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聯網時代“用戶生成內容”的網絡話語重構過程

張昉 周麗

2018年06月26日10:12  來源:視聽
 

摘要:本文通過對互聯網時代“用戶生成內容”的網絡話語重構的研究,運用文獻研究法、比較分析法和舉例分析法,從相關概念解析、網絡話語重構的過程、用戶生成內容對網絡話語重構的影響以及“用戶生成內容”在影響網絡話語重構中出現的問題與對策等幾個方面出發,解決了網絡話語重構過程中傳受雙方角色模糊、媒介失語的問題,對合理引導網絡環境,推動新聞民主化進程意義重大。

關鍵詞:用戶生成內容﹔話語重構﹔話語權﹔新媒體

一、用戶生成內容的定義

用戶生成內容簡稱UGC(User-generated Content)。經濟合作發展組織(OECD)將UGC定義為“由業余人士通過非專業渠道制作的、包含一定的創造性勞動並在網絡上公開可用的內容”。 ①

UGC是伴隨著以提倡個性化為主要特點的Web2.0概念而興起的。UGC與以往的主流媒體生成內容不同,它是一種用戶使用互聯網的新方式,即由原來的用戶以下載為主變成下載和上傳一體化。隨著技術的發展,媒體內容生產的UGC類型不斷深化(表1)。

在各類媒體平台上,最廣大人民群眾的傳播潛能被解放,隨著傳播的可實施性增大,接地氣的群眾內容得以在媒體平台中呈現。

網絡發展至今,新媒體賦予受眾自主生產內容、發布信息的權力,這促使用戶不再甘心處於被動的地位接受信息,他們出於各種目的,開始自發收集信息並成為內容的發布者和創造者。

二、網絡話語重構的因素

首先,從政治方面來看,新媒體影響公眾對外部世界的感知及對周圍環境的判斷,公眾接觸到的社會環境經過互聯網的改造和反映,已經不是現實中的社會環境了,公眾根據網絡社會環境對周圍的現狀進行判斷,進而創造新的內容。此外,隨著網絡政策的完善,互聯網環境更為開放,用戶不再受限於社會地位和經濟地位,佔社會大多數的人民群眾積極進入網絡話語圈,因此不斷沖擊以往權貴階級希望穩定的話語結構,造成網絡話語結構的變革。

其次,從經濟上來看,由於出現了更多免費的信息,傳播者傳播信息的目的轉變為實現自我滿足的需要(成為輿論領袖、獲得公信力、信息共享),通過付費獲取信息的必要性減弱(報紙、雜志等傳統傳播渠道正面臨危機)。

此外,由於信源激增、信息泛化,下層民眾可以廣泛利用互聯網獲取大量信息,加速新聞民主化。

三、用戶生成內容的網絡話語重構過程

在過去很長的一個階段,我國的話語結構呈現出這樣一個局面:人民群眾由於所接觸並利用的傳播渠道有限,對於外界的信息接觸量少,他們接觸外界信息的主要傳播渠道是報紙、廣播、電視等主流媒體。主流媒體生成的內容帶有強烈的官方意志,因此人們常沉浸在官方的主流媒體所希望達到的擬態環境的效果。但在現今新媒體快速發展的時代,在某種程度上,人們的眼耳口鼻都得到了極大利用。

社交媒體的出現增強了新聞來源的多樣化,強化了內容為王、特色為要的理念,在網絡時代,受眾多、雜、散、匿的特征更符合時代特點,易傳易授從而創造出多樣化的新聞內容,並且所傳播的信息已經呈現出由“官意”轉向“民意”的趨勢。

在互聯網環境中,傳統媒體不再作為唯一的權威信息發布機構,普通公眾從被動的信息接受者變為了主動的信息發布者,這種角色的轉變與以往的媒體使用習慣大不相同。高度自主的信息接收與傳播削弱了傳統媒體通過信息壟斷提高自身話語權的能力,話語內容也從權威化生產逐步轉化為個性化表達。從話語內容的傳播環境看,互聯網環境充分弱化了傳統媒體把關人的職能,並對主流媒體的話語權控制力逐步瓦解。網絡信息發布機制的准入門檻過低,使話語內容不僅包括社會政治、經濟、文化等意識形態方面的重大議題,也包括個人愛好、興趣等生活層面的個性話題。例如眾人皆知的羅一笑事件。2016年11月30日,一篇題為“羅一笑,你給我站住”的微信推文點爆了朋友圈,該文出自深圳某雜志社主編羅爾之手。文章以一個深愛女兒的父親的視角講述了一家人與白血病抗爭的歷程。文章以營銷的形式進行捐款,一日之內獲得微信文章打賞5萬的上限。但是后來很快真相浮出了水面,羅爾本人擁有經濟能力為女兒治病,但卻選擇了依靠營銷為企業機構獲利。在現今社會,網民的力量是巨大的,他們可以通過互聯網這一便捷的渠道還原真相。

話語表達范圍從過去的以政治事件、重大突發事件、民生問題佔話語內容多數,逐漸演變為邊緣性話題進入話語圈、娛樂信息大量涌入的局面,話語方式也由從前的泛化、群集、主流演化為具體、分散、個性。從公眾對話語內容的需求上看,網民不再滿足於一些官方媒體機構和網站所提供的統一信息,他們更希望利用豐富的網絡傳播手段,進行話語內容的個性化生產,利用自己的主觀能動性,表達自己最真實的觀點,將說教轉為對話或創造出新的文化形態。在互聯網環境中,網絡話語內容的互動和交流呈現出多元、異質、真實的特征,使之成為充滿活力的網絡話語空間。

此外,人民群眾的物質生活得到了極大的滿足,隨之而來的是人民群眾日益增長的精神文化需求。普通大眾渴望意見表達的欲望高漲,他們希望可以有一個方便、快捷的渠道參與社會生活。隨著互聯網飛速發展,下層市井、草根階層和弱勢群體進入話語圈,導致信息量激增,大量用戶生成的內容沖擊著新興上層階層和以往權貴階級希望穩定的話語結構。主流媒體的優勢地位降低,逐漸達到用戶自給自足的話語結構。

在用戶權力意識覺醒並擁有了媒介話語權之后,開始在網絡平台大量表達自己的意見。由於普通人民群眾數量上的優勢,互聯網平台正迎來一個又一個信息高峰,大量用戶生成的內容出現。

中國互聯網絡信息中心(CNNIC)第41次《中國互聯網絡發展狀況統計報告》顯示,截至2017年12月,我國網民規模已達7.72億。這群人或坐在電腦前或持有手機,在互聯網上發表文章,並根據自己的邏輯做自己的“意見領袖”。然而在真正的世界,他們可能是教授、知名企業家,也許是工人或學生,他們也可能是人大代表或政協委員,但他們在網絡上的議題可能涉及面之廣到突發事件、社會熱點、政府決策以及公眾人物言行等問題。例如魏則西事件、雷洋事件、女排奪冠、脫歐公投……他們的每個帖子都可能代表著某種民意。

因此,人們正逐漸從過去封閉的、互動低的傳播環境中跳脫出來,更傾向於活潑、自由的意見表達。在海量網絡信息中,用戶生成的內容已經成指數倍增長。在這種條件下,用戶生成內容的網絡話語正逐漸向高效、開放的方向發展。

四、用戶生成內容在影響網絡話語重構中存在的問題及對策

首先,網民被賦權但自律性不高,出現“離場介入者”與“鍵盤俠”。現實中,受眾變為傳播者之后,應具備的媒介素養相對缺乏,再加上互聯網環境下匿名性的保護作用,不可避免地出現了“離場介入者”與“鍵盤俠”,給整個傳媒環境帶來一定的混亂。比如在微博熱點事件爆出后常出現的網絡暴力及人肉搜索,這些行為都會給新聞當事人造成心理壓力甚至出現危害生命的現象。

針對此問題,無論是網民還是新媒體從業人員,均存在專業背景混雜、沒有接受過良好的文化和新聞專業主義教育的現象。對於這一點,媒體管理人員不得不警醒。新聞監管任重而道遠,侵犯隱私、鍵盤俠等亂象屢禁不止。“注意力經濟”導向下,用戶在發布信息時刷新下限。在這種情況下,政府應實行社會監督和舉報機制,制定相關法律以及對社會各界進行相應的引導,塑造良好的網絡環境。例如2016年11月4日,國家電信網發布《互聯網直播服務管理規定》,對互聯網信息服務直播資質、直播平台的內容管理、網絡直播信用體系等提出了具體要求,就是政府進行監管的一種表現。

其次,新媒體缺失把關人致使用戶生成內容自由度過高。在新聞傳播過程中,“把關人”起著決定繼續或終止信息傳遞的作用,由他們決定哪些信息最終能與受眾見面。而UGC時代,用戶與用戶之間實際上縮短了溝通的距離,實現了“面對面”的傳播。相對於傳統媒體,新媒體最大的優勢之一就是反應迅速,為了保持新媒體的活力,許多傳統媒體也都給了自己的媒體項目以較大的自由權處理突發事件,方便和網友互動。但這不可避免地造成了“把關人”的缺位,進而使用戶生產內容的自由度過高。

因此應提高信息瀏覽准入門檻,限制未成年人瀏覽不良信息。政府在互聯網治理中有義務承擔促進發展和加強管理的責任。政府把關屬於宏觀層面,指對網上信息的整體內容來源與導向的把關。主要方式有:通過技術手段進行控制,扶持重點網站來貫徹自己的意圖,加強基礎設施建設以提高中國影響力等。

注釋:

①趙宇翔,范哲,朱慶華.用戶生成內容(UGC)概念解析及研究進展[J].中國圖書館學報,2012(5) .

參考文獻:

1.趙宇翔,朱慶華.Web2.0環境下影響用戶生成內容的主要動因研究[J].中國圖書館學報,2009(5).

2.陳曉明.麥克盧漢:傳媒時代的預言家和祭司[J].中文自學指導,2003(01).

3.徐勇.泛娛樂化下的手機短信傳播影響力研究——以“彩傳盛世情動湖湘”紅彩信紅短信制作傳播活動為例[J].湖南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 2011(05).

(作者單位:新疆財經大學新聞與傳媒學院) 

(責編:趙光霞、宋心蕊)

推薦閱讀

人民日報創刊70周年
  70年,25541期,25541個日夜,人民日報與黨和人民風雨兼程、一路相伴,一同走過革命、建設和改革的崢嶸歲月,一起走進更加昂揚的新時代。
【詳細】人民日報創刊70周年   70年,25541期,25541個日夜,人民日報與黨和人民風雨兼程、一路相伴,一同走過革命、建設和改革的崢嶸歲月,一起走進更加昂揚的新時代。 【詳細】

2018(第三屆)全國黨報網站高峰論壇
  2018(第三屆)全國黨報網站高峰論壇暨全國黨報網站總編輯看天津活動6月20日在天津市舉行,主題為“媒體融合:宣傳新時代 擁抱新時代”。
【詳細】2018(第三屆)全國黨報網站高峰論壇   2018(第三屆)全國黨報網站高峰論壇暨全國黨報網站總編輯看天津活動6月20日在天津市舉行,主題為“媒體融合:宣傳新時代 擁抱新時代”。 【詳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