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雞毛飛上天》殷桃:文藝是精神食糧 天天吃快餐會變傻

2017年04月10日06:44  來源:人民日報媒體技術股份有限公司
 
原標題:“文藝是精神食糧,天天吃快餐人會變傻”

人物

  電視劇《雞毛飛上天》播完了,殷桃還沒有完全走出“駱玉珠”。

  這部講述當代義烏商人故事的電視劇,沒有所謂的偶像明星,也沒有所謂的特效大場面,在豆瓣卻有8.4的評分,衛視收視成績也相當優秀,主創都有些意外。

  “很多年輕人在微博上留言,不隻說男女主角顏值,而是說自己在迷茫的時候找到了希望。這讓我很感動。”一見面,殷桃就迫不及待地說起了“駱玉珠”。

  “這一陣子,大家都開始正兒八經地討論演員的演技了,我挺開心的。”

  殷桃的開心源自觀眾,但最終還是來自《雞毛飛上天》,來自駱玉珠。

  拍《雞毛飛上天》讓我想起了《歷史的天空》

  “拍《雞毛飛上天》讓我想起了自己的第一部電視劇《歷史的天空》。”

  《歷史的天空》,拍攝於2004年,曾獲得飛天獎和金鷹獎。這部劇由高希希執導,匯聚了張豐毅、李雪健、林永健等一干演技派,還有剛剛從解放軍藝術學院戲劇系畢業的殷桃。

  “那時候,常常是散了戲,豐毅哥請大家吃涮羊肉。天兒特別冷,大伙圍坐在一起,一邊吃飯,一邊聊戲,聊第二天怎麼拍。導演要是覺得哪一場戲缺東西,就自己熬夜寫劇本,怎麼寫也和演員們一起商量,一寫寫到大半夜。每天都是這樣。不像現在,有的演員和編劇互相指責,演員說劇本不好,編劇說演員亂改劇本。”

電視劇《歷史的天空》劇照

  “在《雞毛飛上天》就沒有這樣的矛盾,大家是在一個頻道上合作。”

  自2015年11月開機,到2016年3月底關機,《雞毛飛上天》一共拍了5個月。女主角殷桃、男主角張譯、編劇申捷幾乎每天都在討論劇本。

  “張譯是一個有導演思維的演員。他腦子裡有大的框架,很清楚某個階段缺少什麼,連起來會有什麼問題。我相對細膩些,更關注細節和生活感,主要做‘填肉’的工作,一些好玩的台詞是我補充的。但不論怎樣調整,我們都會征求申捷的意見。我們的搭配很舒服,每一天的拍攝都很快樂。”

每場戲,殷桃和張譯的助理都會用手機拍下來,拍完兩人再回看,討論如何處理和修改

  《雞毛飛上天》是一部年代戲,時間跨度接近40年,從上世紀7、80年代一直到現在。張譯扮演的陳江河和殷桃扮演的駱玉珠,兩人相識於微時,是青梅竹馬的情感,卻總被命運捉弄,他們在彼此的人生裡錯過了7年,最終相逢。從雞毛換糖的搭檔到商場夫妻,從你儂我儂的小情侶到圍城中相對無言的老夫老妻,演活了一對真實又討喜的中國式夫妻。

陳江河與駱玉珠

  “我特別喜歡駱玉珠,為什麼?因為她跟我的三觀特別吻合,對愛情,對事業,包括為人處世的態度。”

  “她生命力極旺盛,拿得起放得下。她不是一個活在過去的女人,她永遠往前看,大踏步地往前走。因為誤會,她小時候決定離開陳江河,她就走了。遇到了王大山,決定跟他在一起,她沒有自怨自艾,而是很用力地在生活。她是個大女人,有生活的智慧。當陳江河比較冒進地要把整個家搭進去時,她又毅然決然地要分家。她有自己的底線,大是大非面前很冷靜,有著極強的韌勁。” 說起駱玉珠,殷桃大大的眼睛光芒閃閃。

  為找到駱玉珠,殷桃採訪過人物的原型,也是一位女企業家。一開始對方聊的都是光鮮亮麗的一面,全是官方話語。殷桃覺得沒意思。建立信任感之后,她們開始聊人生最困難的時候,聊公司即將崩盤,整個人從頭木到腳,連手指尖都發麻的感覺。殷桃要找的,就是這不為人知的角落。

  除了商人,駱玉珠變成駱總的階段,也是殷桃表演中最糾結的時候。

  劇情發展到2005年,40多歲的陳江河和駱玉珠生意做大了,從小院子也搬進了大別墅。那場戲開拍前,妝已經化好,殷桃突然覺著“找不著北”。她拉過張譯來商量:這個階段不能再像新婚時候了,老夫老妻的生活應該更多是瑣碎和日常。她決定讓駱玉珠不再愛笑,要有現實的粗?感。張譯提醒她:你這樣,挺冒險的。

  “我知道怎麼演駱玉珠會更可愛,觀眾也會喜歡。但真實的人不是每時每刻都能討人喜歡的,我更願意駱玉珠活在真實的人生裡。”

  就是在這個階段,陳江河被競爭對手綁架,駱玉珠籌錢、求人、用自己交換陳江河,被匪徒虐打得隻剩半條命。歷經劫難,夫妻重聚,駱玉珠氣息奄奄,“我這輩子隻活了三個字:陳江河”。

  “這一刻,觀眾會原諒駱玉珠。她是一個好女人,你不用擔心演一點她身上的毛病。”

  演員把觀眾當傻子,觀眾也會把演員當傻子

  沒有經歷過青春的幻滅,人,似乎很難長大。

  殷桃與駱玉珠的相逢,也是幻滅之后的重逢。因為有過失落、失望、彷徨,才可能牢牢地抓住彼此。也許,這就是命運的規劃。

  在《雞毛飛上天》之前,殷桃有兩年時間淡出了熒屏。

  “有那麼一段時間,我突然不會演戲了!”

  “有一次,遇到一個合作過的非常好的演員,聊天中說道:現在誰還跟你聊戲呀,你聊戲,對方會覺得你是傻子、有病。這話,我聽出了心寒。還要一次,一個娛樂節目邀請我參加,我覺得不適合就拒絕了。編導說:你是個演員,還有什麼放不開?我的回答是:真來不了,演員的放開可不是在這上面!”

  “演藝圈是個名利場,何去何從?關鍵在自己,在得失二字。”

  於是,她退了一步。

與李光潔搭檔演《羅密歐與朱麗葉》

  第一屆烏鎮戲劇節,在黃磊的酒吧,殷桃和一票戲劇人聊得火熱。國家話劇院導演田沁鑫對殷桃說:明年就是莎士比亞誕辰450周年了,我想做一個羅密歐與朱麗葉的話劇,你想不想來?兩人一拍即合。第二天,田沁鑫的制作人找到殷桃的助手確認:她昨天說的不是酒話吧。

  2年裡,《羅密歐與朱麗葉》全國巡演,飾演朱麗葉的殷桃玩的不是票兒,而是心跳。

  “那段日子挺有意思的,跟影視比起來戲劇人很清貧,但他們快樂,純粹的不能再純粹。”

  “我們這波演員是最難受的,屬於青壯年,還有很長的一段路要走,價值觀和創作習慣已經形成,要怎麼面對新的情況?很多人跟我說,你要適應,社會是發展的。然而,有一段時間,整個產業產出和個體收入上可能是發展的,大家演一部戲掙到更多的錢,但從這個職業本身來講可能是倒退的。隨便拍拍,拿錢走人,太多人變成了做行活。讓人心涼!文化藝術還是精神食糧來的,天天吃快餐,人會變傻,是不是?”

  殷桃說,演員是一個非常神聖、值得尊敬的職業。

拍攝《雞毛飛上天》期間,殷桃在自己的房間裡挂了一張大大的人物關系圖,因為電視劇不是按照時間順序拍的,有了這個圖她就更容易把劇情接起來

這是殷桃的台詞本,她說,好記性不如爛筆頭

  “有一段時間,這個職業都變成罵人了。‘你是個演員啊’,每次聽到這樣的話,我都很難受。隻要我還在做演員就要尊重我自己。如果自己都不拿自己當回事,把詞兒一念,拿錢,趕快拍下一個,混日子就沒什麼勁了。沒有敬畏心,隻把它當做謀取利益的手段,任何行業都做不長的。”

  “演員把觀眾當傻子,觀眾也會把演員當傻子,彼此不信任,相互看不上,那就完蛋了。演員離開觀眾是啥?啥都不是。”

  她一字一頓,末了,像是問我又像是問自己:“我這是老年人的價值觀吧。”

  隻把自己的價值停留在一張皮囊上,太可笑了

  她好像真的有一顆老靈魂。

  在很多人把“出名要趁早”奉為人生圭臬的這個時代,殷桃的起點是令人羨慕的。還在學校,她就因為主演《我在天堂等你》獲得中國話劇金獅獎表演獎、曹禺戲劇獎優秀表演獎、上海白玉蘭獎優秀女主角獎。一出道就接連拍了《歷史的天空》《搭錯車》《幸福像花兒一樣》,每一部都是叫好又叫座。但又都不是所謂的偶像劇,對於一個女演員慣常的成長路徑來說,有些另類。

在《雞毛飛上天》片場

  “我一直也不是偶像明星那種,我沒拍過偶像劇,打小我就不太喜歡,覺得沒啥可演。某些偶像劇裡,吃個醋,好像很痛苦,配一個很煽情的音樂,然后很美地哭一下,我真的不知道是在干嘛。”

  “選劇本是特別簡單的生理反應。喜不喜歡,能不能看進去,能不能被感動,都是很直接的反應。”

  “做演員,經常會處在做選擇的境地裡。這個劇本一般,但片酬給的高,另一個片酬低但劇本好,你要選哪一個?拍戲其實是很苦的事情,尤其是對女孩子,離家外出幾個月,風吹日晒,在這個過程中一點樂趣都沒有,拍一段時間就拍不動了,會非常反感。人總得有所圖吧。”

  “拒絕也不是那麼容易吧。”我有些不相信。

  “對我來說,說‘不’是特別容易的一件事。”她答得干脆。

  演了駱玉珠,有一部劇邀請殷桃演青春少女。殷桃很感謝對方對她的認可,但也拒絕得干脆:“讓我一直演少女,我難受,觀眾也難受,何必呢?”

《雞毛飛上天》中女扮男裝的駱玉珠,為了貼近角色,殷桃幾乎沒有化妝,她說,演員要為人物服務,演員再漂亮也不是人物的漂亮

  她還是少有的把自己真實年齡暴露在網絡上的演員。有人勸她,不如改一下年齡。為啥不改?她給我講了一個故事。

  22歲的時候,殷桃去試鏡一個廣告。片方問每個人的年齡,一個女孩說自己18歲。殷桃看了對方一眼,張口便問:你屬啥的?“那人就懵了。她看起來比我大多了啊,我都22了,人家才18!”殷桃原音再現、惟妙惟肖,我們笑到眼淚都要蹦出來。

  “我是心大。這個行業確實有一些潛規則,到了一定的年齡,一些角色就不會來找你了,特別是女演員。我很欣賞國外有一些女演員歷經歲月的風採。如果你還把自己的價值停留在一張皮囊上,我覺得太可笑了。真正的魅力跟那個一點關系都沒有。”

  “活在角色裡的演員,她的魅力是永恆的。鞏俐、張曼玉、劉嘉玲,今天的觀眾依然記得她們的美好。為什麼?因為她們當年不是花瓶,創作過很多優秀的作品。”

  “等我老了,再回看《雞毛飛上天》我會為自己高興的。”她的語氣裡滿是堅定。

  人物工作室的話:

  與殷桃的見面是在北京三裡屯的一家川菜館。

  地點,殷桃選的。

  來北京將近20年,這個重慶妹子口味不變,本色也不改。合作過的田沁鑫曾評價她:既仗義又單純。她的性格就像這家菜館的味道,辣得徹底,麻得干脆。

  這大概也印証了她的銀幕形象。從《歷史的天空》裡的東方聞英、《幸福像花兒一樣》的大梅、《搭錯車》的阿美,到《楊貴妃秘史》裡的楊玉環,《蒼穹之昴》裡的張夫人,再到這次的駱玉珠,都不是將命運托付給別人的女性,她們有個性有追求,有自己人生的精彩。

  我問殷桃名字的來歷。她說最初外公取的名字叫殷杜鵑,恰好正在坐月子的媽媽喜歡吃櫻桃罐頭,給了爸爸靈感,才有了殷桃這個名字。

  “也許是天生就要吃這碗飯吧,本名都像藝名”。她打趣說。

  演員更是一份被命運規劃的職業吧。隻不過,有的人在大紅大紫中迷失了方向,有的人卻在大起大落中學會了篤定和堅持。

  但不論怎樣,她都是殷桃,一顆倔強又堅硬的櫻桃。(人民日報中央廚房·人物工作室 任姍姍 程龍)

(責編:宋心蕊、趙光霞)

推薦閱讀

獨家:傳媒界全國政協委員知多少
  2017年全國兩會正在如火如荼地進行,來自全國各地的人大代表和政協委員們齊聚北京,共商國是。傳媒界的政協委員都有誰,他們帶來什麼提案,關注哪些話題,人民網傳媒頻道特地予以梳理,以饗讀者。
【詳細】獨家:傳媒界全國政協委員知多少   2017年全國兩會正在如火如荼地進行,來自全國各地的人大代表和政協委員們齊聚北京,共商國是。傳媒界的政協委員都有誰,他們帶來什麼提案,關注哪些話題,人民網傳媒頻道特地予以梳理,以饗讀者。 【詳細】

新聞出版界的全國人大代表您都知道嗎?
  新聞出版界的人大代表都有誰,他們帶來什麼議案,關注哪些話題,人民網傳媒頻道特地予以梳理,以饗讀者。(按代表所在代表團排序)
【詳細】新聞出版界的全國人大代表您都知道嗎?   新聞出版界的人大代表都有誰,他們帶來什麼議案,關注哪些話題,人民網傳媒頻道特地予以梳理,以饗讀者。(按代表所在代表團排序) 【詳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