與用戶的互動過程中,充分發揮其作用,正確引導輿論方向。

(四)提升用戶媒介素養,培養專業人員,以優質視頻內容引導社會大眾

在各種信息產品極大豐富的自媒體時代,信息不再稀缺甚至已經泛濫,但可視性強、思想深刻、能為用戶提供獨特價值的優質內容依然稀少,仍然是人們追逐的對象。專業媒體人作為信息的把關者,決定著受眾接收到什麼消息,所以專業人員的素養決定了信息內容的質量,從而影響了受眾對社會的認知。因此,視頻自媒體行業應該注重專業“把關”人員的培養,並加強自身的社會責任感和專業素養,為社會和大眾提供積極向上的信息來源。同時,視頻自媒體行業還應與政府、媒體、學校等各方一道,有意識地傳播媒介素養,推進媒介素養教育。自媒體平台應該主動出擊,生產優質的信息產品,及時發布一些對社會亂象具有教化意義的視頻,並且可以幫助大眾制作有價值的視頻,在多元的思想環境中為人們提供清晰的價值判斷。

三、結語

視頻自媒體是人類信息傳播技術發展到一定階段的產物,它的出現打破了以往媒體單一傳播的局面,同時也開創了全民分享的時代。萬物皆有兩面性,視頻這種直觀形象的記錄方式已經滲透到人們生活的方方面面,同時也催生了一系列弊端。作為新生事物,視頻自媒體說明了社會的進步,宜引導與規制並行,這將有利於激活網絡輿論對沖機制,進一步提高網絡自淨能力,對營造良好的輿論傳播空間以及構建和諧社會都具有重要的意義。

注釋:

①聶智,曾長秋.論虛擬社會治理中自媒體輿情引導[J].學術論壇,2011(12).

②李鵬,王帥.視覺傳播環境下的網絡輿論構建分析[J].新聞知識,2011(4).

③鐘瑛,張恆山.對新媒介環境下主流媒體輿論引導的思考[J].今傳媒,2014(7).

④張永杰.自媒體時代的虛擬空間治理[J].中共青島市委黨校青島行政學院學報,2016(4).

⑤王春枝.微視頻的輿論引導[J].青年記者,2015(15).

(責編:石思嘉(實習)、宋心蕊)

推薦閱讀

獨家:傳媒界全國政協委員知多少
  2017年全國兩會正在如火如荼地進行,來自全國各地的人大代表和政協委員們齊聚北京,共商國是。傳媒界的政協委員都有誰,他們帶來什麼提案,關注哪些話題,人民網傳媒頻道特地予以梳理,以饗讀者。
【詳細】獨家:傳媒界全國政協委員知多少   2017年全國兩會正在如火如荼地進行,來自全國各地的人大代表和政協委員們齊聚北京,共商國是。傳媒界的政協委員都有誰,他們帶來什麼提案,關注哪些話題,人民網傳媒頻道特地予以梳理,以饗讀者。 【詳細】

新聞出版界的全國人大代表您都知道嗎?
  新聞出版界的人大代表都有誰,他們帶來什麼議案,關注哪些話題,人民網傳媒頻道特地予以梳理,以饗讀者。(按代表所在代表團排序)
【詳細】新聞出版界的全國人大代表您都知道嗎?   新聞出版界的人大代表都有誰,他們帶來什麼議案,關注哪些話題,人民網傳媒頻道特地予以梳理,以饗讀者。(按代表所在代表團排序) 【詳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