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狼2》:愛國主義的弘揚與男性氣質的彰顯

周慧敏

2017年09月28日15:21  來源:視聽
 

摘要:吳京導演的電影《戰狼2》於今年7月28日登上大銀幕,在票房一路高飛、影迷一片叫好的同時,也不斷有人提出質疑,指責該片為個人英雄主義的宣揚。本文依托電影《戰狼2》的文本分析,從影片主導精神和性別影像視角兩方面分析《戰狼2》由愛國主義精神主導的電影敘事和集聚武力、反暴力、仁慈的硬漢的男性氣質塑造。

關鍵詞:《戰狼2》﹔愛國主義﹔男性氣質

電影《戰狼2》是2015年上映的《戰狼》的續篇,講述了主人公前特種部隊隊員冷鋒(吳京飾)退伍后在非洲某國家的叛亂中,保護中國僑民和外國難民的故事。截至2017年8月12日,《戰狼2》的票房收入突破45億,其票房收入打破了中國電影的票房紀錄,更成為首部進入世界票房前100的中國電影。

一、個人英雄主義與愛國主義之辯

個人英雄主義,是個人主義、冒險主義、無政府主義在社會實踐中的綜合體現,主要表現為過分夸大個人作用,而貶低人民群眾集體的力量和智慧,無限放大自我,隻有自己才能拯救社會。愛國主義,是指是人們在社會歷史進程中形成、發展和鞏固起來的對自己祖國極其忠誠和熱愛的深厚情感,表現為對國家利益特別關注,願意為了國家利益做出犧牲。

個人英雄主義在好萊塢電影中有著典型體現,從最早的《金剛》的暴力個人英雄主義到二戰后宣揚美式民主和英雄主義的《超人》,再到21世紀以后各種類型的災難片及以《美國隊長》系列、《鋼鐵俠》系列為代表的超級英雄電影等,個人英雄主義基本貫穿了所有電影類型。

電影《戰狼2》之所以被指責為個人英雄主義,原因在於影片中一些情節過於超現實,比如冷鋒依靠超強臂力用鐵絲網擋住了正面襲擊的榴彈、一個人打敗一群外國雇佣軍卻毫發無傷等。盡管情節夸張,但是《戰狼2》並非是一部個人英雄主義電影,而是實實在在的愛國主義電影,其原因有三。第一,整部影片中有一個明顯的背景,即擁有強大實力的中國的背景。這個背景在電影中有多處體現,比如影片最開始反叛軍不敢襲擊中國大使館,反叛軍首領下達命令不可以傷害中國人,中國是聯合國常任理事國,保護中國援非醫學博士陳博士是影片前三分之一的線索,中國海軍導彈精確打擊雇佣軍坦克,影片最后人們憑借中國國旗安全通過政府軍和反叛軍交戰區等。這些都表明中國不僅具有強大的軍事實力、醫學實力,在國際事務中還有極高的話語權。第二,男主角冷鋒,不僅具有作為戰士的強健有力的一面,還有作為普通人的柔軟脆弱的一面。冷鋒雖然具有超乎常人的毅力和作戰技巧,但是他本質上是一個普通人,比如他也承擔著失去愛人的痛,他也會感染拉曼拉病毒瀕臨死亡,如此種種,皆說明了他的人類屬性。第三,影片中為了保護中國僑民和當地難民而奮戰的,不隻冷鋒一個人,同時還有退伍軍人老何以及年輕的華資工廠廠主卓亦凡。影片中三人一起戰斗,都為了保護華資工廠的工人們拼盡最后一顆子彈。

《戰狼2》在大眾中反響卓越,不僅僅是因為影片制作精良,還因為這是一部在世界格局下完美闡述愛國主義的電影。在一個非洲國家,一場內部暴動,傷亡、痛苦,是在這片土地上的任何一個人都不能幸免的。這樣的危難時刻,正在承受風險的中國僑民誰去救?答案是中國。全球化時代的新愛國主義是一種對外開放的愛國主義,而非閉關自守、盲目排外或自我崇拜的狹隘民族主義。在電影中,除了有作為愛國主體的主人公們對於中國的堅守和尊重,還有作為國家的中國對任何一個中國僑民、尋求幫助的當地難民不拋棄不放棄。影片最后,銀幕上一張中國護照上浮現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當你在海外遭遇危險,不要放棄!請記住,在你的身后,有一個強大的祖國!”這句話展示了國家對人民的承諾。影片一方面從人民角度告訴大眾應該怎樣愛國,又從另一方面告訴大眾中國為什麼值得愛。雙管齊下,才成就了現代背景下弘揚愛國主義的電影的成功。

二、硬漢形象塑造與中國男性氣質的表達

男性氣質是非女子氣(nonfeminine)的,其表現為積極的、理智的、強壯的、以群體為導向的(community-oriented)形象,具有男性氣質往往體現在始終有韌性、有信心,自力更生,甚至是具有攻擊性。

硬漢,本來就是男性氣質強盛的形象。電影中以冷鋒為主的硬漢形象塑造,從外形上看是黝黑的肌膚、健美的身材、粗獷的皺紋﹔從行為上看是單槍匹馬深入戰區、愛護並保護同胞和難民、與雇佣兵和反叛軍血戰到底﹔從精神來看是敢為人先承擔責任、對承受痛苦和霸凌的人們的博愛、對國家民族的大愛。這樣的硬漢形象,由表及裡從三個層面闡釋,他不是簡單的嫉惡如仇,不單單是個人的勇氣可嘉,他的善良和大義是由國家人民推動的,他的所作所為是在他國背景中自然的血性迸發。這樣的硬漢是真實的,這樣的硬漢是有思想深度的,這樣的硬漢詮釋的是具有中國性的男性形象。

影片中,中國人以一種強壯、正義、保衛的姿態出現,而白人雇佣兵以一種強健但邪惡對抗的形象出現,黑人難民則以一種弱小被保護的形象出現。中國人和白人同樣以一種冷靜、理智的男性氣質蓬勃的形象出現,而黑人則以一種樂觀、能歌善舞的帶著強烈女性氣質的形象出現。以冷鋒、老何、卓亦凡為代表的黃種中國人和以白人男性雇佣兵頭子老爹為代表的雇佣軍之間的對抗,實際上象征了東方與西方的對抗、黃種人與白種人之間的對抗。老爹對冷鋒說,“你們這些民族就是懦弱膽小,就該一輩子被欺壓”,這代表著西方一貫以來對中國等東方民族的蔑視﹔冷鋒經過血戰最終打敗了老爹,回應他,“這他媽是以前!”象征著中國經過艱苦的拼搏與斗爭已經不再是弱者了。老爹的落敗象征著白種人在與黃種人的對抗中敗下陣來,中國的男性氣質終於得到成長和釋放。

從上個世紀李安導演的《推手》《喜宴》等講述中西文化碰撞融合的影片開始,再到本世紀的《刮痧》等,在這些電影中,雖然有很濃郁的東方韻味,但是這些故事中都帶著西方中心主義的色彩,譬如都以西方人誤解中國人為戲劇點,西方人總是強權的主導者,中國人總是在文化碰撞中焦急地乞求西方人的理解。中國人的形象始終帶有他者性,中國人形象表現出一種消極的被動性,中國形象是帶有女性氣質的。《戰狼2》的電影敘事中,中國人戰勝西方人、國際格局下中國人主導的呈現,一方面表現了現代中國在國際事務中的主體性,中國由他者變成自我,另一方面也展現了具有強盛男性氣質的中國形象。冷鋒與老爹的對戰中,老爹威脅冷鋒,他將為了保護人民而死,而冷鋒回擊說,“我就是為人民而生的!”這是冷鋒軍人形象的升華,也是對中國博愛、仁慈的國際形象的彰顯。因而,這部電影既是中國人在白人中心主義的世界中尋求自身主體性的嘗試,也是現代中國形象男性氣質表達的實踐。

三、結語

毫無疑問,《戰狼2》是一部主旋律電影,將愛國主義以熱血的方式融合在電影之中,展現了現代中國在國際視野中的影響力,大大增強了民族自信。同時通過對主人公冷鋒、老何、卓亦凡的刻畫,展現出保護弱小、捍衛正義的中國男性的形象,折射出中國的正義與仁愛並存的男性氣質。電影是國家文化的載體。冷鋒作為中國式硬漢的代表,叫板了國際上以西方白人男性為核心的話語體系。這樣的塑造,是對中國形象的重塑,找回了中國形象中丟失已久的男性氣質。《戰狼2》僅僅是一部電影,但它將開啟中國電影中男性角色塑造的新篇章。

 

參考文獻:

1.李夢寅,趙敏.個人英雄主義視野下的歐美奇幻小說創作——以《哈利·波特》和《指環王》為例[J].文山學院學報,2017(02).

2.李紹元,楊平.新時代的新愛國主義[J].雲南社會科學,2010(01).

3.劉靜.好萊塢電影中個人英雄主義價值觀研究[J].電影文學,2014(24).

4.蔣旭玲,呂厚超.男性氣質:理論基礎、研究取向和相關研究領域[J].心理科學進展,2012(07).

(作者單位:浙江大學華萊塢電影研究中心,浙江大學寧波理工學院) 

(責編:馬瀟(實習)、宋心蕊)

推薦閱讀

慶祝建軍90周年 細數那些軍隊媒體
  在中國人民解放軍建軍90周年到來之際,人民網傳媒頻道特別梳理那些軍隊媒體,看看除了大家熟知的《解放軍報》外,軍隊媒體還有哪些?
【詳細】慶祝建軍90周年 細數那些軍隊媒體   在中國人民解放軍建軍90周年到來之際,人民網傳媒頻道特別梳理那些軍隊媒體,看看除了大家熟知的《解放軍報》外,軍隊媒體還有哪些? 【詳細】

一圖看懂2017上半年中國影市
  2017上半年的電影市場延續了去年以來高位穩定、低速增長的總體態勢,票房表現總體低於預期,進口片成票房主力。上半年電影市場表現雖然增長乏力,但真正的觀影需求開始浮出水面。
【詳細】一圖看懂2017上半年中國影市   2017上半年的電影市場延續了去年以來高位穩定、低速增長的總體態勢,票房表現總體低於預期,進口片成票房主力。上半年電影市場表現雖然增長乏力,但真正的觀影需求開始浮出水面。 【詳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