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族情感、本土英雄與好萊塢敘事——

從《戰狼2》看主旋律IP開發的可行路徑

趙慧君

2018年01月11日16:23  來源:視聽
 

摘要:《戰狼》系列通過調動民族情感、塑造中國式超級英雄和使用本土化的好萊塢敘事結構,實現了愛國主義和商業化的有機融合,成功打造了一枚強勢IP,為主旋律IP的開發提供了可行路徑。

關鍵詞:《戰狼2》﹔IP﹔愛國主義﹔主旋律

電影《戰狼2》可謂是2017年暑期的一部現象級電影,創造了國產電影歷史最高票房紀錄,更是首部躋身於全球TOP60票房影片榜(票房超過55億人民幣)的亞洲電影。2015年的《戰狼1》以5.4億票房成為類型片黑馬,但那時尚無人知曉《戰狼》系列會不會只是曇花一現。而《戰狼2》的表現則毫無疑問地坐實了“戰狼”作為一個獨立商業大IP的地位。更重要的是,它沒有依靠流量小花旦們來吸引票房,而是以主旋律影片的身份取得了這樣前所未有的成功,為主旋律IP的打造提供了一些可以借鑒的可行路徑。

一、民族情緒的調動與主流價值的表達

《戰狼2》的上映正值中國人民解放軍建軍九十周年,同時中國周邊正在發生的一些不愉快事件,這也讓民眾積累了許多愛國情緒。影片適時成為了國內民眾的精神寄托與愛國主義情懷的突破口,在這樣一個特殊環境下成為一種力量的展現、觀點的載體和情感的宣泄。驚心動魄的異國營救行動中,主角冷鋒爆表的戰斗力和責任擔當成為了軍隊形象的有力代表,而各種新式武器裝備也展現出了中國日益強大的軍事實力,影片抒發的強烈愛國情懷更是很容易引發觀眾的情感共鳴。從《戰狼1》結尾的“犯我中華者,雖遠必誅”到《戰狼2》最后一個鏡頭定格的中國護照,讓我們看到中國不僅有打擊外來侵犯的實力,更有著不惜代價守護海外中國公民的大國擔當,“中國人”的身份是險境中的護身符,不管你在哪裡,祖國永遠在你身邊,這給予走出國門的中國人內心以安全感。這一次,冷鋒的戰場在遙遠的非洲,這種走出國門的拯救活動凸顯了中國在世界范圍內的影響力,配合激烈的打斗場面和驚心動魄的撤離情節,充分點燃了民眾的一腔愛國主義情懷,與觀眾的心理需求相契合,讓每一個觀影者感到熱血沸騰,大呼過癮。

影片不僅充分調動民族情緒,更是傳達了和平主義、人道關懷等主流價值。《戰狼2》的故事發生在戰亂中的非洲,其中涉及醫療問題、貧富差距、環境問題、移民問題、飢餓問題、恐怖主義、人道主義和人權問題等國際性問題,這是全世界共同關注的世界性議題,影片客觀而又殘酷地將之呈現在觀眾眼前。維護人道、捍衛人權是當下最主流的價值體現,這使《戰狼2》有了更多的現實意義。影片中更是多次展現了中國與非洲的友好關系,在撤離時也不忘帶上黑人朋友等細節讓影片顯得更加國際化。最后,《戰狼2》雖然是戰爭片,卻蘊含著反思戰爭的意味,表達出了要以強大的國家力量來保障和平的理念,符合中國一直以來的國際形象,讓影片更有深度。

二、反傳統化的中國式超級英雄

《戰狼》系列摒棄了傳統主旋律戰爭片中道德楷模式的完美英雄形象,更多地還原了英雄的人性一面,大膽表現了冷鋒的個人英雄主義,以更加藝術化和浪漫化的方式渲染其戰斗技能,輔以先進的武器裝備,使其具有了超級英雄的色彩。

一直以來,隻有美國電影中才會有拯救國家和世界的英雄形象出現,而《戰狼》中的冷鋒則滿足了國內觀眾對中國“超級英雄”的期待和想象。冷鋒退役特種兵的身份配合高新武器裝備,能夠做到孤身犯險,以一當十,依靠戰斗技巧和智慧做到赤手空拳斗坦克,以個人力量拯救了大量危難中的平民。雖然影片塑造了冷鋒這樣一個孤膽英雄,但主角幾次死局卻又都是靠國家力量解圍(比如《戰狼2》結尾,海軍導彈消滅了包圍主角的大量叛軍,中國國旗讓撤離的隊伍得以通過交戰區),個人主義的英雄塑造與國家力量支持完美結合,形成了個人與集體密切的互補關系,讓個人與國家雙重英雄形象得到了統一。

區別於以往軍事戰爭片中臉譜化的人物形象,《戰狼》系列塑造了一個立體的、有個性的痞子英雄形象。冷鋒的角色在“英雄”和“常人”之間轉換,他會因為情緒化而犯錯誤,但卻在大是大非面前勇敢且有擔當,敵人面前他是鐵血硬漢,同時對待孩子和戀人他也有柔情的一面,他面對敵人的殺伐果斷與面對難民的悲憫同情相互交織,讓觀眾不知不覺間產生代入感、認同感和崇拜感,在觀眾心中樹立起真實可感的英雄形象。同時,影片中的女性角色與男女感情戲,一方面緩解了軍事對抗的嚴肅氣氛,另一方面也展現出了英雄世俗人性的一面,讓英雄的形象更加豐滿立體。

三、經典好萊塢敘事結構的本土化運用

經典好萊塢敘事通常為主人公設定一個目標,主人公為了完成這個目標需要克服層層障礙,經歷困境與險境,最終達成了這個目標。在敘事結構上,好萊塢通常使用因果式線性結構,也就是故事在時間鏈條上沿著開端、發展、高潮、結局的順序展開。好萊塢電影在敘事上一般遵照五條關鍵原則:設定目標、雙情節主線、離散的影片結構、埋下因果伏筆、最終時限。《戰狼》系列電影就是按照這一好萊塢經典模式展開的。

《戰狼2》故事的開端為主角冷鋒設立了兩個目標,即尋找戀人龍小雲的線索和營救淪陷區的同胞。為了達成這一目標,主角在隻有一個人、一把刀的情況下,要孤身對抗擁有坦克的敵人。18小時的撤離時限讓故事的沖突雙方需要面對面抗衡,營造了故事的緊張感。營救過程中,主角經歷了病毒感染,坦克包圍等絕境。但在不屈不撓的殊死抗爭中,主角收獲了同伴的友誼、非洲人民的信任和女主角的傾慕。最后,冷鋒三人為保護同胞和難民,在華資工廠大戰坦克群,並最終達成了目標(找到追尋的戀人線索並成功帶領同胞和難民撤離非洲)。尋找戀人和營救華僑兩條敘事主線同時展開,適時調劑了大量戰斗場面可能帶來的審美疲勞。總的來說,《戰狼》系列的故事情節設置環環相扣,主角一次次陷入絕境又化險為夷,激烈的打斗場面之后,每當觀眾以為可以鬆一口氣時,又有新的危機爆發。時時揪住觀眾的注意力,讓觀眾的情緒處於緊張狀態,正是動作類電影的魅力所在。

另外《戰狼》系列的拍攝和動作戲設置也融入了大量中國式的打斗情節,影片呈現了大量真實的戰斗細節,《戰狼2》開篇6分鐘的水下搏斗鏡頭、吳京嫻熟地拆槍、主角三人對抗坦克時的走位和射擊等讓人津津樂道的情節,不僅讓人看到了拍攝劇組和演員的敬業,更為影片的劇情設置增添了更多有血有肉的細節支撐,讓影片更加真實奪目,同時更符合中國觀眾的胃口。

四、IP開發的策略與啟示

從《戰狼》系列目前的票房和口碑可以預見,后續的作品隻要質量不下降,就能夠有絕對的票房保障,“戰狼”毫無疑問已經成為了一個成功的原創影視IP。作為主旋律電影,《戰狼》系列成功做到了主流價值、英雄塑造與好萊塢敘事三方面的融合,為國產軍旅題材動作類電影樹立了一個標杆,是主旋律電影IP開發的良好開端。武器、打斗、愛情、追尋、守護等復雜多樣的元素,吸引了軍迷、女性、青年人等各層次交叉的受眾群體。高舉愛國旗幟的《戰狼》系列,激發了每一個觀影者心中的民族自豪感,將大國力量、主流價值與民族情緒相融合,構建了豐厚的文化與感情基礎,著眼於軍人個體展開的形象構建,讓影片不至於程式化,而借鑒好萊塢類型片的敘事結構與拍攝手法,大幅提升了影片的觀影體驗。並且《,戰狼2》相比於《戰狼1》,在故事敘述、拍攝技巧和主旋律元素表達等方面都更為大氣和成熟,相信未來這一系列還會有更多的驚喜呈現給觀眾。

對於“戰狼”這一IP而言,當下已經具有了扎實的文化認同和受眾基礎,未來需要進一步構建更為完整和復雜的故事世界,打造“冷鋒”之外更多的代表性人物形象,同時為了保証IP的可持續發展,“冷鋒”的形象還需要注入更多鮮明的特色,使其與扮演者吳京區分開來。同時,為保持IP的熱度和影響力,“戰狼”可以擴展基於不同媒介的衍生產品,並在線下與企業深度合作進行聯合推廣,借鑒好萊塢的IP開發模式,不斷為“戰狼”IP注入新鮮的活力。(作者單位:國防大學)

參考文獻:

1.杜曉雨,王擎.戰狼2:國產系列動作片的成功探究[J].納稅,2017(15).

2.朱琳.《釜山行》:好萊塢敘事的沿用與超越[J].電影文學,2017(14).

3.劉帆.從《集結號》到《戰狼》:國家意識形態的有效傳遞與觀眾欲望的隱秘縫合[J].電影藝術,2016(04).

4.饒曙光,尹鵬飛.《戰狼》:類型拓展下的英雄敘事[J].當代電影,2015(05).

5.劉藩,張欣.與時俱進的類型本土化:《戰狼》的經驗和啟示[J].解放軍藝術學院學報,2016(01).

(責編:趙光霞、宋心蕊)

推薦閱讀

升國旗唱紅歌送祝福 盤點媒體國慶創意策劃
  今年10月1日,中華人民共和國迎來了68歲的生日,不少人的朋友圈裡也被各種各樣獻給祖國的祝福“刷了屏”。媒體們各出奇招,用MV、H5等新穎的形式“烹飪”出了不一樣的國慶報道“大餐”。
【詳細】升國旗唱紅歌送祝福 盤點媒體國慶創意策劃   今年10月1日,中華人民共和國迎來了68歲的生日,不少人的朋友圈裡也被各種各樣獻給祖國的祝福“刷了屏”。媒體們各出奇招,用MV、H5等新穎的形式“烹飪”出了不一樣的國慶報道“大餐”。 【詳細】

慶祝建國68周年 重溫媒體開國大典報道
  1949年10月1日,在天安門舉行的盛大的開國大典,向全中國、全世界庄嚴宣告中華人民共和國的誕生。在慶祝建國68周年之際,讓我們重溫當時關於開國大典的新聞報道,再次感受那一神聖而又偉大的時刻。 
【詳細】慶祝建國68周年 重溫媒體開國大典報道   1949年10月1日,在天安門舉行的盛大的開國大典,向全中國、全世界庄嚴宣告中華人民共和國的誕生。在慶祝建國68周年之際,讓我們重溫當時關於開國大典的新聞報道,再次感受那一神聖而又偉大的時刻。 【詳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