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青新聞思想二十年研究綜述

潘 迪 林 川

2018年03月29日10:31  
 

來源:《新聞愛好者》

【摘要】穆青是當代中國的著名記者、學者,其新聞思想既蘊含了馬克思主義哲學的理論積澱,也有著新聞寫作的創新思路和培養優秀記者的成才觀。20年來,我國學者從思想起源、思想發展、思想成形等多個角度對穆青新聞思想做了深入研究與充分挖掘,並整理了20年來對穆青新聞思想的研究文獻,發現目前關於穆青新聞思想的研究還存在著批判意識不足、形成脈絡研究較少的問題。

【關鍵詞】穆青﹔新聞思想﹔批判意識

穆青從1938年的第一篇通訊《島國的吶喊》開始,書寫了將近半個世紀的中國新聞且長期處於領導崗位,在大量的優秀新聞作品誕生的同時,也在實踐中積累了豐富的寫作經驗和獨特的新聞思想。正因為其思想之深刻、影響之廣泛,從1995年以來,許多新聞從業者和新聞研究者不約而同地加入到研究穆青新聞思想、深挖穆青精神內涵的行列中來,從思想的形成到現實意義的闡述,對其的研究力度由淺入深,呈現出研究的具體化和多角度,形成了一批內容豐富、影響甚廣的學術成果。本文擬對現有的研究成果進行歸納總結並加以分析,概括現有的研究狀況以及指出存在的研究問題。

一、關於穆青新聞思想研究的基本概況

穆青新聞思想的研究始於20世紀90年代末,目前已成為重要的新聞學研究內容。筆者以1995年至2016年為搜索年限,在中國知識資源總庫(CNKI)的中國期刊全文數據庫上,以“穆青新聞思想”為“全文”“主題”和“篇名”,模糊匹配搜索分別為4105篇、81篇、13篇。筆者根據搜索結果進行篩選,共找到40篇相關論文。筆者按年份時間對其進行了梳理,論文分布如下表:

從表中可以看出,對穆青新聞思想的研究呈現出了經久不息的熱度。從1996年至1997年出現第一次高潮,到2006年至2008年出現第二次研究的高潮,再到2010年至2012年出現第三次高潮,可見穆青的新聞思想既是具有豐富內涵的精神財富,也是順應時代潮流,符合社會發展需要的正確思想,從而吸引了許多研究者來探索其中的“奧秘”。

對於穆青新聞思想研究可分為三個階段:第一階段是1995年至2000年,主要關注穆青的新聞寫作思想,從新聞通訊、典型人物報道等新聞作品入手,注重分析穆青“向散文方向發展”的觀點,也有學者如竇錦平等歸納穆青的新聞寫作思想,並梳理了“新聞三論”的提出時間。在該階段,研究目光尚停留在淺層的寫作理論上,只是探究其中的特色、手法和作用,並未能深入研究穆青的新聞思想。第二階段是2001年至2005年,除了對新聞實踐思想的研究,研究者開始更加深入對穆青的新聞思想進行整體性探索,如吳輝從穆青的通訊作品中解讀其對新聞創新的思考。第三階段是2006年至2010年,穆青的“勿忘人民”思想成為研究的重點,學者認為面對新時代的變化,堅持穆青的新聞思想是培養優秀記者的好辦法。在該時期,研究逐漸深入,對穆青的新聞思想進行拆分式的細致分析,朱清河、董廣安、史雅娟等學者的論文,內容深刻有見地,具有很高的理論價值。第四階段是2011年至今,對穆青的新聞思想進入了更為細分化的研究中,有郭小良等學者從哲學視域來研究穆青的新聞思想中的哲學意義,有韓愛平研究穆青的軍事新聞思想,體現出了研究深度的進一步加大,為穆青新聞思想在新時代得到新應用打下了堅實基礎。

二、關於穆青新聞思想研究的重點

穆青1942年走上了新聞實踐的道路,他喝著“延河奶水”,接受著馬列主義的洗禮成長起來,所以承襲了新聞工作黨性原則的思想,並牢記著人民群眾在新聞事業中的主體地位,在新聞實踐中始終堅持獨特的精神追求。

(一)新聞寫作思想

穆青曾說:“我們的新聞報道如果充滿了群眾生動活潑的語言,文章就像加了味精一樣立即透出美味。”[1]“我們的新聞不應該規格化,不應當為新聞報道設置清規戒律。”[2]這體現了穆青在新聞報道的寫作中所注重的創新思想,而“新聞三論”是穆青新聞寫作思想的主要內容,也為我國新聞報道寫作提供了創新思路。

竇錦平等學者在《穆青的“新聞三論”》一文中,考証了新聞三論的提出時間“分別是在1982年、1983年、1989年”。[3]從中可以看出,對於穆青新聞思想的研究最初是從其“新聞三論”開始的。但這個觀點在當時引起了激烈的討論,不少人錯誤地將“散文式新聞寫法”等同於“寫散文”,這引起了吳懷東等人的關注,他詳細分析了穆青對新聞報道形式改革的觀點,並將學界和業界對“新聞散文化”的討論進行提煉,說明了其中的理解誤區,並強調“散文式新聞並不是穆青所表達的‘散文式新聞寫法’,而是著重於形式和結構的自由與活潑”[4]。

而后學者們將重點轉向分析寫作特色、分析寫作思想的方向,如吳輝總結穆青的寫作思想特點為結構自由、感情豐富、文採飛揚。而房名名沿用了吳懷東對“散文筆法”的內涵界定,並評析穆青的人物通訊具有高度典型性的特點,也強調了穆青運用細節描寫和白描手法以增加內容的故事性和感染力。朱子斌則進一步分析了穆青新聞通訊的寫作特色,以“政治家辦報”[5]的理論視角,從政治立場、理論水平、政治嗅覺三方面剖析了穆青通訊作品中政治水平的具體表現,展示了穆青所堅守的無產階級新聞觀和過硬的理論基礎。

有學者從中華民族的宏觀視角切入對穆青新聞寫作思想的研究,如韓仕民解讀了穆青作品中所注重的民族精神、民族性格和民風民俗的描寫。[6]也有學者從“人民主體”的角度來透析穆青的新聞作品,如劉佔鋒通過觀察人民群眾在新聞報道中的地位,來研究穆青在寫作過程中時刻銘記的“勿忘人民”思想,他認為“穆青善於捕捉先進代表人物,謳歌其歷史作用,並能堅持實事求是,為人民直言,體現了穆青可貴的人民意識”。[7]

而在近幾年,對其寫作思想的研究更細化,如潘嫻深入研究穆青的典型報道,分析其“典型報道”思想為當下典型報道所面臨的困境開出“良方”﹔而馬寧也認為“典型人物來自於人民”是破解難題的辦法,所以應該繼續學習穆青在報道中關注人民、堅持人本主義﹔董廣安、周立順等學者則從寫作與環境的互動關系來探究,發現穆青在寫作過程中,十分重視社會全貌的描寫與客觀事態的結合,並且要准確把握正面報道和負面報道的適當比例,做到過程完整,情節詳盡,否則會喪失對社會生活的指導意義。[8]

(二)新聞理論思想

理論基礎。對於穆青新聞思想的理論源泉,朱清河梳理了穆青新聞思想的理論脈絡,認為穆青是在繼承馬克思歷史唯物主義、新聞工作的黨性原則等思想基礎上,才提出了“人民是檢驗我們無產階級新聞報道的正確或謬誤的標准”“為人民吐絲”等重要觀點。[9]而黃瑩則從現實體驗的文學化轉換之視角來說明穆青新聞思想產生的影響因素:革命理想主義情結和扎實的文學功底,前者是思想源頭,后者是現實基礎。[10]實際上,堅持真理,實事求是,始終堅持馬克思主義新聞觀,就是穆青進行一切新聞實踐的理論基礎。

對於穆青新聞思想的特點,郭小良等學者認為,“穆青在新聞實踐中,堅持人民群眾的實踐主體地位,堅持人民的權益主體地位,把人民群眾作為新聞報道的主體,堅持人民群眾的接受主體地位,堅持人民群眾的評判主體地位,很好地貫徹了馬克思主義認識論”[11]。同時,他還具有著眼於國家長久利益、善用大局意識指導生活、主動把握時代脈搏的戰略思想。吉炳軒則把穆青新聞思想提煉為“黨性原則、大局意識、務實作風和貼近群眾”[12]四個特點。而也有學者認為穆青新聞思想具有以下四點特色:理論承襲性、觀點創新性、體系完備性、現實針對性。在其他學者的研究基礎上,岳娟等學者另辟蹊徑,從穆青新聞創新的形成因素入手,通過科學精神、人文精神、社會角色的和諧統一等三個方面,將穆青的新聞理論思想分解成“新聞有學”思想、“勿忘人民”思想和高瞻遠矚的“戰略意識”。[13]

輿論引導思想。對於該思想的研究是實踐思想的深化,歐陽瀟等學者認為“在題材選擇上,緊扣中央政策,反映群眾呼聲﹔在對象選擇上,主體選擇注重基層性,體現馬克思主義價值觀和人民立場﹔在內容撰寫方面,注重理論宣傳,將“經濟政策說明”“問題指出”“策略建議”有機地結合起來”[14]。趙鐵軍更是認為穆青“連天接地”(接地氣,懂大局)[15]。潘嫻在文章《試論穆青的“典型報道”思想》中,強調了人文精神和輿論引導對於新聞工作者的重要性。對於當今的新聞工作者來說,應該用大局意識看待問題、有的放矢地報道新聞,做好輿論引導工作,而不是吹毛求疵、追求眼球效應,這也是記者們的一堂必修課。

“勿忘人民”思想。該思想是穆青新聞思想的核心,周勝林最開始將研究聚焦於勿忘人民思想,把人民與新聞記者的關系總結為“人民是新聞記者的父母”,並強調“人民記者是社會主義特色的中國新聞記者的追求目標”。[16]他也認為當時認可度較高的“無冕之王”思想與社會主義新聞工作者的不符。王曉寧則對“勿忘人民”思想的形成追根溯源,發現穆青的感恩情結和無產階級新聞觀是促使穆青不忘人民的重要因素。在1946年的文章《新聞的主角是群眾》中穆青寫道:“人民群眾是一切新聞報道的豐富源泉。”王曉寧認為這意味著“穆青的勿忘人民思想已經成形”。[17]

而在穆青的作品中,陳文俊等發現“以人民群眾為主角”“為人民群眾提供精神食糧”“以群眾的認可為衡量標准”是穆青勿忘人民思想的具體表現。[18]吳志菲認為,“勿忘人民”的思想源於他的心中有著對老百姓最真的情感,“因為有了深厚的愛,這些平凡人物身上所具有的精神和品質才能體現得淋漓盡致”[19]。張利民認為“新聞作品隻有把新聞人物融入群眾,才能使新聞作品與人民群眾一樣永恆,穆青的‘勿忘人民’思想體現了平民情結與平民視角的完美結合所產生出來的生命力”。[20]

穆青認為報道人民群眾當中的先進人物活動是新聞工作者的職責,韓仕民圍繞著這句話的內涵,通過大量的穆青新聞作品的研究,發現其中具有中華民族特色:反映不同時期的歷史特點和時代精神,體現主人公的民族性格,將地方風景和民風民俗的描寫結合。[21]“勿忘人民”思想實際上也明確了“新聞工作者的使命,回答了新聞的價值標准,對記者及新聞報道提出了具體要求,對當代的媒體從業人員有著重要的學習價值和時代意義”[22]。

而不少學者也在研究視角上進行創新,如朱清河等對比普利策與穆青發現,大眾報紙和“勿忘人民”雖然看似一樣,但實則是截然不同的思想,普利策的大眾報紙是以經濟利益為導向,再發表他的政治觀點,並且煽情、低俗的內容時見其中。穆青則是站在大眾和黨的雙重立場上,將人民群眾視為新聞的主人,努力為黨和人民的新聞事業服務。[23]

(三)新聞記者成才觀

穆青曾著有文章《十個共產黨員》,而余瑋等把穆青稱為“第十一個共產黨員”,因為穆青認為“大量報道人民群眾,特別是先進人物活動,是新聞工作者的一種職責”。[24]任浩將穆青新聞思想與“弘揚新聞職業精神,恪守新聞職業道德,努力建設一支政治強、業務精、紀律嚴、作風正的高素質新聞隊伍”[25]相聯系,賦予其新的時代內涵。文有仁則提到了成為優秀記者所需的兩點:“必須對勞動人民懷有深厚的感情……一定要扎根到勞動群眾中去﹔必須對黨、國家和人民的事業有高度的責任心。”[26]張方則認為成才觀更是穆青本人的真實寫照,優秀記者所應具有的品質可以歸納為“堅定的信仰、執著的追求、嚴以律己、高尚的人格”[27]。葉歡平更是強調了調查研究對於記者的重要性,他借穆青的話來說就是“調查研究是新聞工作者成長的必由之路”[28],他認為這關乎新聞工作者的能力提高,同時也是新聞工作的生命線。也有學者認為,對於記者來說,對人民群眾負責,牢記社會責任,以人民群眾的評判為評判新聞優劣的標准,與人民群眾保持血脈相連的關系,是寫出好作品的關鍵。[29]

實際上,穆青始終強調要與人民群眾保持血濃於水的深厚情感,要求年輕記者多搞“調查研究”,深入群眾,深入基層,進行蹲點式採訪,掌握第一手的鮮活資料。

三、研究存在的問題

穆青新聞思想主要體現在新聞理論、新聞實踐、記者培養三個方面,三者相互呼應,賦予了其思想“勿忘人民”的特點。其理論可概括為三個方面:無產階級新聞觀、新聞寫作思想以及“勿忘人民”思想。在寫作方面,以視覺新聞、散文化新聞、實錄性新聞為主。在記者培養上,穆青提倡“為民立傳”“為民立功”“為民立德”三個報道原則。由此也可以看出,穆青新聞思想始終離不開“人民”二字,這也是其新聞作品得以走進群眾心中的秘訣所在,同時也為我國無產階級新聞觀的實踐提供了生動有效的范本。

我國學者對穆青新聞思想的“挖掘”呈現了由淺入深的研究層次,從淺層的新聞實踐思想到深層的新聞思想核心——“勿忘人民”,再以多種視角解讀“勿忘人民”思想,探究其中的精神價值與時代內涵,形成了較為系統的研究框架,對當代新聞工作者的實踐活動提供了明確的指導,產生了積極的影響。學者們普遍認為,加強穆青新聞思想研究可以為我國的新聞宣傳實踐提供有建設性的建議,也應該結合新形勢,重新挖掘穆青新聞思想中的精華,賦予其更“接地氣”的模范作用,引導廣大新聞工作者把新聞視角更加貼近群眾生活,反映群眾需求。

但對於穆青新聞思想的研究,存在三個問題:第一,關注點“頭重腳輕”。由於“新聞三論”和“勿忘人民”是穆青新聞思想中的精華部分,受到了學者們較多的關注,甚至有一些研究者出現研究內容重復、文章題目相似的問題,而對其他方面如新聞真實思想、軍事新聞思想、記者的大局意識等方面的研究屈指可數,也有一些研究者人雲亦雲,研究缺少新穎見地。第二,批判意識不足。不少學者局限於理論的基礎上對穆青新聞思想進行分析,沒有結合當下社會的最新變化,視角缺乏創新、實踐參考價值不強。第三,缺乏對穆青新聞思想形成脈絡研究。對穆青新聞思想進行總體性追根溯源的研究較少,研究主要集中在新聞實踐思想和新聞理論思想方面,尤其對記者成才觀等方面缺乏深入挖掘。

參考文獻:

[1]魏春學.給文章加點“味精”:農村報道要善於運用群眾語言[J].採寫編,2003.

[2]孫永強.新聞“散文化”幾面觀[J].東南傳播,2009(1).

[3]竇錦平,寧本君.穆青的“新聞三論”[J].青年記者,1995(2).

[4]吳懷東,申紅.“我們的報道要改革”:試論穆青新聞“向散文式方向發展”的新聞文體思想[J].新聞知識,1997(5).

[5]朱子斌.試論穆青新聞作品的政治性和藝術性:兼談穆青通訊佳作的寫作特色[J].新聞採編,1996(6).

[6]韓仕民.試論穆青通訊報道的民族特色[J].新聞前哨,1997(1).

[7]劉佔鋒.試析穆青新聞的人民意識[J].河南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1999(6).

[8]董廣安,周立順.穆青新聞真實思想的當代啟示[J].現代視聽,2007(5).

[9]朱清河.試論穆青新聞思想的特色[J].新聞知識,2006(12).

[10]黃瑩.穆青新聞傳播思想芻議[J].武漢紡織大學學報,2012(1).

[11]郭小良,呂夏汀.哲學視閾下穆青“勿忘人民”思想淺析[J].延安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2016(4).

[12]吉炳軒.學習穆青同志忠誠新聞事業:在穆青作品首發式上的講話[J].中國記者,2004(1).

[13]岳娟,唐海濤.無盡的探索:簡論穆青的新聞創新[J].上饒師范學院學報(社會科學版),2006(4).

[14]歐陽瀟,陳姮.從穆青通訊作品看馬克思主義新聞觀大眾化的體現[J].新聞傳播,2013(5).

[15]趙鐵軍.讀懂穆青 弘揚穆青精神:學習《人民記者穆青傳記》中穆青名言的啟示[J].新聞愛好者,2014(9).

[16]周勝林.“勿忘人民”:穆青新聞思想的靈魂[J].新聞傳播,2006(1).

[17]王曉寧.穆青“勿忘人民”思想探源[J].河南商業高等專科學校學報,2007(3).

[18]陳文俊,杜麗媛.穆青“勿忘人民”新聞思想及其當代啟示[J].視聽,2015(10).

[19]吳志菲.穆青:為時代聚焦的“新聞泰斗”[J].出版廣角,2002(12).

[20]張利民.如何激活新聞作品的生命力:學習穆青作品的點滴體會[J].新聞愛好者(理論版),2008(11).

[21]韓仕民.試論穆青通訊報道的民族特色[J].新聞前哨,1997(1).

[22]董廣安.穆青“勿忘人民”新聞思想及其時代意義[J].今傳媒,2010(10).

[23]朱清河,時蕭銳.從普利策到穆青[J].採寫編,2011(2).

[24]余瑋,施楓.生活與作品同樣朴實:訪中國“新聞泰斗”穆青[J].新聞三昧,2001(10).

[25]任浩.弘揚穆青精神 深入推進三項學習教育活動[J].新聞前哨,2004(6).

[26]文有仁.穆青:人民記者的榜樣[J].新聞實踐,2003(12).

[27]張方.穆青新聞倫理思想的啟示[J].新聞愛好者,2008(12).

[28]葉歡平.穆青新聞實踐調查研究思想探析[J].新聞愛好者(理論版),2008(7).

[29]付鬆聚.穆青“勿忘人民”新聞思想對當代的啟示[J].青年記者,2012(9).

(潘迪為廣東外語外貿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2016級碩士生﹔林川為廣東外語外貿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2016級碩士生)

(責編:趙光霞、宋心蕊)

推薦閱讀

全國黨報網站總編輯2018賀新春
  辭舊丹雞鳴盛世,迎新瑞犬頌神州。新春佳節即將來臨,人民網總編輯余清楚以及全國多家黨報網站總編輯共同為網友們送上新春祝福!祝大家新的一年萬事順意,節節進步!
【詳細】全國黨報網站總編輯2018賀新春   辭舊丹雞鳴盛世,迎新瑞犬頌神州。新春佳節即將來臨,人民網總編輯余清楚以及全國多家黨報網站總編輯共同為網友們送上新春祝福!祝大家新的一年萬事順意,節節進步! 【詳細】

為網絡空間“歲月靜好” 網信工作不騖虛聲
  2017年,在習近平總書記網絡強國戰略思想指引下,網絡安全和信息化工作各項工作扎實推進,網上主旋律高昂,正能量強勁,各項法律法規進一步完善,網絡空間更加清朗,網絡空間國際話語權和影響力明顯提升。
【詳細】為網絡空間“歲月靜好” 網信工作不騖虛聲   2017年,在習近平總書記網絡強國戰略思想指引下,網絡安全和信息化工作各項工作扎實推進,網上主旋律高昂,正能量強勁,各項法律法規進一步完善,網絡空間更加清朗,網絡空間國際話語權和影響力明顯提升。 【詳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