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頭盔"真相:在國際媒體聲名鵲起 傳播鏈條浮出水面

本報駐敘利亞記者 李 瀟 本報記者 侯露露

2018年04月18日07:05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原標題:“白頭盔”真相(記者觀察·夜觀天下)

  經歷戰火后的敘利亞南部城市達拉。人民視覺

  圖①

  圖②:英國獨立機構“英國專欄”揭露“白頭盔”主要由美英政府提資金,其創始人梅西耶爾(左一)參與創立的公司與美國中情局和敘反對派有千絲萬縷的聯系。資料圖片

圖③

  4月14日凌晨,美英法三國對敘利亞發動空襲,理由是“敘利亞政府使用化學武器”。值得關注的是,提供相關信息的是一個被稱為“白頭盔”的組織。這個組織到底是干什麼的?誰給的資金?它們提供的信息可信不可信?

  誰是“白頭盔”

  “白頭盔”全名為敘利亞民防組織,成立於2013年初,主要活動在敘利亞反對派佔領區阿勒頗省。因為成員在救援活動中常常戴著一頂白色頭盔,該組織又被稱為“白頭盔”。

  根據其官網介紹,“白頭盔”組織大約有3000名志願者,他們的主要工作是當襲擊發生后,“盡可能在最短的時間內挽救更多的生命,並盡量減少對人和財產的損害”。“白頭盔”組織負責人雷德·薩利赫宣稱,該組織成員是“敘利亞令人難以置信的英雄”,他們在世界上最危險的地方工作,已從襲擊中解救了99220人。

  “白頭盔”的創始人是詹姆斯·勒·梅西耶爾。公開信息顯示,梅西耶爾畢業於英國桑赫斯特皇家軍事學院,是一名英國前軍事情報官員,曾參與了北約一些以“人道主義干預”為名的戰爭,包括波斯尼亞、科索沃和伊拉克等。

  根據美國媒體的報道,2000年時,梅西耶爾離開部隊為聯合國工作,因為他意識到較之軍隊在一場戰爭中的威懾力,“人道主義援助更有效”。此后,他開始重點在一些“不穩定”的國家,通過安全公司等進行“穩定的”活動。在西方媒體的描述中,他擅長與各種外包安全公司打交道,比如在伊拉克被指控濫殺平民的“黑水國際”安保公司。

  “白頭盔”的資金從何而來?英國獨立調查記者范尼斯·比利在2016年調查發現,美國、英國和荷蘭是“白頭盔”的三個主要資金提供者。其中美國提供了2300萬美元、英國提供了2900萬美元、荷蘭提供了450萬美元,此外歐盟還為其提供一些物資和培訓。美國哥倫比亞廣播公司的一篇報道也提及美國政府為“白頭盔”提供了2900萬美元,大約相當於“白頭盔”一個季度的支出。

  此外,“白頭盔”還得到了日本和土耳其等國家和組織的資助,資金來源機構大都與所在國家的外交政策部門密切相關。一些私營性質的企業或個人也有參與。金融大鱷索羅斯旗下的一家機構,就通過中介組織與“白頭盔”有著關聯。

  “營救”奧姆蘭

  “白頭盔”在國際媒體上的聲名鵲起,與幾起著名的“救援行動”有關,其中包括“營救”敘利亞男孩奧姆蘭。

  2016年8月,“白頭盔”發布了一張奧姆蘭的照片(見圖①)。照片上小奧姆蘭頭發蓬亂、左眼附近全是血跡,衣衫襤褸、赤著雙腳。“白頭盔”稱奧姆蘭剛剛被他們從一場由敘利亞政府制造的炸彈襲擊中救出。事件發生后,美國國務院稱這個孩子是敘利亞戰爭的“真正面目”。奧姆蘭坐在救護車裡、令人心碎的照片登上了許多西方媒體的版面。美國國家廣播公司的報道稱:“這張奧姆蘭茫然、受傷的照片對人們的觸動,就像另一個敘利亞男孩艾蘭遇難的回聲。”

  在引發人們同情心的同時,針對敘利亞政府和俄羅斯的指責也甚囂塵上。當時,在俄羅斯空軍的協助下,敘政府軍正在阿勒頗與反對派武裝激戰。反對派和西方媒體將奧姆蘭的遭遇歸咎於敘政府與俄羅斯。

  在被媒體廣泛報道后,奧姆蘭的父親達克尼什卻在接受敘利亞阿拉伯通訊社採訪時揭露,爆炸發生后,有一群人將奧姆蘭從他手裡搶走,然后拍攝了那張照片,“唯一的目的就是為了向西方媒體消費我們”。

  今年3月下旬,在敘當地媒體同仁的幫助下,本報記者與達克尼什取得了電話聯系。達克尼什表示:“那場突發事件究竟是誰造成的,我從始至終都沒有結論。至於‘白頭盔’,他們更多的注意力似乎都在拍照上面。”

  可以確認的是,事后有反對派人士找到達克尼什,許諾重金,希望他站出來指責敘利亞政府,也有歐洲國家的機構和組織提出要“協助”他們全家遷往歐洲。對於這些提議,達克尼什一一回絕了。他說,無論是信仰還是常識,都在時刻告訴自己,不能被別人利用,成為散播某種不實信息的工具。如今,隨著阿勒頗重建進程的開始,一家人的生活已經逐步回到了正軌。為了保護孩子和家人的生活,達克尼什一家生活得很低調,盡量不出現在鏡頭前。

  他們更像是劇組

  “第一次參與救援行動,我就覺得情況有些不對頭。”敘利亞資深自由攝影師穆罕默德·胡薩姆曾在不知情的情況下,兩次受雇參與過“白頭盔”的“救援”行動。

  胡薩姆對本報記者回憶,在2016年底時,他在阿勒頗第一次協助“白頭盔”進行拍攝。“奇怪的是,他們似乎精確地知道哪裡即將發生爆炸。而且,在提前進行准備的時候,用於拍攝的裝備,無論是從數量還是專業性上看,都要遠遠高於救援設備。”盡管心存疑慮,胡薩姆還是本著攝影師的責任感,完成了自己的工作。然而,幾天之后的第二次拍攝,讓他徹底明白了“白頭盔”的“工作機制”,“我可以肯定地說,那更接近於一種表演。”負責救援的“白頭盔”一直等到所有拍攝器材全部打開並運轉后,才在一位負責人的示意下開始行動,從廢墟中抬出傷者,“當這個救援場景拍好后,傷者似乎就不再重要了”。

  敘利亞人尤尼斯也印証了胡薩姆的說法。他原本居住在阿勒頗,家裡人都是制作月桂香皂的手藝人。戰火摧毀了尤尼斯的小店,他帶著家人輾轉到了大馬士革的親戚家。“最初,我以為那些戴著白頭盔的人是救援者,但其實他們更像是劇組。更為嚴重的是,一些傷者身上的財物,比如首飾之類的,也被他們拿走了。當傷者的親屬對此提出質疑時,那些人就辯稱是為了方便救治,然而那些首飾后來都在混亂中不知所蹤。”尤尼斯對本報記者說。

  更早一些時候,在2015年3月,“白頭盔”曾公布一份視頻,顯示在敘利亞政府對阿勒頗發動“化武”攻擊后,他們積極展開營救活動。在視頻裡,“白頭盔”救援人員對3名兒童進行醫療處置。這些孩子身上沒有外部可見的傷害,並且在“醫療人員”執行所有“救生”程序時都沒有反應。

  瑞典一家雜志採訪了幾位著名兒科醫生。醫學博士萊夫·林德認為,視頻裡對兒童採取的一些救助措施非常奇怪,“(這些措施)無法挽救生命,甚至在搶救兒童生命方面適得其反”。在視頻裡,有人正在為一名兒童注射,然而視頻中的注射器被發現是空的,注射方式也有問題。幾位被採訪的醫生認為,根據視頻來看,“如果孩子還活著,這種注射方式可能會置他於死地。”

  隨著越來越多的媒體關注,“白頭盔”的救援過程露出越來越多的馬腳:同一個小女孩,在3個不同場合,被不同的救援人員救助(見圖③)﹔地上奄奄一息的傷者,在照片拍完后,與“白頭盔”輕鬆愜意地一起自拍﹔在“救助”幾名傷者時,有畫外音顯示要對幾名傷者的位置和角度進行調整,以方便拍攝……

  敘利亞常駐聯合國代表巴沙爾·賈法裡曾在聯合國會議上直斥“白頭盔”提供的信息是編造、導演出的,“他們拍下照片,錄制和好萊塢一樣‘高標准’的視頻,一切都是擺拍”。他進一步提出質疑,為什麼根據“白頭盔”發布的信息,化學武器從不攻擊有武器的人,永遠隻攻擊婦女和兒童?

  “他們披著救援與人權的外衣,其實從一開始就是一個受西方資助的表演團體。”敘利亞國內政治分析人士阿德南對本報記者表示,“白頭盔”為了配合反對派和抹黑敘政府,蓄意制造了許多奪人眼球的照片和視頻。“他們甚至利用重傷的嬰兒進行宣傳,不惜貽誤治療時機,導致嬰兒死亡,這與他們所號稱的‘救援’‘人權’等口號大相徑庭。”

  與恐怖分子過從甚密

  根據“白頭盔”的官網介紹,該組織最初的成員都是普通人,比如當地的裁縫、鐵匠、醫生等。然而越來越多的信息顯示,該組織許多成員與恐怖組織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

  穆罕默德·拉斯蘭是男孩奧姆蘭被“白頭盔”“營救”照片的拍攝者。他曾在英國《衛報》上發表了一篇文章講述那次拍攝過程,“‘白頭盔’抬起的第一個幸存者是奧姆蘭,我拿起相機開始拍攝……拍攝時我開始落淚……這不是我第一次落淚。當拍攝在戰爭中受傷的孩子時我經常落淚,我們戰地攝影記者總是在哭泣。”

  然而,拉斯蘭被發現與敘利亞努爾丁津基旅反對派武裝有密切交往,后者曾於2016年斬首一位名叫阿卜杜拉·伊薩的11歲兒童。

  不只是拉斯蘭,諸多“白頭盔”成員的真實身份令人不安。作為紀錄片《白頭盔》拍攝者之一,雷德·薩利赫由於同“基地”組織、“努斯拉陣線”等恐怖組織的聯系,在其抵達美國時,未被獲准入境。此外,在一些流出的視頻中,部分“白頭盔”成員還與恐怖分子一同揮舞旗幟和槍支﹔有些救援人員在“事發現場”頭戴白頭盔救人,回到住所就上傳了身穿恐怖組織劊子手行刑服裝、手持砍刀的照片。

  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敘利亞消息人士表示,“白頭盔”的人員構成極其復雜。可以說,西方國家的情報機構、媒體、披著偽裝的民間組織等,共同編織了一張為西方國家外交意志和口號服務的大網,“白頭盔”就是這張大網的產物之一。

  影響政策走向

  在許多西方媒體的敘述中,“白頭盔”代表了正義和希望。2017年春,由美國網飛公司拍攝的講述“白頭盔”志願者在敘利亞炮火中拯救受傷平民的故事《白頭盔》,獲得奧斯卡最佳紀錄短片獎。

  “我們是一個中立和不偏不倚的組織。我們不向任何政黨或團體宣誓效忠。我們為所有的敘利亞人民服務——我們來自人民,我們是人民。”“白頭盔”組織的官網上寫著這樣一段話。

  “盡管他們聲稱‘不偏不倚’,但‘白頭盔’在西方國家試圖加強國際上對西方干預的支持方面發揮了作用。”一篇介紹“白頭盔”組織創始人的報道認為,“白頭盔”組織的活動是反對派找回失去的民眾“信任”的機會。

  根據范尼斯·比利的調查,“白頭盔”成立的時機大有深意。2013年正是西方用宣傳、戰爭等手段促使敘利亞政權更迭遭遇失敗的時刻。“白頭盔”在成立后的一系列“救援活動”中,不斷指責敘政府應對襲擊負責,幫助反對派在輿論場上造勢。

  一個傳播鏈條由此浮出水面:美英等國出資支持非政府組織運作——非政府組織公布圖片、視頻等指控敘利亞政府及俄羅斯——西方媒體報道這些素材。在這個完整鏈條的運轉下,非政府組織和媒體聯合在廣大受眾的腦海中制造出一種“事實”,不管事實如何,這種制造出的“事實”往往能夠普遍激起受眾的同情,並影響政策的走向。

  敘利亞常務副外長米格達德對本報記者表示,近年來西方國家在針對敘利亞政府的負面宣傳上不遺余力,類似於“白頭盔”這樣的組織,慣於使用歪曲和污蔑等手段,制造各種矛盾焦點,並把矛頭指向敘政府。“化武襲擊”“人權災難”等指責,都成為西方國家干預敘利亞事務的借口,而這些指責的依據往往不是來自於權威機構的調查取証,而是來自於像“白頭盔”這樣服務於西方國家外交和輿論需求的組織“精心”拍攝的照片和視頻。由於“白頭盔”所活躍的反對派控制區很少對媒體開放,“白頭盔”組織公布的信息因為稀缺而尤顯“珍貴”。

  美方至今拒絕公布“敘利亞政府使用化學武器”的証據,只是表示他們“堅信”存在此事。

  “西方國家不惜以奧斯卡獎來為‘白頭盔’鼓吹和造勢,甚至還打算為其謀求諾貝爾和平獎。但真相並不會永遠沉睡,當一切水落石出的時候,將是對這些騙局最大的諷刺。”阿德南對本報記者說。

(責編:宋心蕊、趙光霞)

推薦閱讀

全國黨報網站總編輯2018賀新春
  辭舊丹雞鳴盛世,迎新瑞犬頌神州。新春佳節即將來臨,人民網總編輯余清楚以及全國多家黨報網站總編輯共同為網友們送上新春祝福!祝大家新的一年萬事順意,節節進步!
【詳細】全國黨報網站總編輯2018賀新春   辭舊丹雞鳴盛世,迎新瑞犬頌神州。新春佳節即將來臨,人民網總編輯余清楚以及全國多家黨報網站總編輯共同為網友們送上新春祝福!祝大家新的一年萬事順意,節節進步! 【詳細】

為網絡空間“歲月靜好” 網信工作不騖虛聲
  2017年,在習近平總書記網絡強國戰略思想指引下,網絡安全和信息化工作各項工作扎實推進,網上主旋律高昂,正能量強勁,各項法律法規進一步完善,網絡空間更加清朗,網絡空間國際話語權和影響力明顯提升。
【詳細】為網絡空間“歲月靜好” 網信工作不騖虛聲   2017年,在習近平總書記網絡強國戰略思想指引下,網絡安全和信息化工作各項工作扎實推進,網上主旋律高昂,正能量強勁,各項法律法規進一步完善,網絡空間更加清朗,網絡空間國際話語權和影響力明顯提升。 【詳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