插畫如何助力品牌欄目講好故事

——以《大河報》的《品質情感》欄目為例

李慶琦

2018年08月14日09:56  
 

來源:《新聞愛好者》

【摘要】《大河報》的《品質情感》欄目因為自身的不同凡響而引起廣泛關注,品牌效應凸顯,吸引了大量擁躉。探索其成功的原因,欄目中的插畫功不可沒。好的插畫可以把抽象的內容形象化,把文字的缺憾補齊﹔使人們通過可視的形象更加直觀、具體地認識傳達者及其所要傳達的內容﹔圖及形式完整融合的版面本身便是超越繪畫與文字之外的另一種藝術創作﹔插畫不僅要“照亮文字”,還要隨時“救火”“救場”。

【關鍵詞】插畫﹔故事﹔品質情感

插畫也叫插圖,是當今信息爆炸的社會裡人們所能接觸到的最常見也是最富魅力的藝術樣式,中文字面含義就是“插在文字中的圖”,英文稱為illustraio,它源自拉丁文illustraio,意指照亮之意,也就是說,插畫可以使文字意念更加明確清晰。[1]現代插畫功能不僅要突出主題思想,還要將信息簡潔、明確地傳遞給讀者,激發讀者的閱讀興趣。插畫強調不受文本細節的拘束,而是以畫家個人的領悟,描繪出與文本相襯的韻味和氣象。

亞裡士多德說:“我們無法通過智力去影響別人,情感卻能做到這一點。”為迎合廣大讀者的特殊口味,各大媒體都不遺余力地搶佔情感陣地,於是不同類型的情感欄目和情感板塊競相出台。

《大河報》的《品質情感》前身是《都市傾訴》,以“深度、獨特、可讀”為目標。《品質情感》通過鮮活的情感故事,營造“生命品質情感社區”,解答心靈困惑,傳達生活哲理。品牌欄目《品質情感》的主筆端子是大河團隊中很會講故事的人。筆者的插畫很好地配合了《品質情感》的故事講述,讓故事更有層次感、曲折感、神秘感。換個角度看,筆者也是會講故事的人,端子講故事用的是文字,筆者講故事用的是插畫。

一、通過繪畫語言與廣大受眾進行交流,把抽象的內容形象化,把文字的缺憾補齊

插畫比較忌諱人雲亦雲、就事論事。文字已經表述清楚的,插畫無須重復。文字想表達沒表達出來的,需要插畫把文章意猶未盡的東西挖掘出來。

插畫藝術雖然很普通,但想畫好插畫卻並不容易,設計者不但要擁有十分嫻熟的繪畫技藝和設計能力,[2]同時還要具備對生活和藝術本身的深入了解,讓故事引人入勝,將故事引向深入。

2017年12月2日,《品質情感》版的文章引題是《外面的世界很精彩,外面的世界很無奈》,主題是《用你的細心呵護他(她)的快樂》。看完稿子后,筆者的第一感覺是現在的孩子活得真是不容易。編輯希望筆者為文章配一幅插畫。

人們對圖片的記憶往往優於對文字的記憶,到底該給讀者怎樣的視覺記憶呢?經過反復思索,最終筆者構思出的見報畫面是,讓孩子手持盾牌和“勇”字旗,貌似無畏地站在地球上,面對扑面而來的各種毒惡的物與人,如毒奶粉、狠阿姨、壞叔叔……一個沒有任何閱歷的天真孩子真的能辨別出好壞,真的能應對這一切嗎?

能獨辟蹊徑或“旁逸斜出”的插畫,自然是上品。對品牌欄目的故事有所延展,讓故事跌宕起伏、更加吸引人的,當屬佳品。

2017年9月9日,《品質情感》版文章引題是《查對了尷尬,查不對傷和氣》,主題是《查手機醫不了“生病”的婚姻》。

看到標題裡“查手機”三個字,筆者立刻想到畫一個女人在黑暗的客廳裡,借著月色偷偷翻看丈夫的手機,看完稿子后這個想法被自己果斷否決掉,因為這個畫面只是一個瞬間,無內涵。

筆者認為用象征的手法為這篇文章配插畫較好。見報插畫的主畫面是一個帶溫度計的手機和兩顆相連的心,象征心理診療的聽診器放在兩顆有裂痕的心上,進行著心理疏導,象征健康的葉脈緩緩地流向兩顆有裂痕的心,一個男人遠遠地看著一個曾經糾結的女人從手機裡走出。

文似看山不喜平,同理,畫亦不喜平。使用象征等表現手法可以增強插畫的藝術性,給讀者更多的美感和想象的空間,讓讀者在欣賞品牌欄目的美文時,又能欣賞到賞心悅目的美圖,一舉兩得。

二、使人們通過可視的形象更加直觀、具體地認識傳達者及其所要傳達的內容

在網絡媒體的影響下,視覺傳達設計不斷強化信息的速效性,會在視覺上產生極大的沖擊力。[3]

插畫在西方不是什麼新鮮東西,早在古埃及,《死亡之書》便以平行的帶狀構圖,展開圖文之間的緊密對話,中世紀的修士們也用畢生的熱情在書頁內綴飾各種美麗的插畫。正如杜莫裡耶所言:多數的文明人喜愛閱讀,多數閱讀的人都喜愛書中充滿美麗的圖畫。因此好的插畫不僅能美化版面,同時更能引發人們的閱讀興趣。[4]

2017年10月21日,《品質情感》欄目《武斷的標簽,傷了婚姻,涼了愛情》一文的插圖,是為版面的視覺效果設計的。

這篇文章講的是愛人相處不要相互給對方貼諸如“貪財、死板、摳門”等標簽,貼標簽不只是簡單的心理名詞,它會時刻影響著夫妻關系的品質。要改善關系,既不能給對方貼標簽,也不認同對方貼上來的標簽,這樣才能彼此看清,真實、溫暖、流動才能發生。視覺傳達設計在具體的設計過程中,因其考慮人們的視覺心理需求,可以通過可視的形象表達。這個版採用的是豎標題,文字分左右排放,下面還有一個通欄廣告,設計者必須讓上面的文章和下面的細碎廣告從視覺上完全分割開來。雖然畫一條線也能起到分割作用,但太過死板。於是筆者就想用一個拖底的大圖引領版面,讓插畫成為視覺中心來解讀內容,同時也起到了分割作用。

形式服從功能是許多設計領域共同的原理。新聞的功能是傳播信息,而設計的功能則是幫助讀者吸取以報紙版面形式傳播的信息。信息的內容越復雜,設計應該越簡單,這是版式設計的通則。

報紙版式設計是報紙作為視覺媒體為傳播發揮潛力的所在,必須追求一種最合適閱讀的設計。經過反復思索,《品質情感》欄目最終的見報畫面是這樣的:象征著一個個小家庭的細樹干上,壓著大大的象征標簽的樹冠,自由飛翔的鳥兒們在天空盤旋著,一個女人從細樹叢中探出頭向外張望,而她的男人則從另一頭走向遠方。兩個人的思路南轅北轍,完全不在一個軌道上,怎麼能和睦相處呢?

“構圖和版式設計是指在設計中對所有元素進行元素安排組合,以便創造出一個連貫的整體。”[5]

《大河報》2018年2月10日的《品質情感》欄目,刊發了《春節團聚,能否甜蜜無負擔?》一文,文章提醒人們,見到朋友或晚輩時收起各種“盤查”,讓他們不受打擾地享受一個難得的團圓。

插畫多是表達抽象思想和情節的,讓人有想象空間,有很強的暗示性。針對文字內容,筆者的第一個想法是整版鋪成大紅色做背景,營造過年的喜慶氣氛,但這樣的設計,版面上的文字必須用反白字才利於閱讀,受報紙紙張影響,底紋反白字常常印刷清晰度不夠,這一設計思路雖然視覺沖擊力強、版面好看,但依然被筆者果斷否決掉,因為《品質情感》欄目是以文字傳達思想的,易於閱讀才是第一要素。現在的讀者不喜被灌輸,不愛被教化,如不能讓他們覺得“有意思”,要想讓他們知曉“有意義”,那會很難。

最終,報紙上呈現的是這樣的設計:主色調使用象征吉祥如意的大紅色,用上上下下懸挂大小各異的紅燈籠烘托春節闔家歡樂的喜慶場面,一個年輕人手持回家的車票,孤獨地站立街頭,設想著到家后被親朋好友無休止地追問,他猶豫了……

三、圖文形式完整融合的版面本身便是超越繪畫與文字之外的另一種藝術創作

圖文融合的版面,使圖像與文字成為不可分割的整體,讀者在閱讀文字的過程中,勢必無法忽視圖像的存在。《大河報》2017年4月22日《品質情感》欄目《你若裝聾作啞,我便喋喋不休》的插圖,做到了圖文並茂、賞心悅目。文章講的是一個男人抱怨自己的妻子每天喋喋不休地嘮叨,令他厭煩透頂,想逃離,而他的妻子卻抱怨丈夫回到家裡只是吃飯、睡覺、打游戲,對她的問話裝聾作啞、從不回應。當一個男人抱怨自己妻子的時候,可曾反思過自己做了什麼讓妻子變成現在的樣子?

網格是現代版面編排設計中重要的基本構成元素之一,學會正確地運用網格原理進行版面編排,能使設計師的掌控力與創造力得到很大程度的提升。網格是版面編排設計中的“骨架”,重視邏輯性,它為版面的組織編排提供了科學的、高效的設計方法。閱讀者在瀏覽圖片或文本時會自然地進行選擇,這就意味著每一個頁面中都存在有“中心”區域和“邊緣”區域。設計師可以根據視覺規律,合理編排關鍵信息的位置,在網格的框架中引導視線。同時,網格令版面的視覺效果更具有系統性、連貫性、精確性和時代性。從這個設計思路出發,筆者在四分之三版面上畫出一張男人憂思無奈的臉和他用沉默筑起的一道道高牆,大標題做成冷峻的長短相等的雙行橫題,橫標題下面是男人斜視的眼睛和下撇不屑的嘴角,在他自己筑起的一道道高牆上排文字,讓圖文融為一體。網格系統的存在,能夠幫助設計師在版面編排設計的過程中明確思路,快速構建完整的設計方案,使設計師的決策工作變得更為高效。

四、插畫不僅要“照亮文字”,還要隨時“救火”“救場”

與其追求盡可能多地給讀者提供信息,不如最大限度地創造讓用戶被報紙吸引的可能性。[6]

隨著網絡時代的來臨,現代插畫的含義已經從狹義的概念(隻限於圖和畫)變為廣義的概念。它原來是用以增加文字所給予的趣味性,使文字部分能生動具象地活躍在讀者心目中,而現今各種出版物中插畫的重要性早已遠遠超過了“照亮文字”的地位。

《大河報》2017年5月6日《品質情感》欄目的插畫,原本是為整版稿子《你逢人便說對我好,我卻隻想逃》配的插畫,但下午排版時接通知必須加半版的分類廣告。分類廣告的特點是單調的文字堆砌,無美感,如果上半版稿子再舍棄掉圖片,版面就更難看,在盡量多發文字的前提條件下,筆者隻能想辦法在標題區做文章,在有限的空間裡發揮插畫的解釋、點綴作用。於是就構思出見報的畫面,讓一女子手提長裙悄悄走出標題區,身后留下深深的腳印。

五、結語

新聞傳播“體現在要滿足人民群眾精神層面的需求。要在貼近群眾、服務群眾的傳播過程中,‘潤物細無聲’地完成主流價值觀的重構”[7]。“報紙作為比雜志早得多的傳播媒介,在圖文並茂地精心設計版面方面,卻一直處於落后狀態……競爭的壓力促使報紙版面改觀,使多年來一直敦促報紙要以視覺為中心的人們實現了目標。”[8]插畫介入的意義,在於提煉稿件的核心思想,對稿件進行深層次解讀,通過有效的形式,對內涵進行充分的表達。插畫猶如插花,品牌欄目是花瓶,有自己的故事,瓶子裡面可能已經有了幾朵花,你要做的就是去點綴﹔如果花瓶是空的,你就要根據瓶子的顏色,搭配上合適的花朵。

參考文獻:

[1]郭書瑄.插畫考[M].武漢:湖北美術出版社,2016.

[2]曹昊,張妹.插圖設計[M].北京:北京大學出版社,2012.

[3]朱建霞.廣告視覺傳達設計藝術在信息網絡時代的傳播研究[J].新聞愛好者,2016(5).

[4]郭書瑄.插畫考[M].武漢:湖北美術出版社,2016.

[5]韓曉芳,王亞非.創造性思維和視覺傳播設計[M].沈陽:遼寧美術出版社,1997.

[6]周智瑱.每次改版都是為了新的報動[J].新聞實踐,2010(11).

[7]魏猛.在新媒體時代堅持馬克思主義新聞觀[J].新聞愛好者,2017(11).

[8]莫恩.美國報紙組版和設計[M].陸炳麟,江和平,譯.上海:上海外語教育出版社,1989.

(作者單位:大河報社)

(責編:趙光霞、宋心蕊)

推薦閱讀

人民日報創刊70周年
  70年,25541期,25541個日夜,人民日報與黨和人民風雨兼程、一路相伴,一同走過革命、建設和改革的崢嶸歲月,一起走進更加昂揚的新時代。
【詳細】人民日報創刊70周年   70年,25541期,25541個日夜,人民日報與黨和人民風雨兼程、一路相伴,一同走過革命、建設和改革的崢嶸歲月,一起走進更加昂揚的新時代。 【詳細】

2018(第三屆)全國黨報網站高峰論壇
  2018(第三屆)全國黨報網站高峰論壇暨全國黨報網站總編輯看天津活動6月20日在天津市舉行,主題為“媒體融合:宣傳新時代 擁抱新時代”。
【詳細】2018(第三屆)全國黨報網站高峰論壇   2018(第三屆)全國黨報網站高峰論壇暨全國黨報網站總編輯看天津活動6月20日在天津市舉行,主題為“媒體融合:宣傳新時代 擁抱新時代”。 【詳細】